加载中…
个人资料
碾芹斋
碾芹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064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09-09-12 19:14)
分类: 歪批红楼

    地球人太熟悉这部小说了,大伙儿都知道宝黛有bg,所以看宝黛初会一节时,才会觉得情致无穷。于是俺就想,假如是第一次读这个故事,或者说,站在人物的角度:林黛玉是头回认识这个表兄,那么感觉又如何呢?

    林黛玉初到舅家,见面会上表现得很有礼貌、很得体。可是贾宝玉来了:1、大呼小叫;2、不打招呼,pia就蹦出一句这个妹妹我见过3、评论人家的眉毛,杜撰典故,给人取字;4、忽然变脸变色地玩儿摔玉,弄得一众老小乱作一团。你说经历了这一场初会,心有n窍的林黛玉会是个啥感受?1、海汗;2、巨雷;3、暴寒;4、难堪。最后一条是最要命的:刚来,人家的凤凰就因为自己的缘故摔命根子,明摆着自己就是个祸水啊!人家会怎么议论?怎么感觉?怎么看自己?……想必当晚在贾母处的碧纱橱里,林黛玉会失眠:水土不服之际,回思白日的见面会,一定觉得和表兄初会这一幕是个大大的败笔。。。

    如此看来,如果不论上辈子浇花儿的交情,宝黛“一见钟情”是没可能了——这里有必要说一下儿宝黛初会时,“年龄”的问题:据“推算”,黛玉大约6岁,宝玉大约9岁,各种说法虽有些出入,但总之俩人的年龄都不够上高小。。。不过俺认为文艺创作有一些自己的规律和手法,年龄这事儿不可如此细究,故认为宝黛初会时大约都是处在“青春期的门槛上”是比较符合人物塑造需要的。之所以要说这个问题,是为了表达:“宝黛初会之不可能一见钟情”,不是因为年龄太小,而完全是因为初会一幕宝玉所表现出来的荒诞乖张,从人之常情推断,的确无法让初来乍到、如此处境与心性的黛玉一下子就从内心里接受。

    既然不是“一见钟情”,那么就只好“日久生情”了。宝黛在漫长的共同相处中所发展出来的交情确实不浅,不浅到可以一起躲的树坷巴里共同阅读通俗黄色文学作品《西厢记》。这部“才子书”究竟黄到什么程度,咱看过的人都知道。。。咱们可以想想,就算是现代,男生女生一起看有色小说?。。。互相有“好感”的男生女生一起看有色小说?。。。不太能想象吧。。。“共阅西厢”一节,俺认为其传达出来的信息是:宝黛是思想相通、在文艺上趣味与境界有共鸣的知己;可是要推出二人相互爱恋,却是很难的。因此宝黛的感情基础,也不能用俺们大伙儿通常所理解的“日久生情”来解释。

    那么宝黛的感情基础就只有来自“穿越”了?。。。这解释倒是也成,毕竟是小说嘛。而且林黛玉同学的前身很特殊啊,“绛珠仙草”,连有花植物都不是,也就是说,和通常的花花草草都不同,是极其特别的。所以就算薛宝钗是花王牡丹也压不了她:不是有花植物,不归你管的说(至于“风露清愁”的芙蓉,那其实是指晴雯这个“侧影”而言的,并非黛玉)。因此在宝玉身边的所有女子里,黛玉是独一无二的。

    但是俺们也不能忽略:这部小说的主色彩到底是“现实主义”的;不在“现实主义”的范畴内解释清楚宝黛的感情基础,貌似说不过去。。。话说俺是这么认为的:宝黛的感情基础,其最根源的一点是二人之间思想深处的相互依赖与相互支撑。在“认识现实”这个问题上,贾宝玉是极其晚熟的;与之相反,林黛玉极其早熟。一个浑茫,一个透彻;一个“情不情”,一个“情情”。林黛玉对所谓“生活”有着极其清醒的认识,清醒到深刻的绝望。和贾政、探春、薛宝钗不同,这些人虽然也都具有清醒的现实感,但出于处境、性情等因素,他们都各自形成了一套“入世”的价值观与行为方式;而林黛玉的性格里有着浓烈的“诗人”色彩——傲骨。“入世”者虽然也有足够的智慧看清现实的黑暗与冷酷,可是他们的价值观使得他们会从“感情上”对之进行或多或少的“粉饰”,实际上,是下意识地给自己的心灵留一些希望与安慰;而“出世”者,则以一种完全的透彻,状出一幅彻底的残酷。

    林黛玉正是这样的“出世”者。为了自保、保持自己最基本的生存空间,她勉强地维持着与这个世界最低限度的“合作”:找姐姐妹妹们说个话串个门送个小玩意儿啦、参加参加谁谁谁的生日party之类的集体活动啦什么的;唯一“心里真的愿意参加”的活动,貌似只有诗社:因为此际的一众人等只是那些笔名别号所代表的“诗友”,而非污浊的现实生活中关系复杂、各人心思各自谋的姑嫂姊妹;所营造出来的,则是一个暂时与现实生活相屏蔽的理想国——尽管,这有些“自欺欺人”。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与林黛玉在感情上相亲近的,只可能是同样持有“出世”价值观的人。这类人主要包括宝玉、迎春、惜春、妙玉。而迎、惜才具不足,入不了林黛玉这种高才的眼;妙玉跟黛玉的生活交集又太小。因此在黛玉眼中“苦海”一般的日常生活中,宝玉就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持有弱势价值观的人,不管外表看起来多么地刚强或者从容,其内心深处都是如影随形的孤独、怀疑与恐惧;这种境况下在一个“同类”身上所倾注的依赖感、所获得的支撑感,都是无比强大的。林黛玉对贾宝玉就是这种感觉,这是一种比“相信爱情”的青春男女间所萌生出来的爱情更加深透而强烈的感情,足托生死。是以宝钗初到,贾宝玉小孩儿心性、一时与之亲厚、不知不觉间对黛玉稍有疏淡,黛玉立刻就表现得非常痛苦——如果这只用普通的“好感”、“爱情”来解释,则未免显得黛玉太过“小气”了;毕竟纵观全书,宝钗更类“顾家妇”,而黛玉更类“王夫人”。作为诗人的黛玉,可以“酸气”,而不可“小气”;身有“傲骨”,而不得有“傲气”。

    贾宝玉尽管在认识生活的出发点上与黛玉大相径庭,但归结点却非常一致,即二人共同的价值观,因此宝玉“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可能由于宝玉的生存处境不如黛玉严酷、宝玉对生活的认识又从根源上就比较模糊、且宝玉本身的性格又颇有些没心没肺,因此宝玉对黛玉的感情,其强烈程度可能要稍逊一些。不过这并不影响二人之间这种生死相托的感情基础。

    话说俺是认同黛玉早世的结局的。这符合人物的特点,是人物的必然归宿。这样一个人物,死得晚点儿,就“脏”了。“一尘不染归仙界”,将“出世”抒写到极致。宝玉则仍要“弱”一点儿,因此不担当这个华彩的抒写者,而只作为一个恪诚的观礼者,兀立白茫茫大地,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

 

阅读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