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有财
林有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98,044
  • 关注人气:3,6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7-02-14 16:01)
标签: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春山淡淡

快雪时晴

想写罗永昌先生的念头动了很久,从去年秋天到今年春天,就一直当个心事落在心里。我与罗先生亦师亦友,有时候我喊他先生,有时候我叫他兄长,单就一个称呼我就解决不好,这也是迟迟不能动笔的原因之一。

(2016-11-25 08:50)
标签:

人文意趣

罗汉怒目

弥生

(2016-08-15 12:12)

等秋到深处

落叶萧萧  看白云

十八星宿如何反了天庭

去呼啸山林

 

一支响箭穿破秋风

挡住去路的王伯当是天下排

(2016-08-03 15:43)
标签:

夜走北岭

退避三舍

鬼火是真实存在的。

 

就在北岭后。

北岭后上有乱树昏鸦,有黄仙儿,也是村庄里人们最后的归宿之地。有一些老坟,因为没有了后人打理的

(2016-07-19 08:52)
标签:

无患子

告别博客

分类: 乱弹

这次只说树。

 

1

单位的院子里有几棵合欢树。

合欢的花期在五、六月份。合欢树说开花就开花,开的让人毫无心理准备,也从来不与人商量。一夜之间,就花开满树。合欢花的样子像一把打开的小扇子,扇子是京剧里唱戏的那种,扇子顶上带着红缨,非常招摇。

所以,我每次从树下经过,都觉得树上有一群摇着扇子唱戏的小人儿。而且每一朵花都是一个角色,各不相同。这一簇扮的是群落第秀才,捶地大哭;而另外两簇,却是初相遇的张生和莺莺,眉眼含羞,互相瞅一眼就赶紧别过头去。树上的合欢花们,长衫青衣,绿环翠绕,依依呀呀的唱歌,她们热热闹闹地簇拥在一起,自弹自唱,只顾沉浸在风华的花期里,至于树下的路人,管他甲乙丙丁,那都是爱理不理的。

合欢花们每一个都生的眉目清秀,一个轧髯环眼的黑脸大汉也没有。

 

我一直认为合欢也叫马缨花。大约我是把它们的名字弄混了。因为有一次游下渚湖,在湖心的亭子上导游指着亭子边的合欢树肯定的介绍说,这叫马缨花。导游是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小姑娘,想来漂亮的小姑娘应该是不会骗人的。

 

关于马缨花,有

标签:

花开在天涯

周日,漫生活的老板娘约了吃饭。唐斩,我和罗兄。

 

谁都知道,漫生活老板娘是个美人儿。坐落在英溪河边的漫生活是我们常去的地方,我的很多兄弟也都去过,去后就念念不忘。漫生活的格调优雅,还有一个能做一手好菜的大厨,但我觉得除了这些还有一半的格调是来自老板娘的风雅韵致。漫生活的店临着余英河,因为美人的存在,英溪河的水也温婉,河边的柳也温柔。

江南如美人,江南风物,原本就该如此温柔湿润。

 

美人只可远观。因为老板夏兄也是自己兄弟,兄弟的媳妇就不比莫家的女邻居,连早上约个跑步的机会都没有。夏兄是画家,安静沉稳,却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前日他在朋友圈晒图,一人独斟,说一杯酒就醉眼蒙蒙,看山看人都是醉意。

 

(2016-04-06 08:45)
标签:

长夜饮酒

春暖花开

是的,我是个好孩子。这一点不需要单独指出。

 

昨天很忙,是忙的没时间批阅微博、微信奏章的那种。如果你跟朕一样是一个网络勤政的人,你就会理解这一句话。但还是收到了如花和老七联合发来的英雄帖:《白月光》,明天三点发.

我说我可以认为这是约会吗?

当然。

美人有约。即使清明天气淋漓,没有月光也要造一个月亮出来。

 

红裙飘拽,看名字就是个美人。她在微信说:昨日暴雨,赴一美人约。本来蛮好的心情,后来读了林有财的《分田分地分媳妇》,最后一段,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其实小鱼儿和我本家,按排行我应该叫他二哥。只是我在《锦衣》里就叫他小鱼儿,都习惯了,还有就是我写过另外一个二哥,是酒鬼二爷的儿子。后来二哥也成了二爷那样的酒鬼,宿命一样。像阿Q那样活着。他在正月初一喝酒以后失踪了,五天以后人们在山里水库向阳的水边找到他,他已经死掉了。

(2016-02-25 17:10)
标签:

青山故人无恙

写完三篇结束

这一篇,算是《无恙》的第三篇,另起一个标题,是为了增加点击率。标题的起源,是因为最近两天的个人中心被《我们家地》刷屏,好几个人都在写同体作文,财主们纷纷显摆自己家的土地,种瓜种豆,让我心痒。

在别人的博客里,有如林麦子这样羡慕嫉妒的无产者愤怒的写下评论:打倒地主。我见了就赶紧在后面跟上喊一句,以壮声威:分田分地分媳妇!

但响应者了了。或者是因为我提出的主张太过于宏大的缘故,分田分地尚可一提,至于第三条,很多人连梦想都不敢有了!看起来,在博客里像我这样有情怀的人是越来越少了。

 

也说家地。但现在父亲已经不种地了。因着藏马山开发成风景旅游区,土地变得值钱,于是父亲把自己连同哥哥的十几亩土地全部租了出去,坐在家里收起租子。

开发公司租了山前的土地,种成了蓝莓园区,在山里建了别墅,起名叫蓝莓小镇,已经很成气候了。我跟父亲开玩笑说,您可是革命了一辈子,最后自己也当起地主来了,这怎么得了!父亲就乐于跟我算账,说土地可以收入多少,养老金又有多少,但最后总结的重点就落在门前的菜地。

父亲说,幸好门前还有块菜地。

 

因为临着马路的有些院

标签:

写到哪儿算那

回家过年

写文章这件事,如果不能一气呵成,放两天以后,要表达的意境就完全不是当时所要说那么回事了。比如这篇《无恙》,因为过了一个周末,现在想再重新拾起来,就已经不能再进入到回家过年的那种氛围之中了。

尽管我开篇时候的想法是,在文字里再过一次年。现实一回,纸上一回,等于赚了一回。你看,过日子的人里就没有我这样会精打细算的。但毕竟正月十五都过了,继续过年会遭到读者鄙视。不过总要把这文章写完,盖烂尾楼的事,十年以前我就不干了。

 

那就换个叙事方式吧。

 

1

上篇因为我吐槽哥哥捣蒜,就有人在评论里说我是专业黑哥三十年。其实这话错了,我的哥哥至少是我少年时代的偶像,打小他就一直罩着我,如果谁欺负我了他一定会带着我去打回来,从来没让我没吃亏过。

有大哥罩住的少年岁月,上可房顶揽月,下能河里抓鳖,这种二郎神一样的气质一旦养成以后,连邻居的黄狗也要让我三分。大哥最后一次替我打架,是在我读初中的时候。

 

我读初一的时候个头还没有完全长开,坐的位置总是在教室的前三排。还是乡村懵懂少年,浑浑噩噩度日。有一次我被班主任叫住,因为我衣着不整,

标签:

兵荒马乱

轩辕在天

小寒一过年味就近了,街上到处都是各种商品的年底打折,有些心急的商家甚至已经打出了“清仓,回家”的牌子,门口放个喇叭,吹吹打打,弄得人心痒痒。更有穿着旗袍的迎宾美女,在商店门口对人微笑,窈窕身材,让君子忍不住去点赞。

我有很多时间都是在这个城市的各种橱窗前闲逛。林豆豆去读大学以后,属于我的,就是这么多大把大把的悠闲时光。我在这个城市熙熙攘攘的街上晃着肩膀走路,路边橱窗里的模特们根本就不会知道,正与她们擦肩而过的是本条街道上最牛逼的诗人。

 

在微信里,经常看到那些早起送孩子读书的家长们抒发诗意的生活,比如莫小楼发图,说“早上六点,空荡荡的街。”我能理解他努力把兵荒马乱的日子过成诗人一样的想法,那样的苦日子我刚刚熬过来。我想象着天色未亮的六点的街道,轩辕在天,蜿蜒如龙,而勤奋早起的莫小楼在清冷的街上,走着走着就走成了一团模糊的黑影,心里就不禁快乐起来。

林豆豆离家读书以后,我就告别了起早摸黑的日子。刚开始的时候,林豆豆怕我寂寞,还时不时在微信里表示关心,我基本都是回复在跑步呢,在看书呢。——林豆豆收到如此健康生活方式的回复就点赞,如果恰好是在追剧,也会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