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冯唐
冯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71,265
  • 关注人气:19,7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杂谈


像我们这样正常的、严谨的、遵纪守法的、不过早失身的、有人生目标的、随时收拾周围的、常做战略检讨的、照顾好其他人的、顺从四季轮回的、每天查看黄历农历天气预报的、不违背医嘱和父母师长的、敬畏星空和道德律的人类,午夜梦回时,一声长叹,似乎我们已经在成佛的路上走了很久,似乎我们又总觉着活得真是他妈的累啊。

更贱的是,似乎我们在这种累身和累心的状态中汲取力量和快感:我们每天都在进步,我们得到越来越多的赞扬和奖励,我们感觉自己越来越强大。

其实,我们正在一天一天、一点一点把自己变成一个正在小火不停加热的没有出气阀的高压锅,在我们成佛之前,这个高压锅有可能会爆,会飞上天。

首先,人的基因给人无数桎梏,相互制衡、纠缠、羁绊。真正能挣脱这些桎梏、获得身心灵大和谐的概率无限趋近于零。简单的说,佛成佛之后,一切学佛的人都是成不了佛的。我亲身经历过那个大将军和玉杯的公案故事。我拿了放大镜在灯下看一个西汉的玉剑璏,一端平面阴刻饕餮纹,另一端高浮雕螭龙纹。一个手滑,
标签:

杂谈

最近一直在重读“三十六大”,

跟朋友喝茶,

他问我,

觉得什么最大?

我说是心。

比如以前说过的可遇不可求的事是:

夏代有工的玉,

后海有树的院子,

二十来岁的姑娘还有此时此刻的云。

看似毫不相干的事,

走心了就美到一块儿了。

他说最近有句广告语叫:

“春风十里不如你,不去纽约也见你。”

不是抄了我的诗吗,

我正在乐,

就接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说天猫美妆有个粉丝狂欢节要找我。

我。。。。。

然后。。。。。

就有了这组照片。。。。。

似乎关于我和女人的缘分

从来都很神秘。。。。。

挂了电话后有点儿小得意,

美妆不是给女人们的吗,

 

标签:

杂谈

马拉松:

你好。

我第一次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的时候,我就认定,你是地球上有史以来最无聊的运动。

那时候我上高中,体育老师解释了一下你是如何形成的,当时他一脸悲壮,当时我做了如下思考:

第一,要跑四十二点五公里。对于正常人类,意味着把左脚放在右脚前面、然后把右脚再放在左脚前面,如是,六万多次。

第二,要跑三、四个小时左右。旁观的正常人类总觉得在阳光下跑三、四个小时的同类恍惚像条狗,还补给,还吃喝,还口眼歪斜,还想东想西,还真不如狗。

第三,第一个跑马拉松的人,告诉雅典的老少相亲,打了胜仗,然后,关键是然后,然后他死了。然后雅典的阳光依旧耀眼,狗依旧到处跑。

如果性交要如此悲剧,人类早就灭亡了。所以我在高中的时候就断定,马拉松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比体育明星、歌唱明星、东瀛爱情动作明星和我的关系还远。

我四十岁之后的某一天,忽然遇上一个很帅的瘦子,我叫不出他的名字。他说,我是阿信啊,我们曾经同事
标签:

杂谈

如果没有你
时间怎么过

如果爱上你
今生怎么活

如果忘记你
我还剩什么
标签:

杂谈

如果没有你
时间怎么过

如果爱上你
今生怎么活

如果忘记你
我还剩什么
标签:

杂谈

死了

死了
死,了,结

如果不信来世
今生很多错事

如果信来世
今生很多欺世

忽然想念
雨落如天
标签:

杂谈

杨晨:

你好。

我最初知道你是因为你朗读我写的诗歌,放到微博和微信上流转。有朋友@我,说有个美好的声音经常读你的诗歌。我原来知道的那个杨晨是个踢足球的帅小伙儿,后来不知道干嘛去了。我听了你读的诗歌,声音真好听啊,形容不出来,就是好听,而且似乎不是科班出身,没有央视腔、央广腔,没有发啥声音都不走心的电子和金属感。朋友补充说,你的声音在妇女中很受欢迎,多听之后,耳朵会怀孕。我想起少年时代读到的圣经故事,传说圣母玛利亚生下耶稣的时候还是处女,她就是通过耳朵怀上的。在协和学大体解剖的时候,讲到耳朵的结构,我学得特别仔细,脑子里全是圣母玛利亚的传说,学到最后,还是觉得传说缺乏科学性,在人体结构上实在解释不通,自己安慰自己,宇宙间大多数现象超越人类的知识范围,不可解释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人骨骼为啥是206块骨头?比如我爱你、你为什么不爱我?

其实,我还惊诧于你为什么会喜欢我的诗歌。
(2015-06-30 12:10)
标签:

杂谈

公元1279年,宋元最后一场有规模的战争发生在崖山边的海上。宋军在海上系结巨舰千余,四周起楼棚如城墙,舰皆涂泥,火不能陷。

能纵马而至的地上的宋城都是大元的了,最后一座宋城在海上摇,赵昺在此城中不知道该想什么或者不想什么,所以决定一动不动。

张世杰最后一点精锐的宋兵也疲惫得一动不动了,连投降的心思都没力气动了。一城一城丢到最后这一城,士兵们暗暗期待着砍过自己脖颈的清凉的蒙古刀。

张世杰早上还是自己弄茶给自己喝,多年的习惯了,多年下来,一直用的建窑兔毫盏也成了清早双手触觉的必须。赵佶说,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张世杰按从前圣上的标准找这只建盏花了很多功夫,找到之后就没离过身边。最后的城没了,茶也就没得喝了,建盏会去哪里?投降也改变不了什么,城外的蒙古人不是喝茶的人,他们天天喝奶,只有名字,没有姓氏。

蒙古刀伸进舱门之前,陆秀夫背赵昺跳了海,杨太后说,就是为了这姓赵的一块肉才熬到如今,如今这块肉没了,我也跳海。

城破的时候几乎是
(2015-06-29 22:55)
标签:

杂谈

连转带编,纯虚构:公元2051年,医生被打、被虐、被迫奉献、被钓鱼到了实在挺不下去了,想像人一样活下去的慢慢都改行了,散落在世界各个角落,从事各种手艺活儿,有的卖麻辣烫,有的当裁缝,有的做铁匠,有的写情色小说。

有一天,有个熟人病了,我偷偷告诉他,指点你一条生路,你走到前面巷子左拐,有一家裁缝铺,找那个戴着眼镜撅着嘴、慢吞吞一针一线缝衣服的大妈,她怎么说你就怎么做。

 '你这病灶已经转移了,浸润不浅,这刀估计隔壁铁匠开不下来,得去南门找那个卖风筝的才行。 他师傅在青城山前山门卖羊肉串,实在不行只能去趟青城山请他出山了。诚意要足,记得多带上好的孜然。还有,记得请十六铺卖麻袋的光头做麻醉。还有,手术恢复期看看《不二》,气血恢复得快些。”
(2015-06-20 08:57)
标签:

杂谈

端午节,痛读离骚痛饮酒,做新诗:《赋、比、兴》

最看不清的细节
是最重要的书写

最真的快乐
所以最简单地做了又做

最不着调的瞬间
你摸到了所有洞穴的岸边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