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滕云
滕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9,836
  • 关注人气:14,5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22-05-18 11:49)
分类: 这个可以发
今天518,吉日。
从此停更博客,存念。

韦神最近又有新斩获——说是一个6人博士团队,吭哧了四个月没解开的难题,韦神一夜之间就搞定了。虽然按逻辑,不排除6博士水平太菜的可能,但大概率还是,韦神就是神。而人们也愿意相信后者。

像这样的新闻,虽然五WH缺了好几项,严格意义上都算不得新闻,但人畜无害,喜闻乐见,说的恰是人们喜欢看到的,虽不如反手打个脸刺激,但顺手造个神膜拜,也是网络生态里正宗的快乐老家。所以谁会在意那个难题到底是什么呢?搞定就是神,一夜之间就更神,神上加神不亦说乎。

这就是热榜新闻的快食效应,管饱,但不管营养均衡。饱是肚子的事,一看便知。营养则要验血查尿,数据化精细化,没个三五天出不了结果。现在看新闻,需要给自己先做大脑设置,分清将要面对的,到底是传统新闻,还是热榜新闻。而设置为热榜新闻的第一步,就是键入“所有的热榜都是商业榜”,然后点击确定。这样,你和热榜就在同一个频道了。

建立这样的自我意识是必要的。

分类: 这个可以发

果然,新晋侮辱女生走红的杨乐,又拿黑丝说事了。而他倚靠的关于黑丝的公共逻辑,别说穿黑丝的女生,连做黑丝的工人,恐怕也在瑟瑟发抖吧。

但我看到的前景却是,中国社会绝对不会禁产禁销禁穿黑丝的。因为法律永远比傻子明白一点——倘有一个女人穿黑丝卖淫,则犯法的是人,不是黑丝;法律永远比傻子还明白另一点——倘有一个女人穿黑丝卖淫,则不等于全天下穿黑丝的女人(或男人)都卖淫。这个论断,甚至还适用于黑丝都套上了脑袋的劫匪。

于是想起一则旧闻。一月,天气尚寒,但已经有南通的女生,穿着黑丝短裙参加艺考了。如果我不服,怎么表达我的异议呢?恐怕也只能是表示心疼,提醒小姐姐别感冒着凉。

但按逢丝必黑的境界,他们的不服则是质问:“这是考场还是酒吧?”关你屁事啊对吧,但小姐姐的回复比我诛心——“兵马俑你站第几排?”

“考场还是酒吧”背后,是对艺考生和酒吧女两个群体的对比评价。对比评价背后,又是对酒吧女群体的歧

分类: 这个可以发

杨乐的“疑似”侮辱高校女生,是在与观众互动时发生的。就是说,他并非泛泛而谈,而是明确针对了具体的人(大概率是某校的某个到场观看表演的女生)。所以,“疑似”是不成立的,那个女生就是被侮辱的直接受害人。

至于并未全数到场的某校女生,面对“拐卖”、“857”、“黑丝变装”之类,是否感觉受到侮辱,当然也自有判断。而更多的女性,乃至观看了那段视频的男性,是否觉出侮辱与冒犯,我其实是不敢妄断的——因为现场毕竟出现了笑声。但起码我,是明显地意识到了歧视。

侮辱的代价是什么?威尔史密斯的饱以老拳,当然不可取。那么,道歉是否足够,也只是单方面的危机公关。放进劣迹艺人名单行不行呢?那要看演员协会如何衡量歧视女性与吸毒之类的高下。但起码我,还是更相信法律——台下的那个女生,可以直接起诉了。

或许,更多的观众,还需要稍微普及一下杨乐的几个“笑果”的内涵。我在此代劳一下:

所谓“拐卖”,就是拐卖

(2022-05-02 16:15)
分类: 这个可以发

新长征福利院转运“死亡”老人,发现仍有生命体征。于是转运的目的地,从殡仪馆改为医院。新闻说,“生命体征趋稳”。

按坏事变好事的说法,这是千钧一发之际,救回了一条性命。发现的人,应该隆重表扬,奖多少都应该。毕竟,真能起死回生的人,连医生都算上,都属于凤毛麟角。

但这事到底还是坏事。救回一条性命属于大逆转,如果顺理成章的办呢,就是老人已经处于转运“尸体”的流程中。下一步是什么,我去,我想都不敢想。不如就定格在千钧一发之际救回了一条性命吧,善良的人拒绝应激心理创伤。还可以换个角度,叫老人有大福报,上辈子积了大德,福大命大造化大。

不过,虽然可以换各种姿势自我安慰,但“道歉”俩字还是特别扎眼。你道的哪门子歉呢?工作疏忽?责任心不强?临时工干的?绝不会出现下一次?所有惯常的“道歉”用语,拿来跟转运“死亡”老人却发现仍有生命体征放一起,都瞬间毫无意义。道歉是需要相宜的语境的,现在的语境,已经不适于道歉。

 

分类: 这个可以发

《山河月明》演到徐娘娘病重,朱棣问太医病由,太医说,一半的原因,是生了三男四女累的。

徐娘娘薨于46岁。虽贵为皇后,也不过刚刚活到明人的平均寿命。而七个子女,也只到普通百姓人家生育数量的及格线。这个数量,朱棣当然不知足,三个子嗣,比起乃爹的26个,的确有点儿挂不住面。但帝王的生育观,老百姓是无由体验的,他们的多生,第一是为了劳动力,第二是因为死亡率。李华成所说“多子多福”的“历史主流文化观”,哪有那么美好,只是不得不生罢了。

俱往矣。如今,随着生产力和医疗水平的提高,对一般家庭而言,来自劳动力和死亡率对生育数量的影响,几乎降低到零。这对李华成所期望的“发挥全社会力量营造浓厚的婚育氛围”,的确是个不小的障碍。怎么办?去年以来,多地多项鼓励生育政策的出台,指示了一个基本方向,就是发挥实用主义的杠杆调节作用,奖励生育,多生多奖。生育福利,也是世界范围内鼓励生育的普遍做法。

但李华成似乎对此并不满足,最近他在

分类: 这个可以发

如今网络生态的一种是,爷爷给孙女按摩,孙女是必须出来向大家解释清楚的。如不解释清楚,他们就要剑指乱伦了——起码在思想上已经乱了。而解释清楚了也未必奏效,因为按迅翁所示,有人“一见短袖子”,是会一路琢磨到私生子的。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这就是答案之一。

明明自己在精神上占了孙女的便宜,却要嫁祸给人家的爷爷。或者自己在精神上被占了便宜,却要拉个人家的孙女垫背。这是所有热衷联想的人的潜台词。当然,在这答案中,也不光是对爷爷和孙女的敏感,还有对按摩私下的定义。而定义的由来,又不光是社会新闻的传授,也包含了自己实践所得的真知。所以,即便把孙女换成奶奶、爸爸、妈妈、孙子、姥爷、邻居甲、路人乙、汪星人……形势依旧是危险的。在他们看来,只要是按摩,就没有什么是不可想象的。

更何况,这回是爷爷和孙女。即便是清白论者,也会好心地提醒你,只能膝盖以下,不能再多了。至于人到多大年岁便会心生歹意,多大岁数就该两性隔离,他们虽没有标准的答案,但已用祖传的林立的牌坊,扎起了道统的篱笆。篱笆

分类: 这个可以发

大疫之下,本无须人人陪着抹泪。但若毫无共情,只盘算着带货的机巧,设计低质的流量,买断连日的热搜,这与发国难财,就可谓异曲同工了——都是在往伤口上撒盐。

所以我建议健身达人们,不要跳“本草纲目”,不要在这个时候展示“魔性”,不要在错误的时间地点玩“断舍离”。“听我说谢谢你”是一条已逝的烂梗,配合资本的舞步闪了腰扭了脚,则是另一端上的烂梗——虽然跳操受伤也可以上热搜。

刘什么宏火前,真正值得留名的,另有他人。比如我就知道,申花队的球员孙世林,就为无力购物的老人,发起了救助行动。开始是自己和家人,后来是一个组群,像一支火烛,被众人高高举起,照亮了老人们能见的前程,也温暖了看客的心。球场上的孙世林,曾经因为“世林点赞”,在球迷中传为笑柄。但这次,球迷彻底反转,用“给世林点赞”,颂扬着他的行动,称赞他是上海真正的“模子”。

可惜,这条暖心的消息,只在球迷中传送,无缘感动更多的人。而显然,“给世林点赞”的意义,绝不仅止于球迷中的“黑转

分类: 这个可以发

那当然更好了,而且好很多。

冬奥会其间,有个花边儿,是说上海某公司职员的瑞典同事,跟单位请假,理由是要参加冬奥会。后来证实,瑞典冰壶队里那个金发姑娘,就是她。

还看过一篇科普文,说某国奥运运动员,平时都是自己训练,参加奥运就是靠成绩拉赞助,成绩好的赞助商主动上门,成绩差点儿的需要在社区化缘换机票。我猜,谷爱凌应该就属于这种。

奥运会运动员的“业余”身份,通过这两个信息,大约可以得到印证。而大学生,又是其中的主力军。这也符合常识,大学既然是荷尔蒙的根据地,当然也是运动员的盛产地。只要大学的训练水平和设施没问题,这个全社会最大的青年人群体里,就没有理由不产生冠军。

这似乎有点老生常谈。但因为这类花边儿的惹眼,脑子里又不得不经常转悠两个问题——一个公司职员,是如何保证她的训练质量的?体育的社会化,是不是就是把集中的人力和财力资源,分散到社会中,却依然能取得集中起来一样的效率?如果这两个

分类: 这个可以发

我所以为的元年,并非“反女权吧”之类恨男的纠集,也非“拳师”之类蔑称的横流,甚至连“娘炮”堂而皇之登上官发的《商业广告代言活动合规指引》,也不算。所有这些,不过是女性境遇的日常,不过是她们被歧视的历史在今天的简单延续。

然而毕竟中国已经进入21世纪又22年,男女平等不但1954年已经写入宪法,2012年还被纳入基本国策,与对外开放、计划生育、环境保护们并重,成为“立国、治国之策当中最基本的政策”。

两相比较,何为正何为负,何为直何为曲,何为正道何为逆流,判若鸿沟。

我所以为的元年,是在男女平等入列基本国策十周年的纪念氛围里,412日,由一家党报和一家团微,以热搜上的联手,向女性群体发动的挑战。若以简约的符号做历史的标志,那就是,在412日,“拳师”的蔑称终于由野而朝,悍然出现在官媒对女性的叙事中——哪怕只是她们眼中的一小撮。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