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人物
人物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6,609
  • 关注人气:7,9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杂谈


做公号的人,大多都是恋爱有限公司的资深员工。没有爱情,没有生活,单身是他们的职业病,不婚不育是他们的墓志铭。


跟公号人恋爱,你的情敌数量=数百万读者,阅读量、打开率、转发量、打赏率、好看数等任何数据指标的重要程度都能超越你的排名。


工作比爱情易得又永恒。在被隐性加班填满的行业,单身或许是最高效的抵达方式。


2019年,我们请来了各领域的公号单身代表,聊了聊过去这一年的单身成果。

 



 

 

文|6

编辑|震震


 

 

标签:

杂谈

早上6点50分,整座城市还没有从睡眠中醒来。中心地带的南京东路步行街,已率先有了人声。

 

一家人走到一家大门紧闭的店铺前,开始烧纸钱。年迈的母亲因为哭得太过伤心,背过气去,医护人员给她戴上了氧气罩。

 

20分钟后,他们离开,另一家人到了。他们摆上两张遗像,放一束百合。照片里是一位眉目清秀的年轻女子、一位穿灰色毛衣的小男孩。两位僧人匆匆念了经。

 

不到8点,仪式结束。所有纪念物品被收走。全程安静而迅速。

 

这是8月18日清晨的上海。也是这两个家庭逝去亲人的「头七」。

 

8月12日夜里,南京东路132号店铺的招牌脱落,导致3死6伤。死者是26岁的温州女孩徐晓菁、她4岁的儿子陈心照,还有37岁的安徽蒙城人张易。

 

他们是游客,是打工者,是这个城市的异乡人。那个晚上走到此处,生命终止。他们的死亡和他们的悼念仪式一样,被短暂地注意过,又迅速消逝于无声。




文|金钟

编辑|宋函

头图|

标签:

杂谈

我们是讲故事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故事延绵不绝,构筑了人类的历史坐标和记忆大厦。


《人物》和每日人物讲述了太多时代的故事,今天我们让故事里的人来做主角。


他们是时代里最清晰,坚定,真诚,无畏的面孔。有他们在,才让时代有了真实的气息,有了迸发和向上的力量。


面孔,将成为《人物》杂志和每日人物固定的公开演讲活动。我们邀请那些让人心动和心折的人去讲述自己的故事。


我们提供了中文世界里最好的人物报道。我们也将提供最好的人物讲述的平台。我们相信文字的力量,我们同样也相信口述的力量,因为如此鲜活可感,如此赤裸真实。在这个时代,口耳相传有独特的感染力。


这不只是一次简单的演讲,我们不提供无趣的陈旧和乏味的平庸,也没有形式化的过场和繁冗的叙事,沉淀思考的力量,共赴一场精神飨宴,镌刻历史时刻,创造动人的集体记忆。


面孔的第一期主角是她们,我们选择了充满了生机和力量的女性。


2017年,女性议题受到的关注度前所未有。仅以通俗的数据衡量,《人物》女性相关的

标签:

杂谈

​「人工智能」与「哲学」,两个看似毫无交集的概念却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复旦大学哲学院教授徐英瑾一直在用哲学思维审视人工智能,他开设了「人工智能哲学」课程,还出版了专著《心智、语言和机器》。在他看来,人工智能这个新领域需要哲学思维的牵导,要以吃功夫茶的心态来对待人工智能的发展。



采访|梅佳

编辑|张薇

插画|晁春彬



《人物》:许多人认为人工智能是技术色彩浓郁的领域,而哲学则高度思辨化和抽象化,二者完全无法联系到一起。能简单说说你将二者联系在一起的理由吗?


徐英瑾:现在人工智能的发展主要面临两方面的问题。一方面是,关于「人工智能」是什么都不太清楚,对于「人类智能」的概念也没有清晰的定义,不同领域的人有着不同的观点,大家甚至都没有在同一个桌面上讨论问题,整个状态一片混乱,这一点是很糟糕的;另一方面,现在人工智能的研究里,特定领域的人

标签:

杂谈

​72岁的西本喜美子初次接触相机就点燃了自己年轻时的热情,她不仅成为了摄影培训班年龄最大的学生,还自学了画插画、做后期。对她来说「不仅要有好奇心,行动力也是必要的。」


一天,她儿子开设的摄影学校出了一个课题——自拍,儿子建议她也可以尝试这个。西本奶奶脑洞大开,带着童心和轻盈的感受力创作出了一组组火遍网络的自拍照。「拍照使人生获得了较之前100倍的快乐」。她因此吸引了大批年轻粉丝,成为日本最新的「自拍女王」。




|梅佳

编辑|张薇

网络




西本喜美子,88岁,住在日本熊本县,借助搞怪耍宝的自拍照吸引了一大批年轻粉丝,成为最新「自拍女王」。


照片里的西本奶奶有时把自己装在垃圾堆旁的塑料袋里皱眉扮演受虐老人,有时躺在大马路上偷笑模仿碰瓷老人,有时穿着狗熊的服装躲在笼子里假扮被困动物。这些又搞怪又深刻的自拍不仅

(2017-08-09 12:46)
标签:

杂谈



文 | 张寒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将子君这个名字重新拉回到人们的视野。


她的身上层叠了不同时代的气息和触感。一个作家怎么对待子君,并不是完全由他说了算的。


最初,子君的原型其实是娜拉。


在「五四」那个时代,娜拉出走是一种骄傲的解放姿态。就像讥诮的张爱玲说的,「中国人从《娜拉》一剧中学会了『出走』。无疑地,这潇洒苍凉的手势给予一般中国青年极深的印象。」


张爱玲是善于煞风景的,她起了一个题目叫,「走,走到楼上去」。


真正的出走有时候并不会发生。


第一代子君的塑造者鲁迅,有一篇著名演讲,叫娜拉走了以后。他是惯于冷眼的,「娜拉或者也实在只有两条路:不是堕落,就是回来」。


时隔两年,他写了《伤逝》,鲁迅极少写的关于爱情的小说。


那个子君柔弱,「带着笑涡的苍白的圆脸,苍白的瘦的臂膊,布的有条纹的衫子,玄色的裙」,却说出了最斩钉截铁的,「我是我自

标签:

杂谈

​1945年8月6日,一枚名叫「小男孩」的原子弹被投放到日本广岛。时年8岁的高品健二回忆当时「原子弹投下一公里以内都像火球滚过,可以看到香菇状的云彩」。这颗极具历史意义的原子弹很大程度上扭转了当时紧张的世界局势,无数人因它得到拯救,但同样也有一群人在72年后的今天,仍旧怀揣着内心的隐痛在这里继续生活。


这个原先报纸上说今后七十年都不会生长植物的地方,在后来又重新开出了花,对广岛幸存者来说,他们从此又有了希望。




口述|高品健二

采访整理|谢梦遥 唐宇晨

图|谢梦遥



与高品健二见面前的那个上午,我们参观了广岛和平资料纪念馆。那是个令人压抑的地方,充分还原72年前那枚原子弹投下后所造成的可怕状况。但作为中国人,很快就可以发现那个纪念馆的局限性:它完全是从受害者的角度进行陈述与展示,至于是什么导致了那场爆炸,缺少起码的反省。


当时的广岛被锁定为

标签:

杂谈

姜思达戒酒六个月了。他称自己曾经很「贪酒」,大学时代,也曾为自己的情感「买过很多必要的醉」,有时甚至喝到醉醺醺在工体路边哭。那是属于他的「迷茫的青春岁月」。但现在的他不会了。前不久参与一个局,所有人都喝了,唯独他滴酒不沾,因为「不想破戒」。


这种形式上的自律加上忙碌的工作,以及肩负一整个团队的责任,带给他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2017年5月开始,他在米未传媒(2015年9月,马东创立米未传媒打造了《奇葩说》)带领了一个七人团队,做一档叫做《透明人》的短视频采访节目。节目的构思来自几个月前他脑海中蹦出的几个微小灵感。他因此成为项目团队中的leader,也是年龄最小的成员,每天对着同伴重复:「我们是头部。」


下午三点,结束了与团队的宣发会议,姜思达坐在会议室里接受采访,打开一杯美式咖啡,匆匆灌下几口后,声音更有中气。


《奇葩说》播出四季,这档说话达人秀节目诞生了数十位网红。姜思达也是其

标签:

杂谈

「真的有童话梦,尤其是女人,每一个小女孩,5岁的时候就惦记穿婚纱,婚纱那边站的人根本不重要,对不对(笑)。爱是谁是谁,没有也行,重要的是婚纱(笑)。」


巴芮

编辑季艺


蔡明在春晚舞台上演了26年,层出不穷的嘲讽段子更新了一年又一年的潮流语录。「毒舌女王」的标签牢牢地贴在了她的身上,甚至有网友说以后蔡明的春晚节目应该加上「玻璃心患者请在监护人指导下观看」的字幕。


但在春晚之下的喜剧节目舞台上,扮演着「人鱼女王」「流浪猫」和育儿嫂的蔡明塑造更多的却是「暖心系」角色,展现母爱、友谊和忠诚等的大爱主题是她更想表达的。


蔡明说自己不是个open的人,之前几年连微博都不愿上,因为没的说。不发觉得对不起粉丝,要发有营养的东西又每天弄得自己很累。蔡明自小就从家庭中继承了强烈的责任感,包括走上喜剧这条路都觉得是不能辜负老天给的这份天赋。


把自己定位为「四大美人之五」的蔡明,在去年55岁年龄时,以一身黑色低

标签:

杂谈

吕铮白天办案,晚上写作。白天,他审讯有丰富社会经验的南城流氓,一招「以弱制强,以退为进」就可以给对方下伏兵。晚上,他曾窝在月租400元的房间里,在邻居串羊肉串和小裁缝轧东西的声响中写完了《警校风云》。遇到有故事的犯罪嫌疑人,吕铮会递给对方一根烟,用采访的方式开始聊天。「当他身陷囹圄的时候,最需要表达的时候,碰上我了,他可能把一辈子的故事给我了。」


办案让他欲罢不能,也给了他疲惫感。写作稀释了职业中的嘈杂和重复,「或者吸收了,所以能让我觉得挺快乐的。比如今天晚上下暴雨,我淋得跟落汤鸡似的,回家我能写一段,原来下暴雨是这种感觉。」



李婷婷

编辑张薇

摄影王攀



23岁初当主办侦查员的警察吕铮「搞了一个巨有意思的事儿」。他花了3个月时间逮捕了一名冒充日本人行骗400万的犯罪嫌疑人钱某。凌晨一两点,吕铮把人送进看守所就上车补觉。还没睡着,负责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