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虎tiger
陈虎tiger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3,356
  • 关注人气:3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明星动态

   上海几天的行程很快就结束了,当我们一行坐在去飞往成都的航班上,在这几千万英里的高空,我默默地在心里说,嘿,成都,我把老李带来了!想着十年前似乎是老李的一句玩笑话,而今却成为现实,我有好几次都觉得这似乎只是一个梦.哈,老朋友来自己的家乡当然得好好招待他啦
 
   在飞机上,川航的空姐眼神真不错,我的好兄弟老李刚落座,就被她们给认出来了!飞机刚起飞,她们就把老李请到前舱照相去了.跟这群姑娘们拍完照片,老李就在自己的座位上酣然入睡了.这几天在上海行程紧凑,他也是累了!后舱的空姐和飞行员当时没有抢到机会跟老李合影,于是在飞行其间她们来看过好几次,想等着老李睡醒了跟他一起拍照.不过一路行来,老李一直都处在香甜的睡梦中,所有的人都不忍心打扰他,于是这群善解人意的粉丝直到降落后,在我们要走出机舱时,才一把抓住老李拍了照片,在照片上每一个人都笑得好开心.这一耽搁,后面经济舱的乘客也抢住时机,纷纷赶过来要跟老李照相.到后来,我下了飞机,一转头怎么哥们不见了.正在着急,就看到几个年青人追着老李出来了.我一时护友心切,不管不顾地上前就"吼"了一声,可是把人家吓着了,哈哈.现在在这里向这几个朋友致歉了!不过我不是故意的啊!当时老李一把抓住我说:让他们照吧,没事!
 
  走出机场,很出乎意料的,看到有俩个我不认识的人捧着一束花向我们走过来,把花送给了老李,老李很惊讶,不过因为这一束花他很高兴的.说实话,看到老李高兴,我心里也实在很开心,所以在这里我向这个朋友再次道谢了!
 
  我们到达成都的酒店时已经十一点过了.同行的女助手太累,直接就去了自己的房间.我,大星(制片叔叔),老李和我的兄弟一起到锦江河对面的酒吧一条街喝酒.当天成都下着雨,天气有点冷.不过这样的下雨天喝点小酒感觉还是很不错的.我们随便找了一家小酒馆坐在露天街边,叫了很多烧烤,又买了几个小二锅头,几瓶啤酒.四川的菜是出了名的辣,但是老李似乎很喜欢这种麻麻辣辣的口味,看他还吃得很有兴致的样子.小馆子虽然看上去环境并不特别好,做菜的口味却很地道,有很多口味不错的菜品在大酒店是没有办法感受的.一行人喝酒聊天,聊到兴起,差点都忘了时间,喝到后面实在太冷了我们才回到酒店,这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了.
 
   第二天我还睡得迷迷糊糊的,大星的电话就过来了,他说老李感冒了.我一听急了,坏了,可能是昨晚喝酒冻着了.于是我立马就起床了,给他买了很多的感冒药.等我带着感冒药赶到酒店,老李说他不喜欢吃药,熬着吧.到了下午,老李还是跟我们一起出去吃了宜宾的燃面和青石桥的肥肠粉,老李觉得这些小吃味道都很不错!吃完就回酒店接着睡觉.
 
   第三天老李的感冒好点了,我们四个就跑到文殊院去喝茶.那里的环境很是雅致,老李和助手都很喜欢.我告诉老李这里有专门给人掏耳朵的,他很好奇,就找了个师傅过来,第一次接触到这样的服务,老李似乎很享受,哈哈.当时在我们旁边有一位中年人可能觉得老外掏耳朵很有趣,就用手机拍了很多照片.不过他好象不知道他拍的是谁,我们也没有管他.当晚到我邀请老李去我家吃晚饭.为此我父母已经准备了几天了.父母因为这个好兄弟的到来而在之前一直充满了期待!当天晚餐的除了我们一家人,还来了我的很多追星的朋友们,所以特别热闹.那天晚上最为开心的应该是我的妈妈,因为老李去之前在街边买了一束鲜花,进门就把花送给我妈了,这可把我妈妈乐坏了,她看到传说中的老李站在自己面前,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吃完饭后,我带老李参观了我的小居,看了我十五岁的丑丑(一只养了十五年的狗狗),又翻看了我家里的照片,当我们翻到拍黑客时照的那些老照片时,我们都不由得发出感慨:时间过得太快了!弹指一挥间,已是十年了!现在再看以前的照片,真是很亲切,时光悄悄流逝,当时结下的情谊却始终没有改变,反而历久弥香了!这才是最值得珍贵的财富!
 
  吃完饭后我把尚未摆脱感冒纠缠的老李送回酒店休息了,没有多留.因为第二天一早我们要出发去海螺沟,所以老李必须在这天晚上好好的养精蓄锐.第二天的行程可不简单.我们计划是先到海螺沟,再去新都桥,丹巴川藏区玩一圈,从四姑娘山,都江堰回来.
                            全家福
   这时四川的媒体都知道老李在成都了,我的电话也差点被打暴了,干脆关机吧.中午出发,我们需要在下午六点关沟前赶到海螺沟.偏偏路上遇到车祸,堵了一个多小时!看这前面那艰难蠕动的车流,我心里那个急呀,所以开车时就开特别快,虽然山路比较危险,但是我对自己的车技还是很有信心的!不然我也不敢拿大家的生命开玩笑啊.哈哈.只不过车上的两位外国贵宾可能从来没有在这么险的路上坐过这么快的车,他们似乎被吓着了,中国人开车真不守规矩,国情!
 
  好不容易赶到了二号营地的酒店,安顿吃饭,哪想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还是被人认出来了!饭后是温泉时间,我们一行八人在大池里,泡着喝着吃着,大家都很开心.然后开始比赛游泳,水上我游不过老李,水下他却不是我的对手,所以我俩打平了!在这里我们都玩得很尽兴!
                            原始森林
             如果老李没感冒想跳下去游泳
   一夜无梦,看来真是累了.第二天一早起床我们就被成都赶来的记者抓住了.她们也真敬业,连夜赶过来的.于是不能不满足她们的采访要求了.跟她们说再见后我们又开始上路了,徒步上了三号营地,走了两小时.一路行来,都置身于美丽的原始森林里,一边走,一边欣赏风景,我觉得好惬意!加上是跟自己的好兄弟在一起,心情就更好了!只不过我可能跑得太快,他们可能又有点高原反应(这里的地势实在是太高了!)一到三号营地大家二话没说开始吃东西(看来都累着了),觉得那里什么都好吃,什么东西都是美味!接着我们坐索道上了蜀山王贡噶山脚下,但是非常可惜天气不好,下雨加大雾什么都看不到,可惜啊!下山路上老李因为感冒没全好,我们就商量不去下一站新都桥了,继续留下泡温泉.晚饭喝了很多酒,也聊了很多关于我们电影的事,聊到老李对我电影[[太极虎]]的无限支持,动情处我和大星叔叔都差点掉眼泪了,真的很幸运有个这么个好莱坞老外兄弟,是我前世修来的好福气!
  老李,我,仁哥[司机],大星叔叔,西牛[保镖]二哥[警察]当然都是我请来兼职的!
 
  又是一天过去了,老李一早接到电话,本来二十天的中国行,要改为十五天了,得赶回去拍戏了,这下我们又得往成都赶了,北京还有好多重要的会等着我们回去开呢.于是又是几小时的飞车,再一次把外国贵宾吓得脸色都变了.哈,不过老李的各位粉丝们别担心哦,要相信我的车技嘛,没事的!我们赶在成都大熊猫基地关门前看了看可爱的大熊猫,我自己是成都人都没去过,原来熊猫真的很可爱!晚上在一家成都很有名的餐厅吃饭,聊了一晚的道,道法自然,自然而然!
                           大熊猫真的很可爱!
  去北京的飞机是凌晨七点半的,也没怎么睡,在机场贵宾室又给一群早就等在那的地勤工作人员照相签名,上飞机大家就睡了,最后一站北京,也是唯一安排了工作的一站!老李这次中国行之成都站就这样结束了,我个人觉得还算比较圆满,虽然其中有些惊险的小插曲,哈哈!
阅读    收藏 

 

 

 

只有练过武的人才会知道练武是一件多么苦的差事。后来拍电影时,我教的这些演员只不过训练了几个月,最长的也不过两年,而且还谈不上是专业和严格的训练,这些大明星们就叫苦连天。回想起小时候在业余体校学习的时候还不怎么觉得辛苦,平时也就是下午放学后才会训练两三个小时,似乎没花多少精力就能很轻松地在比赛中夺冠。教练也很善良,从不骂人打人,但是自有一种威信,让我们训练的时候都很自觉,练武的时光到现在还是我童年美好的回忆。那个时候一起学武的师兄师弟们现在还做老本行的已经很少了,大部分中途转行从事其他行业了。

 

说实话,现在学武术的人一般都用来强身健体、增强胆识,而作为一种工作和谋生手段在中国现在的社会是没有什么大的前途的。之所以现在习武之人越来越少,也正因为在这个高速运转的商业化社会,武术并不能直接有效地制造经济效益。社会越发展,传统武道的精神就会越来越稀少,俗话说:物以稀为贵。陆锦川师傅曾经说过:“你别看现在的人对这些传统文化不屑一顾,再过些年,物稀则贵,他们会求着来学的,哈哈,到那时,我可能已经是入了半截土的老头子了!”

 

 我在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看到陆锦川师傅写的《气功知识揭秘》,看完之后我是如获至宝爱不释手,第一个感觉就是写书的这个人就是我寻找多年的真正的师傅,于是急急提笔按照书上的地址给陆师傅写了封信去,可是一点回音都没有,第二封也是石沉大海。我继续写了第三封,这次终于盼来了回音,陆师傅派了个师姐按我留的地址找到了我家里。

 

 父母听说后都很支持我的想法。从小到大,我的发展方向都是我自己的兴趣和爱好,父母从来都是顺着我的选择来帮助和引导。第一次见陆师傅是父亲陪我一起去的,师傅高大、英俊而潇洒,一见面就问我:“你会武功吗?”我说已经练了十几年了,师傅就说站个马桩来看看。我刚站好,陆师傅就转到我身后,抽起就是一脚踢在我的膝关节上,如果是桩功很差,腿部力量很弱的,这突如其来的一脚肯定就四仰朝天了。还好我十几年的功夫没有白练,只是身子晃了一晃。陆师傅就说:“功底还不错,只是以前的那些花架子没用,你要真想成为武林高手,就要在我这里从头来过。”

 

当时我对中国的传统武术还不是十分了解,只是听过和在书上看到过一些武林前辈们的传奇事迹,但在以前的练习中我一点儿都没有体会到中国功夫的神奇。从小学习练习的就是套路,很难运用到实战中去,其实套路是从实战经验里提取出来的很多实用的招法,平时为了训练方便,就把这些招法编排成一个套路,而在实际对打中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拆散了来用的,现行套路中已经没有了传统套路中的攻防意识,仅仅重现其观赏性,舍本逐末,违背了武术的初衷。磕过三个头后正式拜师,我就算是天门弟子了。

 

入门第一关就是站马步,最简单也最难,初站要站过半小时,五分钟后就汗如雨下。我一个月都没站过半小时,师傅看我不行了,就把我叫到他诊所外的一块空地上。我站好马桩,师傅说:“我没叫你起来,你就别动。”说完他自己就上楼去了。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我实在不行了,脚下已经流了一大滩汗水。这时一位师姐过来一摸我的腿,就说,气走到膝盖了,还没入地生根,我来帮帮你吧,然后就在我两边膝盖各扎了一针。我只见她两手像打针一样就扎了下去,但是很奇怪又不痛,再一看膝盖上没针洞啊?正奇怪时,就觉得两股热气冲过膝盖直贯脚底,一下就轻松多了。

 

这时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了,师傅也从楼上下来,后面还跟了几个师兄师姐,师傅一摸,说:“嗯,还差点!”话音刚落,又是两股热气从双肩冲到手指尖,五个手指一下就僵硬了,变成了爪手,动都动不了。这时差不多已经四十分钟,老师才说第一关算是过了,你起来吧。我剩下的力气也只能够站起来了,伸直了,站在原地几分钟一步也迈不了,两只手也卷曲着动不了。后来师傅才告诉我这是练桩后气盛冲脉的表现和感觉,到最后气会入地,功夫越深入地也越深。至于师姐那“两针”没有针的针灸,在道门叫做“气针”或“神针”,师姐那两针是帮我打通膝盖的经脉。

 

这次以后,我每次站马桩都是半小时以上了,再后来一小时到两小时,很是枯燥乏味。有一天师傅终于叫我们晚上到诊所来,他要考考我们的马步站得怎么样了。好不容易师傅要教新东西了,我和另外三个师兄弟早早地就到诊所等着了,师傅说:“看你们练马桩练得太枯燥了,教你们一点基本的招式提高一下你们的兴趣。你们才站两小时,我以前跟你们师祖学站到四五个小时才能学下面的,时代不同了,我是降低了要求把这门武艺传下去,不能到我这里就失传了。”

 

说实话,这么多年来,我最多能站到两个半小时,四五个小时我是没站到过,不知道其他几位师兄弟师有没有这个毅力。当时和我一起的三位同门,现在已经有两个被师傅逐出了师门,另外一个在做中医。当下师傅让我们一字排开,站好马桩,他只看了几眼就说站得还行。接着就开始教我们一些基本的天门招法。那晚我沉醉在传统武术的博大精深的海洋里,这些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传统武功真是让我感觉大开眼界,这才知道真正的武术原来是这样啊!不知不觉学到了半夜,师傅对我说:“陈虎是不是还意犹未尽啊?回去消化一下,写在本子上,别忘了,后面要学的还多呢!”可惜的是后来因为师傅太忙了,我也东奔西跑,真正消化总结的时间很少。

 

还记得师傅为我讲天门派之翻云覆雨手时,就对我说:“我就站在这儿,你随便用什么方法来攻击我。”这么久了,我还从来没和师傅真正对过手,也想见识一下师傅的功夫到底有多高。于是二话没说,冲上去就是一个高边腿,腿刚起到半空眼看就要踢到师傅的头了,突然觉得眼前一花,头和腹差不多同时挨了重重一击,我一软就蹲了下去,再抬头一看,师傅还是站在那儿,仿佛动也没动一样。因此不由得大为佩服,我连看都没看到师傅怎么出手的,就挨打了。那时师傅都是已经快六十岁的人了,可想年轻时多厉害。

 

  还有一次是在美国,师傅给一个老外讲授,那老外是唐手道黑带八段,门下弟子众多,他也知道中国功夫厉害,专门要师傅和他过招。当时师傅刚到美国也想树立名声,就对他说来吧,随便攻击。那老外一上来就是一个直拳奔师傅头顶打来,师傅等他打到面前的一瞬间,旧力已老新力未生时,一侧身,左手扣住他的手腕,右手一翻,一个小擒拿,老外“哎哟”一声就跪在地上了,满脸涨得绯红,连声认输,师傅这才放手。

 

 后来我也找师傅学了这招,可我怎么用也没有师傅那么顺手,一个很简单的招式到了师傅手上就能运用得恰到好处,不多不少,时间、位置非常精确。我也问过师傅我怎么就不行,师傅说:“你知道你师祖是怎么教我练习每招的准确度的吗?英师祖拿个旱烟杆站在一旁,师傅动作只要有小小的失误,师祖一烟杆就敲了下去。别看一个小烟杆,师祖轻轻敲你一下就要肿好几天。这样久而久之,师傅的动作自然练得分毫不差了,这就叫严师出高徒。”

 

 

 

 

 

 

阅读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