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锦水鸣声
锦水鸣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8,127
  • 关注人气:8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知青返城后故事17

(2017-05-11 08:13:14)
分类: 博文

                     老三届
                    知青返城后故事

                                           

                                                17

 

         推车抬轿放下就要,这是在旧社会下苦力人常说的一句话也叫口头禅吧。这也是下苦力人那时的行规和行为规矩。  

        解放后的搬运工,其实就是这个行当工作的延续和发展。用一位领袖在划分阶級的话说,他们属于纯碎的无产阶级成份。但是,在无产者前面需要加上两个字:叫"流氓",统称为:流氓无产者。

        解放后尽管这批下苦力的人受到了党的多年教育,把他们组织起来成立街道搬运社走集体化道路。

       后来成立总公司下属的各个搬运队,也经常组织搬运工人代表开会学习。常听到搬运队领导讲:"解放前,咱们这些下苦力的搬运工,是受社会各阶层的歧视没有人管。到晚年就路死沟埋,沟死插牌了"。

       领导还在大会小会上讲:"那时的搬运工下苦力好造孽哟,生病丶饿饭无人管。哪像现在生病有医务室看,人死了有组织关心送去火化"。开初队上搬运工些听到这些教育后,都十分感激组织对搬运工人的关心和爱护。

       到后来,听有文化的搬运工人说:"你们队上抽我们苦力钱四成太黑了,大家才感觉到,队上对搬运工的"剝削"太大。就在也不听这样的说教了,还骂那些拿钱不办事的管理人员,球光光的吃"安胎"。

       这是在那时国家实行计划经济中的制度问题,谁也改变不了现实。也是国家劳动人事制度中人员身份不同,所造成的不可跨跃鸿沟。至今许多问题也没有得到彻底解决,造成分配不公丶贫富悬殊的剪刀差。

       1978年东城区装卸运输总公司,用国家下达的文件:对职工子女的"退休顶替";下乡知青中"三抽一";企业职工子女"内招"等国家政策招收了大批年轻人进单位。改变企业职工劳动力的组织结构,补充了劳动力的不足。新进的年轻人很快就被工作单位中的环境改变了,溶入到搬运工人的群体之中。

       由于行业的特点,搬运工中粗话怪话几乎满口都是。不时的为争好业务,言语粗鲁的争吵。也不乏因言语不和而打架斗殴的常有之事。

      有一次我在队上修车子,就亲眼看见有两个小青年因口角争吵,发生拿菜刀来吓人打架的"趣事"。

       那天上午十点过钟,原杂货组的小柏还有位砂石组的小杨在队上修车子。不知他俩为何事大吵起来,在搬运队里骂人吵架是常事人们都见惯不惊了。如果哪天回搬运队不吵架,队上管理员和修理工可能还会感到有些不习惯了。

       我进后面医务室去找谢眼镜拿感冒药出来,正看见小杨和小柏吵得起劲。小杨大概骂不赢小柏冲过去掀了小柏一下,这时铁匠铺的师付出来劝架。

      成都人骂人吵架就怕有人劝。越有人来劝架,他们就吵得越凶跳得越高。铁匠铺的师付出来劝住个子大的小柏,小杨却跑进居民家里去了。然后,他拿了把菜刀冲了出来,口口声声要去杀小柏。

      劝架的师付回炉子旁打铁去了。小柏看见小杨举起刀要来杀他,干脆迎着举刀的小杨冲了过去。这时,站在我旁边的黄保管赶紧在喊我:"邹明生你快点去把他们拉到,看杀到人了"。

      我说:"他们都在提虚劲,不敢去杀人的。小杨我了解,从小就帮家里拉架架车他不会杀人。要出事早就出事了等不了那么久"。

      黄保管一支手拿着烟,一支手拍着我的肩膀着急的给我,说:"邹明生你快点去把他们劝开,出了事不得了呀"。

       这时小柏已经冲到拿刀小杨面前,忽然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背对着小杨弯腰脱下裤子,露出白生生的大屁股。

       我看见小杨拿起刀正在犹豫。脱了裤子弯起腰的小柏还在骂:"老子脱了裤儿拿给你砍,看哪个虾子才不敢砍"。

       太好笑了我活了几十年,从小拉架架车飞蛾到独自蹬三轮车;参加全国大串联,再看别人文攻武卫;直到下乡插队近九年,又返城来搞了一年的搬运。

       应该说我经历的大小事也很多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吵架丶打架。真是开眼了,更好笑的还在后面。

      小柏脱了裤儿露出白生生的屁股,还在骂拿刀的小杨是个"虾子"。小杨举起刀又不想放了怎么办?

      这时的小杨灵机一动,把举起的刀拿下来平起朝小柏的屁股狠很的拍了两下。挨了菜刀板子的小柏,即刻提起裤儿穿起,一边提一边还在骂:"你虾子硬是在当真的打嗦"。

     一场闹剧就这样收场了。如果说是像小品,哪个演员敢脱了裤子,露出白生生的屁股蛋让人来打?这就是搬运工生活中,不可复制的趣事之一。

      1978年以后,许多招工返城回来下乡知青或转到东运司三队的老知青绝不会也不可能闹出这样的笑话来。

       他们必定经受过"十七年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一些正规教育,懂得些做人的规矩和对道德与法律的敬畏。总之,不会没有槽道的乱来。尽管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丶错误,他们也是希望向着正规道路发展的。

      不信?咱们就把1969年以前下乡插队,招工返城老知青中的师兄丶师姐丶师弟丶师妹在三队工作表现,翻出来大家回忆丶回忆。

      从队上的计安组丶修理组丶蓬垫组丶重件组丶运煤组丶百货组丶驻川棉搬运组等返城的老知青来看,仔細想想公正的说大家都表现得不错

      如果让这批下乡返城老知青来掌握三队的领导权,我想三队也不会搞得那么差。不过老知青中的人,哪些看得起三队的权呢? 总之我是看不起的。

      惭愧得很哟,直到三队破产丶解散,咱都属计件制搬运工编制。连月编制都没有混上,更不要说是队干部丶局管干部了。哈哈!

 

                                                                                

                                                                                                                锦 水 鸣 声

                                                                                                                   2017.05.11.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