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锦水鸣声
锦水鸣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8,127
  • 关注人气:8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知青在返城时故事11

(2017-04-05 09:35:25)
分类: 博文

                             老三届,
                                知青返城故事

                                     
                                       11


        从生产队穿过米易隧洞,走一公里就是米易火车站。过隧洞左边是大队的二丶三生产小队,右边山下就是米易县县城。 
       米易火车站对我来说是个十分熟悉又陌生的地方时混车出入车站怕被人逮着还是心存畏惧。混车逮着补票是常有之事每次我能侥幸逃脱不是我有多大本事。与车站人搭话混熟悉,知道我是这里插队知青才放我一马吧?
       如果各级《年管理公室》一年能给插队知青报销一次探亲的车票我想全国大部份插队知青,都不会去"混火车"了吧?
       如今我拿着从米易车站售票口排队买的车票,挺胸收腹正大光明的向剪票口进去。让车站剪票员也感到疑惑这个老知青怎么会买全票回成都了?
       我看她吃惊的样,笑着说:"咱们调回成都工作,以后就不麻烦你们了"。我看她还没有反映过来,从她手中拿起票就走了。这是我下乡插队后第一次买全票回成都因是火车票能拿回招工单位去全部报销哈哈!
       在车站里等车太无聊了,我又走出车站去卖包香烟准备车上抽。顺道在站外馆子吃了碗素椒杂将面。刚出馆子又遇上铁路工务段的几个原成都知青朋友,他们又约上我去他们办公室耍。
        在办公室里我们抽烟丶喝茶摆龙门阵,他们都羡慕我调回成都后悔自已在农村稳不起一有招工就想调走,结果调到米易工务段来拿七斤半铁锹维护铁路。当过知青的人摆起龙门阵就是投机,说起话来就有摆不完的龙门阵
        一晃一个多小时就过去了,从昆明开往成都的特快列车也徐徐进站。他们问我有没有行理帮我去拿,我说:"都送给农民了,空手回成都轻松些"。几个都说我:"还是老邹活得逍遥"。
        从车站职工通行口他们送我上车。望着站台上的朋友,我挥手告别他们:"朋友们,成都见"。
       那时一天一夜的火车人年轻也不觉得累而且咱还是买了全票的乘客心也不慌再也怕列车员来查票了靠在车窗口闭目养神伴着列车咣当丶咣当的车轮声把我慢慢的带入梦乡。
      一阵骚动人群吵闹声把我惊醒一大批人喧闹嘲杂的向列车后面车厢涌去。紧跟着几个列车员在列车长丶乘警带领下,正在挨车厢一排一排的查票过来。
       在我身边的一位中年男人提起包,慌称自已去解小便离去再也没有回来这时一个姑娘挤过来坐在我身边,手里拿着去成都的火车票在找到座位
       喧闹声慢慢停息,没有车票的人被赶进餐车补票。火车慢慢的减速停站,没钱补票的人都被赶下火车。夜了抬头一看,那昏暗照着站名:一一普雄站,它让我想起一件事。
       年和一个新知青混车时走过一回"麦城"在这个普雄车站被人狼狈赶下火车的情景至今难忘因是那新知青提了一大包山货混车翻船。
       那次列车在查票时,我端起开水盅盅向查票的列车员正面"冲"去。不时的还在喊:"开水来了让开,看烫到"。查票列车员主动给我让了条路,当然他们却忘记查我的票。哈哈,咱又混过去一回
       我躲过了查票,在查过票的车厢里坐了十几分钟。又返回去找提包包的那个新知青,结果他被赶到餐车里去补票了。
      我走进餐车看见他在伤心的哭着列车长叫他补票,不补票就威胁要没收他带的装山货提包。
        他是72年下乡的知青吓得不知所措。我走过去给列车长说:"列车长同志,他一个下乡知青有啥子钱补票嘛,帮个忙放了他吧"。
       列车长说:"他混车还带那么多东西,把我们铁路局当成他们家开的了嗦"。列车长看我在替他说话,马上翻脸问我:"把你车票拿出来看看"。我说:"我的车票在行理包里"。
       正转身想逃脱时,那个哭着的知青补了一句:"我们是一起的"。列车长赶紧喊我:"你给我站着"。后面的乘警过来把我拦住。这时火车到站了,我给列车长说:"有啥子嘛,就是没钱买车票,我们下车就是了"。我过去提那个知青装山货的包包,在乘警的"护送"下走下火车。
       黑漆漆的车站上被列车上的灯光反照着顺着反光看见前面有个站牌,走过去一看写着两个大字:普雄
       清楚了车站牌,我高兴拍了下跟在我旁边知青肩膀说:"天助我也"。他瓜兮兮问我:"咋个理喃"?我说:"等会就知道了"。
        我们在普雄车站上等了不长时间。远处铁道上一股强光射来,飞驰而来的一列客车又慢慢停下。许多乘车人急切往列车上挤列车员让在边上不时用力在推上车旅客还一个劲的喊:"快点上车,车要开了"。
       我们已混上火车前面的车厢了。这是一列从昆明开往成都的特快列车,在普雄只停靠几分钟。原来坐的是格里坪到成都的普快列车查票时被赶下车到了普雄车站。此时正好赶上从后面开来的这趟特快列车咱们真是因祸得福,还提前了几个小时回到了成都呢。
       列车徐徐开动车厢里恢复了平静把我回忆拉了回来。我对面坐的中年军人主动搭话问我身边的姑娘:"小妹妹,你是去哪儿"?
       姑娘看他是解放军,回答他说:"我去成都"。军人又问她:"你在什么地方上的车,怎么没有座位"?她说:"从西昌上的车有坐位,上车时人挤就没有找到座位。查票时我才拿着票挤过来,刚好这个空位是我的"。
        我也问姑娘:"小妹妹你多大了,一个人上成都做啥子"。尽管她带副近视眼镜也遮不住她的脸红。她害羞的说:"我都快18岁了,去成都外婆家复习功课,准备参加今年恢复的高考"。
       她一谈起国家要恢复高考,便引起中年军人和旁边人询问。他们自然聚在一起,热烈的讨论着要恢复高考的政策座位上忽然热闹起来,许多人过来询问。
      刚被招工脱离农村回成都工作的我,还沉在自我幸福之中。对恢复高考之事不感兴趣,便离开座位去过道上抽烟。
       当我抽烟回来时,对座位的两个人过来挤在一起参加讨论。他们看我回来,便笑着对我说:"小伙子,我们用两个位子给你换,你还可以睡"
       我笑着说:"谢谢了,弹花匠(弹棉花)碰到小提琴手,都是搞弦乐的知音了"。他们大概没有听懂我的意思,高兴的着要恢复高考的龙门阵。
        我也落得个清闲在旁边位置弯起腰睡下,还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也不知睡了多久,列车上有人在大喊:"快点丶快点峨嵋下车了"。
       我翻身起来看见我座位上的人也被惊醒便厕所方便。列车开动厕所打开。从厕所回来坐回原位,看见参加恢复高考讨论的人们,己经疲倦不堪的靠在自已的座位上起了瞌睡
       列车很快就进入了成都平原,一声长长的汽笛声在空旷的田野里回响。我忽然想起一首歌,情不致尽的唱起来:
         
          故乡的山遥遥在望,
          故乡的炊烟招手唤儿郎。.......
          秀丽的山连绵千里,
          金色的朝霞,
          让人感到亲切香甜
          故乡, 我们知青回来了。
          故乡, 我的亲娘!
          当我回到您的怀抱,
          幸福的生活比那蜜甜。........
      
      我唱的这首歌是改了词的五十年代歌曲,许多人不会唱但我唱出知青回家乡的激情感染着许多人,他们不自觉的拍着合着拍。
       大概就是音乐的魅力吧?!

                                                                               锦 水 鸣 声
                                                                                       2017.04.05.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