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锦水鸣声
锦水鸣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7,922
  • 关注人气:8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知青在返城时故事6

(2017-03-11 09:36:25)
分类: 博文

                               老三届
                                 知青返城故事

                                         
                                                                              6

       
       青春的岁月像条河,岁月的河啊汇成歌。一支歌,一支消沉的歌。一支汗水和眼泪凝成的歌,忧郁和颓丧是那么多。一支歌,一支振作的歌,一支蹉跎岁月里追求的歌,憬和向往是那么多。一支歌,一支振作的歌,一支拨动着人们心弦的歌,幸福和欢乐是那么多。一支歌,一支奋进的歌。一支高亢的旋律谱成的歌,希望和理想是那么多。青春的岁月象条河,岁月的河啊汇成歌"。
      知何处传来的歌声,打动了我衰老的心随着优美的音符使我赶紧坐下拿起记下了全部歌词。歌声还在不远处回荡,我正好仔细检查歌词,真的还没有记错,就不知标点符号没有?
      电视剧,《蹉跎岁的许多剧情画面,又呈现在眼前人说:"戏上有,世间就有"。该剧只不过把咱们插队知青的故事,集中丶提高丶戏剧化了。但是剧中人物都有着咱插队知青各类人的影子,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好剧。
      我们的青春岁月许多时间蹉跎在安宁河不是设丶保卫祖国读书工作丶站岗放哨而是去边远山区去插队落户当农民。
      刚下乡到11小队插队就去安宁河中鹅卵上船,在岸上脱得精光拉纤到上游挑石头坝;后来在河边的生产队劳动比力气,支流上去救落水的女知青为了过河串队混酒肉吃喝,被安宁河大浪打到下游四大队差点把命丢了。更可笑的是在支援四大队坝中,在安宁河翻跟头摔了个"狗啃泥"还有那无聊的蹉跎事现在想起可笑
     1970年元旦刚过,大队各队的下乡男知青一群,四五一拨县城街上鬼混我走进县城北街的茶铺没有看见大队知青,出茶铺门向县城中心走去。那时的米易县城只有一个大十字路口,那也算是中心了。常听当地的县干部说:"一根烟都没抽完米易县城就转完了县衙里犯人屁股全县人都听得到喊声"可见我们下乡插队时米易县之小。      
      县城中心的十字路口,北面右边一旅社,东边是新华书店。北面左边和西边是连着转弯的百货商店;南面是税务局丶米易副食品门市部。在北面左边百货商店与市管会之间有一巷道,里面是百货商店院子。院子里有一个公共厕所,一般晚上商店才关巷道的门,去那里方便也很方便
      知青些那时总爱去市管会的空房子里去耍,那里有椅子丶板凳和一个旧的空办公桌。有一个大台秤放满秤砣能称二百斤。市管会有个老同志经常要街上检查有没有投机倒把做生意的人。房子正好留给知青些逗留丶休息。不时还能看看老同志还没有来得急收起来的报纸。
      有一天我去那里耍,正赶上老同志的报纸没有收起来。拿起报纸看见白底红字上,印着1970年的元旦社论。在许多知青面前朗朗在口的用川普朗诵起来《迎接伟大的七十年代人民日报丶解放军丶红旗杂志社论。我在自我陶醉的看着报纸朗读着,社论就是写得好,读起来朗朗上口。尽管是大口号套小口号,那字韵还是落地有声。
      正在我兴致极高的朗读社论时,站在门口街沿的知青在喊:"快点出来看,来了几个成都粉子(漂亮姑娘)"。我旁边的人抢走我手上的报纸向门外跑去,我本能的追赶出去。看见大街上几个女知青向北街走来,向百货商店里走去。
     我抢回报纸正低头看,抢我报纸的知青碰我肩膀说:"又来过来一个粉子"。我抬头一看正是我班上的女同学她们下在四大队今天来赶县城吧。我慢不心的说了句:"有啥子好看的嘛,我们班上的同学"。他虾子不相信的说:"你们你们班上有哪么漂亮女生?我才不相信哟"。
      我气不打一处来,回了他一句:"不信?我打赌。我去找她借钱,如果她借钱给我,你赔我两倍如果她不理我,就算我输招待你吃饭"。
                                           
                                        知青在返城时故事6
                                     班同学下乡前(1968年底)合影部分
                                     锦水鸣声  右下2 蒋素芳和其他同学
    
      说完我就向街上走去,看见她正从十字路口百货商店出来。我找到她说:"蒋素芳我上街忘记带钱了能借两元给我"?她抬头一看是我,什么话都没有说就从包包里拿出两元给我转头就走了。在不远处街边的几个男知青众目暌暌的看得清清楚楚,我们班上女同学借钱给我
     回去叫那个与我打赌的人赔钱他虾子翻遍周身包包都没有一分只有算了,中午街上大家一起吃饭
       这种无聊的"相街"(一大拨男人站在街边看过人)事,刚下乡插队时许多男知青都参加过吧?
       随着后来参加农村劳动挣工分,相街的人也很少了。除非是带着目的去相街(摸包包偷东西)的小偷。
       过了几个月带顶草帽县城买东西在街上有人对着我走过来,是个女生问我:"邹明生,你好久还我钱"?我抬头一看是女同学蒋素芳,回了她一句:"我好久借过你钱"她腔都没有转身就走了。
      为此事我回想了几次,她借钱和收钱的方式与一般人不同(可能是她性格)。当我回想起为打赌在米易县城街上,确实借过她两元钱时并随时准备还她可是几十年也没有碰见她,更不要说是还她钱了。
       近年来微信发展很快,咱老三届也加入了微信。还在班上也建了微信群,我在群中发现了她将当年下乡插队时向她借钱一事告诉她,她也记不清了。一查微信地址她同学现居美利坚和众国的路易斯安那州听说多年没有回国来了。
       微信上我是又说还钱一事当时两元人民币折成现在大约两百元钱吧?!待她回成都时一定奉还。
      我也有些亲戚丶朋友在美国丶德国等国家工作丶生活去国外定居的不都是富翁丶有钱人有些生活也过得比较拮据,但愿蒋同学过得很好。
      欢迎蒋素芳同学回国来看看祖国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同学团聚摆一摆当年我们年轻的故事。别忘了找我还钱,咱也到七十老人忘性大得很哈丶哈丶哈

                                                                                               
                                                                             锦 水 鸣 声
                                                                                  2017.03.11.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