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甘
阿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64,292
  • 关注人气:2,9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栖息老树的那只乌鸦

(2021-03-13 08:51:34)
标签:

乌鸦

分类: 杂谈

栖息老树的那只乌鸦【组诗】

栖息老树的那只乌鸦
                                  (来自博友博客图片,致谢)


1@栖息老树的那只乌鸦

/西安阿甘

 

失守的,是枯枝上

风摇晃不止的影子,那只乌鸦罪赎的布景

足够悲彻的寒追身

这世间,沧桑忍住反扑的停顿

目光落在风身上的

走投无路,是一种黑蒙蔽另一种黑的错位

预感,在认识黑之前的被识破

念白,还是被那只乌鸦叫声

刺破梦的落空,色戒的半面妆容

在低眉处的循声循去,凄凉浸漫的四周

莫非是,肉体生一回

灵魂死一回

 

2021-1-15


2@黑夜的乌鸦

/西安阿甘

 

夜黑,在宽恕黑夜

一样的黑,是站在煤堆上

那只乌鸦的隐秘,预知与未知碰撞

曾似相识局部的被叙述,却不知身外客取舍的一些虚词

是黑色解一面镜子的暗示

 

2020-12-29

 

3@乌鸦不知它是黑的

/西安阿甘

 

镜像,比对的色差

是梦拖出虚幻影子的道听途说

黑用黑暗姿势,抱住的黑

是落难人间说破口欲的求同存异,一件撕碎的黑布袍

在散落羽毛处的混迹于世

那蒙羞眼神的无知和愚昧,在合谋如画剥脱的漂洗里

会给填充物大赦的墨色,重新命名

 

2020-12-29

 

4@乌鸦

/西安阿甘

 

风寒,在黑夜里磨刀

黑与黑影合抱的长夜,在窃取真相投奔的凶吉

人与鸟语隔阂,一点都不默契

那惊恐临渊背后,只是大风歌在唇齿间

流露悲歌的倒吸一口冷气

那生来惧怕躲避,会合刚从远方归来的守身

空濛肉体哆嗦,割舍尸骨的白

让紧关身后的那扇门,死一回,生一回

会按住颤抖灵魂的命比纸薄

 

2020-12-29

 

5@天鹅落在乌鸦中间

/西安阿甘

 

白色的孤独,已在方寸之间

被隔离,方熄烛火

甚至失去它本身的颜色,更痛殇

栖息老树昏鸦

辨认涂抹在食物上的颜色

隐形翅膀,再也走不出境遇的险恶

被迁徙推开那扇虚掩的门,声色没有更多的施舍

只嫌,指缝太宽影子太瘦借喻的黑

会来的,更残忍一些

那柔软比对的参照物,凝视一只烟的燃烧过程

死亡幻灭的披靡所向,却是灵肉的一次剥离

 

2020-12-30

 

6@雪夜 乌鸦提着一盏黑灯笼行走

/西安阿甘

 

雪夜,折射的光影

被雪藏伤害过,逃离的人

却看见雪铺开的路上,有比黑更黑的掩盖

走在前面,晃动着

那冷剪的不及风骨,远远杀不死某些形状给予的吝啬慈悲

牟利眼神背后,软弱无力的躲藏不及

寸移趔趄,生怕惊动腐朽肉身的被按住

尘世游荡灵魂,在暗处的发光

暗影暗喻,对未知的每一次触碰

总会被梦,迂回那些死在路上的人

 

2020-12-30

 

7@暮晚的乌鸦

/西安阿甘

 

命里浮生,人间已是秋凉

我极度害怕,被这黄昏剥开的暮色

会窒息

那秘不示人声音的倒挂,捏把汗恍惚的碎碎念

一直在自己制造的场景里,凝固沉寂

无欲肉体的最好托词,留给尘世的一半烟火

一半清欢,却是那只乌鸦罪赎的暮色

只是,心惊肉跳

接受藏色黑的布施,那睡在醒着夜里的止于无声

开始,掠夺绝望穿越死亡的最后一次逃离

 

2020-12-30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旧信【2】
后一篇:桃花女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