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春根之言
春根之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7,505
  • 关注人气:1,1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路上发呆(18)沙海穿越

(2019-09-20 10:23:14)
标签:

旅游

(18)沙海穿越



从小就知道塔克拉玛干是我国最大的沙漠。
喀什已经离塔克拉玛干不远,穿越沙漠也变成可以实现的事情。
塔克拉玛干有两条沙漠公路,一条是从轮台到民丰。另一条是从和田到阿拉尔市。前者路途长,超过500公里而且限速80公里。后者路途短,400公里左右,汽车在时速100公里内不违规。
我们决定走和田到阿拉尔这条路。
去和田之前,我要顺道去一下麦盖堤。
因为早年间,我一位亲戚,不知因为犯了什么事,从北京发配到新疆麦盖堤进行改造。
曾与这位亲戚有过一番交谈。并由此得知,那时,从麦盖堤到乌鲁木齐,需要步行、牛车、长途车的轮番折腾一个星期。然后才从乌鲁木齐坐火车到北京。虽然火车时间也挺长,但相对于从麦盖堤过来,就算是坦途了。
想像中,麦盖堤不过就一小农场:乡道上两行白杨树,拖拉机和牛车或驴车,在烟尘中不紧不慢地前行。道两旁的庄稼不好也不坏,再加上一些参差不齐的土砖房和小楼房。
按过去的思路,荒凉一点,有利改造。
然而到了麦盖堤,发现与想像中并不一样。迎接我们的是一条条宽阔的大马路,路两旁是一排排高大气派的楼房。","text_center":0,"text_color":0,"text_large":0,"text_strong":0,"video_id":"","video_thumbnail":"","video_url":"","domid":"param-id-25"}" id="param-id-25" class="param-block edit-container" style="margin-bottom: 44px; color: rgb(39, 45, 52); font-family: PingHei, "PingFang SC", "Microsoft YaHei",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font-size: 17px;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18)沙海穿越



从小就知道塔克拉玛干是我国最大的沙漠。
喀什已经离塔克拉玛干不远,穿越沙漠也变成可以实现的事情。
塔克拉玛干有两条沙漠公路,一条是从轮台到民丰。另一条是从和田到阿拉尔市。前者路途长,超过500公里而且限速80公里。后者路途短,400公里左右,汽车在时速100公里内不违规。
我们决定走和田到阿拉尔这条路。
去和田之前,我要顺道去一下麦盖堤。
因为早年间,我一位亲戚,不知因为犯了什么事,从北京发配到新疆麦盖堤进行改造。
曾与这位亲戚有过一番交谈。并由此得知,那时,从麦盖堤到乌鲁木齐,需要步行、牛车、长途车的轮番折腾一个星期。然后才从乌鲁木齐坐火车到北京。虽然火车时间也挺长,但相对于从麦盖堤过来,就算是坦途了。
想像中,麦盖堤不过就一小农场:乡道上两行白杨树,拖拉机和牛车或驴车,在烟尘中不紧不慢地前行。道两旁的庄稼不好也不坏,再加上一些参差不齐的土砖房和小楼房。
按过去的思路,荒凉一点,有利改造。
然而到了麦盖堤,发现与想像中并不一样。迎接我们的是一条条宽阔的大马路,路两旁是一排排高大气派的楼房。


进入城市之后,看到商铺林立,百业兴旺。虽不至于“市列珠玑,户盈罗绮”,但已经是相当繁荣昌盛。不知当年在这改造的人们和他们的后代,还有多少继续在这生活!



知道和田出美玉,也知道和田玉现在其实被淘得差不多了。但不知道和田堵车这么厉害。
按照路书中找到了酒店,条件不错,但停车实在过于吃力,只好离开。
有位当地小伙,向我们推荐了一家停车方便,条件甚好的酒店。但距离略有点远。我们说没关系,于是融入马路上的车龙中,慢慢地开。
终于找到了这家酒店,和小伙说的基本一致,立马住下。保安对我们说,晚上可能还会有汽车过来停车。不过请放心,只要是挡住出路的车,都会把车钥匙放在他们手里,随时可开走,不会影响出行。
吃过饭后,便在街上闲逛。才发现,酒店旁边上有一个极大的广场,有很多人在广场上进行各种娱乐。广场名为“团结广场”。不用多说,团结是至关重要的。当然,进广场还是要通过检查的。
广场最显眼处,是一座巨大的雕塑。雕塑有两个人物,一个很远就能认出,是毛泽东。另一位个子较矮小穿着维族服装,被毛泽东握着手的,却不知是何人。雕塑下面,刻着毛泽东《浣溪沙》的下半阙“一唱雄鸡天下白,万方乐奏有于阗,诗人兴会更无前”。“于阗”即为和田,但那矮个子男人是谁呢?这首诗是和柳亚子的,总不会是柳亚子吧!
问过广场上一位老人之后,才知道,和毛泽东握手的,是库尔班大叔,也就是当年课文中提到的,要骑着毛驴去北京看望毛泽东的库尔班大叔。","text_center":0,"text_color":0,"text_large":0,"text_strong":0,"type":1,"video_id":"","video_thumbnail":"","video_url":"","domid":"param-id-26"}" id="param-id-26" class="param-block" style="margin-bottom: 44px; color: rgb(39, 45, 52); font-family: PingHei, "PingFang SC", "Microsoft YaHei",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font-size: 17px;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麦盖提街景

进入城市之后,看到商铺林立,百业兴旺。虽不至于“市列珠玑,户盈罗绮”,但已经是相当繁荣昌盛。不知当年在这改造的人们和他们的后代,还有多少继续在这生活!



知道和田出美玉,也知道和田玉现在其实被淘得差不多了。但不知道和田堵车这么厉害。
按照路书中找到了酒店,条件不错,但停车实在过于吃力,只好离开。
有位当地小伙,向我们推荐了一家停车方便,条件甚好的酒店。但距离略有点远。我们说没关系,于是融入马路上的车龙中,慢慢地开。
终于找到了这家酒店,和小伙说的基本一致,立马住下。保安对我们说,晚上可能还会有汽车过来停车。不过请放心,只要是挡住出路的车,都会把车钥匙放在他们手里,随时可开走,不会影响出行。
吃过饭后,便在街上闲逛。才发现,酒店旁边上有一个极大的广场,有很多人在广场上进行各种娱乐。广场名为“团结广场”。不用多说,团结是至关重要的。当然,进广场还是要通过检查的。
广场最显眼处,是一座巨大的雕塑。雕塑有两个人物,一个很远就能认出,是毛泽东。另一位个子较矮小穿着维族服装,被毛泽东握着手的,却不知是何人。雕塑下面,刻着毛泽东《浣溪沙》的下半阙“一唱雄鸡天下白,万方乐奏有于阗,诗人兴会更无前”。“于阗”即为和田,但那矮个子男人是谁呢?这首诗是和柳亚子的,总不会是柳亚子吧!
问过广场上一位老人之后,才知道,和毛泽东握手的,是库尔班大叔,也就是当年课文中提到的,要骑着毛驴去北京看望毛泽东的库尔班大叔。


有首被歌手刀郎翻唱的老歌《撒那姆毛主席》,说的就是这事。
原来,库尔班大叔就是和田居民。他老人家把毛驴一骑,居然不但有歌,还上了雕塑。估计阿凡提都要自愧不如。
团结广场周边,有不少店铺卖玉石。有一块玉看着不错,本想给老伴买下。不料老伴坚决不要。最后,我们在最负盛名的玉产地,没有买玉。
第二天一早要出发时,看到有辆车挡住我们出路,于是找保安。保安说车主不愿把车钥匙给他,我说没事,现在请你叫车主下来挪一下车。
结果,保安去了三趟,酒店经理又去了一趟,车主就是不下来。然后我老伴又和经理保安一起上去,说了不少好话,那位奇葩车主才终于下楼,一脸不情愿地给我们挪车。
出门在外,什么人都可能遇着。但切记,不可发火,尤其别对当地人发火。尤尤其别对少数民族的当地人发火。
退一步海阔天空!这一页翻过,便成过往。



出和田没多久,就开上了沙漠公路,其实应该说是沙漠高速公路。当然,中间没有隔离带,就是来回两个车道,整条路上也没有服务区。
终于走上了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多少有点激动。
看来,当地人对沙漠的治理似乎很成功。路的两旁地上,都以大十字的方式,种上了很有生命力的草,把沙固定住了。因此,这条沥青路上,几乎看不到什么沙子,黑黑地一直伸向无尽的前方。
一路上,也极少看到很多照片中出现的高高的沙丘,倒是常看到沙漠中有不知名的草本植物出现。
一旦看到有一望无际的沙海能作背景,我们便马上停车拍照。这里不像普通高速公路那样,有应急车道。但沙漠公路的路面较宽,路边上能比较安全地停车。不致影响到车辆的来往,全程都这样。","text_center":0,"text_color":0,"text_large":0,"text_strong":0,"type":1,"video_id":"","video_thumbnail":"","video_url":"","domid":"param-id-27"}" id="param-id-27" class="param-block" style="margin-bottom: 44px; color: rgb(39, 45, 52); font-family: PingHei, "PingFang SC", "Microsoft YaHei",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font-size: 17px;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团结广场上的雕塑

有首被歌手刀郎翻唱的老歌《撒那姆毛主席》,说的就是这事。
原来,库尔班大叔就是和田居民。他老人家把毛驴一骑,居然不但有歌,还上了雕塑。估计阿凡提都要自愧不如。
团结广场周边,有不少店铺卖玉石。有一块玉看着不错,本想给老伴买下。不料老伴坚决不要。最后,我们在最负盛名的玉产地,没有买玉。
第二天一早要出发时,看到有辆车挡住我们出路,于是找保安。保安说车主不愿把车钥匙给他,我说没事,现在请你叫车主下来挪一下车。
结果,保安去了三趟,酒店经理又去了一趟,车主就是不下来。然后我老伴又和经理保安一起上去,说了不少好话,那位奇葩车主才终于下楼,一脸不情愿地给我们挪车。
出门在外,什么人都可能遇着。但切记,不可发火,尤其别对当地人发火。尤尤其别对少数民族的当地人发火。
退一步海阔天空!这一页翻过,便成过往。



出和田没多久,就开上了沙漠公路,其实应该说是沙漠高速公路。当然,中间没有隔离带,就是来回两个车道,整条路上也没有服务区。
终于走上了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多少有点激动。
看来,当地人对沙漠的治理似乎很成功。路的两旁地上,都以大十字的方式,种上了很有生命力的草,把沙固定住了。因此,这条沥青路上,几乎看不到什么沙子,黑黑地一直伸向无尽的前方。
一路上,也极少看到很多照片中出现的高高的沙丘,倒是常看到沙漠中有不知名的草本植物出现。
一旦看到有一望无际的沙海能作背景,我们便马上停车拍照。这里不像普通高速公路那样,有应急车道。但沙漠公路的路面较宽,路边上能比较安全地停车。不致影响到车辆的来往,全程都这样。


偶尔,有些车会从后面飞快地超过去。偶尔也有大货车“隆隆”迎面而来。更有些不错的拍照地,会有多辆小车停驻。还遇到过一辆旅游大客车,一车游客全下来拍照,红红绿绿大喊大叫的,好不热闹。
途中遇到一辆川牌车。车上三女一男。聊天时,得知他们是从青海过来,便随口问他们是否经过茶卡盐湖。他们笑着说,茶卡盐湖现在人太多,不好玩。要看盐湖,应该去翡翠湖,那里才刚刚开发,人少,很不错。
茶卡盐湖曾经去过,但翡翠湖还是第一次听说。只可惜他们说不清具体应该怎么走。不过没关系,我会查地图。
说明一下,后来我的确是查了地图,但很遗憾,没能在地图上找到这个地方。
由于我们带足了食物、饮用水和水果,汽车也加满足了油,跑400公里绰绰有余。同时,路况是超出想像地好。所以,在这浩瀚的沙漠中,我们的心情格外轻松。时不时停下车,对着两边无尽的沙漠拍照留影,或喝点水,吃点东西,闲聊几句,一点也没有在沙漠中行走的紧张与疲累。
如果有人问我,这段行程到目前为止,哪儿的路最好走。我想我的答案应该就是塔克拉玛干上的沙漠公路,当然,是和田到阿拉尔的这一条。
除了途中有一次检查之外,整个路途都轻松自如,比一般的秋游惬意多了。当400公里沙漠路结束时,只觉得走得太快了,意犹未尽呢!

呆语

原来以为麦盖堤只是块荒地,只不过在战天斗地年代,被人取了这么个名字。既有些雄心壮志的意思,也很有些口号的味道。
但实际上,麦盖堤的名字古已有之,用得更多的是麦盖提这3个字。据说古代有个被称为多浪的部落,首领名字叫米盖提。原本是游牧为主,不知为何米盖提决定在这里定居,当时这里还真的没有名字。部落里的人就以首领名字名之。时间长了,米盖提就变成了麦盖堤或麦盖提。
当然这只是麦盖堤之所以叫麦盖堤的传说之一,还有另外几种。有兴趣的不妨自己去查资料。
估计作为改造犯过错误人们思想和肉体的好地方时,这里应该还是比较荒凉的,不可能有那么整齐的市容,更不可能有高速公路通过这里。否则我那亲戚就不需要花上一周时间,才能到达乌鲁木齐。
如果我那位亲戚没有谢世,再来这里的话,也未必能想到麦盖堤会被建设得如此之好。不过,作为曾在这里劳动过多年的他,应该多少会感到一些自豪的吧!
更应该感到自豪的,是和田的库尔班大叔。还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他老人家就有骑着毛驴上北京的雄心。
那可是真的毛驴哦!要说驴友,库尔班大叔绝对没有任何水分。当然,他骑的毛驴会相当辛苦。和田走到北京,是个什么概念!别说当时没有高速公路,就是放在现在,也没有几个人敢骑着驴子这么走。
即使驴子没有累垮,那沿途交通违规的罚款数额之多,可能把毛驴卖了都不够。就是运气足够,到了北京,估计也很可能一进城,就被当成上访人员而送回老家。如不想借助飞机高铁之类的现代交通工具,又要去北京的话,就得重新骑驴走一遍。
虽然据说后来库尔班大叔到北京,并不是骑驴而是坐飞机去的,但那种骑驴行天下的豪情与初衷,完全对得住团结广场上的雕塑。
骑驴可能是个技术活,也是个辛苦活。古人云:“身不离鞍,髀肉皆消”。虽然说的是骑马,但估计和骑驴是差不多的。看看库尔班大叔的苗条身体,髀肉也肯定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现在人要瘦腿,其实很简单,骑马或骑驴即可。当然,得长期坚持。否则,将髀肉复生。
我看过驴子无数次,但从未骑过。也曾有过几次可以骑的机会,但总觉得驴子身板那么小,我这大块头骑上去,实在有些残忍。
进了新疆之后,很多朋友对我们表扬有加,好像进藏入疆,是在从事一项很了不起的工程,并且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
其实,真正了不起的,应该是那些大货车司机。一路上,任何艰难崎岖的道路上,都有大货车在行进。我们跑一趟西藏新疆,好像很大一件事,但对大货车司机来说,进藏入疆,是经年累月的正常工作。修路、堵车、塌方、泥石流、陷车、雨雾等等,都是家常便饭。
这种非同寻常的家常便饭,保证了物流的畅通,保证了各行各业的正常运转,保证了经济的正常运行。特别是在边疆建设中,他们居功至伟。
但是大货车司机们都相当低调,很少看到他们在朋友圈中,说自己在入藏进疆途中,遇到了多大的问题,克服了多大的困难。尽管实际上他们有足够的自我表扬的资格和本钱。
借此,向他们致敬!
","text_center":0,"text_color":0,"text_large":0,"text_strong":0,"type":1,"video_id":"","video_thumbnail":"","video_url":"","domid":"param-id-28"}" id="param-id-28" class="param-block" style="margin-bottom: 44px; color: rgb(39, 45, 52); font-family: PingHei, "PingFang SC", "Microsoft YaHei",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font-size: 17px;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

偶尔,有些车会从后面飞快地超过去。偶尔也有大货车“隆隆”迎面而来。更有些不错的拍照地,会有多辆小车停驻。还遇到过一辆旅游大客车,一车游客全下来拍照,红红绿绿大喊大叫的,好不热闹。
途中遇到一辆川牌车。车上三女一男。聊天时,得知他们是从青海过来,便随口问他们是否经过茶卡盐湖。他们笑着说,茶卡盐湖现在人太多,不好玩。要看盐湖,应该去翡翠湖,那里才刚刚开发,人少,很不错。
茶卡盐湖曾经去过,但翡翠湖还是第一次听说。只可惜他们说不清具体应该怎么走。不过没关系,我会查地图。
说明一下,后来我的确是查了地图,但很遗憾,没能在地图上找到这个地方。
由于我们带足了食物、饮用水和水果,汽车也加满足了油,跑400公里绰绰有余。同时,路况是超出想像地好。所以,在这浩瀚的沙漠中,我们的心情格外轻松。时不时停下车,对着两边无尽的沙漠拍照留影,或喝点水,吃点东西,闲聊几句,一点也没有在沙漠中行走的紧张与疲累。
如果有人问我,这段行程到目前为止,哪儿的路最好走。我想我的答案应该就是塔克拉玛干上的沙漠公路,当然,是和田到阿拉尔的这一条。
除了途中有一次检查之外,整个路途都轻松自如,比一般的秋游惬意多了。当400公里沙漠路结束时,只觉得走得太快了,意犹未尽呢!

呆语

原来以为麦盖堤只是块荒地,只不过在战天斗地年代,被人取了这么个名字。既有些雄心壮志的意思,也很有些口号的味道。
但实际上,麦盖堤的名字古已有之,用得更多的是麦盖提这3个字。据说古代有个被称为多浪的部落,首领名字叫米盖提。原本是游牧为主,不知为何米盖提决定在这里定居,当时这里还真的没有名字。部落里的人就以首领名字名之。时间长了,米盖提就变成了麦盖堤或麦盖提。
当然这只是麦盖堤之所以叫麦盖堤的传说之一,还有另外几种。有兴趣的不妨自己去查资料。
估计作为改造犯过错误人们思想和肉体的好地方时,这里应该还是比较荒凉的,不可能有那么整齐的市容,更不可能有高速公路通过这里。否则我那亲戚就不需要花上一周时间,才能到达乌鲁木齐。
如果我那位亲戚没有谢世,再来这里的话,也未必能想到麦盖堤会被建设得如此之好。不过,作为曾在这里劳动过多年的他,应该多少会感到一些自豪的吧!
更应该感到自豪的,是和田的库尔班大叔。还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他老人家就有骑着毛驴上北京的雄心。
那可是真的毛驴哦!要说驴友,库尔班大叔绝对没有任何水分。当然,他骑的毛驴会相当辛苦。和田走到北京,是个什么概念!别说当时没有高速公路,就是放在现在,也没有几个人敢骑着驴子这么走。
即使驴子没有累垮,那沿途交通违规的罚款数额之多,可能把毛驴卖了都不够。就是运气足够,到了北京,估计也很可能一进城,就被当成上访人员而送回老家。如不想借助飞机高铁之类的现代交通工具,又要去北京的话,就得重新骑驴走一遍。
虽然据说后来库尔班大叔到北京,并不是骑驴而是坐飞机去的,但那种骑驴行天下的豪情与初衷,完全对得住团结广场上的雕塑。
骑驴可能是个技术活,也是个辛苦活。古人云:“身不离鞍,髀肉皆消”。虽然说的是骑马,但估计和骑驴是差不多的。看看库尔班大叔的苗条身体,髀肉也肯定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现在人要瘦腿,其实很简单,骑马或骑驴即可。当然,得长期坚持。否则,将髀肉复生。
我看过驴子无数次,但从未骑过。也曾有过几次可以骑的机会,但总觉得驴子身板那么小,我这大块头骑上去,实在有些残忍。
进了新疆之后,很多朋友对我们表扬有加,好像进藏入疆,是在从事一项很了不起的工程,并且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
其实,真正了不起的,应该是那些大货车司机。一路上,任何艰难崎岖的道路上,都有大货车在行进。我们跑一趟西藏新疆,好像很大一件事,但对大货车司机来说,进藏入疆,是经年累月的正常工作。修路、堵车、塌方、泥石流、陷车、雨雾等等,都是家常便饭。
这种非同寻常的家常便饭,保证了物流的畅通,保证了各行各业的正常运转,保证了经济的正常运行。特别是在边疆建设中,他们居功至伟。
但是大货车司机们都相当低调,很少看到他们在朋友圈中,说自己在入藏进疆途中,遇到了多大的问题,克服了多大的困难。尽管实际上他们有足够的自我表扬的资格和本钱。
借此,向他们致敬!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