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春根之言
春根之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7,942
  • 关注人气:1,1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路上发呆——两万四千公里的车辙与自语

(2019-08-25 08:41:55)
标签:

旅游

湖南篇(去程)                        

 

1)崀山风景区

 

 

原定计划是2018820日出发的。出行前一个星期,一位好朋友建议我819日出发,因为根据黄历,这天出行一切顺利。

在感到心头一阵温暖的同时,我立即与另外两位同行者商量。一分钟后,大家一致同意提前一天出发。

老伴因为去过西藏,并且高反了,所以新疆之前的自驾她不参加。尽管我们一再强调多吃早吃红景天,会没事的。但她比我们都坚决,而且说已经订好了机票。只能由她了。

我们相约924日,也就是中秋节这天在新疆喀什见面。

于是,819日早上5点半,我们单车3人,从深圳出发,开始了预定期为90天的自驾之游。

路书中,湖南和贵州都是来回要经过的。所以此次自驾游,把这两个地方分为去程和回程。

    按计划,第一天到湖南的的崀山。根据导航上的显示,全程都是高速,行程760公里。

果然是好朋友的好建议,这天真的一路上非常顺利。我们从京港澳高速,转上许广高速,再经二广高速上厦蓉高速,最后一段呼北高速,最后从新宁崀山出收费站。

说起来似乎走了很多条不同的高速,其实随着导航指示,只管向前开就行。唯有在听到“右前方”三个字时,需格外打起精神,提前作好变道的准备。高速路上,凡向右的路,不是出高速,就是转向另一条高速。

若不慎错过,请切记,千万不要在高速公路上倒车!无非多走几十公里路而已。不然的话,麻烦可就大了!城市行车亦如此,错过的转弯的路口,不妨直行往前走到能调头的地方再说,无需强行压线变道,得不偿失。

资料显示,导航技术已有超过半个世纪的历史,是随着卫星技术的不断发展而发展,不断完善而完善的。和很多高科技一样,导航最初也是完全用于军事目的,本质上是为了更方便杀人。后来才慢慢地军转民,主要功能也转变成为人民服务。应该算得上是军民大生产,军民鱼水情了。

另据记载,最早在汽车上安装车载导航系统的,是本田汽车公司。

从本田1981年开始在汽车上安装导航,到现在轻松使用手机地图,短短几十年时间,导航已从昂贵的高科技,变成了普通百姓经常要借助的日常应用。

不管初始目标是什么,我都要衷心感谢那些为发明导航、普及导航而努力的工作者和公司。因为有了导航,我们的自驾游就变得简单便捷多了。只要在导航上注明去哪儿,接下来按交通规则驾驶即可,认路基本已经“傻瓜”化。

所以,不用动脑筋找路,我们就顺利到达湖南的新宁,从崀山出高速。然后再在相当好走的公路上行驶了十来公里,就到了崀山的第一个景点——天一巷。

全程共760公里,下午4点半不到,就已抵达目的地。

平时我似乎不能算是很强壮的人。但只要自驾游一出发,就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精神头很足,而且能长时间开车,不至于很疲倦。事实上,和前19次自驾一样,这次自驾,全程都计划我一人开车。

不过,这和强壮与否或鸡血与否没关系,关键是我有点强迫症,别人开车我不放心。坐在一旁,比开车人还紧张着急,更累,还不如独自一人把活全包了。

很佩服有些朋友,只看看书籍或音像资料,就能方寸之内逍遥无际,轻轻松松地来一场精神世界的全球畅游。名山大川,五洲四海,说到就到,随心所欲。完全不需要报名参团,或自已开车,甚至利用出差机会溜到风景名胜游览,真正达到“心有天游”的境界。

我自知是一俗人,永远无法真正做到居一陋室而神游天地。看书或别的相关资料,只能使我更想去更多的地方。再加上又有强迫症,所以只好自讨苦吃,一个人开车跋山涉水。

崀山倒不是看书或通过音像资料产生的向往之意,而是一位喜欢自助游的朋友,发微信向我推荐的。

在此之前,还真不知道湖南有崀山这么个风景区。仅这个“崀”字应该如何读,第一时间就把我难住了。百度之后,才知道此字读Làng。新华字典上也有,不过电脑中好像没有。用五笔输入法打了半天,没打出来。

 

                       

 

崀山在2016年才进入国家旅游局的法眼,评了个五A。而且相当低调,知道的人好像不太多。

但在约4300年前,崀山就很牛。当时国家的一把手舜,搞了一次南巡。路过这儿时,见风景不错,龙心大悦,便赐一“崀”字,大概是山好的意思。估计是当时字不怎么多,时不时生造个把新字,应该是常规打法。

幸亏只是说山好。如果说水好,怎么办呢,难道是“浪”吗!

然而不管怎样,舜的表扬,应该比国家旅游局的批准份量重吧!所以5A也算是实至名归。

路上发呆——两万四千公里的车辙与自语 

5A级景点崀山

 

据说,舜是在巡视途中,也就是旅游路上名叫苍梧的地方辞世。()践帝位三十九年,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疑,是为零陵。

舜崩驾的苍梧究竟在哪,学者们商榷到现在,也没有个明确的说法。不过,对于舜死后埋在九嶷山上(也在湖南,离崀山不远)的传说,好像大家没什么不同看法。舜的两个妃子娥皇、女英当时就跑到九嶷山,在埋舜的地方哭得死去活来,然后真的死去,斑竹一枝千滴泪!那个时候没有直播,应该都是真伤心,真感情!

想来,舜似乎是很喜欢旅游的。随便查阅一下,就能发现,原来历史上好这一口的帝王们多了去了。只不过,他们的旅游叫巡狩,意思就是不止去一个地方。且所到之处,全体官员得诚惶诚恐地小心伺候着。

遇到了好山好水,陛下们少不了题题词,写写诗什么的。但像舜这样有创意地造字并且还5A了的,崀山好像还是独一份。

从崀山下高速后,沿路青黄。青的是远山,黄的是农田。山与田的交界处,时不时地能看到错落的农舍,以及村树下的牲畜,很有些画面感。大概4300年前基本也是这模样吧,难怪能得到舜的高评。

崀山属于典型的丹霞地貌,总面积超过100平方公里,由天一巷、八角寨、辣椒峰、扶夷江、紫霞峒、天生桥六景区组成

第一个到达的风景区天一巷,不知舜巡视的时候有无此巷,但景点门口多位招徕客人吃饭住店的男男女女,舜的时代肯定没有。

公平地说,天一巷确有看点,但却又似乎没有特别出彩之处。

虽然游走在舜曾经到过的地方,但并不敢奢想会有舜的待遇之万一,只求别被黑店宰得太狠就行。

按路书计划,我们应该是在新宁县城一家酒店下榻的。不过在天一巷有一位面目和善的小伙,成功地说服我们改变了主意。他说,县城其实并不算近,明天一早还又得跑回来。不如看一下他离这不到一公里的他姐开的酒店,吃住都有,山珍河鲜,明码实价。现在离断黑还有一段时间,真不满意,再去县城不迟。

还别说,小伙全是实在话。小伙姓周,居然也曾在深圳工作过一段时间,现在回来在姐姐的酒店帮忙。小周的话基本没水分,他姐开的酒店不但干净,设施齐全,住房宽大,而且烧的菜也相当可口。无论吃住,价格都很公道。

我们的表扬令小周有些兴奋,说:“我们也是要打造自己品牌的。景区管委会也要求我们规范经营。你看,在景区内,所有停车场都免费。人家来景区买了门票,还有些别的消费,就没有必要再收停车费了!”

 

                         

 

崀山最主要的景点是八角寨。

所以第二天,我们的目标就是八角寨。本以为能和天一巷一般,再次遇到小周式的纯朴与规范。不料,一大早,剧情却有点反转。

先简单交代一下,崀山景区实行通票制,分为AB两条线。我们昨天已经买了包括天一巷和八角寨在内的A线通票。

一早赶到景区门口,才发现仅有门票还不让进,还需要买索道票。不是讲规范吗,那就买索道票好了。

买索道票的地方有公告写着,早上8点半开始售票。一看时间,才8点10分,等吧!

两个售票窗口,开始陆陆续续有几十号人在排队。

终于,8点半钟到了。售票员并没有出现。在8点45分钟左右,几位女士有说有笑地来到了售票处,开门进去。

景区离县城有不短的距离,迟点到完全可以理解。

一位穿红色风衣的年轻女子,来到了我们排队的窗前。我赶紧凑上去说买票。但红衣女莞尔一笑:“稍等,我去下卫生间!”然后就看着她施施然离去。

另外一个窗口,一位戴眼镜的女子正在吃早饭。于是,两个窗口几十个人,就只好静等着两位女士的一出一进。

眼镜女吃东西相当文雅且专心。9点差5分时,她终于吃完了,坐上了椅子,这次没有浪费时间,随即打开了电脑。红衣女依然没有出现。

打开电脑后,眼镜女又打开了抽屉,拿出一迭钱数了起来。大家接着等。

终于,钱数完了。排队的人一阵激动。但不料,手机突然响了。眼镜女慢悠悠地拿起手机接电话。通话声音不大,但时间不短,还发出几阵笑声,看来应该是闺蜜或朋友打来的。

谢天谢地,电话总算打完了。排在第一位才刚刚把钱递过去,就见眼镜女抬起头面无表情地说:“现在没有零钱找。请大家准备好零钱!”

这时,红衣女款款踱了回来,走进旁边一个小房间。一会儿走了出来,换上了深色工作服,坐到桌前打开了电脑。

9点20分钟左右,排在第一排的我们,好歹把票买到了,但满腔热情则已变凉了许多。

说好的规范去哪了?

客观地说,红衣女态度不错,对人会有个回应,而且还有笑容。虽然去卫生间的时间长了点,但也可能正巧这天碰上便秘。人生自古多便秘!

眼镜女则不简单。那么多人等她,她能不紧不慢地吃早点,接电话,数钱(通常这应该是昨天下班前的工作),一点不为外面世界所动。什么叫内心强大?我看这就是!把她放在卖票窗口,屈材了!

何以天一巷的小周他们规范得那么让人舒服,而本应该更规范的八角寨的售票员,却完全无视应该8点半开始卖票的规范呢?

答案也许不难找。一个自己找饭吃,一个饭碗已端稳,甚至可能是铁饭碗。也不知道她们的饭碗到底属哪一层面。机关公务员?事业单位?国企?村干部?

还是看景吧。

前面说过,崀山属于典型的丹霞地貌。丹霞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赭红色的石头裸露着。

八角寨自然也不例外,我们坐了很长时间的缆车,到达最高处之后,一下能看到很多顶上草木稀拉的巨大红石头。

路上发呆——两万四千公里的车辙与自语 

崀山八角寨远眺

 

文雅一点说,是大小百余拔地而起的赭红色奇峰异石。豪迈一点说,峰峦起伏,犹如万马奔腾。

不过,要说直观感觉,就像是一笼蒸的半熟但不再冒气的红糖馒头。

如果想要冒气,那山下的索道售票处应该不会让人失望!

 

                           

 

八角寨索道售票处的这点小事,并不值得认真计较。倒是在床上无端地想起昨天小周说的“规范”二字,让我很长时间没睡着。

2018年初,有几位朋友去缅甸玩了几天回来后,很有感慨地谈到,现在那里的人们已经不再纯朴,干什么都问你要钱。

早几年我曾去过缅甸,对那里人们的敦厚善良,有着很深的印象。居然短短几年时间就变得都向钱看了。

回想2017年底去了趟老挝,那里的人们也是相当纯朴自然的。那么几年之后,会不会也干什么都问你要钱,不再纯朴,不再自然。虽然现在没有答案,但似乎感觉到,景观可能依旧,但纯朴却很容易一去不复回。

这么想是有点依据的。我曾在上世纪80年代去过张家界、五台山等一些地方,切身感受到除了风景名胜之美外,还有人的朴实本份之美。无论是土家人黝黑脸上笑容里的真诚,还是袈裟僧人眼神中的平静,都让人如沐春风。

当然不是说如今在这些地方,再也看不到真诚与平静,但确实更容易遇到的是各种套路。所有的伎俩,盯住的目标都是钱袋。

所以,才有人说,所谓纯朴,不过是还没来得及变坏而已。

不过,所有的不纯朴,都是由开始的纯朴发展过来的。或者说,所有的坏,都是由最初的不坏变过来。

一般来说,但凡被称为纯朴的地方,大都属于欠发达地区。比如那几个东南亚国家今日之不发达,有如数十年前的我们。也许,当年先一步发达的别人,看我们,也是还没开化相当纯朴的一群。

虽然当年我们曾经纯朴过,但现在恐怕已经说不上纯朴了。既然我们可以不纯朴,那么也就没有理由要求别人永远纯朴着。

纯朴不能等同于免费或可以占便宜,更不能等同于谁更流氓谁有理。

在很多情况下,不纯朴倒可以认为是等价交换。如果嫌贵,可以不进行交易。

一切向钱看的行为,只要在法律允许的框架内,都无可厚非。问题就在于底线常被突破,道德无法约束,违法违规的事情时有发生。

整治的办法,就是需要制订相关的行为准则以及奖罚条例,也就是“规范”。

个人感觉,崀山人民其实是很纯朴的。但是他们似乎没有经过由纯朴到不纯朴这个环节,直接就奔规范的目标而来。

这样一来,纯朴可能保留下来,当然也可能失去。但问题都不大。因为有规范兜底。我想,对大部分旅游者来说,景区的人们纯朴一点当然好。不过,不纯朴也没关系,只要规范就好。

我到过不少边远地区,从理论上来说,那些地区似乎到处能遇到纯朴。但遗憾的是,绝大多数遇到的,都令自己觉得智商不足,年纪虽大却还太“嫩”。不纯朴或装纯朴的把戏,常常把我带进坑里。难免就会想起小学老师说的“学好千日不足,学坏一日有余”。

来崀山之前,听过不少关于湘西民风强悍的传言。但在遇到小周及他们酒店的工作人员后,我感到的只是纯朴。更为可贵的是,还在纯朴中的他们,已经自觉地自我规范起来。

于是,我就在小周逐渐变得模糊的笑脸中,沉沉睡去。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