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社科薛力
社科薛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0,418
  • 关注人气:7,8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如何改进中国的国际能源合作——主编《中国的能源外交与国际能源合作》感悟”

(2013-05-31 23:13:20)
标签:

财经

分类: 能源政治研究与评论

此文发表于《中国海洋石油报》 20121月7日。


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中国的国际能源合作,以
1993
 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年为界可分为两个阶段:
1993
 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年以前以“引进来”为主,包括引进外资、技术、设备、人员等;
1993
 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年以后转向“引进来”与“走出去”相结合,逐渐加大走出去的力度。几大石油公司的海外拓展经历在中国的国际能源合作中颇具代表性。这些公司刚开始时是在国外设立办事处、开发当地的边缘油气田,后来发展到油田服务、财务投资,再渐渐发展到收购中小油气公司、购买其他大型国际石油公司转让的资产,直到最近几年与国际能源巨头联合投标大型油气项目、负责大型项目的运营等,中国能源公司已经从国际能源市场的懵懂小儿,变成了国际能源巨头认可的合作伙伴。这个过程有许多成功的经验值得总结与推广,也有不少经验教训值得总结。为此,在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著名国际问题专家王逸舟教授主持的《中国外交丛书》中,安排了一本关于中国能源外交与国际能源合作有关的专著,交由本人协调这一专著的写作与编辑。


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经过多方联系,本人从全国能源研究界邀请了
11
 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位青年学者为本书各章的写作者。这些学者都已经发表过一些对象国(地区)能源问题的学术文章,有的还出版过专著,有望在自己负责的章节写出深度与新意。本书的主体是对
10
 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个区域
/
 "Times New Roman"">国家
(俄罗斯、中亚与外高加索国家、南亚国家、中东国家、东盟、日韩蒙、非洲、北美与加勒比、拉美、欧洲)
 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能源开发概况、能源投资环境、能源外交、对华能源合作等方面情况的描述与分析。每章的最后部分为作者的体会与政策建议。本书也专辟章节分析中国能源消费结构中存在的问题与改进途径、中国与主要国际能源组织的合作等。第一章概论中有三个部分内容:回顾
1949
 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1992
 "Times New Roman"">年期间中外能源合作、本书的理论框架以及对本书各章的概述(这便于读者在最短时间内掌握本书的主要内容)。中国能源国际合作的组织者与实施者之一曾兴球先生以他一贯的仔细、平和与严谨,拨冗通读本书全部书稿并惠赐序言,分析了本书的价值与存在的不足。他的洞见对于能源界同仁颇具参考价值。在孕育本书的过程中,与各位作者、国内外能源界的人士有许多接触,感受良多,扼要谈几点感悟与《中国海洋石油报》读者共享。

1.                 
能源安全从来不仅仅是经济问题,“外交为本国的经济利益服务”是民族国家体系中国家的行为原则之一。中国能源公司是国际能源市场的后来者,一定时期内在国家扶持下选择海外扩展的重点区域与能源合作方式乃天经地义。回顾英国、美国、德国、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家实现工业化与现代化的过程,利用行政手段与法律手段在境内外扶持本国公司与产业乃普遍现象。西方国家现在依然以“保护本国公民利益”为籍口推行贸易保护主义,却完全忘记了乃祖当年在全球推行自由贸易对传统社会居民利益的毁灭性影响。他们对发展中国家的人权关怀,总是难以摆脱伪善的一面。

2.                 
中国能源公司在走向海外的过程中,首先选择非洲、中东、中亚、南美等政局不稳、基础设施不完善、法规不健全的国家,这具有内在合理性:获得立足点、获取利润与产品、锻炼队伍、习得经验与技术。但这只能是阶段性的重心,在一定时期后进入欧佩克成员国等主要产油国、以及欧美澳等发达经济体能源市场是必然选择。从长远来看,这些市场应该成为中国能源公司的海外业务重心。目前在高风险国家的能源投资比重偏高。

3.                 
人才缺乏是中国能源公司海外扩展业务的主要障碍之一,而且日益凸显其重要性。这不仅包括专业人才,也包括懂得对象国语言、法律、文化特征等方面的人才。中国公司“喜欢用自己人”的运作模式在短时期内看效率较高,但却难以被当地社会从心理上接受,这非常不利于公司在当地的长远发展。成功的跨国公司通常很注意树立自己作为当地企业公民的形象。与当地社会保持良好关系,其重要性已经远超过盖学校、修道路等展示企业社会责任的传统方式。

4.                 
中国缺乏国际能源合作的顶层战略,针对许多国家的能源政策是在一些大型能源公司的驱动下制定与推行,并没有比较成型的指导思想与操作原则。这存在两个问题:第一,通常只有少数大公司才能影响政府决策,因而具有片面性与偶然性。根据笔者的访谈体会,大公司反而则觉得国家给的支持太少,自己也很难影响国家。第二,不能尽早进行一些能源合作,如在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能源市场发力就太晚。而一些欧美国际能源巨头的战略规划部,从事着未来二、三十年的规划制定。这对于公司的稳定与长远发展非常重要。

5.                 
对非国有能源公司的支持缺乏可操作的制度保障,整体上支持力度小、随意性大,已经严重影响了这些企业的发展。对于已经度过草创阶段、进入规模扩张期的私营公司来说,来自银行或银团的大规模贷款支持事关其能否“长大成人”。支持非公经济的必要性已经获得普遍共识,但在具体的落实层面依然有太多的空白。建议国家开发银行对此进行专题研究以便调整对非政策,对非公能源企业给予倾斜支持,并成立专门的国家能源发展基金支持各类能源企业尤其是非公有制能源企业的海外扩展。

 


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总之,“如火如荼、全球瞩目”的中国国际能源合作,是时候进行反思与修正了。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