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草阁学社
草阁学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051
  • 关注人气: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挨打的新娘

(2014-02-24 13:22:27)
分类: 陈怡凝文案

  挨打的新娘

                                                                                                                /怡凝

春风冉冉地吹来,桃花红艳艳的醉倚在臂弯里,柳丝趁着风力,拂动了腰肢,成团的柳絮足下踩住一朵朵轻云,飞入了处处帘栊。细草芊芊的绿茵上,沾濡了清明的气息,留下了游人的足迹。我倚在湖边树林的栏杆上,微闭着双眼,好像还没从青春的梦里醒过来,带些朦胧睡意,想着这发狂的世界,茫然地像不解这人生的谜。我是时代的落伍者,在青年的温馨世界中,无形中已被抛弃了。我已没有资格追随那些站立在时代前面的人们了,现在,我所有的只有空虚、惆怅、惆怅自己黄金时代的遗失。
      20
岁那年我出嫁了,九十年代初农村的婚礼风趣素雅,没有城市的豪华车队,也没有庆喜的乐队,是新郎骑马把我迎娶走的。我的脸上没有新娘的喜悦,有些忧伤,新郎扶我上了马,自己紧紧地握着缰绳,跟着马的步伐前行。迎亲的队伍走在前面,送亲队伍紧跟其后,走在最后面的队伍是给我送嫁妆的,村里的老人和孩子不断地挡在队伍的前面捣乱。只有这样迎亲的长者才肯掏出红包和喜糖,算是买路钱吧,越多人捣乱,证明娘家人缘好,多年的地方风俗至今还有少数人在用,这种婚礼别有一番风味。
     
村口外的路边站着一位军人,真可谓是给这古朴的婚礼锦上添花,军人远远地看着我,眼睛里是绝望、是祝福、还是对我的怨恨呢?我两眼泪花无奈的看着军人,只能坐在马背上前行,连一声问候的话都没敢说。我的心在流血,此景还是被牵缰绳的新郎察觉,也许军人不该在这时出现、也许永远都不该出现。
     
新婚之夜本是女人一生最浪漫温馨的时刻,但我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心中的那份遗憾没能解开。新郎心中更不是滋味,自己朝思暮想的新娘心中竟想着别人,新郎本想借酒驱散心中的那块乌云。也许是酒喝太多了,不但没能驱散走乌云,借着酒劲情绪越发的激动,竟然对我是拳脚相加。这顿打给我埋下了很重的阴影,也打碎了我的心,新婚之夜在泪水中度过。
     
我和军人是同窗好友,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班,真是青梅竹马的一对,硬生生地让双方父母拆散。高中毕业后,我在镇上粮管所上班,他参了军,俩人只能靠书信倾诉对彼此的思念,那时候信息还不发达,他是野战部队,流动性大,我写给他的信大多都被他的父亲拦截。他的父亲和他在同一个部队,他父亲嫌弃我是农村户口,我的父亲是镇长,哪里受得了这种气,一镇之长的女儿还愁嫁不到好家?他来找过我多次,但都被我的父亲搪塞走了,阴差阳错俩人四年都没能见面。他这次是专程请假来看我的,想不到竟是这样见面,常言道:有情人终究眷属,我们这对鸳鸯却没能摊上。
     
他回部队不久也有了自己的另一半,这场婚姻他是为父母结的,因为他知道父母的良苦用心,父母是怕我会拖累他。如今我已有了归宿,自己不得不放下这段感情。他的妻子贤惠持家,他必须强迫自己去爱妻子,更要对妻子负责任,婚姻可是女人二次投胎呀!妻子深爱着自己,对父母孝顺恭敬,慢慢地从强迫转变发自内心的爱妻子。是的,他没有理由不爱,和我的分开与妻子没有任何关系,小两口的日子过的还算有滋有味。
      
我却没那么幸运了,新婚的那天已种下了丈夫对自己的猜忌和不信任。丈夫常年在外打工,对我和孩子漠不关心,经济也不给与帮助,我和单亲妈妈没什么两样,含辛茹苦支撑着这个家。好在女儿还算争气,学习从小学到初中一直是名列前茅,现如今,读重点高中了,女儿住在学校,让我的生活有些孤独。丈夫的冷暴力早已把我的心撕碎,这种生活让我更加思念女儿,女人啊!常常会被情所困,女人似爱如生命,男人似爱如生活。
     
我还是放下女人的尊严,几经周折打听到他的电话号,拿起手机,此时的我,心在颤抖,控制不住激动。指尖不听大脑的指挥,这十一位号码竟拨了十分钟,电话终于通了,我想把这十几年的苦水倾诉出来。可他已没了当年的热情和关怀,他冷冷的对我说: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珍惜现在的生活吧,我很爱我的妻子。
     
我仍倚在栏杆上,看着湖里一群水鸟嬉戏,水面上不停荡起清清绵绵的波纹。在这浓浓的春天里,听着鸟儿清丽的叫声,看一看绿绿的春 水,抚一抚柔韧的杨柳。我对自己说,抬起头吧!别再辜负这个充满生命活力的季节了!我要好好感受一下这心旷神怡的春,要为女儿撑起一片蔚蓝洁白的天空。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爱在心里感动
后一篇:她也是母亲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