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簖了线的风筝
簖了线的风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5,478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樱花次第开

(2012-05-08 13:11:07)
标签:

满城

红丝带

樱花树

叹红尘

次第

休闲

分类: 优美散文

楔子:祭祀的檀香沿着袅袅的钟声穿越红尘间清幽的流岚,借着山涧空蒙的烟霭,在氤氲了几世的牵绊中埋下了前尘旧梦中一场惊世错落的倾情告白。陌路空巷的樱花垂落如同悬空被孤立的雪花,一片一片坠落破碎在行者苍茫的舞步中。转眼望去,那一帘琉璃的白色凌空飞转的哀伤,纷沓摇曳成此间最盛大最绝美的埋葬。有一位行者日夜守护在一棵几尽枯萎的樱花树下,他的牵念如同樱花最悲伤的凋零,在每个日夜最怅然的遥望中,用浮生执笔流年,画成千年之间最生动的思念。

泪,一滴清泪,在前尘执手的断笔中终落。红颜转身的清影成为那个季节无法释怀的一道心结。笑,莫笑苍生几多寂寥,叹,莫叹红尘花影太深。终将离散的那千般迷离,在空巷外次第开放的樱花树下被晕染成一滩来回激荡无法靠岸的湖水。你深深浅浅映刻在湖心的倒影,成为我梦境中无法解脱的一道沟壑。那些纯白樱花落地的叹息是你隔世呼唤我的独白吗,还是你沉潜在内心呜咽在风尘永远不曾被唱过的恋歌?

我站在与你一线之隔的梦境之外,听着樱花疏落在你笑颜中的弦音,我手中紧握的风琴演奏不出没有你的天籁。我在原地等待,那些等待桎梏了千年前被你打捞过的月色。只是这月色被憔悴的念想勾勒地好惨白,在天空的尽头默默游移。问,莫问归期还在,抬头低头间,苍凉满怀,樱花凌空次第开。

叹,徒叹悲妄,我涉水了千山万水在那模糊不清的记忆里系下了终守的红丝带。红丝带的一头是许诺给你执意不改的千年相依,红丝带的另一头是传达给你温柔若水忠守一生的千年诗行。望,望不断江湖,在江湖寻觅一生的彻悟中始终割舍不掉的情怀是我们幽囚一生的宿命吗,还是你施放在我心中无法解释的寄托?

追,这一生的追寻,等,这一世的等待,开,这一季的花开,都在陌路无数瓣樱花落地的残影中滋生繁衍出一次又一次的悲伤。今世纷繁万丈的红尘中,你还在吗?是否还带着彼年那些葱笼后败落的往事行走在孤立无援的风尘间。那些漫天垂落的樱花是你无数次从梦中惊醒后落下的眼泪吗,还是你梦回当年亲手种下的故事,最美的落幕呢?

漫长的夜空中的烟火被碎散落在满城萧瑟的城池。你走过的那条路开满樱花绵延延伸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我轻轻的解开你缠绕在樱花树下的红丝带,一个泛黄的信笺落在地面上,很快被簌簌落下的樱花埋在尘土里。我静静的拾起它,上面是你亲笔的字迹:樱花来去之间,执手,一念,已千年。

樱花次第开,谁世界里的花落,在漫长的等待中,成海……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