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得斋主人
一得斋主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08,712
  • 关注人气:3,6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探访即墨故城所在地古岘镇

(2019-08-06 15:57:54)

探访即墨故城所在地古岘镇

——《半岛都市报》上的古岘故事

 

探访即墨故城所在地古岘镇

胡同里的枪声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二军旧址

张文艳

 

夏末季节,闷热持续。进行了一场身已被汗水湿透、心却清凉惬意的探访之旅。青岛解放70周年,探访旧迹,是为循着先辈的足迹,留存不能忘却的记忆。

平度古岘镇,历史悠久的小镇,演绎了从辉煌到落寞,从平淡寂静到枪声阵阵的历史故事。

持续的闷热终于化为雨滴,簌簌落下。石板路上,没有泥泞。古岘镇经过精心打造,白墙黛瓦,具有南方小镇的气息。可以看出,小镇历史的尘埃,被用心擦拭过。古岘镇副镇长王静静、古岘历史文化研究会的专家王连清等带领我们走进了硝烟已远、旧迹仍存的小镇之中。

胡同、巷子,是古砚镇的特色,因而,小镇给人以幽静、素淡、含蓄的感觉,即便它早已历经沧桑。

古岘镇曾是繁华古城。早在公元前567,齐灵公灭莱之后,就在此地建立了城池,西临墨水河,故名即墨城。没错,就是即墨。朱毛村坐落在内城以里,属于即墨故城的中心地带,所以又叫朱毛城。西汉时胶东国康王刘寄设都于此,又名康王城。

当年的即墨故城规模宏大,仅次于齐都临淄,是齐之下都。城池南北近10华里,东西约5华里。城内景象如何?据《古岘故事》中记载,城内宫殿金碧辉煌,店铺鳞次栉比,糟运发达,帆樯如林,是当时所辖七郡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城北的龙虎山后铜矿,城西的麻兰滑石矿区,城北的铁岭庄铁矿以及城内大量的齐国刀币,都显示着康王城的热闹与繁华,也足以证明当时的古城代表着高度的文明程度。

遗憾的是,到了隋朝开皇十七年(公元597),由于战乱和环境恶化,造成水资源匮乏,水路运输遭到阻断,繁华难以为继,城市中心就转移到了今日的即墨,即墨古城承续了中心地位,彼时的故城跨入历史的沧桑当中。

走在古岘镇的街道上,透过略带古韵古香的旧迹,依稀听得曾经沸腾喧闹的市井声音。不期而然,与古人相遇。从身边擦肩而过的,是著名的即墨大夫,还有得胜归来的火牛阵发明者田单,燕国名将乐毅屯兵训练于此,王侯将相(八王、六侯、一将)不在话下。这些王公贵族的墓冢大多建在距即墨故城十公里左右的六曲山脉上,形成了一个规模宏大、蔚为壮观的古墓群——六曲山古墓群。其中最大的是西汉景帝之子康王的康王坟,墓群以康王即汉景帝十二子胶东王刘寄的墓为重点,该墓位于古岘镇蓬莱前村西陵台上,封土完整而高大,直径40米。那些隆起的古墓,凝聚着斑驳的色调,也埋藏着历史的积淀。

当然,这里更不乏文化气息。他们,也是故城人:西汉古文易学“费氏学”的开创者费直、古文尚书编纂者之一庸谭、《太初历》创始人之一徐万且。

走入九曲巷,岁月的老墙,承载着斑驳的记忆。胡同九道弯,全长400多米,每一道弯,看似走到尽头,却“柳暗花明”,又有新出路,直到拐到北街后大湾,绕道荷香扑鼻的护城河。九曲巷里的故事,多得数不清……

著名的小巷,位于乐毅城的二里村。古岘镇的名字很有特色。乐毅城,即今天古岘镇驻地古岘街老四里(一、二、三、四里)范围。公元前284,燕昭王为报齐湣王乘人之危,加兵之仇,封乐毅为上将军,联合韩、魏、赵、楚等国伐齐,连克齐国七十余城,只剩下莒、即墨两城久攻不下。直到田单用火牛阵大败燕军,收复齐国全部失地。现在古岘街老四里,就是燕军联合五国伐齐时乐毅屯兵的地方,史称乐毅城。

时光将繁华一片片剥落,落掉的岁月变成了记忆,在历史的洪流中渐行渐远。不过,它们仍留在一些人的脑海中,代代相传,或为口述,或已变成文字。

时光荏苒,繁华不在,人烟减少。到了明朝洪武年间,管姓人家从莒州来此立村,因为这里适宜种植胡黍(高粱),得名胡秸宅稞。由于地势低洼,经常遭遇水涝灾害,便移居到了南山,现在的古岘老街。当时这里有荆、林、石、管、辛五姓为占山户,后来又有其他姓氏迁入,形成了十字口形大聚落。由于村落建在山上,据“十口”为古,出门“见山”之说,取名古岘村。

顺着往前走,是为姜家胡同,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十二军建军旧址。誓师声犹在耳畔,炮火声穿越70载光阴。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十二军是解放青岛的主力部队,1949320,第三十二军在古岘镇姜家胡同隆重建军,准备发起青即战役。1949428,毛泽东主席亲笔拟写了《同意对青岛进行威胁性攻击》的作战命令。5天后,以三十二军为主力部队的人民解放军兵分三路,向青岛市郊守敌发起进攻,青即战役正式打响。194962,青岛人民终于迎来了解放!

石板路上,来来往往,游客不断,瞻仰先辈。探访旧迹,探访古镇,一段段或悠久或热血的故事,装进了记忆的行囊,永远珍藏……   

 

 

探访即墨故城所在地古岘镇

战场奇迹

田单火牛阵破燕

 

追溯历史 即墨故城繁华景

 

平度当年有个即墨?即墨里有繁华古城?没错!

古岘镇曾经是即墨古城,也就是如今的即墨故城。

古岘位于平度东南,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古岘镇的大朱毛村一带便是一所齐邑,因城临墨水,故曰即墨。战国时代发展成为齐国东部(今胶东半岛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齐大夫朱毛曾居于此,故有俗称“朱毛城”,即墨故城素有“朱毛城,临淄土”之称。传说当年建城墙所有的砖瓦,都是人工从临淄运过来的。

秦灭六国,以即墨城为郡治设胶东郡。项羽分齐地为三,以古即墨城为都,设胶东国。西汉前期三封胶东王,康王刘寄及其子孙,传国直至西汉末年,又称“康王城”。后历东汉、魏晋、十六国,直到北齐天保七年(556)即墨废县。隋开皇十六年(596)重设即墨县,移县城于旧不其县境,即今之即墨市区,故城荒废。

现存即墨故城遗址系西汉胶东王城,地面有城墙遗存,分内城、外城。外城南北长5公里,东西宽2.5公里;东城墙残存1000余米,城基宽约40米、高约5米。城内“金銮殿”“梳妆楼”“点将台”“养鱼池”等至今尚存遗迹。即墨故城地下不断有珍贵文物出土。民国年间曾出土一窟古钱币,多达20车。1986年冬,出土“燕明字刀币”达28公斤,另出土有弩机、铜舫、剑、戈、刀、币等。足见当年即墨故城之繁华。

即墨故城历时千年,期间有八王、六侯、一相治于此,这些王公家的亡人们,都葬于古岘西北六曲山脉,形成了规模宏大的六曲山古墓群,绵延30多华里的山脉,有大小墓葬400余座。其中最为重要的是西汉景帝之子康王刘寄之墓,当地流传着“打开康王坟,山东不受贫”之说,可见当时康王殡葬的奢华程度。即墨故城遗址和六曲山古墓群都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石板街道,白墙黛瓦,古朴宁静;旧迹遍布,遗址残存,故事满城。这是半岛记者对平度古岘镇的印象。

今年是青岛解放70周年,探访解放青岛主力部队第三十二军建军旧址,赫然发现,小镇故事多,值得多着墨。于是,翻阅《古岘故事》,采访古岘历史研究会里的文史研究者们,剥开潜藏在年轮深处的往事,聆听有着数千年历史的小镇,演绎出的那些带有传奇色彩的历史故事……

即墨故城的历史如果不熟悉没有关系,发生在古岘的这个历史故事相信很多读者都曾经听说过,那就是田单火牛阵。

事件的背景要从燕国讲起。燕国本是大国,传到燕王哙时,一时兴起,竟让给了相国子之。燕国将军和太子平进攻子之,燕国大乱。齐国趁机以平定燕国内乱的名义,打进燕国,差点灭掉燕国。太子平即位,就是燕昭王。他立志使燕国强大起来,遂广揽人才。很快,一员猛将登门,成为燕国的功臣。他,就是赵国人乐毅。燕昭王拜乐毅为亚卿,请他整顿国政,训练兵马,燕国一天天强大起来。

为了报齐湣王乘人之危之仇,燕昭王听从乐毅的建议,联合韩、魏、赵、楚等国合力伐齐,上将军乐毅长驱直入,连克齐国七十余城,齐湣王最后在莒城被人杀死。

话分两头,燕国只剩下莒、即墨两城久攻不下,齐国百姓岂能容忍他国入侵,奋起反抗。燕军兵临城下,即墨大夫战死疆场,守将田单率兵守城抗敌。

燕昭王死后,太子即位,就是燕惠王。田单深知燕惠王对乐毅并不信任,便暗中派人到燕国去散布流言,说乐毅本来早就当上齐王了。为了讨好先王(指燕昭王),才没接受称号。如今新王即位,乐毅就要留在齐国做王了。燕惠王听信谣言,决定派大将骑劫代替乐毅。田单随后派了几个人打扮成富翁,偷偷给骑劫送去金银财宝,:“城里的粮食将尽,不出几天就要投降。大军进城的时候,请将军保全我们的家小。”骑劫非常高兴,高兴地接受了财物,认为胜利在望了。

攻心成功,田单可没闲着。他暗中在城内训练膘强体壮的千头牛,用稻草扎成草人装好草料,并给草人穿上燕军服饰,牛角上绑上尖刀,直到训练得牛见到穿燕军服装的草人就拱开腹膛,吃草料。

一天夜里,田单下令把千头牛集中起来,穿上“绛兽衣”,画上五彩龙纹,把牛打扮得花花绿绿,头上捆尖刀,尾上捆苇草灌油脂。打开城门,城墙凿洞,将牛放出去,点燃油草。牛被烧疼后,便疯一般向燕军军营冲去,五千精兵组成“敢死队”随后发起猛攻。霎时,即墨城内外火光冲天,冲杀生震天动地。燕军从梦中惊醒,看到冒火的“神兽”,吓得慌作一团,落荒而逃。骑劫坐着战车,想杀出一条活路,哪儿冲得出去,结果被齐兵围住,丢了性命。田单乘势率军追杀,此时整个齐国都轰动了,那些被燕国占领地方的将士百姓,都纷纷起兵,杀了燕国的守将,迎接田单。不到几个月工夫,齐国失地基本全部收复,田单创造了我国古代战争史上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以奇取胜的奇迹。

 

古镇故事 乐毅城里豆腐香

 

在古岘驻地东3华里的地方,有一个五家寨子村,这个村的命名便与“田单火牛阵”有关。

公元1370,钟、李、衣、郭、矫五姓来燕军安营扎寨处定居,各取村名为“钟家寨子”“李家寨子”等,后来五村合并,更名为“五家寨子”。

半岛记者行走的古岘镇便是燕军联合五国伐齐时,乐毅屯兵的地方,史称乐毅城。乐毅城,即今天古岘镇驻地古岘街老四里(一、二、三、四里)范围。据《古岘故事》中记载:乐毅动用三万兵马、两万百姓,经过一冬一春,建成了东西五里、南北三里的城池。城墙高六丈,全为三合土夯筑。城堞如矩,城楼雄伟,城门可并行两辆大车。城周引墨水河水做护城河,规模与即墨故城不相上下。城内有宫殿、帅部、廊庑、舍馆等。还修建了老子庙、白龙庙、火神庙、北斗庵庙等许多庙宇。北门外设校场,占地百亩。廒仓设于城西北一里处的高埠上,石砌围墙,守将如云,至今此埠还叫“屯粮埠”。

城内著名豆腐就叫乐毅豆腐。古岘文史爱好者杨文新先生撰写了很多关于古岘的历史故事,其中有一篇名为《乐毅城里豆腐香》:乐毅孝敬父母,父母老了,牙齿也没了,咬嚼很不方便。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一天,他弄了些黄豆浸泡,磨成稠浆给父母吃。结果意外地发现,豆浆竟然在锅里凝成了白嫩的乳块,嫩滑可口,别有一番风味,于是取名“豆府之玉”。后来,人们纷纷效仿传播,由于做素材时经常用“豆府之玉”代替肉类,“府”字和“肉”字结合,就是今天“豆腐”的由来。至今,古岘的豆腐都远近闻名。当然古岘小吃有很多,如腊杆鸡和煎包都很有名。

 

探访即墨故城所在地古岘镇

 

文人武士

七弯八拐九曲巷

 

功劳胡同 解放青岛部队 从这里出发

 

今天的古岘镇,一些地名,非常值得一书,尤其一个幽深曲折的小巷子,更是蕴藏了很多故事。

古岘街王都九曲巷,巷口书有对联“一来二去三山街,七弯八拐九曲巷”,每一曲都在提醒着游客“未走过九曲巷,王都白来一趟”。

九曲巷位于二里村的西大庙西40米街北,进入胡同左拐右拐,九道弯,总长400多米,通到了北街后大湾——芙蓉街护城河。现在只剩下两三百米保存得还比较完整。

古岘历史文化研究会的王连清先生专门带半岛记者穿梭小巷,每一段路程都不长,眼看就要走到死胡同,结果柳暗花明,新出路就在转弯处。白墙黛瓦,干净整洁。

王连清先生说,每一个拐角都有一个故事。一曲进去二曲拐角处,有一个拳坊,如今是李家螳螂拳坊,几名小学生正在学习螳螂拳。王连清告诉半岛记者,清雍正年间,九曲巷里居住的都是李姓人家,有堂兄弟九人,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长兄李学然武功最高,拳坊就是他建立的。当年古岘大集上有个恶霸,名叫厚泽,他欺男霸女不做好事。一日适逢大集,厚泽又在调戏良家妇女,李学然听说以后,就派弟弟把他叫到拳坊,劝他弃恶行善。厚泽自恃武功高强,不把李学然放在眼里,主动提出切磋,四五十回合后,李学然将厚泽打败,厚泽灰溜溜地逃走了,大集上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半年之后,厚泽恶习不改,继续招摇撞骗,恶行累累。消息传到李学然的耳朵里,他夜行镇外,摸到厚泽的住处,将其除掉。李学然的英名随即传播开来,至今仍流传在九曲巷里。

拳坊旁的茶馆也颇有来历,王连清先生说,乐毅统领燕军伐齐在古岘驻扎时,“茶叶主要是用来给燕军疗伤的。到了西汉时期,康王刘寄来到胶东国之后,这个地方就建起了茶肆,文人墨客在这里以茶会友,以茶行道,民间艺人也在此吹拉弹唱切磋技艺”。“客至心常热,人走茶不凉”的对联,也显示了古岘人的热情好客。

继续前行,三原色染坊古色古香;千年私塾,是为了纪念西汉时期大儒、古文尚书编纂者之一庸谭所创立的,书声琅琅,菜园花香,给人以宁静致远的感觉;槐故园,古岘镇二里村李姓人家(祖籍甘肃陇西槐树里村)喝茶思故乡的地方;酒馆里荡漾着古岘老酒的芳香,王连清老师说,喝一碗摔碗酒,能“摔出财运、舒畅、激情、福气,摔掉愁闷和烦恼”;二十四节气广场上,徐万且雕像庄严肃穆,二十四节气歌记录了他在胶东国都邑即墨(故城遗址)主持《太初历》的历程……

 

胡同传奇 姜家胡同枪声响

 

讲完古代故事与景色,画风一转,进入一个在枪炮声中书写传奇的胡同——姜家胡同。

作为历史上的古战场,古岘镇历经沧桑。抗日战争时期,日本的铁蹄踏入古岘镇,并在19389月扔下了数十枚炸弹,恐怖笼罩着整座小镇。1939,日本多次侵袭古岘镇,烧杀抢掠,造成大量伤亡。1940326,日军侵占了古岘,拆毁古建筑,修炮楼,抓民夫,无恶不作。古岘人们没有屈服,在党的领导下,坚决同日伪做斗争,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古岘二里村的地主姜立业,肆意欺压百姓、无恶不作,在抗日战争期间当上了伪古岘镇镇长,认贼作父为虎作伥,变本加厉地搜刮民财。很多党员同志就是被他出卖遇害的。在姜家胡同里,放着一个铡刀,便是姜立业用来残害百姓的刑具。游击队早就将其列为重点对象。194221,终于在镇公所将其抓获,并拖到北门外桥上,用乱石将这个人民的败类砸死。

抗日战争胜利后,姜家胡同成为一条红色的胡同,一条充满传奇色彩的胡同。

胡同内古岘历史文化研究会的门口旁,屋檐和墙壁上,数十个黑洞洞的弹孔令人“触目惊心”,这里曾发生过激烈的战斗。

王连清先生介绍,1947,姜家胡同曾是胶东军区南海军分区教导队的所在地,培养了不少的军事和政治骨干。是年秋的一天,正当南海军分区教导队的部分干部战士外出进行军事训练返回营地时,就在他们走到胡同中间位置,突然从外面来了四五十个国民党匪兵,来了之后,一到胡同口,他们就架起机枪对里面扫射,战士们边打边撤,因为敌人的枪弹太密集,就在他们撤到胡同中间位置时,一个战士当场中弹倒地牺牲。其余人仍然边打边撤,就在他们走到胡同即将拐弯处,一个干部也受伤倒地。千钧一发之际,里面四位居民,三十军旧址所在房屋的主人王学良、女儿王淑珍,还有姜桂兰和家人,他们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冲到受伤干部跟前,把他抬到王学良家,进行简单包扎,藏到了房屋的套间中,并带上抹布和纸张将血迹迅速擦拭干净。所幸敌人对胡同地形不熟,不敢贸然进入,几经观望,才壮着胆来到胡同口。

敌人一看,踪迹全无,恼羞成怒,挨家挨户威逼利诱,让他们交出南海军分区教导队的干部,但是,里面的居民丝毫不为所动,闭口不言。敌人无可奈何,只得撤退。

事后,王学良等四人受到了平度县政府的表彰,并发放了书面荣誉证书。

“我可是亲眼目睹过解放军伤病员的鲜血!鲜红!鲜红的鲜血一滴一滴地流在我们家房屋的正间地下。那么一大片血,真是触目惊心。当时我都呜呜地哭了”。古岘文史爱好者李明斋先生将记者领到家中,出示了王淑珍71日撰写的回忆录。

亲历者王淑珍女士已经83岁高龄,现居住在河北石家庄市,在她回来探亲时,李明斋先生提醒她写下了事件的经过。不过,她的回忆有些许出入,她说当时敌人和解放军战士在街上交战,不久,战士们将一名伤员送到了姜家胡同她的家里,让他们“保护好他”,战士鲜血直流,王淑珍家里忙作一团。邻居姜桂兰和家人拿着铁锹和笤帚,顺着血迹一路铲一路扫,不让敌人发现蛛丝马迹。

安顿好伤员后,母亲还给战士做了“福寿面”,并卧上鸡蛋。后来王淑珍和姐姐到姜各庄找到了大部队,告知伤员的情况。不久,部队便派人来到姜家胡同,卸下王家的木板把伤员抬走了。就在这年的中秋节晚上,王淑珍家里突然来了七八个战士,把他们都吓了一跳。原来战士是来还他们门板的,并送给她家一个新褥子,一个功劳证。从此,姜家胡同就得了个美名:功劳胡同。

事件发生两年后,姜家胡同发生了一件大事: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二军正式建军了!

1949年春天,中央军委根据胶东地区军事斗争的需要,在当年的219日下达命令,决定把胶东纵队整编成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二军。1949320,第三十二军在古岘隆重建军。原胶东军区的第五师、第六师分别整编成为三十二军的九十四师、九十五师,三十二军总兵力有两个整编师和一个炮兵团,共计两万一千人,编入第三野战军的序列,归山东军区指挥,同时准备发起青即战役,以配合主力部队在江南的大进军。军长是谭希林,政委兼政治部主任为彭林,副军长刘涌,参谋长是赵一萍。

经过深思熟虑,1949428,毛泽东主席亲笔拟写了《同意对青岛进行威胁性攻击》的作战命令。194953,人民解放军兵分三路,发起青即战役,许世友将军为前线总指挥。青即战役历时一个月,解放军奇袭驯虎山,血战铁骑山,突破三道防线。62日拂晓,敌军从沧口败退,是日12时许,青岛解放。

旧址古朴静宁,摆放着许世友将军的雕像、当年睡过的木床,以及在古岘使用过的竹皮暖瓶、喝水铜壶、瓷碗及马灯等。展柜里有当年抗战期间百姓为消灭日寇使用的石雷,还有八路军使用的手榴弹、军号、马鞍等物品……

古岘历史跨越数千年,经历了繁华,更历经了沧桑。如今小镇清新如洗,神采奕奕地迎接着一批又一批的参观者。抚摸老墙,,那一阵阵冲杀声,一波波枪炮声,由近及远,又由远及近,涤荡在岁月中,不时地翻涌着,是在提醒我们,先辈不易,请莫忘怀!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