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空也静
空也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5,498
  • 关注人气:1,4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与贾平凹主席一起吃饭

(2022-03-26 19:04:29)
                            与贾平凹主席一起吃饭
                                    文/空也静

     读到这个题目,有人会猛一下站出来,拍着胸口大喊一声,不就吃饭吗,这有啥写头,我还跟谁谁谁一起吃过呢。
     说实话,我87年入伍,二十三年军营生活,先后在野战、边防部队,预备役、军分区系统,团、师、集团军、大军区机关工作,当过秘书、组织、宣传科长,直工、宣传、组织处长,任过团、营、连主官,走遍西北五省。苦吃了不少、饭也吃了不少,但真正能想起,值得回味的确实不多,有些饭举起酒杯仿佛都很熟,放下酒杯一个都不认得,有的菜没吃多少,却窝一肚子火。
     而这次吃饭,却有着不同的味道,不同的嚼头,不同的情怀。
     因为疫情,整个春节都在家里呆着,情况稍微有点好转,我便独自己一人走到慈恩寺,绕着大雁塔转了一圈又一圈,过节布置的气氛还很浓,路上却不见多少行人,空荡荡的街头显出从未有过的冷寂,走累了,就随便找了一个椅子坐下,从手机里翻看着一些有关疫情的信息。突然一阵铃声响起,老战友郑全铎在那头问到,在哪儿呢,我说在大雁塔瞎转呢。如果没事,咱跟贾平凹主席一起吃个饭去,听他这么一说,我随口问了一句,我给咱把酒带上吧。他说带上你出的几本书,酒就别带了,停了几秒,又说要拿就拿一般的,一瓶就行,我急忙回答:我的书恐怕不行吧,水平太差了,他撂下一句至今我都没弄明白的话,不好才带。
      他是六十一师的老领导,我在政治部当干事时,他任师副参谋长,虽说不在一个部门,但工作上接触还是很多,他为人为官直率豁达,说起话来直来直去,从不拐弯抹角,离开六十一师后,到干休所任主官,后来才知道他喜欢写写画画,总能在一张纸上琢磨出不一样的意思来,搞过画展,出过画册,在三秦大地有一定的影响力,结交了一大帮文人墨客,跟贾平凹主席感情深厚,走动密切。
      一提起贾平凹主席,似乎不需浪费笔墨,把读者当傻瓜看,他的名字就是一张闪闪发光的名片,上面写满了家喻户晓的文字,他用一生的执着与独特悟性堆砌文字,独占文学、书法、绘画于一身,坐拥鬼才、奇才、怪才于一体,如一座山峰耸立在十三朝古都,与路遥、陈忠实一起成为三秦大地乃至中国文坛显著的文化符号。
     我作为一名文学爱好者,喜写一些诗歌,
出版过《格桑花开》、《草原情歌》、《仰望昆仑》、《风舞经幡》、汉英双语《轮回》等多部诗集。也获过一些小奖。我作为陕西省作协一名会员,从这一点上说,贾平凹主席算顶头上司,多年来,只跟他曾在与黄富强、邢庆仁、郭庆丰四人画展上打过一次照面。
      我边想边往回赶,换了一件外套下楼,老战友郑全铎已等在小区门口,我们沿着小寨路走过天桥,在路边小店买了两小瓶天佑德。饭店并不起眼,甚至有点寒酸,稍不留神就会一闪而过,巴张大的地方,零乱地挤着几张小方桌,仅有的一个小包间已塞满了人。
郑给我解释到,这个地方离咱与贾主席都不远,平常一声招呼,同时出发能同赶到。此时正是饭点,人很多,只有靠门的那张桌子上只坐了一个小女孩,我们便赶紧占住位置,点了一个凉菜拼盘、一盘羊肉,一个小炒、还有一个凉粉,每人一碗桥面饸饹。几个小菜很快就端了上来,坐在对面的女孩正慢悠悠地吃着,她先是用筷子挑住面,轻轻地缠上几下,慢慢递到嘴边,弄得人很着急,终于在贾平凹主席没赶来之前,她起身离开。
      贾平凹主席侧身挤进门,靠墙坐定,老战友郑全铎先是把我介绍了一下,刚端起酒杯,贾平凹主席随口说到,等一会李文化也要过来,话刚一出口,老战友郑全铎便笑着说,叫他干啥,贾平凹主席也淡淡一笑,抬头看了一眼郑全铎,解释到他俩在一起说事,李听说跟你一起吃饭,就要来。正说着一个戴着红军帽子中年男人便凑了过来,贾平凹主席说戴这顶帽子跟你身份有些不符,太扎眼了吧,惹得大家一笑。 
   老战友郑全铎端起酒杯说了几句客套话,大家就动起筷子,一杯共同科目刚过,贾平凹主席便分头各敬了一杯,弄得我很不好意思,赶紧敬了一圈。几个人一边吃一边聊,拉些过年时的一些趣事,贾平凹主席话很少,跟别人单喝时,端起酒杯基本一口见底,共同喝时,大都轻轻抿一下。  老战友郑全铎提议照一张照,李文化立马打开手机,让服务员帮忙照一下, 照完觉得不理想,跟服务员交流了一下,让她重照,大家把刚放下的酒杯又举了起来,扎一个势,眼瞅着服务员一会猫着腰,一会又蹲下去,忙乎了一阵子,贾平凹主席风趣地说道,好了吧,把人手都端困了。 
    临别,战友没忘记提醒,我急忙从桌底取出几本诗集,递给贾平凹主席,大家各自回家,晚上趁着酒劲,我写下一首小诗,

初八
小寨西路
一个只能挤八张方桌的小饭馆
一个凉菜拼盘
三盘家常小炒
二小瓶25元的天佑德
贾平凹老师、郑全铎首长、李文化与我
四个不同身份的人
吃着荞面饸饹
聊着聊着二个小时就过去了
归来
人仿佛还坐在那里
与贾平凹主席一起吃饭

空也静:原名魏彦烈,陕西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格桑花开》、《草原情歌》、《仰望昆仑》、《风舞经幡》、汉英双语《轮回》等多部。获昆仑文艺奖,唐蕃古道文学奖,诗歌春晚“全国十佳诗人”称号。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哀悼【10首】
后一篇:桃花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