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是装睡猫
我是装睡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4,638
  • 关注人气:1,1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三者的女儿来抢遗产

(2018-07-23 11:00:53)
分类: 婚姻情感
第三者的女儿来抢遗产

图片来自网络,图文无关,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微信公众号:装睡猫



01

苏敏静披麻戴孝,面色憔悴地坐在角落里。看着七大姑、八大姨来来去去,耳朵里哀乐声、喇叭声、鼓声,此起彼伏。这是妈妈去世的第三天,她的嗓子已经哭哑,眼里充满了血丝,眼泪干涸得流不出来。


苏敏静已经累得脱了形,嘴角干裂,她也懒得去倒杯水,她从心到身体都感到无比地累,头重脚轻,摸摸额头很烫,她感觉自己可能发烧了。


“来人,上香,回礼,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亲戚们在旁边指点着苏敏静。她机械地回着礼,这些繁文缛节,她本来也不懂,由得他们去指手画脚。烧纸的烟呛得她直咳嗽,表叔家六岁的孩子来问,椰奶放在哪里?她也懒得搭理。她不明白在她最难受,最想一个人静静地悲伤的时候,却要面对这些琐事、俗事。


苏敏静家在小镇上,那里的规矩,超过60岁的老人的丧礼要当喜事来办,不然就是不孝。搭棚、请道士、大摆流水席,宴请亲朋好友,苏敏静都交给了舅舅王大军去处理,她还沉浸在妈妈王兰香去世的伤痛中。


苏敏静的妈妈王兰香身患尿毒症,平日里经常食欲不振,呼吸困难。她生前讲过好多次,这个病生不如死,早点去了自在些。苏敏静不忍心,每个月赚的一点工资都贴进药费里去了。


王兰香痛苦地说:“孩子你这样用值得吗?我毕竟不是你的亲妈!”


苏敏静坚定地说:“值得,没有你就不会有我的今天。


02

王兰香不是苏敏静的亲生妈妈,她子宫先天有问题,不能生育。后来,她和丈夫苏建军领养了苏敏静,没想到的是在苏敏静5岁的时候,苏建军出轨了,竟然还和情人李小童生了一个女儿,取名苏敏倩。


王兰香知道后,坚决要离婚,苏建军出于内疚,把房子留给了王兰香,提着行李去了李小童家。


这么多年,是王兰香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把苏敏静拉扯大的。王兰香视她如己出,自己舍不得穿,舍不得用,都会省给苏敏静。


好不容易熬出了头,苏敏静大学毕业开始工作,日子也舒坦了,王兰香却得了尿毒症,真是天不随人愿。


苏敏静怎么能看着她生病不去治,只能咬着牙把她往医院送。可这个病就是烧钱的病,即使花光了王兰香所有的积蓄,苏敏静每个月的工资也贴进去了,却依然毫无进展。


王兰香瘦得脱了形,她的身体和心理都深受折磨。这期间苏建军仅打过电话来问问情况,王兰香知道再这样下去会拖累了苏敏静,病如果继续看,就只能卖房子,但她不想卖。本来她想存一笔钱给苏敏静做嫁妆的,现在钱没了,只有这套老房子,不能让女儿两手空空。


王兰香趁着自己脑子还清醒,悄悄地安排了后事,然后自己服安眠药静静地走了。


苏敏静早上醒来,怎么也唤不醒妈妈,看到桌上的一封遗书:静静,妈妈太累了,先走了,你好好地活下去。


苏敏静还没看完信,整个人就差点崩溃了,她怎么也不能接受这一切,泪流不止。后面的一切丧事都是舅舅帮忙操办的,她早就六神无主。



03

没想到的是,在这样让她痛不欲声的丧礼上,李小童居然带着苏敏倩来了。看到李小童就要走进来,王大军冲出去拦:“你怎么好意思来?你这个不要脸的第三者!”


苏敏静第一次这么静距离看李小童,只见她烫着一头卷发,刘海吹得高高的,嘴上涂得鲜红鲜红,一条大花裙子,整个人看上去傲慢无礼、专横跋扈。跟在李小童后面还有个又高又胖的女孩,应该就是苏敏倩了。


苏敏静强撑着站起来,觉得眼冒金星。李小童用眼瞟了一下苏敏静,说道:“

我明人不说暗话,我今天就是为房子来的。既然王兰香也不在了,这个房子你这个捡来的女儿住着也不合适。”


苏敏静气不打一处来,“我住着不合适,难道你这个第三者住就合适了?”


“这个房子应该归我们家倩倩,当初房子是苏建军买的,算起来王兰香也就是倩倩的继母,按理只有她有继承权。你是领养来的女儿,没有继承权。”


这一番谬论,连旁边的人都看不下去了。


“妈妈生病的时候,不见你来帮忙,现在她尸骨未寒,你竟然还好意思来抢房子?这年头人不要脸到这种地步了?”苏敏静气得直发抖,打电话给苏建军,他也不接电话。王大军要推李小童出门,她的女高音大骂,一时间,灵堂里一片混乱。


苏敏静看了看这场面,想了想这样吵下去也没意思,她突然冷静地说道:“既然你说苏敏倩是我妈的继女,那今天就来尽尽女儿的孝道吧。”她边说边拿起孝服、麻绳,要让苏敏倩穿上。


苏敏倩站着不动,眼睛望向她妈。李小童一寻思,这个孝服要穿,不然大伙都看着,面子上也说不过去。


于是,苏敏倩就披麻戴孝在灵堂前做起了孝女,苏敏静也不管她,由得她跪着、磕头烧香,权当给她亲妈赎罪。



04

待到道士选出的黄道吉日,把王兰香安葬后,苏敏静长舒了一口气。一切安排妥当,李小童又一次提出要让苏敏静搬出房子。苏敏静这次倒是一点没客气,斩钉截铁地说:“不搬,这是我妈留给我的!”


李小童看苏敏静突然变了脸,也不甘示弱:“你这丫头怎么说话不算话?”


“对你这种厚颜无耻的人我需要这么有礼貌吗?再说了,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搬?”苏敏静冷笑道。


李小童气急败坏,要来撕苏敏静,被王大军一把拖开,并大声骂道:“滚!”李小童只好悻悻然地说道:“那我们法庭上见!”


“我等着。”苏敏静淡然地说道。


李小童真的把苏敏静告上了法庭,而苏敏静丝毫没怯场。在法庭上,她提交了王兰香生前的日记,里面把她对苏建军的伤心、绝望,对李小童的憎恨,一一记录在内。


李小童狡辩:“这是多年前的事情,后来王兰香已经原谅了她们,并默认了苏敏倩为继女。”


苏敏静鄙视地看着这个信口雌黄的女人,她递交了一份重要的证据。原来,王兰香心思缜密,怕死后节外生枝,竟然在生前做了一份公证遗嘱。遗嘱中明确说明房子及所有的财产由唯一的女儿苏敏静继承。


法院根据双方呈述,走访了王兰香生前的邻居、社区民警,依据事实认定,王兰香生前对苏建军出轨一事深恶痛绝,没有任何意愿想把财产分给苏建军和李小童的女儿苏敏倩。


苏敏倩既不是王兰香的养女,也不是王兰香的继女,因此并非法定继承人,公证遗嘱合法有效,王兰香名下所有财产由苏敏静继承,驳回李小童的诉求。李小童不仅输了官司,还落下了一个大笑柄。


从法院出来,李小童恨恨地说:“你有公证遗嘱为什么不早说?”


苏敏静冷笑道:“遗嘱只对别有用心的人才有效,我为什么要事先说?本来就属于我的东西,是你自己居心叵测。再说,就算没有遗嘱,你们也不可能打赢,事实是掩盖不了的。”


“你故意让我们家敏倩在灵前扮孝女,你好歹毒。”李小童气急败坏地说道。


“真是恶人先告状,是你自己要让女儿认我妈当继母,为了财产,没有廉耻而言。”苏敏静说完,大步走出法庭。王兰香走的时候,遗书旁边就放着已经公证好的遗嘱。苏敏静早知道李小童拿不到财产,她不过是借势下梯,顺着李小童的意思,让苏敏倩披麻戴孝,顺便为妈妈出一口多年的恶气。


贪心的人,终会自己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食其果



作者:装睡猫,期刊作者,自由撰稿人, 左手鸡汤,右手故事。她说,每个装睡的人都期待被唤醒。微信公众号:装睡猫(ID:sleeping0907)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