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驿动的心222
驿动的心22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4,921
  • 关注人气:5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江苏·镇江】大明第一硬汉杨继盛手迹碑刻

(2015-10-22 15:38:26)
标签:

江苏

镇江

焦山碑林

杨继盛手迹碑刻

国保

分类: 文物古迹

历史长河,大浪淘沙,或有人名噪一时,或有人显赫一世,但能够流芳百世、永垂不朽的,又到底能有几人?

有明一朝,能够称得上“天下第一硬汉”的,非杨继盛莫属。数百年后的今天,他的故事,还在被人们不断传诵;而他的若干书法手迹,也被先后制成碑刻,专门放置于焦山碑林的“仰止轩”以供瞻仰。

【江苏·镇江】大明第一硬汉杨继盛手迹碑刻

 

杨继盛的手迹碑刻两处四方。第一处上部只一方碑刻,正中题写“椒山”二字,这是杨继盛的号;旁题“忠贤遗墨”,说明“椒山”二字是杨继盛亲笔题写的。单就书法水平而言,这两个正楷大字很是一般,但因为是忠贤英烈所书,相信在大多数人眼中,其珍贵之程度要远胜于那些纯粹的书法作品。

【江苏·镇江】大明第一硬汉杨继盛手迹碑刻

 

第一处下部有两方碑刻,内容为:“杨子怀人渡扬子,椒山无意会焦山。地灵人杰天然巧,瞬息神游万古间。——杨继盛书。时嘉靖壬子冬,约会唐荆川到此。”嘉靖壬子,即嘉靖三十一年,公元1552年。唐荆川,就是唐顺之,“荆川”是他的号,这位镇江籍的前辈也是明朝历史上大名鼎鼎的人物,既是抗倭英雄,又是儒学大师,而且对天文、地理、数学、历法、兵法及乐律等也皆有研究,可谓是全才式的人物。

从书法水平上讲,杨继盛的行书略胜于正楷大字。从诗句的内容来看,杨继盛曾在嘉靖三十一年来到镇江,目的是要拜访唐顺之,而非单纯的游山玩水。至于当时有没有遇到唐顺之,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嘉靖三十一年对于杨继盛来说,是生命中一个重大的转折点。

《明史》载:杨继盛,字仲芳,号椒山,家境贫寒,十三岁始入私塾,嘉靖二十六年(公元1547年)得中进士,授南京吏部主事,时年32岁。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杨继盛35岁,调任北京兵部车驾司员外郎。是年,蒙古首领俺答数次带兵侵境,奸臣严嵩死党、大将军仇鸾因惧战,提请在宣化、大同等地每年春秋两季开设马市以议和,杨继盛上书《请罢马市疏》,力言仇鸾之举有“五谬十不可”。故遭仇鸾报复,先下诏狱,后贬狄道(今临洮)典史。此后,俺答屡屡背约,频频扰边,马市全遭破坏。而仇鸾也因恶行败露,又发疽病暴亡。嘉靖三十一年,明世宗想起杨继盛的谏疏,觉其有先见之明,于是下诏起用杨继盛。“稍迁诸城知县,月余调南京户部主事,三日迁刑部员外郎。当是时,严嵩最用事。恨鸾凌己,心善继盛首攻鸾,欲骤贵之,复改兵部武选司。”

接连不断的升迁,让杨继盛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耗费在赴任的途中:从临洮到诸城,转而南京,又上北京。也就是在这次赴任南京的前后,杨继盛想起了对他关怀有加的唐顺之,于是便顺路去了一趟镇江。事实上,这时候的他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这一点,可以从他的自书年谱中得到印证:十月初六日离诸城,二十[日]到南京,二十二日到任,即有北刑部湖广司员外之报。十一月初四日凭至,初八日离南京,十六日抵淮安,又有调兵部武选之报矣。先是得刑部报,即图归家,以敕命事焚黄祭先父母,即告病不出。及得兵部报,则翻然而思曰:一岁四迁其官,朝廷之恩厚矣,尚何以有身为哉!遂思所以报国之道。舟中秉烛静坐至四鼓,妻问其故,予曰:“荷国厚恩,欲思舍身图报,无下手得力处。”妻曰:“奸臣严阁老在位,岂容直臣报国耶?当此之时,只不做官可也。”予闻其言,乃知所以报国之本。又思起南都“日食之变”之议,遂欲因元旦日食之变奏劾大学士严嵩。奏稿成,恐过家则人事缠绕,或不能元旦抵京,乃由别路于十二月十六日到京,十八日到任。

由此可见,杨继盛的镇江之行,实际上是要与唐顺之作生命中最后的告别。一个月后,也就是嘉靖三十一年正月,38岁的杨继盛完成了那件彪炳史册的壮举——以死劾的方式弹劾奸相严嵩“五奸十大罪”。

事情如果到此为止,或许杨继盛的英名还不足以永垂不朽,真正惊天地、泣鬼神的还在于其遭受“杖刑一百”前后的表现:初,继盛之将杖也,或遗之蚺蛇胆。却之曰:“椒山自有胆,何蚺蛇为!”椒山,继盛别号也。及入狱,创甚。夜半而苏,碎磁碗,手割腐肉。肉尽,筋挂膜,复手截去。狱卒执灯颤欲坠,继盛意气自如。

每每看到这里,某人总会毛骨悚然。杨继盛的行为,已然超乎人类耐受的极限,所谓关公刮骨疗伤,与之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何况那还是虚构的。这样说来,似乎只有近代的赵一曼可以与之相提交论,但两者之间毕竟还有自已动手和他人强加的区别。所以说,不光是有明一朝,放眼中华民族五年年历史,能够被称为天下第一硬汉的,估计也非杨继盛莫属。

【江苏·镇江】大明第一硬汉杨继盛手迹碑刻 

杨继盛的第二处手迹碑刻,是一方行草书札。此碑刻于清乾隆六十年,书法名家梁同书题跋,正文是杨继盛写给王遴(字继津)的亲笔书信中的一段。文字抄录如下(标点为某人所加,不当之处,敬请指正):仰读手教,足见兄以天下为已任,敬羡敬羡。宣、大系天下安危,弟岂不知?使弟在部,必为兄之所为者。乃阻抑若此者何?盖以兄处最嫌疑之故耳。况老贼报复害人之巧,入于至神者乎。此弟之所甚虑,而知已溺爱迫切之情,如何能已!此事在他人为之如何?不可。而在兄为之,则甚不可。兄才尚有大展时节,此时且敛锋蓄锐。俟时可为,则轰烈一场,勿徒惟尽其心而不计事之成否。人皆知致身为忠,不知为天下爱其身尤为忠之大者。请兄更思之。——九月廿六日弟继盛拜继津兄赐谒。

虽说此方碑刻的刻工极为精湛,有画龙点睛之大妙,但不可否认的是,在书信原件中,杨继盛的一手行草同样书风俊逸,锋芒毕露,远胜于其他三方碑刻中的正楷与行书。也许,只有他的行草,才能体现其真正的书法水平,也才能给人们“书如其人”之感受。

【江苏·镇江】大明第一硬汉杨继盛手迹碑刻

 

从内容上看,此信是杨继盛写给在兵部武选司任职期间曾与之共事的王遴(字继津)。信中称严嵩为“老贼”,说明他已将王遴看作挚友。而事实上,他与王遴相识的时间总共加起来还不足一年,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两人能够结下如此深厚的友谊,实属不易。当然,王遴也确实没有辜负杨继盛对他的信任,嘉靖三十一年,杨继盛因死劾严嵩入狱,众僚友或疾仇远避,或畏缩不前,唯王遴为他送饭送药,周旋始终,而且还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毅然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杨继盛的第三个儿子杨应箕。为此,王遴先是被严嵩借故下到诏狱,但仍无所畏惧。杨继盛惨遭杀戮后,王遴又亲自为其营葬,并因此连遭降官,无一悔意。如此肝胆相照、义薄云天之士,实属世间罕见!杨继盛在其自书年谱中称:“予之豪杰意气不见对手,乃于继津见之,其庆幸可胜言哉!”

能够结交到王遴这样忠肝义胆的朋友,杨继盛确实应该感到自豪。而对于今人而言,在记住杨继盛的同时,也确实应该记住王遴这个名字。

另外,信中说到,“老贼报复害人之巧,入于至神者乎”。这样的话,出自杨继盛之口,应该是没有任何夸大的成份,由此可见,史载严嵩之凶狠狡诈,也绝无添油加醋之嫌疑。

关于杨继盛,可说的太多,所以还是就此打住吧。总而言之,杨继盛名气虽大,但其传世的书法作品极其稀罕,而且也较少有人提及,所以,有机会去焦山碑林的话,还是应该好好留意一下这几方碑刻。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