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hine
shin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844
  • 关注人气:3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夸美纽斯《大教学论》略谈

(2012-03-23 20:53:08)
标签:

大教学论

杂谈

分类: 读书学习随笔
夸美纽斯《大教学论》略谈

    这两天看了夸美纽斯的《大教学论》,刚开始看的时候我甚至以为这是一本宣传圣经的书籍,因为书的开始几章一直在讲上帝赋予了我们人类身体、灵魂,而后又为我们计划了天、地,准备了阳光、月亮、大海、河流等等一切生存的基本必须,而且说到,人的终极目标在今生之外,死亡并不是生存的结束,而是正要踏进一重更好的生活,然后作者还提到对生命终止的各种解释,这一切都让我感觉到作者将上帝造物、芸芸众生,人人平等的观念宣传的很是到位,如果你也读了这些,会不会也感觉到这是一本宣传上帝宣传圣经的书?从书中可以看出,作者的宗教信仰是十分严重的,书中对这些内容的宣传也是非常明显的,崇尚基督教,排斥其他的“异教徒”,希望将学校培养成为一所完全基督化的学校。

    言归正传了,既然是读夸美纽斯的著作,不免先去查阅了一下作者的基本资料。扬·阿姆斯·夸美纽斯Comenius,Johann Amos(1592~1670)捷克伟大的民主主义教育家,西方近代教育理论的奠基者,出身于一磨坊主家庭。年轻时被选为捷克兄弟会的牧师,并主持兄弟会学校。三十年战争(1618~1648)爆发后数十年被迫流亡国外,继续从事教育活动和社会活动。他尖锐地抨击中世纪的学校教育而号召“把一切知识教给一切人。”提出统一学校制度,主张普及初等教育,采用班级授课制度,扩大学科的门类和内容,强调从事物本身获得知识。主要著作有《母育学校》、《大教学论》、《语言和科学入门》、《世界图解》等。

    从《大教学论》一书就可以对夸美纽斯的教育主张一览无遗,没有华丽的辞藻的点缀,作者只是用最朴实的语言、最简单的事例将自己的观点向世人传播,例如主张采用班级授课制,强调不分性别、不分国籍人人享有平等的受教育的权利,教育应从事物的自然根源入手学习知识,批判语言学习中单纯文法的学习等等先进的教育主张,并且提倡根据学生的年龄阶段划分学习阶段,虽不像皮亚杰等人的那般科学而又论据充分,但是也有其开创性存在。尽管其中的一些观点在今天看来有些狭隘而又不甚科学的,但是要知道,这是在上世纪60年代的著作了,所以从当时的社会进步背景,特别是教育发展背景来看的话,这的确称得上是一本巨著了,其中的许多思想即使在今天依然有其存在的价值。而且,也会发现,原来在半个世纪之前, 作者对教育的研究思想就可以如此的开放、全面而又透彻,认为学校教授的不仅只有一些语言的学习,也包括智力的提高、道德态度的形成等。

作者称,当时的学校是非常不理想的,它将学习复杂化为一种学生与老师的累赘、负担。正如著名教授卢比勒斯所说:“每当我想到学校教导孩子所用的日常方法时,我就觉得像是费力设计出来的,故意使教员和学生都付出巨大的劳动,感受巨大的厌倦,受过无穷的麻烦,花费最多的时间。”

    例如学一种语言,学校的孩子们需要花费十几二十年的时间,而且最后大多还是抱着一本语言辞典去笨拙的阅读、写作。相反的,总有一些杂役人员往往花费三五个月的时间居然可以灵活的运用这种语言去交流沟通。关于语言的学习,即使在今天的学校,又何尝不是这样一番景象呢?且不谈我们的汉语是怎么学习的,说下外语可能感触更深,我是从初中开始接触英语的,所以在过去的十年英语学习的大长征中,老师关注最多的还是词汇、语法,而对实际的交流应用却少之甚少。看来半个世纪过去了,这种教学法仍然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变。而且,应该怎样改呢?

夸美纽斯心中的教育体系是这样的:

1 一切青年都应受教育;

2 他们都能学到一切可以使人变成有智慧、有德行、能虔信的科目;

3 教育是生活的必备,能在成年以前完成;

4 试试这种教育的时候不能用鞭笞,无需严酷或强迫,可以实施的尽量温和、尽量自然。

    他认为“一切”“青年”都应是受教育的主体,指出青年,主要是根据人的心智及生理发展状况来决定的,强调“一切”正是迎合了人人生而平等的享有受教育的权利而言的。有些人会认为,部分人的智性非常迟钝的,要他们去求知识是不可能的,但是作者这样答道,“我们差不多找不出一块模糊的镜子模糊到了完全映不出任何形象的地步,也差不多找不出一块粗糙的板子粗糙到不能刻画上什么东西的地步”,这就是说,人生在世,出生伊始,人的智力是不存在巨大差异的,有差别是必然的,但同时,这个差异是不足以使人不能成功做某件事情的。也有人认为,说学科太难,不是所有人都能领会的,作者举了很多的实例进行反驳,其中有一个印象深刻,如果园丁知道什么时候撒种子,知道撒到什么地方,知道怎样的一个撒法,难道世上真有什么种子或根芽是土地所不能接收、所不能用他的温暖去使他发芽的吗?因地制宜,因材施教的思想正是反映如此。还有人认为,许多人,缺乏的不是学习的能力,而是学习的意愿。但作者分析说,任何人生来都是渴求知识的,但是由于种种因素的影响,例如家长的溺爱、同伴的错误引导,外界环境的影响,所以作为教员,有几人认识到教学生知识首先应教他们去求知?所以他批评那些随便生气、发怒、恼火的老师,批评那些初次见到学生什么样子就认为学生永远是什么样子,而不去想办法引领学生求知的老师,反而同情在这种环境的学生是如何忍受这样的老师的。同时作者看到了,有些性格或者智力异常的孩子,他们不是愚笨,而是没有人真正的理解他们、引导他们,正如《地球上的星星》中的小主人公,这样的孩子如果没有一个合格的理解他们、发掘他们的老师的话是最容易为旁人所抛弃的千里马。

    在谈到教与学的一般要求,即一定能产生结果的教与学的方法时,作者指出,“只有尽量使艺术的步骤符合自然的步骤才能正确地奠定这种基础”,即教与学的基础。

教育不是虚伪的,而是真实的,不是表面的,而是彻底的,不是吃力的,而是轻松的。正如鸟儿学飞、鱼儿学游,野兽学跑,这些都不是被逼的,而是在他们觉得时机成熟时候自行去做的。知识、德行、虔信的种子存在一切人类的身上,他们所需要的仅仅是一种和缓的推动和谨慎的指导而已。

    原则一,自然遵循适当的时机,学校直接违反了这个原则:首先,没有选择运用心灵的正当时机;其次,心灵的运用没有正确的划分阶段。他认为当一个孩子还是儿童的时候是不能受教的,悟性还没有到达,中年时候,教导是困难的,因为这个阶段的人将精力分散到形形色色的事物之上,不易集中,老了之后再去教,又太迟了,因为智力和记忆已经衰退。并且作者指出应该将所有的学科加以排列,适当的学龄学习不同的知识。

    原则二,自然先预备材料,然后再给它形状。学校违背了这个原则,因为他们没有事先准备书籍、地图之类的机械帮助。同时作者认为当时的学校的学习科目的顺序安排的也是违反原则的,先教语文后教科学是错误的,二者应同时进行,事物是主要的,文字是偶然的,事物是本体,文字是衣着,事物是核,文字是壳,所以二者应同时呈现。

    对这一点,从现在看来的话,学校其实已经没有必要事先为学生准备过多的学习材料了,网络时代、终端时代的到来,对此必然已经带来了巨大的转变。关于这一转变太明显了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必要赘述。

    原则三 自然选择一个合适的物件去动作,或是先把它加以合适的处理,使它变得合适。学校是违反这一原则的犯人,不是因为他收容了智力低下的人,而是因为,在一些人的学习天性、学习欲望还没有被激发出来的之前,学校就急于去将那些可贵的知识嫁接给这些人。这一点我是很认同的,这种情况下的学习者不能称之为学习者,我们顶多可以认为他们是“被学习者”,学习效果可见一斑。所以在开始任何专门的学习之前,学生的心灵都要有所准备,能够接受学习。

    原则四 自然的作为不是杂乱无章的,它在前进的时候,是界限分明的一步一步进行的。学校因为一次想要教给学生好多的事情,于是就产生了混乱。作者的例子很生动,一个鞋匠想要做六七双鞋子,但是也要一只一只的做,不能拿起一只做五分钟,然后放下再拿起另一只做五分钟,如此往复下去。所以学校应当使学生在一定的时间内只学习一件事情。我个人认为,其实鞋匠的例子和学习并不是十分的匹配,学习之于做鞋子这类事情还是不同的,鞋匠没有必要去花时间转换一些重复的体力劳动的工作,学习是一种智力活动大于体力活动的工作,而且长期仅仅从事于一门课程的学习的话可能会使大脑处于疲劳状态,就像即使我们平时看长相很好的人看多了的话也会产生视觉疲劳一样,所以对这个学科之间的转换的时间要有一个“适度”的把握。

    原则五 在自然的一些作为里面,发展都是内发的。鸟儿的生长,树枝的嫁接,树木营养的吸收等等无一不是由内开始的。而学校的教员却不知道如何照料知识的根芽,不知道怎样进行知识的接穗,把学生搞得筋疲力尽。应先使学生理解事物,然后再去记忆,教师应当学会激发学生敏锐的观察力。这一点甚为重要,老师往往不懂得如何正确的引导学生去真正的理解知识,只是硬性的要求他们必须怎样必须怎样,长此以往的教育的结果必然是扼杀掉学生的独立思考、探究的能力。

    原则六 自然在它的形成进程中是从普遍到特殊的。后学的功课不要带来新的材料,而只是扩充孩子们已经学会的初步知识。科学或者艺术等的学习应先教最简单的原理,然后将规则或者例子放在他们的跟前,进一步发展他的知识,然后再去学习它的例外和不规则的地方。这在今天的话似乎容易实现的多了,而且今天的问题已经不是如何思考如何扩充学生的知识,知识爆炸的时代,我们不缺少知识,缺少的是筛选知识、管理知识、创新知识的方法。

    原则七 自然并不活跃,它只是一步一步的前进。所以应将学习的内容、时间都划分阶段,使得先学为后学开辟道路奠定基础。也就是要按照学生的身心发展状况去合理、适量的安排学习内容、学习量。

    原则八 自然如果开始了什么工作,不到工作完成,绝不离弃。所以凡是进了学校的人,就应继续留在学校,直到变成一个具有充分知识的人。但是这里的具有“充分的知识”,到底有一个什么样的评价标准呢?在今天的话,已经没有必要去要求我们必须在“拥有充分的知识”之后才离开学校了,因为于学习而言,学校的概念已经得到了弱化,学校只是学习的一种主要场所,而不是唯一的场所,而且今天我们更加提倡的是终身学习的理念,这个要通过个人的信息素养、求知欲望多方面的支撑下进行。

    原则九 自然小心的避免障碍和一切可能产生伤害的事物。是说,学生在学习一些基础知识之前,老师不可以将一些该学科的争论点告诉学生,这会扰乱学生的思维,所以,学生除了适合他们班级的书本之外,不能得到别的书本。

    对于这一点我是不认同的,现在的趋势越来越趋向于,老师有必要向学习者提供除课本之外的学习材料,而且,对于大多知识的学习,从来没有什么标准而言,作为教师,更应当鼓励学生对知识去提出自己的质疑,阐明个人的观点。不能管中窥豹,而应追根溯源的去寻求真相。

教与学的便易性原则

    原则一 自然从小心的选择原料开始。所以,教育应当从早开始,每门功课不可以由一个以上的老师讲授。对这个问题,当下的教育状况下,我觉得应该分阶段论之吧,对于初、中等教育而言,这种原则在现在仍然是适用的,因为不同的老师对同一门课程的讲授的思路、方式都是不同的,会让学生混乱。但是一旦到了高等教育阶段的话,我们知识的来源不再是教师,而是通过个人、同伴、社交网络等多方面,所以没有必要在要求的这么严格了,我们甚至可以根据一门课程到网络中去搜寻多个教师的授课视频,选择一种自己最为接受的去学习,当然,如果等到条件允许的时候的话,所有的学生都应该有这样的权利和必要。

    原则二 自然使它的原料真能获得它的形状。应用一切可能的方法将孩子的求知欲望激发出来,教导的方法应该减轻学习的苦楚。凡是自然的事情就无需强迫,要激起求知的欲望,首先就必须是来自自然。鸟儿飞、鱼儿游,树木生长都是如此。虽然知道求知必须是来自学习者内心,强行的知识灌输是无用的,但是因为没有真正的观察过一定年龄阶段的学习者,所以我不知道,人在儿童时期是不是有自己的求知欲望(对自己小时候的这方面也没有什么印象了),假使有的话,求知欲望又是处于如何的状态?都说教师应该学会激发学生的求知欲,但是又如何去激发?这些空说的话很简单,但是真正的实行的话,应如何具体的操作?

    另外原则十提到 自然的一切作为全是划一的。所以一切科学应采用同样的方法,一切艺术、语言必须采用同样的教学方法,每门功课都必须采用同一个版本的教材。这种看法是我所不能认同的,“教学有法,教无定法”对同样的知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认知方法,所以教授方法也必然不是整齐划一的,况且对于同样的一门知识,现在看来的话,根本没有什么固定教材的,学的多深、多广大多取决于学习者个人,而不再是教师一个人的职责。

教与学的彻底性原则

    传统的教育总是在教我们如何用别人的眼睛去看,按别人的思维去想,用别人的脑筋使自己变聪明。这类教学法并不使我们发现源泉,去源泉引水,而是把从不同伟人处取来的水摆在我们面前,让我们以为那就是知识的根源。作为一名合格的学习者,我们应学习一切知识、科学的源泉,这有利于对知识的记忆、保持、迁移。

每门学科都要考虑它的实际应用,不学无用的东西。凡是学过的东西都应该有传承,因为“假如别人不知道你知道,那么你的知道便是无用的”。

    我们都知道对所教学科,应当有适当的温习与练习,夸美纽斯认为,学习最好的方式应是去教授你正在学习的东西,慢慢的将这些知识融入到自己的生命中去,融入到身体中去,除非死亡,否则这些知识将不会消亡。例如,老师在课上讲授一部分知识后,就叫起某一个学生让他对刚学过的知识进行复述,如果中途出现问题,那么老师就应当对问题进行补充修正,然后继续叫其他的同学进行复述,如此往复下去,这样做的好处有几点:首先,学生担心自己会被叫到,害怕在其他同学和老师面前出丑,所以会认真的听讲;其次,教师通过这种方式就会知道他所讲授的知识是否已经被学生理解,学生的掌握程度如何;再者,那些比较愚笨的学生会在知识重复讲述的过程中加深对知识的理解、记忆;并且,经常采用这样的方法,学生对于功课的熟悉程度便会比通过自学的方式更加牢固;最后,长此以往,学生担任起“教师”的职务,这样可以锻炼学生的多方面的能力,如语言组织能力、语言表达能力,心理素质也会大大提升,这对其是非常有益的。但是同时,这与作者之前所说的,不要强迫学生做任何事情,完全出于自愿的学习是否又是一种变相的违背呢,毕竟这种集中注意听讲并非完全出于学生的意愿,而是由于老师的提问的压力。

科学教学法

    这一部分作者的阐述中,让我感到比较进步的观点就是,作者推崇对一些抽象的、数字性质的学习采取实际的感官刺激的方式。“百闻不如一见”正式如此,如果学习的事物不能得到其本身,则可以利用其模型、图片,又或者,不是一切事物都可以放到感官眼前的,这时应知道,高级的事物可以用相类似的事物去模拟表达,如物理学中我们用水流来表示电流的流动。凡是所教的必需顾到他的真实的性质与起源去教,要透过他的原因去教。

教学的简明性和迅速性原则

    作者观点如下:

Ø  每个学校只应该有一个老师,至少每个班级只能有一个教师;

Ø  每门学科只用一种教材;

Ø  每班都应该得到同样的联系;

Ø  一些学科和语言都应该采用同样的方法去教授;

Ø  每件事情都应该彻底的、扼要的、简练的教授,使悟性经过一个钥匙开启以后,就能自行解释新的困难;

Ø  一切天生相连的事物都应该联合教授;

Ø  每门学科都应该分成明确的步骤去教授,使一天的功课可以扩充前一天的,引起后一天的;

Ø  一切无用的事物,一定要抛弃。

    这些原则既有自己合理性的一面,又有其狭隘的一面,毕竟时代在进步、教育的思想也在得到不断的发展和升华,今天看来正确的未必明天也会正确,所以读著作的目的不仅是仰望伟人的巨著、吸收其中的精髓,更重要的是要学会批判的看待其中的一些看法,形成自己的认知和观点,避免完全的“同流合污”,这样,目的也就达到了。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