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木槿花开别样红
木槿花开别样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0,574
  • 关注人气:2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寒冬里的温暖

(2023-01-23 20:13:57)
标签:

情感

     寒冬里的温暖

202212月下旬,时令已过冬至,天寒地冻。我们一家三代老少5口和新冠病毒抗争大概有十多天了。从最初的慌乱,到勇敢面对,再到战胜病魔,有些惊心动魄,也有些笑傲江湖的感觉。这是一段不平凡的人生经历。

全家发高烧时,我把原先剩下的为数不多的布洛芬片,节省着给家人吃。一方面是这药当时买不到,另一方面也听说,发烧要发出来,不能着急忙慌刚发烧就去退烧,这样不利于消灭病毒。小外孙高烧到394时我都没有给他吃布洛芬,采用物理降温法。后来,烧到398时,给他吃了一粒,很快就退烧了。这药真管用。我刚发烧时,全身疼痛,连胸椎都疼起来了,折磨了一夜没睡。早晨起来吃了一粒布洛芬,很快烧退了疼痛感也消失了。其他家人也是服用了布洛芬症状减轻,慢慢好转的。

于是乎,对于这个以前根本没有深刻印象的药物布洛芬,我刮目相看了,宝贝的不得了。看它,有点像葛朗台看金币的眼神。

有一天,我发现,宝贝布洛芬就剩3粒。不过,那时候,全家都在康复之中,不发烧了。即使这样,我还是有点危机感。中国人的危机意识十分强烈:没有粮屯粮、没有菜屯菜、没有油囤油……总之听说什么要短缺了,蜂拥而上,恨不得家里囤得满满的,不出门能吃好多天。疫情三年,我跟着抢购粮油蔬菜不知多少次。这一次轮到囤药了。可是我后知后觉,什么也没抢到。只能扒拉家里的存货。好在还有一点点,能解决燃眉之急。

这个病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经历过,来势汹汹,阴险狡猾,有点像鬼子进村搞突然袭击。关于治疗方案,专家们今天这样讲,明天那样将,毫无章法。看来也是没有经验。经历过的人都感受到了这个病毒的歹毒。我们还是要十分警惕。到哪儿能弄到布洛芬呢?网上和药店都没有卖的。我忍不住在微信圈里发了感慨,大意是家里只剩下3粒布洛芬了,担心后面如果再发病就为难了。

我也就是发发感慨表达一下担忧的心情。发完就去忙别的事情去了。当我再次查看手机微信时,多条私信等着我呢。一一查看,感动得我热泪盈眶。

第一条,好友穆玲医生说,不用担心,她家还有布洛芬,需要的话,马上打的给我送来。穆玲是女外科医生,某大型国企医院的院长。平时我们走动并不多,各忙各的。看到她的来信,我仿佛看到了她关爱的眼神,心里也镇定了许多。

第二条,文友胡迟博士说,不用焦急,她妈妈是某医院的退休人员,可以领到6粒对乙酰氨基酚片(也是退烧药)。到那报上她妈妈的名字就可以领取了。胡迟是著名美学家郭因老先生的女公子,也是一位很有成就的非遗专家和作家。这次疫情97岁的郭因老也感染上了,胡迟的妈妈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她要照顾两位高龄老人。在这种危难的关头,还在关心我想办法我解决难题。胡迟品德高尚、心中有大爱。我会永远记住她的善举。

第三条,老同学桂建平说,他已经羊过了,正在恢复之中,家中还有布洛芬,可以马上给我送过来。老同学不用客气。桂建平是我大学同学,也是我们班最优秀的那一拨,当过厅长、市长等等。平时我们是在班级微信群相会、聊天。私信还真的很少。看到他的来信,我一下子回到了美好纯真的大学时代。那时候结下的友谊永远永远都是保鲜的。立刻有了精气神。

第四条,邻居吴洁医生说,阿姨,不用担心,她家有布洛芬,现在就可以送过来。吴医生是一家大医院的医生,和我们住在一个小区,是小外孙源宝同学叶清妍的妈妈。上学放学接送孩子时认识的,和我女儿一般年纪。记得一年级时,有一次学校组织展览活动,源宝的作品很大,撤展时他自己搬不动,我没在场。吴医生看见了,帮源宝扛了回来。那时候,我就知道,吴医生是一个有爱心的好妈妈好医生。

第五条,我的侄女儿李柠来信说,小姑,不用急。看到我的微信后,她就蹲守网上,半夜抢到了布洛芬。瞬间就秒没。这两天我就可以收到了。侄女儿是我大哥的女儿,也是我们李家的第三代长公主,住在另一个城市。小时候,我上大学把她带到学校,谁见了都夸这个小姑娘长得太漂亮了!李柠很有艺术气质,会画画,还会挣钱,做事特别周到。长辈们都很喜欢他。她的儿子今年高考。时间真快啊!祝福这小子顺利考上大学!

第六条,大别山里的朋友李愈芸老师来信说,他可以在医务室开到布洛芬,马上就给我寄过来。李老师是我的文友,这几年,我们到他山里的家好多次,休闲度假,已经是当亲戚走了。春天去采茶、看映山红;夏天去戏水、看星星;秋天去摘野果、赏茱萸……留下了无数美好的回忆。

第七条,还有好几位新老朋友张玲、陈静、张建芳也关心有加,来信告诉我,政府也开始有所行动,社区60岁以上的老人可以凭身份证领取十粒布洛芬。这个信息也很重要。至少老人的用药问题可以得到保障。

第八条,我的二姐来信说,她数了数家里的布洛芬,还有接近一版,如果需要马上送过来。她一再安慰我,不用担心、不要害怕。二姐和我住同一个城市,自从疫情爆发我们就没见过面了。她的一家老少三代也是都高烧一遍,一个也没逃脱。对于退烧药,二姐也十分珍惜。当然了,我要是需要,她会毫不犹豫送来的。她爱家人也爱妹妹。有姐姐的爱,我又回到了小时候的那个家。

第九条,还有在我微信下,许多朋友留言,表达了关爱之情。也乐观诙谐幽默地说着自己也在放羊呢!有什么羊过、羊康、喜羊羊、暖羊羊、烤全羊等等。大家一致乐观认为,这个冬天我们终将战胜病毒!

   一条微信,让我得到了这么多人的关爱。好几天,我的情绪都不能平复。现在,我的抽屉里躺着好几版布洛芬,余粮充足。我很幸福、很安慰。

这个冬天,我们经历了前所未有的人生;这个冬天,我们经历了另类的寒冬;这个冬天,也让我感受到了人间至情和温暖。我听到了喜鹊的喳喳叫声,我闻到了春的鲜活气息。

                            2023123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