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药家鑫之父药庆卫
药家鑫之父药庆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7,772
  • 关注人气:4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袁律师:药庆卫、段瑞华与张平选、刘小欠、王思宇遗赠纠纷案的被告方代理词

(2012-05-03 22:40:55)
标签:

杂谈

药庆卫、段瑞华与

张平选、刘小欠、王思宇遗赠纠纷案的

被告方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本律师接受本案被告药庆卫的委托,担任其诉讼代理人,就药庆卫、段瑞华与张平选、刘小欠、王思宇遗赠纠纷一案,依法参与诉讼,现根据本案的事实与法律,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不存在所谓“遗赠”

1药庆卫微博内容不能证明存在遗嘱,该20万根本就不是药家鑫的遗赠,仅是药庆卫的个人意思表达

2011531的微博内容为二审结束后,药家鑫留下两条遗愿:一是让我们看望一下张妙的父母,二是让我们看望一下张妙的孩子。2011526,在律师的陪同下,我们看望了张平选夫妇及张妙的孩子,并给张平选留下20万元现金,作为他们的养老之用。

从该微博中可以明确看出,药家鑫留下的两条遗愿仅为:第一是让药庆卫夫妇看望一下张妙的父母;第二是让药庆卫夫妇看望一下张妙的孩子,并未提及所谓20万的问题。也就是说,该20万不是药家鑫的遗赠,而是药庆卫的赠与。

2011651235分微博内容为:现在20也被你父母不知出于何故退回来了,我们也会把20用专门的账户存着留待你的父母和孩子将来确实需要的时候再来拿,因为这是药家鑫最后的愿望,做父母的一定会去完成。张妙,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尽全力帮助你的父母和孩子,愿你早日安息,落土为安!

65微博提到20万时,两次都明确用了“这”20万的表述方式,可见65微博中提及的20万与2011531微博中提及的是同一笔钱,该款项为药庆卫的赠与,并非药家鑫的遗赠。

2011651235分微博中显示的药家鑫最后的愿望其实是药家鑫让自己的父母看望张妙的父母及孩子,表示自己的愧疚。而药庆卫表示愧疚的方式是将自己借来的20万赠与给对方父母,药庆卫作为一个晚年丧子(唯一的儿子)的父亲,他当时想的最多的应该是如何表示愧疚、如何得到对方的谅解。所以,我们不能也不应苛求其微博文字表述方式。而应该从整个事件的全局上去整体理解其真实意思。在无其他有效证据证明遗嘱存在的情况下,理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2原告其实也认为该20万是药庆卫的赠与,而非药家鑫的遗赠

1)原告起诉状第二页第一行明确说:“微博二表明,送20万到张平选家是两原告的意思表示。”而所谓微博一、微博二、微博三这三条微博其指的是同一件事,意思表达也应该是连贯的。

2201227,原告亲笔签名并在被告居住小区张贴的《关于接受药庆卫赠与二十万元的声明(见被告证据12,被告证据第67页),其明确引用的微博内容即本案原告诉状中所称的微博一、微博二、微博三,在该《关于接受药庆卫赠与二十万元的声明》中,原告明确表示:“药庆卫的上述微博,至今一直保留。……为此,现在我们表示愿意接受药庆卫无条件赠与20万元,并定于201228日上午前往药庆卫处接受该款。

该声明的名称即为“关于接受药庆卫赠与二十万元的声明,正文中也明确显示,其表示愿意接受的是药庆卫无条件赠与20万元”,可见,原告对本次诉讼中其引用的三条微博,所表达的法律含义,其真实的理解是:该20万是药庆卫的赠与而非药家鑫的遗赠。

 

3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在药家鑫执行死刑的当天形成的《验明正身笔录》(见被告证据1,被告证据第1页)中显示,西安中院在执行死刑的当天问药家鑫有没有遗言和信札,还有什么话要说?药家鑫的回答为:“我在看守所的那些东西转交给我爸妈”。该证据其实是目前所见的唯一符合遗嘱形式要件的合法遗嘱,而其中并未提及所谓20万的事。

 

4法律规定遗嘱须符合法定形式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17条、第18条及相关法律规定,除自书遗嘱、公证遗嘱外,其他遗嘱形式均需无利害关系人在场见证,并且继承人、受遗赠人不能作为遗嘱见证人。本案中原告方并未提供任何符合法定形式要件的遗嘱。

 

二、原告无证据证明药家鑫有“20万现金的遗产

庭审中,原告代理人在回答法官提问时明确表示,原告方认为遗赠的标的物是“20万元现金。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原告有责任证明药家鑫有20万现金的遗产。

药家鑫仅是一名在校大学生(见被告证据3《药家鑫学生证》,被告证据第3页),作为一名艺术生,其花费比平常的学生更高,家庭负担也比较重,即使利用业余时间打零工,也只能说明药家鑫懂事,知道通过勤工俭学给自己挣点生活费用,为家庭减轻一点经济负担。

“201146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张燕萍法官与王辉、张显的谈话笔录”(见被告证据13,被告证据第68页)中明确显示张显说:我们也知道药家鑫本人没有什么赔偿能力……他在经济上毕竟还是靠他父母。

 

三、即使假定存在所谓遗嘱,原告也早已超过法律规定的受遗赠人表示接受遗赠的时限要求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25条规定:“受遗赠应当知道受遗赠两个,作出接受或者放弃受遗赠的表示。到期有表示的,视为放弃遗赠。”

1201227,原告亲笔签名并在被告居住小区张贴的《关于接受药庆卫赠与二十万元的声明》(见被告证据12,被告证据第67页),中明确表示:在得知药庆卫发表的上述微博之后,我们认为药庆卫可能是一,所以一直有表。但是201167 行死刑,至今已整整八月了药庆卫仍然保留些微博,药庆卫度是诚恳的,也是坚决的,此,在我表示愿意接受药庆卫赠与20万元,定于201228上午前往药庆卫处接受款。该声明中明确的说:一直没有表态是因为“认为药庆卫可能是一时冲动”,那么,我们就可以分析,原告得知该微博的时间到底是在发布该微博当时还是在原告诉称的2012年春节。

如果按原告的说法,在春节时才得知,那也就等于说,7个月时得知,原告认为药庆卫的该微博保留7个月是一时冲动,只仅仅再经过一个月后到了8个月,就可以认定为:“态度是诚恳的,也是坚决的,这明显解释不通。

而真正合理的解释是,发布微博当时原告即得知,过了8个月后他认为“态度是诚恳的,也是坚决的于是,上门讨要赠与。

原告自己主观上也认为20万是药庆卫的赠与,所以在201227,原告亲笔签名并在被告居住小区张贴的《关于接受药庆卫赠与二十万元的声明》(见被告证据12,被告证据第67页)中声明的题目及正文都用了“赠与”一词,而且还是药庆卫的赠与。

原告在上门讨要“赠与”受到社会大众普遍反对,媒体也普遍声讨的情况下,转而又主张“遗赠”。此时,原告才全面考虑如何解释得知“微博”的时间未超过二个月的问题,所以,关于接受药庆卫赠与二十万元的声明》中有关款项性质为“赠与”以及知道此条微博已经整整八个月的表述才是事实。

 

2、在中央电视台《看见》节目中(见被告证据6,(2012)陕证民字第001458号《公证书》及录像光盘),原告张平选在接受记者柴静采访时回答药庆卫赠与的20万问题时,其亲口承认,并且放弃药庆卫20万的赠与。该节目中记者柴静复述了药庆卫的微博内容,本案原告在当时即应得知该微博内容。

 

3、本案证人张显声称20121月初,雷捣从北京给其打电话,告知其药庆卫微博中所谓20万的事,张显随即上网查看、核实,2012年春节张显见到王辉及张平选夫妇,告知此事。张显的上述证言明显与事实不符。

首先,张显对药庆卫的微博应该是非常熟悉的,其对药庆卫微博的内容多次回应,可以说对药庆卫的微博内容了如指掌。在20118191737张显转发的网友微博内容为:“前天本人曾建议 @西安张显 把属被害方权益的4.5万申请法院强制执行,然后捐出去;并建议也把药家曾说漂亮话承诺的那20万去替张家取得试试看,验证下药家当初说的话有几分诚恳和真实。……”。可见,张显早就知道有关该20万的微博,其庭审中证言内容不属实。

另外,在接受上海新闻综合频道采访(见被告证据6,(2012)陕证民字第001458号《公证书》附录像4的第57分钟之后)时张显说:“药庆卫微博上说有20万块钱,要给张妙家人,说一定会去做的,春节期间,张平选他们知道了这个事然后拖着我,看一下是不是这么回事。”主持人问:“谁发现的20万?”张显答:“春节期间,他们的一些亲戚都在说,村民也在说。”主持人问:“不是说他们不识字、不上网吗?”张显答:“有其他的走访亲戚吗,人家农民也有人上网的。

张显在该节目中说,张平选先知道微博内容,然后找张显核实,而在庭审作证时张显却说,雷捣告诉张显,然后张显告诉张平选,明显与在节目中的表述不一致。

节目中张显说,告诉张平选此事的是“其他的走访亲戚”并且是“农民”,而在庭审作证时张显却说是自己告诉张平选的,也与在节目中的表述不一致。

另外,证人张显曾经是王辉的代理人,而王辉、张平选在张显被诉名誉侵权案中为张显作证,现在张显又为王辉、张平选作证(见原告证据三《张显证言》),张显对外又声称是王辉的表哥,并且经常以被害人家属自居,可知本案证人张显与原告关系过于密切,而在质证时不知何故,张显又改口称其与王辉没有关系,其证言证明力值得怀疑。

张显的证人证言与其他证据存在诸多矛盾,且其与原告关系过于密切,其证言不足采信。

 

四、药庆卫并未赠与药家鑫20万元,原告方自己声称遗赠是以药庆卫赠与药家鑫20万为前提是不成立的

原告方主张关于20万现金,是药庆卫先赠与给了药家鑫,然后,药家鑫又遗赠给了原告。但原告并未出示有效证据证明这一点,并且,遗赠纠纷与赠与分属不同的法律关系,在赠与有争议并未经依法处理,原告又无证据证明药庆卫对药家鑫赠与成立并完成的情况下,法院理应驳回其诉讼主张。

 

五、本案原告方有滥用诉权之嫌

原告在起诉状中称,起诉是为了“进一步最大限度成就被告一家的美德”,“了却被告一家高尚愿望”。并且,在庭审调解阶段,当被告表示想听听原告一方的调解方案时,原告代理人称:我们的方案是原告退回15元丧葬费,被告向原告支付20万元,原告并不要该20万元,会之后捐出去。我们认为,原告先是放弃了附带民事诉讼中的部分民事赔偿,之后获得了社会诸多爱心人士的巨额捐款。在201228索款当天,张平选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的索款原因是无钱给老伴看病,现在又不知出于何种考虑,表示要将该款捐出,令人匪夷所思,不能不让人怀疑原告是在滥用诉讼权利,其起诉行为在“折腾”被告的同时也是在浪费本已紧张的司法资源,提请法庭注意该等情节。

 

综上所述,本案即不存在所谓“遗嘱”,更不存在所谓“属于药家鑫的20万元现金”,并且即使假定存在,也早已无效并超过法律规定的表示接受遗赠的时限。民事诉讼“谁主张、谁举证”,本案原告的主张无事实及法律依据,仅为其主观臆断、推测等。在原告无有效证据支持其诉求的情况下,理应依法驳回其诉讼请求。

 

以上代理意见,请法庭予以充分考虑并采纳。谢谢!

 

 

 

               药庆卫代理人

               袁律师

 

         2012427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