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伊叶
伊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5,839
  • 关注人气:7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故城西安(二):吾不爱一人谢天下

(2013-05-16 20:30:21)
标签:

杂谈

历史

汉阳陵

西安

人臣

分类: 我的文
故城西安(二):吾不爱一人谢天下

我只想说,这一刀,警醒千古。
                          ——题记一

历史总在忘却历史的人身上反复发生。
                          ——伊叶/题记二

二零一三年五月的西安。
汉景帝刘启的帝陵,在两千年后行将立夏的阳光里静默。

而不远处汉阳陵地下博物馆里,各色讲解员,带着一拨拨一头雾水的游客,行走于外藏坑的玻璃廊桥之上。
唾沫横飞的短暂讲解之后,原本一头雾水的游客变为拍照完毕的游客,例行公事般地潦草浏览之后,集合并奔赴下一景点。即便是一代帝陵的外藏坑,中国式经典旅游的老三样宝贝(相机、剪刀手和小蜜蜂)也依然是大行其道。

游人来去的熙熙攘攘,丝毫未曾惊扰中空镀膜电加热玻璃幕墙另一边的微笑。
那些笑容,已然这样凝固了两千一百多年。

作为公元前157年至公元前141年在位的帝主,在始皇嬴政死后六十多年后,汉景帝因为历史的机缘巧合而君临天下。他死后以“景”为谥,历代皆称为明君圣主。

然而两千多年后,我在西安东北郊阳陵的外,心情却是戚戚地怅然。
回溯过往陈史,我记起的是墓主的几桩陈年旧事。
很多事情不会因为岁月的流逝而被遗忘。
而那一年被腰斩的那个人,足以让汉景帝永远被钉死在历史的污名柱上。

那个人是晁错。那一年是公元前154年。
汉景帝即位后,为加强中央集权,削弱藩国实力,采纳晁错《削藩策》的意见,推行削藩。朝廷削夺吴国会稽郡及豫章郡的文书方才到达,吴王刘濞就马上杀掉了朝廷任命的二千石以下的所有官员,并会同楚赵等七国起兵叛乱,旗号为“诛晁错,清君侧”,史称“吴楚七国之乱”。汉景帝为平乱,采纳晁错政敌袁昂的献策,杀晁错,意图行“弃车保帅”之计。景帝下诏骗请晁错上朝议事,晁错遵旨穿朝服被骗上车,行中错道,被直接送至东市刑场。负责传诏的中尉突然拿出汉景帝诏书,宣读后当场将晁错腰斩处死。

    上卒问盎,盎对曰:“吴楚相遗书,曰‘高帝王子弟各有分地,今贼臣晁错擅适过诸侯,削夺之地’ 。故以反为名,西共诛晁错,复故地而罢。方今计独斩晁错,发使赦吴楚七国,复其故削地,则兵可无血刃而俱罢。”於是上嘿然良久,曰:“顾诚何如,吾不爱一人以谢天下。”盎曰:“臣愚计无出此,原上孰计之。”乃拜盎为太常,吴王弟子德侯为宗正。盎装治行。後十馀日,上使中尉召错,绐载行东市。错衣朝衣斩东市。
                                                  ——《史记·卷一百六十·吴王濞列传第四十六》

    上卒问盎,对曰:“吴、楚相遗书,言高皇帝王子弟各有分地,今贼臣晁错擅適诸侯,削夺之地,以故反名为西共诛错,复故地而罢。方今计,独有斩错,发使赦吴、楚七国,复其故地,则兵可毋血刃而俱罢。”于是上默然良久,曰:“顾诚何如,吾不爱一人谢天下。”盎曰:“愚计出此,唯上孰计之。”乃拜盎为泰常,密装治行。 
                                                  ——《汉书·卷四十九·爰盎晁错传第十九》

    盎对曰。吴楚言晁错擅削诸侯地。故先共诛错。复其故地而罢兵。今计独有斩错。发使使吴楚七国。赦其罪。复其故地。则兵可无血刃而俱罢。上默然良久。遂从其计。斩错东市。拜盎为太常使。
                                                  ——《前汉纪·孝景皇帝纪》

    上问曰:计安山。盎对曰:吴,楚相遗书,言高皇帝王子弟,各有分地,今贼臣晁错擅谪诸侯,削夺之地,以故反,名为西共诛错,复故地而罢,方今计独有斩错,发使赦吴,楚七国,复其故地,则兵可无血刃而俱罢。于是上默然,良久。曰:顾诚何如,吾不爱一人谢天下也。
                                                  ——《群书治要·卷十六·汉书四·传》

    后十余日,丞相青翟、中尉嘉、廷慰欧劾奏错曰:“……错不称陛下德信,欲疏群臣百姓,又欲以城邑予吴,亡臣子礼,大逆无道。错当要斩,父母妻子同产无少长皆弃市。臣请论如法。”制曰:“可。”错殊不知。乃使中尉召错,绐载行市。错衣朝衣,斩东市。 
                                                  ——《汉书·卷四十九·爰盎晁错传第十九》

一代忠臣,二十年师生之谊,弃之如敝履。
一句“吾不爱一人谢天下”,是神来之笔。

这是在关键时刻的背叛。
这是在危急时刻的背叛。
捅这一刀的,是跟随自己二十年学生。
捅这一刀的,是自己为之效死的老板。

我只想说,这一刀,足以警醒千古。


故城西安(二):吾不爱一人谢天下

有什么好说的,大军压境,景帝默然久之之后,最终作出的抉择是杀晁错以自保。
软弱也罢,策略也好,晁错终究是以这样的方式离开历史舞台。临危之时,不论愿不愿意,臣子都是用来或者准备用来牺牲的。“弃车保帅”是策略,是成语。关键的时刻,老板总是最靠不住。这一套,直到今天仍然流行,指定了员工唱白脸、背黑锅,出了事情你去顶。这种事情周边一看到处都是。
从这个意义上说,汉景帝也就可以原谅。不过是寻常的老板,明摆着的规则,普通的人。
出了事,hold不住了,杀个臣子救救急,事情能解决就最好,不能解决再说,有何不可。只不过是刀笔之吏小题大做罢了。一句“吾不爱一人谢天下”,有什么大不了的让你他妈的反复写,明白了说,就是死你一个天下仍是我的,也就可以了。手段不重要,牺牲的是别人,刀子不在我脖子上,我的利益能保住,一切都是OK的。
二十年的师生之谊,顶个毛用,再不舍,一咬牙一跺脚,跟江山比起来,这些都不算什么。

危难之时拿你保帅。而即便一起熬过了危难,哪天没用了或者哪天看不顺眼了总是要杀的。
跟了这种老板,结局总是差不多的。

而其实,天下的老板看来看去都是差不多的。

但是,有能力的老板,大多心狠手黑。
但是,没能力的老板,又跟着TA干嘛。
两极之间,如何进退。

这是所有员工的悲剧与困境。

【从来都没有最佳的老板。】
【老板一直在变化。只在某些时刻是最佳。】
【所以进退的时机,决定了人物的命运。】

    勾践已平吴,乃以兵北渡淮,与齐、晋诸侯会于徐州,致贡于周。……当是时,越兵横行于江、淮东,诸侯毕贺,号称霸王。范蠡遂去,自齐遗大夫种书曰:“蜚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越王为人长颈鸟喙,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乐。子何不去?”种见书,称病不朝。人或谗种且作乱,越王乃赐种剑曰:“子教寡人伐吴七术,寡人用其三而败吴,其四在子,子为我从先王试之。”种遂自杀。
                                                  ——《史记·卷四十一·越王勾践世家》

    秦要楚欲得黔中地,欲以武关外易之。楚王曰:“不愿易地,愿得张仪而献黔中地。”秦王欲遣之,口弗忍言。
                                                  ——《史记·卷七十·张仪列传》

    于是上默然良久,曰:“顾诚何如,吾不爱一人谢天下。”
                                                  ——《汉书·卷四十九·爰盎晁错传第十九》

    韩信曰:“汉王遇我甚厚,载我以其车,衣我以其衣,食我以其食。吾闻之,乘人之车者载人之患,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吾岂可以乡利倍义乎!”蒯生曰:“足下自以为善汉王,欲建万世之业,臣窃以为误矣。始常山王、成安君为布衣时,相与为刎颈之交,后争张黶、陈泽之事,二人相怨。常山王背项王,奉项婴头而窜,逃归于汉王。汉王借兵而东下,杀成安君泜水之南,头足异处,卒为天下笑。此二人相与,天下至驩也。然而卒相禽者,何也?患生于多欲而人心难测也。今足下欲行忠信以交于汉王,必不能固于二君之相与也,而事多大于张黶、陈泽。故臣以为足下必汉王之不危己,亦误矣。大夫种、范蠡存亡越,霸句践,立功成名而身死亡。野兽已尽而猎狗亨。夫以交友言之,则不如张耳之与成安君者也;以忠信言之,则不过大夫种、范蠡之于句践也。此二人者,足以观矣。愿足下深虑之。且臣闻勇略震主者身危,而功盖天下者不赏。臣请言大王功略:足下涉西河,虏魏王,禽夏说,引兵下井陉,诛成安君,徇赵,胁燕,定齐,南摧楚人之兵二十万,东杀龙且,西乡以报,此所谓功无二于天下,而略不世出者也。今足下戴震主之威,挟不赏之功,归楚,楚人不信;归汉,汉人震恐:足下欲持是安归乎?夫势在人臣之位而有震主之威,名高天下,窃为足下危之。”韩信谢曰:“先生且休矣,吾将念之。”
    后数日,蒯通复说曰:“……夫功者难成而易败,时者难得而易失也。时乎时,不再来。愿足下详察之。”韩信犹豫不忍倍汉,又自以为功多,汉终不夺我齐,遂谢蒯通。蒯通说不听,已详狂为巫。
    ……汉六年,人有上书告楚王信反。高帝以陈平计,天子巡狩会诸侯,南方有云梦,发使告诸侯会陈:“吾将游云梦。”实欲袭信,信弗知。……上令武士缚信,载后车。信曰:“果若人言,‘狡兔死,良狗亨;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天下已定,我固当亨!”上曰:“人告公反。”遂械系信。至雒阳,赦信罪,以为淮阴侯。
    ……吕后欲召,恐其党不就,乃与萧相国谋,诈令人从上所来,言豨已得死,列侯群臣皆贺。相国绐信曰:“虽疾,强入贺。”信入,吕后使武士缚信,斩之长乐钟室。信方斩,曰:“吾悔不用蒯通之计,乃为儿女子所诈,岂非天哉!”遂夷信三族。
    高祖已从豨军来,至,见信死,且喜且怜之,问:“信死亦何言?”吕后曰:“信言恨不用蒯通计。”高祖曰:“是齐辩士也。”乃诏齐捕蒯通。
                                                  ——《史记·卷九十二·淮阴侯列传》

    及太后崩,帝惨不乐,愈肆诛虐。太子谏曰:“陛下诛夷过滥,恐伤天和。”帝默然。明日,以棘杖委于地,命太子持而进,太子难之。帝曰:“汝弗能持欤?使我运琢以遗汝,岂不美哉?今所诛者,皆天下之刑余也,除之以燕(安)汝,福莫大焉。”太子顿首曰:“上有尧舜之君,下有尧舜之民。”帝怒,即以所坐榻射之。太子走,帝追之。 
                                                  ——徐祯卿《翦胜野闻》

    狱具,谓善长元勋国戚,知逆谋不发举,狐疑观望怀两端,大逆不道。会有言星变,其占当移大臣。遂并其妻女弟侄家口七十余人诛之。而吉安侯陆仲亨、延安侯唐胜宗、平凉侯费聚、南雄侯赵庸、荥阳侯郑遇春、宜春侯黄彬、河南侯陆聚等,皆同时坐惟庸党死,而已故营阳侯杨璟、济宁侯顾时等追坐者又若干人。帝手诏条列其罪,傅著狱辞,为《昭示奸党三录》,布告天下。善长子祺与主徙江浦,久之卒。祺子芳、茂,以公主恩得不坐。芳为留守中卫指挥,茂为旗手卫镇抚,罢世袭。
                                                  ——《明史·卷一百二十七》

    时诏列勋臣望重者八人,胜居第三。太祖春秋高,多猜忌。胜功最多,数以细故失帝意。蓝玉诛之月,召还京。逾二年,赐死,诸子皆不得嗣。而国用子诚积战功云南,累官至右军左都督。
                                                  ——《明史·卷一百二十九》

中国的历史太长,文化的积淀对于人潜移默化的影响太深。
中国的老板,多多少少都有点君王式的自我陶醉。直到今天,绝大部分的中国企业本质上仍然是人治。我看再过五十一百年,虽然会有所改观,但本质上却不会有大的变化。

君王式的陶醉,集中的表现就是一言堂。
一言堂导致压倒性强势意见的同时,必然导致压倒式的愚蠢。

只是到最终,害死的是老板自己。
这是这帮老板的悲剧。

【站得高的人,必然被迫放弃底层的细节。但是细节,常常是事物变化的征兆。】
【一个结构的腐朽,总是从细枝末节处开始。】
【是的,烂到彻底需要一点时间。】
【具体需要多少时间,看造化,看程度,看位置,看方式。】
【一言堂彻底断送底部操作与高层决策之间的沟通。】
【老板最大的悲剧是员工的缄口不言。】

故城西安(二):吾不爱一人谢天下

历史总是在重演的。
从来最欣赏的一段话,出自《圣经·传道书》。它这样写: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1:9)。

所谓的历史,意思就是,过往的旧事。
人们在前行的时候,从来,都是不看过去而只顾前赴后继的。

这是我们作为人的悲剧与遗憾。

【捅在晁错身上的刀子,明天也许就捅在你我身上。】
【历史总在忘却历史的人身上反复发生。】



伊叶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七日夜




除打水印之外,所有图片均未使用任何后期处理。

 本博客所有盖有“伊叶”“www.iamyiye.com”水印之图片,及所有原创文字,均具有版权。
 请勿擅自转载。

 伊叶 in 2013
 
 www.iamyiye.com
 will.surmount@gmail.com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