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空星照
长空星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283,006
  • 关注人气:2,9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帝王将相富为什么都需要高俅

(2013-08-12 15:52:55)
标签:

高俅

飞黄腾达

大宋社会

腐朽糜烂

文化

分类: 水浒照说

帝王将相富为什么都需要高俅

 

大宋第八位皇帝是宋徽宗,还是他在做端王的时候,和姐夫王都尉时常有些来往。一日,这端王赵佶来到姐夫家中赴宴,趁着席间上厕所的机会,逃席转悠到了王都尉的书房。猛然间,他看到了王都尉一对儿羊脂玉镇纸狮子,一时间爱不释手,一边看还一边不由自主地叫好。这王都尉见妹夫喜爱,便说道:“再有一个玉龙笔架,也是这个匠人一手做的,却不在手头,明日取来,一并相送。”于是,第二天这个王都尉便派人将这两件物件送到端王府中。皇家亲戚之间的礼尚往来原本算不上什么大事,可是因为这个送东西的人不同寻常,因而生生演绎了出了一段不同寻常的故事。

这个送东西的人叫高俅。

高俅拿着两件玉器进得端王府,正赶上赵佶和三五个小太监蹴鞠,就是古代的足球。高俅不敢造次,只得站在边上等着。“也是高俅合当发迹,时来运转,那个球腾地起来,端王接个不着,向人从里直滚到高俅身边。那高俅见气球来,也是一时胆量,使个鸳鸯拐,踢还端王。”那端王赵佶大喜,问明白了高俅是姐夫府中之人,于是连同玉器加人一块儿都留下了。就因为这一脚球,高俅得到了火箭式升迁,比那二十几岁当副县长的还要“神”!神到什么程度?就是连施耐庵老先生都来不及介绍他的简历,这家伙就做到了太尉。从端王府里一个王爷的帮闲跟班到殿帅府太尉,前后不到七个月的时间。不用说古代行文没有打字机,最快的交通工具是骑马,即便是放在现在,如果是一级一级来,恐怕是连手续都办不完。但这实在没有办法,徽宗皇帝说了,“朕要抬举你”,人家又是一个“随驾迁转的人”,谁又能挡得住!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浮浪破落户子弟”,“仁、义、礼、智、信、行、忠、良”全然不会的帮闲人,却总是有主子能够让他帮闲,而且这些人都是达官贵人,甚至还有当世名士。

高球这人若说一点儿本事没有也是冤枉了他,吹弹歌舞,刺枪使棒,相扑玩耍,甚至还胡乱学了一些诗书词赋,只不过这家伙本质浮浪,肯定是没有一样学得精罢了。因为他不学好,专门帮纨绔子弟使钱,出入赌场妓院,父亲怕受连累把他告了。府尹把他打了二十脊杖,从此高俅成了罪犯。东京城里是呆不下去了,高俅只好去了淮西临淮州,投奔了一个开赌坊的闲汉柳大郎。

按说这个高俅在赌坊里呆着倒也是“专业对口”,十分地适合这个职业,但高俅却不这样认为,他肯定认为自己即便是帮闲,也要到一个更高级的人物身边才对。于是,遇到了朝廷大赦,高俅就想着回到东京。恰好,这柳大郎东京有个亲戚,在金梁桥下开着生药铺,唤作董将士,柳大郎就把高俅介绍了过去。这个董将士害怕高俅这个“没信行的人”带坏了自己的孩子,本来不想收留,却又挨不过柳大郎的面子,只好让他住下。过了十几天,想出来一个办法,将他转而介绍给小苏学士。小苏学士照着葫芦画个瓢,将他介绍给了小王都尉,这就有了后来高俅送玉器,遇见宋徽宗,一脚提出一个飞黄腾达的故事。

这就来了一个问题,一个本来就是帮闲的人,为什么就不缺主子呢?难道,当时的东京城里就不存在“就业难”问题?即便如此,帮闲这种“职业”为什么那么好“就业”,要不然,高俅的主子为什么一个比一个牛气!

先是这董将士,肯定要比那柳大郎财力雄厚,这有三个方面可以证明:高球要向上走,柳大郎只能向上荐;西门庆在县前开一个生药铺都能捐一个官,被称之为西门大官人,这京城里开生药铺的董将士肯定不是一般的富有;这个董将士能够认识“学士”这样的高官,肯定不是个一般的小业主。

再说这小苏学士。如果说柳大郎和董将士都是商人的话,这“学士”可就是进入官场了,而这个“小苏学士”可不是一般的人,不仅在当时,仅是今天也让我们听起来大名鼎鼎。“学士”的官职品阶不一定很高,但一定是在中央机关任职,如果您再和“大学士”一联想,那可就是宰相了!董将士能将高俅向这种人家推荐,可见他本身就不是闲官、散官一类的人物。虽然这个小苏学士转手就倒了出去,可他还仍然给董将士回了“书札”,可见这也不是一件随随便便的事情。这也同时说明,“小苏学士”也需要这样的人,否则,董将士为什么会向他家推荐?这和向婚家售红帖向丧家门里送白烛是一样的道理。又好比买茶具,没买成可能是因为瓷质粗糙看不上眼,也可能是价格太贵买不起,并不是因为人家要茶杯你给送来了一块布料。

最要紧的在于,这个小苏学士将他推荐给了驸马爷王晋卿!而这个驸马爷不但“正用这样的人”,而且见了小苏学士的信和高俅“便喜”,不但收留他“做个亲随”,而且待他“如同家人一般”!当端王赵佶要到了高俅以后,欢喜的立刻端起酒杯来向姐夫道谢,而在此之前,他收到了自己“爱不释手”的玉器,也不过是笑了笑说了句:“姐夫直如此挂心。”

在这些人当中,不管是愿留还是不愿留,他们都在认真对待着高俅,即便是不愿留,立刻就把他打发走的人,也是因为不喜欢高俅这个人,而不是不需要高俅这种人!这就是问题的实质。

在这些人当中,最需要说明的是小苏学士。有的人说他就是那个有名的苏辙,也有人马上反驳说不是,还有人考证了说这段时间苏辙不在京城。实际上,这就是作者打的“马虎眼”,或者说这正是作者的高明之处,让你自己去联想,你认为他是谁就是谁!倒也不是作者忽视了这个问题,他连一个打兔子的人都没有忘了起一个名字,能把一个“学士”是谁给忘了?作者真实的目的是有意模糊这个人,让我们把这个人向“学士”身上引,让你自然地联想到“相”。

至此我们可以理出来一个头绪:柳大郎、董将士代表的是商人和财富,小苏学士代表的是官员和文人,是凭本事考出来的相,小王都尉驸马王晋卿代表的是将,端王代表的是帝王。帝王将相富都需要高俅这样的浮浪帮闲人,说明商人、文武官员、皇亲国戚一直到皇帝他们有共同的爱好、共同的需求,这时的高俅只不过是他们共同需要的一个“物件”而已。除了皇帝,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需要高俅?只能说明,整个大宋上层社会已经腐朽糜烂,所以才造成了宋江等人的“播乱山东”。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