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文成峰-心理郎中
文成峰-心理郎中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6,336
  • 关注人气:3,1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颜永京 ——将心理学介绍到中国的第一人

(2011-10-08 21:27:09)
标签:

海文心理第一人

教育

分类: 心理文章

                            颜永京 ——将心理学介绍到中国的第一人

 

                         

 

儿玉齐二,是日本大学文理学部心理学研究科的教授。90年代中期,我在日本大学讲学期间通过村井健祐教授与儿玉教授相识,他为人谦和,学风严谨,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当时,他送给我一册《颜永京牧师将心理学介绍到中国》的篇幅很长的论文清样,从中也感受到了儿玉先生对中国心理学发展的关注。得到小册时,曾向先生允诺将此文章译成中文在国内发表。然而,归国后,由于俗务缠身,一直未能履行诺言,现将该论文的要点和主要内容编译于此,并向儿玉先生表达我最深的歉意和敬意!

 

2011524

文成峰于康桥

 

心理学至今在中国的发展已经有近百年的历史,而在近20年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朝气和欣欣向荣。

心理学在中国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回顾这条充满了荆棘的道路,我们不能不提一个名字——颜永京!就是这个出生在道光十九年的中国人,将源于西方的心理学介绍到了中国,成为将心理学介绍到中国的第一人。

道光十九年,颜永京出生在上海县城小东门附近的王家码头,那时清政府正处于萎颓的时期,而颜家更是贫苦非常。也许因为家庭贫苦的原因,也许是因为颜家人对处于特殊时代的上海未来外贸发展的前瞻性,在那个除了“科举考试”别无它路的封建时代,颜家人却将颜永京送入了由美国圣教会度恩主办的基督教学校读书(圣约翰大学前身)。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抉择,使得颜永京这个秉性顽皮却成绩优良的“问题学生”得到了前往美国受教的机会;也是因为这样的抉择,为后来颜永京在俄亥俄州甘比尔镇的“建阳大学”接触到美国牧师、心理学家约瑟.海文(J.Haven)先生的《心灵学》(Mental Philosophy)牵起了“缘分的红线”。

颜永京在美国学习期间,先考入了哥伦比亚语言学校,而后升入建阳大学。在美国大学中,“心理学”课程通常被安排在最后一个学年,因此推断,颜永京接触到《心灵学》(Mental Philosophy)是在1860年秋季或1861年的春季。而此书的作者海文(J.Haven)1851年至1857年在阿姆河斯特书院任教授,后又在1858年至1870年间任芝加哥神学院的教授。《心灵学》(Mental Philosophy)出版时,他仍在职教授。并且在1862年,海文还接受了建阳大学授予他的“法学博士”学位,而正值此期间,颜永京也恰好就读于建阳大学。

在当时,心理学被视为神学的预备学问,因此在美国的大学里,通常这门课程是由校长或与之身份相当的人来教授的。而颜永京在留美期间的所有费用均由贝德尔牧师主持的,前提条件是他学成回国后将作为传教士为教会工作。学成归国后,因为家境原因,颜永京向度恩主教申请了一段缓冲的时间,先后在上海英国领事馆、同文书局等处任职。待家庭的事情处理完毕后,颜永京如约去教会任职了,于1870年在武昌正式任牧师,并筹建为纪念度恩主教的“文华学堂”。

进入十九世纪七十年代,中国各地纷纷出现了新型的高等教育的教会学校。1878年,颜永京回上海和继C.M.Williams之后就任的中国圣公会主教的施若瑟一起筹建新学校,命名为“圣约翰书院”。当时,施若瑟以校长身份兼任中国古典文学教授;第一代主教的儿子文惠廉(William Jones Boone)为礼拜堂牧师,任英文级英语文学,心理学,道德学教授;而颜永京身为学监,并任数学及自然科学的教授。因为心理学作为神学的预备知识,这门课程应由施若瑟自己教授,但也许出于对第一代主教之子的敬意,这个位置让给了文惠廉。在大学成立的第二年,施若瑟校长病倒了,几乎不能工作,最终辞去了主教的职务。

教会任命文惠廉为下期主教,而校长的位置一直是空缺的。也许是因为文惠廉继任主教后忙碌而无暇专心致力于大学的工作,无疑颜永京担任了所有课程的教学,从此兼授心理学课程。也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他翻译了《心灵学》,也叫《海文心理学》,并由“益智书会”出版。

在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赵莉如先生发表了《有关<心灵学>一书的研究》(1983)的论文后,这部译著才为学术界所知。目前可以认为,《心灵学》是正式向中国介绍心理学的最初著作。

《心灵学》原著分绪言论智能论感受性论意志三大篇,而译作只出版了上半部,即关于绪言论智能篇,可见其并非完璧。梁启超的《西学书目表》(1896)发表于颜永京去世的两年前,当时《心灵学》上本虽已发表了13年之久,但梁启超只以“尚有续篇未印成”字样注释在《西学书目表》中,由此还可以认为下本是由于某些理由而没有印刷。而上本至今也只有极少的保存量,可见当时也未予普及。而更令人感兴趣的研究对象是在《心灵学》译本中,颜永京所使用的翻译语言,与现在中国使用的心理学专业术语有着相当大的差别。

《心灵学》这部第一次由中国人翻译的西洋心理学译著,成为了中国最早的心理学译书,至今出版已整整一百年了。而在那个时期,日本最早讲述西方心理学的书是西周译的《奚般氏心理学》,非常凑巧的是这两本书被证实是出自同一著者的同一原著,即美国Joseph Haven(海文)著的《Mental philosophy》。

在这里,我们向这位作为将西方心理学传入中国的,历史中的第一人,作为西方心理学的传播者与第一本汉译心理学,即《海文心灵学》的译者,同时作为“心灵学”名称的创译者颜永京牧师致敬!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