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潇湘剑客
潇湘剑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1,261
  • 关注人气:1,1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新短文:决策计算:从“大数据”到“全数据”

(2019-07-21 17:39:44)

博主按:本文最初发表在“澎湃研究所”上。发表时的标题为:“决策计算:仅有“大数据”是不够的”。原文链接: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3956302


决策计算:从“大数据”到“全数据”

 

唐世平

(复旦大学特聘教授、“陈树渠讲席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本文将提出一个新的范式,即基于“全数据”的决策计算,并且给出这一范式的基本发展方向。

      在绝大部分人的理解中,未来是一个“大数据”的时代。事实上,拉泽尔等人在2009年在《科学》杂志的“计算社会科学时代的到来”一文中,几乎把“大数据”等同于“计算社会科学”。

      而我从一开始就对这样的理解持有保留和怀疑态度。经过8年的探索,我们有理由相信,我们秉持的方向是一个更为有用和有效的方向。至少我们的探索为未来数据技术的用途提供了另一种可能的方向。

简而言之,我认为,计算社会科学真正具有革命性的冲击力的领域是决策科学,它将给决策科学带来巨大且根本意义上的革命。更具体的说,计算社会科学完全有可能让人类的许多重大决策能够更加基于客观的大数据和计算机模拟,从而让传统的绝大部分依赖于专家的主观意见的决策变得更加科学,尽管专家意见仍将有其一席之地。

经过8年的探索,我们认为基于计算社会科学的决策计算的核心范式或者方向应该是基于“全数据”的决策计算。这一范式有以下几个核心的认知论和方法论水平的要求。

 

(一)、在认知论水平,我们必须用社会科学的思维,特别是社会科学的问题意识,来规制计算社会科学。换句话说,我们必须首先问:计算社会科学到底能够帮助我们解决那些决策者经常要面临的问题?

笔者认为,计算社会科学在以下几类决策问题将大有用武之地:1)对一个国家来说,对其它国家的基本政治走向(包括其权力结构、国内政治稳定等方面)的预测;2)对一个企业,特别大型跨国企业,来说,对所在投资国的基本政治走向的预测、如何确定竞争战略、如何选址等等;3)对于个人来说,旅游,买房、定居(特别是退休以后)等等的决策。所有这些决策都不仅仅需要数据的支持,还需要社会科学的思维以及理论和实证积累。

 

(二)从方法论水平,决策计算首先需要的是“全数据”思维,而不是“大数据”思维。全数据思维包含了大数据。也就是说,大数据只是全数据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

那“全数据”思维是什么呢?具体来说,“全数据”思维就是指我们首先要确立,需要什么样的数据才能够通过计算和模拟来解决一个决策问题。因此,“全数据”思维首先强调的是数据对一个决策问题的必要性和充分性,而不是一味强调数据的多少。在很多时候,要解决一个决策问题,我们肯定需要很多的数据,因此,我们需要“大数据”。但是,即便在这些情况下,一般意义上的“大数据”(比如,社交媒体、网购交易、通话数据等等)也是不够的,而是还需要和其它基础数据集合起来。

甚至在有些时候,我们对运用大数据辅助重要决策,需要谨慎,因为大数据很容易被假数据和假信息污染,正如特朗普当选和英国脱欧的两个事件告诉我们的那样。

 

(三)方法论水平上的第二点是,我们需要将通常意义上的“大数据”(比如,社交媒体、网购交易、通话数据等等)和其它基础数据集合起来运算,才能帮助我们解决具体的决策问题。光有“大数据”,可能只能解决一些小的决策问题(如,给特定的用户推送他或她喜欢的衣服款式。)

 

正是基于这样的“全数据”计算社会科学思维,我们开发了不针对不同决策问题的计算平台,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成功。

比如,世界上几乎每年就要举行重要的选举。因此,预测选举的结果并基于这些预测调整选举策略就成了每一个政党和候选人需要面对的最重要的决策问题。而因为选举必定产生大量的数据,基于社会科学家对选举的理解,计算社会科学就有可能基于这些大数据构建能够模拟选举结果,包括不同选举策略下的结果,的计算机模拟平台。

基于这一理念,我所领导的“复旦大学复杂决策分析中心”的团队构建了一个选举模拟平台。传统的选举预测通常都是依赖民意调查,尽管民意调查通常都有相当的误差和不确定性。不仅如此,传统的选举预测通常不能相对准确地预测议会的选举。而我们的计算机模拟平台完全不依赖民意调查。基于该平台,我们成功地比较准确地预测了我国台湾地区的两次选举(2016, 2018)以及美国的两个州的参议员选举。这写成果至少表明,我们的基本思路和我们的计算机模拟平台是完全可行的。为此,我们的平台成功获得了我国台湾地区授予的发明专利,这应该也是中国大陆的计算社会科学获得少数的几个发明专利之一。

 

[新闻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744a73490102yav5.html]

 

又比如,基于同样的“全数据”计算社会科学思维,我们最近推出了一款能够通过智能计算,为用户量身定制旅游行程的旅游移动端应用(微信小程序),“掌中星球”。简单地说,“掌中星球”是一款基于智能算法,能为你量身定制从出发到回家的完整行程的“一站式”旅行应用,同时兼具社交功能。有了“星球”在手,你就可以任意玩转神州,探知世界。

大家肯定感到奇怪,我怎么会来做旅游?我的回答是:旅行其实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决策问题。大家肯定都深有体会:为了一个()自由行,你必须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到处找攻略、看景点、搜酒店,使用多个平台才能制定出一个你自己也不知道是否“科学”的行程。因为没有一个旅行网站及应用能够提供基于客观数据、完全智能算法和机器驱动的一站式行程定制服务。既有旅行网站及应用推出的所谓“行程定制”,其实都是基于人工(即,“定制师”或“旅行达人”推荐、策划)。而拥有“掌中星球”,用户将不再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去制定行程。

 

[“掌中星球”公众号推广文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Vtih4ixG7Z58pCAtEjh61A

“掌中星球”微博链接:

https://weibo.com/p/1005051951036233/home?from=page_100505_profile&wvr=6&mod=data&is_all=1#place ]

 

以上的例子表明,计算机社会科学确实有可能给决策科学的许多问题都带来一些崭新的解决办法,从而为传统上主要依赖专家意见的决策科学带来巨大的变革。中国的社会科学家和计算机科学家一起,应该和诸如政府与企业这样的行为体携起手来,为中国的决策科学的进一步科学化而共同努力。如此,中国的社会科学,特别是作为应用社会科学的决策科学,确实有可能实现追赶发达国家的目标。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