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华
金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91,164
  • 关注人气:7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旷远幽深的诗意内蕴,自然隽永的诗美品格——读德富芦花散文诗《大河》

(2023-01-24 08:49:42)
标签:

读书

旷远幽深的诗意内蕴,自然隽永的诗美品格——读德富芦花散文诗《大河》


大河/德富芦花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人们对河川的感情,确乎尽为这两句话所道破。诗人千百言,终不及夫子这句口头语。

海确乎宽大,寂静时如慈母的胸怀。一旦震怒,令人想起上帝的怒气。然而,“大江日夜流”的气势和意味,在海里却是见不着的。

不妨站在一条大河的岸边,看一看那泱泱的河水,无声无息,静静地,无限流淌的情景吧。“逝者如斯夫”,想想那从亿万年之前一直到亿万年之后,源源不绝,永远奔流的河水吧。啊,白帆眼见着驶来了……从面前过去了……走远了……望不见了。所谓的罗马大帝国不是这样流过的吗?啊,竹叶飘来了,倏忽一闪,早已望不见了。亚历山大,拿破仑翁,尽皆如此。他们今何在哉。溶溶流淌着的唯有这河水。

我想,站在大河之畔,要比站在大海之滨更能感受到“永远”二字的涵义。 


旷远幽深的诗意内蕴,自然隽永的诗美品格——读德富芦花散文诗《大河》

 【读与评】

 面对无始无终、永续不绝的时间,人类一向怀着深刻的迷茫和困惑。因此,孔夫子才在“川上”发出了那声千古喟叹。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时间如流水,“从亿万年之前一直到亿万年之后,源源不绝,永远奔流”,德富芦花也油然兴起同样的感怀。

 这就是“时间”作为哲学之谜在不同时代的人们心中唤起的同样思考。

 是的,时间是永恒的。在这个日夜奔流的“永恒”中,世间的一切可以把捉的事物显得多么短暂而微不足道!古代的罗马大帝国可谓盛极一时,威震宇内了,可是,在时间的长河里它也不过如过眼即逝的“白帆”和倏忽飘去的“竹叶”,“早已望不见了”。亚历山大、拿破仑这样的历史人物,也曾叱咤风云,高高挺立于历史舞台,可是,“他们今何在哉”!时间就是这样以它不可征服的“永恒”淘尽世间的一切,永不衰老,永不枯竭。人类一代一代地思考着这个不无神秘,无限深奥的“谜”,却永远解不开它的谜底:

 我想,站在大河之畔,要比站在大海之滨更能感受到“永远”二字的涵义。

 如历史上众多的哲人一样,德富芦花也只能去“感受”永恒时间的涵义了。

 德富芦花兴发于“泱泱的河水”,联想到孔夫子的喟叹,又以海洋的博大雄浑相比照,突现了“溶溶流淌着的”河水的象征意蕴。以这个“不舍昼夜”静静流淌的“河水”意象为情思奔泻口,精鹜八极,神驰古今,拓开了旷远幽深的意境,启迪人们一起感受和思索,这就使作品获得了诗意内涵。

 作品的语言是平朴的,并且始终保持着淡淡叙说的语调。但是,由于它有丰富的诗意内蕴,所以仍然显示出诗的质性、诗的魅力。中国诗学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美学评判,那么《大河》作为散文诗,正是体现了自然而隽永的诗美品格。从这一点说,东方人的审美情趣确有共同之处。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