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梁建章
梁建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76,517
  • 关注人气:4,3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鼓励生育比延迟退休更迫切

(2015-03-17 11:49:47)
标签:

财经

时评

  梁建章、黄文政

 

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310日表示,希望今年能够把延迟退休年龄的政策方案制定出来,明年在报经中央同意以后向社会征求意见,修改完善,应该是在后年正式推出。为什么政府要如此急迫地力推延迟退休呢?原因是中国面临越来越严重的人口老龄化。

人口老龄化有两个原因:一是生育率走低,使孩子和年轻人口的比重减少,老年人口的比重相对增加;二是寿命延长,使老年人口的数量和比重增加。目前,中国的人均寿命在全球仅处于中等水平,但老龄化程度却靠前。更严重的是,中国的老龄化只是刚刚开始,目前60岁以上老人比例只有15.5%,未来几十年会一路上升到40%左右。归根结底,中国未来的严重老龄化的原因并不是老人太多,而是长期低生育率导致孩子和年轻人太少。而且,除非立即放开并及时鼓励生育,中国人口并不是在进入深度老龄化后就会好转,而是更可能随着人均寿命的提升而进一步恶化。现在就感受到老龄化的切肤之痛,未来的严重性可以想象。

养老金体系的本质是以劳动者交纳的养老保费支付老年人福利。随着老龄化加深,一方面老年人增多推高养老金支出,另一方面劳动者减少降低养老金收入,出路只有延迟退休年龄、减少老人福利或者提高劳动者的保费。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已经连续三年减少,并且未来会持续性地大幅萎缩。与此同时,领取养老金人数却在快速增加。目前,职工养老保险的抚养比是3.041,也就是3个人养1个人,到了2020年将下降到2.941,到2050年将下降到1.31。随着人口预期寿命的增加,老年人领取养老金的年限也相应的增长,而且养老金待遇是刚性增长的。所以,在人口老龄化不断加剧的情况下,养老金基金收支平衡的压力将越来越大。

39日《新京报》报道:黑龙江省省长陆昊代表在发言中提出,当地养老金赡养比达到了1.421。李克强总理立刻关切询问:“现在有养老金当期欠发的问题吗?”陆昊回答说:“今年没有问题,但明年、后年可能会出现困难。” 包括黑龙江在内的东北地区是中国生育率最低的地区之一。很显然,计划生育不仅丝毫没有给东北地区带来“少生快富”的效应,反而带来严重的老龄化困境,而这其实仅是低生育率灾难的冰山一角。

现在中国养老金是否存在缺口,缺口有多大?“从目前的各项数据来看,养老金的缺口肯定是存在的,但是应该说现在的数据都不准确。”中国劳动学会薪酬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孙群义说,目前存在的缺口主要指养老金个人账户的“空账”、还有统筹账户收不抵支的“赤字”。而据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测算:“我国退休年龄每延迟一年,养老统筹基金可增长40亿元,减支160亿元,减缓基金缺口200亿元。”

不论是依靠养老金,老人自己的积蓄,还是投资方式来养老,其本质都是用工作人口创造的物品和服务来支撑老年人的生活。老年人口比例越高,社会整体养老压力越大。与很多人的理解相反,事实上,老年人手中占有的名义财富越多,年轻人整体压力反而越大。这是因为养老积蓄在支付时,老年人兑现能力越大,工作人口在自己创造的价值中,能留给自己享用的份额就越少,只是养老积蓄和支付方式的社会化,在微观上模糊了这种关系。

除了房屋等使用年限很长的物品,老年人当年创造的价值,在一代人之内基本都消耗掉了。养老积蓄并非是把当年创造的产品或服务储存下来供以后使用,而是把其投入于生产能力的提升,在兑现时,按相应价值来购买后面工作人口提供的物品和服务。因此,养老积蓄作为名义财富在兑现时的价值,取决于其投入的未来生产能力所能创造的价值。人口衰减,未来经济规模会相对缩减,届时创造的价值总额萎缩就越厉害,养老积蓄所代表的名义财富的虚幻性就越强。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年轻人口数量不断萎缩,养老困境只会越来越严重,而延迟退休是应对长期低生育率下的人口老龄化的不得已的办法。要缓解人口老龄化问题的根本出路是提高生育率,最终维持年轻人口数量的基本稳定。中国的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已经超过20年,由此造成的年轻人口亏缺将会长期拖累中国的养老体系。

更严重的是,在未来10年,中国处于生育旺盛期22-30岁的女性数量将萎缩至不到目前的60%。这意味着,即使立即全面放开并及时鼓励生育、把每对夫妻生育孩子数提升到现在150%,那也无法阻止出生人口的显著萎缩,这将使得未来年轻人的数量进一步大幅减少。因此,要真正缓解未来老龄化和长期的养老金困境就必须大力鼓励生育。

如果错过这几年,数量众多的70后甚至80后女性的生育力将大幅下降,届时仅依靠人数本来就在快速萎缩而且生育意愿更低的90后,中国出生人口只会不断走低,2030年后,中国将陷入空前的深度老龄化。目前,大量年轻夫妻还未面临赡养父母的情感和现实压力。如果此时能释放70后和80后有限的堆积生育意愿,他们现在生育的孩子在20年后正好成人。

如果再拖延几年乃至十几年,等到70后和80后的父母年迈,赡养压力大增的育龄家庭即使有心,也无力生育更多孩子。此外,在老龄化还不是特别严重的今天,政府还有财力用于鼓励生育。但在更严重的老龄化后,工作人口相对于老年人口将大幅萎缩,财政状况将急剧恶化,维持社会的正常运转等都将捉襟见肘,更遑论去支持养育孩子这种没有短期收益的事业。

因此,目前可以说是挽救中国人口颓势的最后一次机会。错过这个时机,中国将陷入更严重的低生育率危机而无法自拔。这意味着,从维持中国社会的长远和可持续发展来看,鼓励生育比延迟退休更加迫切。但匪夷所思的是,中国陷入低生育的征兆如此严重,家庭失独的悲剧如此惨重,社会呼呼放松生育限制的声音如此强烈,但生育政策的调整却一拖再拖,迄今连最基本的“全面放开生育”都遥遥无期。相比之下,延迟退休这种应对人口老化的短期办法却进展顺利,对社会舆论的普遍反对似乎也少有顾忌。这种对比留给公众的印象是,政府的决策漠视民意,而且极其短视和狭隘。

有人可能会提出:鼓励生育会加重政府的财政负担。其实,家庭承担了养育的绝大部分成本,政府的支出则主要体现在教育投入上,而这只占税收的一小部分。在美国,税收占GDP26%,教育开支只有5%,而养老开支则约12%。由于美国生育率长期处于更替水平,年龄结构基本稳定,所以上述比例大致反映出个人从出生到老去的过程中对政府收入和开支的影响。

如果以个人一生所创造或享用的财富为一个单位,上述数据表明,增加一个小孩,政府需要投入5%来教育他,但可获得26%的税收,最终用12%来赡养他,而剩下的9%加上财政赤字,则可投入国防、科研、基础设施及归还以前的赤字。赤字本质上是个人借给政府使用的开支,是个人工作创造的财富,与税收的区别在于政府将来对赤字是要偿还的,而支撑偿还能力的则是未来纳税的工作者。

总体而言,政府从个人获得的收入要大于开支。一对没有小孩的夫妻,尽管早年给政府节省了5%的教育投入,但等到老迈之后,却需要政府付出12%的养老费用,也没有新一代贡献税收去分担政府开支。相比之下,生育多个小孩的家庭,虽然早年需要政府投入一定的教育资源,但以后会贡献远大得多的税收,给政府用于抚养其他家庭的老人并提升社会整体的进步。

中国的情形与美国类似,税收占GDP比例将近20%,而教育投入是GDP4%。因为中国的生育率长期大幅低于更替水平,将来工作者占总人口的比例将大幅下降,老人占总人口的比例将大幅上升,未来用于抚养老人的支出将可能高于GDP10%。因此,限制生育看似节省了当前的抚养费用,但却极大地消减了推动社会未来进步的力量,是一种杀鸡取卵似的短视行为。

如果无法有效地提升生育率,那么随着人口老龄化的不断加剧,养老金缺口将会越来越大,政府就不得不一再延迟退休年龄,而这又可能导致越来越多的在职职工不愿意参加养老保险,由此引发的社会矛盾将愈演愈烈。长远来看,只有实行鼓励生育、提高生育率至更替水平附近,保持合理的人口结构,才是应对养老金问题的最根本办法。

 

推荐两本书:

《中国人可以多生!这是中国大陆第一本正面批评计划生育政策的书。

《人口危局:反思中国计划生育政策》:这本书用详实的数据、严密的逻辑、生动的案例,把计划生育宣传的错误理论一一驳倒。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