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荷香心里
荷香心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51,447
  • 关注人气:5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荷香心里:忠贞的爱情里根本没有情敌

(2016-05-08 23:35:22)
标签:

感情

老公出轨怎么办

重婚罪

分类: 老公(老婆)出轨怎么办

荷香心里:忠贞的爱情里根本没有情敌
              文:荷香心里(公众微信号:荷香心里)      

                     国家首批注册心理师,助您解婚恋情感困惑 


        1

     2010年的212号,正好是阴历的腊月二十九,再过一天就是除夕了,小城里到处都弥漫着喜气洋洋的节日气氛。可在一个家属小区的一栋楼里却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只见一个抱着孩子的年轻女子,对着一个中年男人失声痛哭大声呵斥:“田凯,你还是不是人?大过年的,你扔下我们娘儿俩,你到这儿来过年来了!”

对面的男子憋得满脸通红一句话也不说,倒是他身边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过来一把扯开年轻女子,说:“你是谁呀?你拉着我们家老田干什么?”

年轻女子一听这话,扭过头来愤怒地说:“我是谁?我是他老婆!你们家老田?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大过年的家属楼里传出来两个女人尖锐的争吵声,周围的邻居非常奇怪,为什么这两个女人都说老田是自己的丈夫?老田到底和这两个女人是什么关系?要想弄清二女争夫背后的故事,我们还得从老田讲起。

2

老田叫田凯,就出生这座小城。大学毕业后,他进了当地的一家国企工作,他的妻子叫陈亚丽,两个人有一个女儿名叫田甜。田凯在工作上比较出色,三年前就被调到了公司在北京的总部,担任副总经理。

田凯调动之后,没有带妻子和女儿上任,把她们留在了老家。男人离老婆远了,可不是件好事!田凯到了北京之后半年多,就和一个叫王静的女人好上了,两个人好了一年,王静怀孕了。拿着B超报告单,王静给田凯下了最后通牒,给他三个月时间如果还不能离婚娶自己,就要挺着肚子闹到田凯的单位去。

进退两难,田凯开始后悔自己不应该玩这个危险的游戏,现在骑虎难下,怎么收场?眼看着王静给他的最后期限就要到了,田凯还是一筹莫展。

这天,田凯无意间翻开一份报纸,上面一份报道一下子吸引了他的注意。他一口气把这份报道从头读到尾。放下报纸,田凯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他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

第二天一早,田凯就到单位请了假回了老家,这一走就没了消息,电话不接短信也不回,这让等在北京的王静心里无比的恐慌,田凯难道是躲了吗?自己只知道田凯在老家是住在单位的家属区,连个地址都不知道,田凯真要是躲了,自己上哪儿去找他?

就在王静几乎要陷入绝望的时候,田凯突然回来了,而且还随身带回了他跟陈亚丽的离婚证。这件事居然这么轻易地就解决了?王静觉得简直让人难以置信!第二天,田凯就领着她到婚姻登记部门办了结婚登记,三个月后王静顺顺当当地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一下子从见不得光的第三者变成了合法的妻子,王静心里不禁有些扬扬得意。可高兴的日子没过几天,王静发现自己的婚后生活跟以前没啥区别。

田凯说他是国企高管,不能刚离了婚就娶妻生子影响不好,他要求王静对两个人的婚事严格保密,结婚没有婚礼,孩子生下来也没有满月酒。田凯还是住在单位给安排的宿舍,王静一个人带着孩子住在家里。就算孩子病了,也得王静一个人抱着孩子上医院。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让王静觉得无比压抑,怎么自己手中拿着货真价实的结婚证,却仍然过得像个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最让王静痛苦的是逢年过节,每当年节的时候,田凯总是说父母不同意他们的婚事,他自己一个人回老家过年,留下王静和孩子在北京。不敢告诉父母,王静又没有朋友可以倾诉,她只能抱着孩子整天以泪洗面。

眼看着2010年的春节就要到了,孩子一岁多了,王静满心以为今年总能跟田凯过一个团圆年了吧?可田凯却仍然说父母还是不能接受她这个儿媳,今年他还得自己一个人回去,王静还是和孩子留在北京。

3

腊月二十八田凯走了,留下王静一个人抱着孩子看着空落落的屋子欲哭无泪!自己过的这叫什么日子?就在此时,家里的电话突然响了,原来是田凯给父母定了两张明天去南方哥哥家过年的机票,航空公司打电话来问是否需要免费的班车接送?王静琢磨着田凯不是说回老家陪父母过年吗?可父母去了南方,田凯回家这是要和谁过年呢?

想到这儿,王静再也坐不住了,她第二天一早抱着孩子就回了田凯的老家。下了火车费尽周折,一直找到半夜十点钟,王静才在田凯单位的家属区找到了田家。出来开门的居然是田凯的前妻陈亚丽,陈亚丽穿着睡衣睡眼惺忪,一看就是刚从梦中被惊醒的。

看到这一幕,王静一下子愣住了,田恺和陈亚丽不是离婚了吗?她怎么会在这里?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田凯一边穿衣服,一边从里屋走了出来,嘴里还边走边问:“是谁呀?这大半夜的!”

眼前的这一幕,彻底把王静击垮了。丈夫大过年的扔下自己,竟然和前妻团聚,她再也忍不住了,冲过去大声哭喊:“田凯,你还是不是人?大过年的,你扔下我们娘儿俩,你到这儿来过年来了!”

陈亚丽不认识王静,看到半夜突然一个女人扯住自己的丈夫就不干了,伸手拉住王静说:“你是谁呀?你扯着我们家老田干什么?赶紧松手!”

王静扭过头来看着陈亚丽说:“我是谁?我是他老婆!他跟你离婚之后已经跟我结婚了,我们现在孩子都有了,你还你们家老田,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啊?你都离婚了,你还跟前夫住在一起,你这是第三者插足,你知不知道!”

几句话说得陈亚丽说不出话来,这是怎么回事?自己的日子过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成了第三者?她回头一看丈夫田凯,只见田凯满脸通红,憋在那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陈亚丽心里咯噔一下,她忽然明白坏了,自己是被田凯给骗了!三年来,田凯一桩桩一件件的反常举动就像过电影一样,飞快地在陈亚丽的脑海中回放。

4

三年前,田凯被单位派到北京,走的时候没有带自己和女儿,她知道北京落户买房子都挺难,所以当时也没催他。一年之后,丈夫突然间惊慌失措地回了家,回家之后给自己看了一份报纸,报纸上登着几个国企的高管落马。拿着报纸丈夫田凯对自己说,最近中央正在彻查国企高管的贪腐问题,很快也会查到自己的单位。前一段时间,他和几个朋友合伙做生意,从单位挪了几笔款项,这些事哪件漏了都是大事!他现在赶紧想法提前做准备,把陈亚丽和女儿田甜移民送到国外去,如果以后万一有个风吹草动,他自己也好抬脚就走!

这番话吓得陈亚丽也慌了神,她毫不犹豫就答应了。田凯接着说,在办移民之前两个人还得办个假离婚的手续,否则的话上面刚说彻查国企高管的贪腐,自己就先把妻子女儿送出国,这不等于是不打自招!陈亚丽没多想,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很快两个人办了离婚登记,就开始办起移民手续!田凯认识的朋友多,移民手续办得很顺利,现在已经全办妥了,只等6月份女儿高中一毕业,母女两个人就可以走了!

看着眼前这个三十多岁披头散发哭喊着找丈夫的年轻女子,陈亚丽的心里全明白了,丈夫这哪是假离婚呀?他这是真离婚!他是跟自己唱了一出苦肉计,可是人算不如天算,眼前这个女人过来寻夫,恰恰救了自己!否则再过两三个月自己出了国,到那会儿就算反应过来,也全来不及了!可眼前该怎么办?跟丈夫田凯吵?不能吵,现在要是吵翻了,丈夫正好和新欢双宿双飞去了,想到这儿,陈亚丽深吸了一口气,故作镇静地冷笑到:“你说谁是第三者?谁不要脸?我和田凯是结发夫妻结婚二十多年,孩子都上大学了,我们现在办了离婚手续不假,不过那是为了移民办的假手续,那就是一张废纸!田凯对你不是真心的,他不会跟你过的,就算跟你登记了,那也是逗你玩!他没告诉你吧?我们家移民手续都办好了,再过三个月我们就要全家一块出国了!”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陈亚丽这番话一下子把王静打蒙了,她心想原来是这么回事!难怪他这么容易就和前妻办了离婚手续,原来是想着跟前妻到国外去生活呀!想到这儿,王静再也受不了陈亚丽嘲弄的目光,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抱着孩子冲了出去!

王静跑了,陈亚丽的身体软了下来,她瘫坐在地上嚎啕痛哭!在一旁的田凯大脑一片空白,怎么会这样?自己这个计策,本来应该是天衣无缝两全其美的呀!送女儿和妻子出国本是个好事,出国之后女儿田甜可以在国外上大学,陈亚丽陪着女儿在国外生活,这多好呀!虽然办了离婚手续,可是还不是像夫妻一样过日子吗?自己完全可以照顾得过来,这国外一个家北京一个家,两边完全互不干扰!眼看着再过三个月陈亚丽就走了,自己这个计策就实现了,王静怎么在这节骨眼上冒了出来?

为了安抚妻子,田凯只好跟单位请了假,在老家留了下来!另一方面,他又在悄悄地寻找王静母子,打电话回北京的家里没人接,打给王静的父母,王静也没和他们联系!田凯心急如焚,王静不会想不开带着孩子去寻短见吧?她到底去哪儿了?

5

王静哪儿也没去,她冲出田家之后,在当地找了一家宾馆住了下来。年假一过第一天,王静就到法院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她起诉陈亚丽和田凯两个人重婚,追究二人的刑事责任!在诉状中王静说:她与田凯于2008年登记结婚,而田凯在结婚之后,仍然与前妻陈亚丽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而且两个人还办了移民手续,计划移民之后共同到国外生活!因此两个人的行为已经构成了重婚罪,她要求法院追究二人的刑事责任!

看着法院送来的诉状,还有跟诉状一块送来的王静和田凯的结婚证复印件、孩子的出生证明和那一家三口的全家福,陈亚丽的心碎成了一片一片!陈亚丽这边是伤心,田凯那边却是生气,这王静心太狠了,居然想把自己送到监狱!这件事该怎么收场?田凯想了又想,他给王静发了一条短信,在短信中田凯说:静静,我对你是真心的,我不会出国的!我这都是为了要和你在一起,才采取的权宜之计!我是想清除我们两个之间的障碍,其实你再多等我三个月,她们就走了!她们走了之后,咱们两个就可以堂堂正正在一起了!你想要的婚礼、蜜月,都可以给你!你要相信我,这个世界上我只爱你一个人!”

短信中的每一个字,都深深地敲打在王静的心上,看着眼前幼小的儿子,想想这段得来不易的婚姻,王静心软了。很快开庭的日子到了,三个人早早地来到了法院,田凯坐在被告席上,看着原告席上的王静,心里忐忑不安,王静收到自己的短信没有啊?这个女人到底怎么想的?难道她真想把自己送到监狱?

正在胡思乱想间,王静突然站了起来说:“法官,我有话要说!我不告了,我申请撤诉!”

王静这句话一出,整个法庭一片哗然,田凯一下子松了一口气,可没等他心里这块石头落下,他身边的陈亚丽突然站了起来:“她不告了正好我告!”说完陈亚丽拿出一摞材料递给法院说:“我要告田凯重婚罪!我跟田凯是二十年的夫妻,是王静第三者插足破坏了我们的家庭!田凯为了和王静结婚,骗我和我办了离婚手续,可他在跟王静办了结婚登记之后,仍然瞒着我和我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我认为田凯这种行为已经构成了重婚罪,我要求法院追究田凯重婚罪的责任!”

没想到陈亚丽会突然间发难,田凯一下子蒙了,他扯住陈亚丽的胳膊说:“雅丽,你干什么呀?她都不告了你折腾什么啊?”

陈亚丽冷笑了一声说:“我折腾?我一夜之间家没了,丈夫成了人家的,我成了重婚的第三者,总得给我个说法吧?”

田凯说:“那你也不用这样啊,你把我关起来对你有什么好处?”

陈亚丽冷笑了一声说:“好处?好处就是让你们两个付出应有的代价,我就想看看,要是你被判了刑,工作没了钱也没了,你这小媳妇是不是还爱着你?”

看到这里王静也沉不住气了,她不顾自己还是这起重婚罪的原告一下子站了起来,大声说:“现在我才是田凯的合法妻子,重婚罪是自诉案件告诉才处理,现在我不告了,法院都管不着,你陈亚丽已经跟田凯离了婚,你现在才是破坏我们婚姻的第三者,你应当承担重婚罪的责任,我现在不告你已经够意思了,你有什么权利告田凯的重婚罪?”

两人在法庭上针锋相对各不相让,其实陈亚丽心里也拿不准田凯与自己办了离婚手续之后,又和王静结了婚,现在王静才是他的合法妻子,难道真是像王静所说只要她不起诉重婚,就没人能够追究田凯的责任了吗?真是这样吗?根本不是这样!王静说的话没有一句是有道理的!

重婚罪是可以由公诉机关提起公诉的,作为重婚这种严重危害我国婚姻制度的行为,不是说没人告就没人管的!陈亚丽虽然在法律上看好像是第三者,而她恰恰是重婚案件的受害人,按照法律规定,她也仍然可以提起自诉!也就是说对于田凯这种重婚行为,即便王静不告了,法院也一样可以依照陈亚丽的自诉,对田凯进行定罪量刑。同样法院也可以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由公安机关侦查之后,送交检察机关提起公诉,重婚罪一定会受到法律的追究!

在法庭上作为原告的王静却反而替被告田凯开脱,此时的陈亚丽再也无法忍受田凯对自己和王静的欺骗,她拿出了一个田凯万万没有想到的证据。她在法庭上播放了一段田凯的录音,录音中田凯跟陈亚丽说,他对陈亚丽是真心的,他只爱陈亚丽一个人,他是被王静缠上了,没办法想脱身,才不得不办了假离婚手续,他现在已经准备好了,攒了一笔钱就等着和陈亚丽一块到国外去生活!只要陈亚丽和女儿前脚移民,他后脚就会辞了工作跟妻子女儿一起去国外!

录音播放出来,王静一下子蒙了,她拿出手机翻出那条田凯给她的短信,留着泪问田凯:“田凯,你到底哪句话说的是真心的?”

同样的问题,陈亚丽也在质问:“田凯,今天在法庭上你给我们一句痛快话,你到底对谁是真心的?你到底想要哪个家?”

面对两个“妻子”的质问,田凯终于奔溃,他歇斯底里地在法庭上大喊:“我对你们两个都是真心的,两个家我都要!我这一番苦心你们两个怎么就是不理解呢?按照我的安排去生活不好吗?你们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国内,我都能够照顾得过来呀!”

田凯这番话一说出来,整个法庭一片哗然,这世上怎么能有这么厚颜无耻的男人?听到这儿,王静再也坐不住了,她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大声地说:“法官,我不撤诉了,我还要告田凯,这样的男人我不要了!”

由于案情复杂,法院将案件移送至公安机关,公安机关在侦查之后,报送了检察院提起公诉。三个月后,这起案件再次开庭审理,法院经审判决田凯在与妻子陈亚丽的婚姻中,欺骗妻子陈亚丽办理了离婚登记手续;此后又与王静结婚,在跟王静婚姻存续期间,仍与前妻陈亚丽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其行为已经构成重婚罪,并且情节严重、性质恶劣,判处其重婚罪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判决下来了,田凯以量刑过重为由,向上级法院提出上诉,二审法院最终维持了原判。终审判决下来的时候,陈亚丽和女儿田甜已经远渡重洋,在国外开始了新生活。王静也向法院提出诉讼,要求与田凯离婚!

这一场二女争夫的闹剧终于落下了帷幕。爱情是自私的,我国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不仅仅是法律规定,更重要的也是爱情的本质所决定的。田凯这个两个都爱,实际上就是两个都不爱!重婚行为不仅仅是对法律的践踏,更是对爱情的亵渎!

6

荷香心里点评:在我做咨询的过程中,有不少女性说自己的老公出了轨在外有了情人,可老公又不愿意和自己离婚,她们问我该怎么办?每每被这样问及,我的心里对这样的女人心中好大的疑惑,男人在外彩旗飘飘,家中红旗不倒,他为什么要主动提离婚啊?况且,离婚要涉及家中财产的重分配,他怎么忍心把至少一半的家产拱手让给你呀?可是女人面对背叛自己的男人,你为什么不能自己做出决定离开他?!

看来中国传统的女人附属于男人的思想根深蒂固,男主没有提出辞掉女仆,女仆怎么能自主离开自己的主子?当女人有了附属于男人的思想之后,男人自然也有多要一个仆人的心意,当他需要女人的时候,便很自然地又收了一个女仆伺候。

本案中也是女人遭遇老公出轨,不同的是两个女人都很有主见!当新欢王静怀上孩子后,直接通牒田凯给他三个月时间,如果还不能离婚迎娶自己,则要闹到他的单位,让他名誉扫地!田凯在新欢的压力下,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一个办法哄骗妻子离婚。虽然是真办了离婚手续,可得假演戏呀!于是离婚不离家,逢年过节还是与前妻一起过。王静这边虽然有真结婚证,却跟没结婚一样,天天带着个孩子守空房,尤其千家万户团圆年时,声声炮竹更显孤儿寡母的寂寞与孤苦,于是有除夕夜前夕奔波寻夫。

先是两个女人直接短兵相接,互相指责对方是自己婚姻的第三者,强势捍卫自己的婚姻!过第一招前妻胜,现任溃败而走,新年一过击鼓上堂状告前妻和现任犯了重婚罪。两个女人的火力对上了,男人赶紧两边熄火两头哄。

新欢王静的婚姻毕竟得来不易,而且儿子尚年幼,她非常想保全这场婚姻,当丈夫发来短信哄骗自己时,由于自身的弱点而选择轻易相信了田凯!法庭上,原本跟前妻争夺同一个男人的王静,突然当庭撤诉,因为田凯向她表示他和自己是同一个阵营的,那这个仗还打什么呀?

二十多年的老公突然被别人抢走了,前妻不干了,对于这个叛徒男人,一定要严惩!新欢不告,前妻接着告!本来和田凯同一个阵营的,突然异军突起,调转矛头攻打内贼,并且当庭播放田凯对自己的许诺录音,一旦男人的诺言被两个女人都听见就成为最恶心的谎言!

当两个女人逼问田凯到底爱的是哪个,想要哪个家?田凯恬不知耻地说:两个都爱,两个家都要!这就是出轨男人为什么不跟妻子提离婚的自私贪婪心态,这样的男人,你舍不得离舍不得离开,那是你自己愿意被丑男作践!本案两个女人当庭揭穿男人的丑陋嘴脸,把他送进了监狱,掉头离开了渣男!

忠贞的爱情里没有情敌,他(她)是你的天命,一生为爱付出!

 

婚恋情感困惑需要咨询的朋友,请加荷香心里工作QQhttp://wpa.qq.com/pa?p=1:913635688:1,在线咨询!或拨打24小时咨询热线:15955300933预约咨询,咨询方式参见咨询服务简介

微信公众订阅号:直接搜索“荷香心里”或“hunyinzixun120” ,扫描下图二维码,关注情感话题!

                                   http://aimg2.dlszywz.com/ueditor/image/227/452319/1442626358942240.jpg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