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璞-国安青少
杨璞-国安青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92,205
  • 关注人气:9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璞写——我的12年国安球员生涯

(2011-09-29 14:53:56)
标签:

杂谈


十一、鲜为人知的队内外号秘史
   
    快四十岁的南方仍然被很多人称为“小将南方”,成名时的烙印太深刻,岁月这把剃刀都抹不平痕迹。比南方小10岁的大辉子很有创造力,开玩笑的时候他喜欢称南方为“方方”,很柔美的称呼。对,现在说的就是外号,所有人都熟悉。每个人小时候都被别人起过,也都给别人起过。每个班里都有那么一两个“外号创造者”。我小学转过四次学,很多同学都没有印象了,被起没起过外号也记不清楚了。可以肯定的是,进入国安队后,我是当之无愧的“起外号专家”,这些外号只限于队内使用,外人基本都不知道。

    队里的人都叫我“小脑”,这名字是南方起的,刚进队的时候云龙、薛申他们叫我疯子,然后南方就问:“为什么叫疯子。”云龙他们就说:“他当初得过小脑炎……”后来南方就直接叫我小脑,然后这个名字就叫开了。后来简化了,直接叫“脑”。不但老队员这么叫,后来杨昊这批人都这么叫。我其他的名字是“8号”、“CAPTAIN”,小队员后来都叫“璞哥”。就跟我刚进队的时候一样,“南哥”、“旭哥”、“周哥”、“宝哥”,所有老队员都是大哥,必须懂事儿。

    我不但懂事儿,还有创造力。当年威克瑞那帮人的外号基本都是我起的,我管薛申叫“牙擦苏”,田野那会儿还有头发被我叫成了“麦当劳”,云龙在我手机里的名字现在都是“黑人”。外号等于昵称,我是见谁给谁起,比如南方,我就叫过他“南克万”,听着熟悉吗?这个名字的典故很简单,就是南方专门能克当年的大连万达。
   
    南方1999年26岁,按说正值当打之年。但在联赛初期情况却不是这样,随着我们小将的冲击,他甚至都失去了上场的机会。对于任何一名职业球员来说,最郁闷的事情莫过于打不上比赛了。如果这个打不上比赛的人是南方,郁闷程度至少乘上一个十。前面我说过,南方是我们队的名嘴,曾经一度被人怀疑选错了行。就这样一个表面嘻嘻哈哈的人,内心却极度较真儿。这种性格在生活中的具体表现就是严重靠谱,在球场上体现为动不动就爱急。在足球业务的争论中,有时候哪怕是他明知道自己的观点站不住脚,在嘴上也不会服输。

    说他是老队员,其实比我们大不了多少,也感觉不出年龄差距。到了关键时刻,这年龄的优势确实体现出来了。由于我们队当时吃到了三连败,又要面临客场挑战延边队,赛前我们都琢磨着,如果再输下去真是不可想象。延边那支队相当难打,球员脾气都很硬,而且主场风格很独特,只有一条路能通向体育场,树上都有人看比赛,压力相当大。可能沈指觉得我在上一场比赛中表现不好,这场比赛都没让我打。我当时还想,可别刚打了几场比赛又没有比赛踢了,那样就真的玩完了。于是,继续写日记自我鼓励。

    不单是我没有上场,托肯、米哈利和佩塔三名外援也失去了主力位置,7个位置的球员发生了变化。当我们带着巨大的变化提前一个半小时抵达赛场时,发现球场上已经坐满了三万名观众,黑压压一片,那阵势绝对唬人。赛前布置战术时,沈指要求南方死盯高仲勋。这种改变对于我们来说是巨大的,因为球队一直是打442整体防守,如果用一个队员去专门盯防另外一名球员必然破坏防守的整体性。不过,当时我就是队里一个“小崽儿”,那么多大哥都点头服从,我也就是动动心眼儿,根本没有说法的份儿。不知是不是我的预感不好,反正上半场我们就先失球了。

    延边队的特点就是速度快,再配上那个叫泰尼的喀麦隆前锋,用了20分钟就打进了我们一个球。下半场比赛中,沈指为了加强进攻换上了托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这家伙上场之后明显不投入,原本我们在边路有一次很有威胁的传中,托肯只要跟进就绝对有机会抢到点,可他却原地看着球传过来,压根儿没动地方。这一下算是彻底激怒了教练组,托肯马上又被换下,并从此再没有打过主力,没过多久就彻底的离开了国安队。

    当时我就觉得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还有20分钟比赛就结束了。这时,南方站出来了。他在对方的禁区的混战中右脚弹射,攻破了延边队的大门,最后比分1比1,虽然没赢球但止住了连败。赛后回酒店路上的大巴车上,有记者电话采访南方,他拿着电话应付着采访的记者,“那个球不难,我抢住了身位,右脚往球门后角一弹就进了”。就是那场比赛之后,南方锁定了一个主力球员的位置。沈指跟教练组说:“南方以后必须用。”

    平了延边之后又赢了山东,好歹有了喘息的余地。好景不长,接着又用两个同样的0比1先后输给重庆和四川。如果下一场主场再输给万达,我们又要迎接一个三连败。要说,南方还真是大场面球员,这场比赛又成了他的舞台。在我眼中,南方是门前的典型机会主义分子,也就是门前感觉特别好,这是别人很难具备的天赋。有时候一个人抢了半天,也许都不如南方一脚球管用。南方的这个特点在与大连队的比赛中发挥得更是淋漓尽致。那场比赛南方是队长,带上袖标后郑重的跟我们说:“往上说,不能让沈指失望,往下说,我得给你们这帮小队员做个榜样。”

    那天是1999年的6月27日,北京的天气异常炎热。工体只坐进了不到18000名观众,而在两个月前,我们主场战申花的时候,还有45000米球迷到现场观众,对手同为国内联赛的豪门级球队,观众的人数竟然如此悬殊,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国安队的成绩的确让人失望。
   
    与现场观众的氛围相比,比赛的过程却出奇顺利,我们很快就取得了领先,南方头球先下一城。瘦死骆驼比马大的大连队并不示弱,他们的攻击力依旧强悍,他们同样需要一场胜利来挽回颓势,由于万达俱乐部内部的一些原因,在那一年几乎到了为保级而战的地步。小王涛在禁区内的头球统治力是一般人说无法匹敌的,虽然他在2000年就转会到了国安队,而且在效力的三年间留下了25个联赛进球,但是1999年的那场比赛里,他照样攻破了国安队的球门,比分变成了1比1。

    下午三四点钟的工体骄阳似火,球场上的每一个人都被晒晕了,体能下降之快让所有人瞠目。而1比1的比分却像一个巨大的陷阱,如果一方出现一点点的懈怠和失误,对方很可能就会一剑封喉。两个队都在等待对手露出破绽,但在杀机来临之前,场面又似乎显得很平静。也许是万达队最先放弃了在客场拿走3分的想法,于是他们开始用自己最擅长的控制球战术,希望可以把比赛的时间消耗干净。但是我们还想赢,最后一分钟,南方再次头球破门,绝杀了大连万达。南方冲出球场,见谁抱谁,最后连场边的球童也没放过,2比1,我们拿下了万达队。回到休息室后,所有人都疯了,喊什么记不清楚了,反正就是开心。

    那场比赛南方攻进了对万达队的比赛的第4和第5个球,即使是在万达队全盛时期的几个赛季,国安队仍旧有机会赢球,但条件必须是南方得进球,在南方进球的4场比赛中,国安对万达全胜。“一打大连你就进球,以后你就叫难‘南克万’吧?”我随口一说,大家就跟着叫了起来。还别说,这场球赢了之后,我们队创造了10轮不败的战绩,6个主场赢了5个,4个客场全平。由于前面输的太多,这个10轮不败并没有给我们队带来争冠的希望。能留下的只有一些故事以及一个非常邪门的规律。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