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Jeep讴歌
Jeep讴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0,458
  • 关注人气: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鵟野藏北、鹛丽麓南(九): 重回人间之萨嗄行

(2012-12-02 18:59:45)
标签:

杂谈

分类: 青藏高原

鵟野藏北、鹛丽麓南(九): <wbr>重回人间之萨嗄行      从北京出发一直到札达为止,一路艰辛把我折磨的不成人样。嘿嘿,这是句玩笑话,实际是我自己这10天的时间不修边幅,把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不过这也有些原因,因为一来是路途艰辛,没功夫收拾自己;二来尽管藏北的民风淳朴,藏民受政治的影响较少,但毕竟人烟稀少,万一遇到个独独什么的岂不麻烦?所以把自己搞得和鬼子似的,能迷惑一下“敌人”。当我们遇到疑似劫道并冲过去时,领导说她似乎看到其中的一人在笑。猜想当我们接近到可以互相看见对方五官时,他们真的把我当成赫文斯定的后裔了。       

鵟野藏北、鹛丽麓南(九): <wbr>重回人间之萨嗄行      另一个间接证据是,在一些县城,当藏族小朋友看见我时,一直冲着我叫“Hello!”。现在我们离开了天堂,回到了凡间,我也不想在众人面前继续丢领导的脸,因此终于在离开札达的这天早晨,在自己的脸上认真耕作了一把,并在路途中给重新做人的我留了个影。  

鵟野藏北、鹛丽麓南(九): <wbr>重回人间之萨嗄行      但我们自己不再扮作鬼佬的档口,却遇见了大群的鬼佬与鬼妹。这是一个来自西班牙的旅行团,在经济危机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也依然有人生活得很潇洒啊!

      这名西班牙大婶对我们有些好奇,不知是否还依然把我当成同族呢,因此过来与我搭讪。从西藏回来后,我在工作地上海报了一个西班牙语的课程,为的是明年去古巴观鸟。但此时连一个西语单词都不会的我,只能用英文交流,如果换成今天,我一定会用极其有限的西语单词把这个老外说晕(我在上西班牙语的第二节课上,就自己造了一句很长的西班牙语句子,但老师完全没听懂)。 

鵟野藏北、鹛丽麓南(九): <wbr>重回人间之萨嗄行

       如果我们把本次西藏的旅行人为地分成两个阶段的话,第一阶段将以人鬼分别的这天结束,我们明天将要造访另外一个世界,万山丛中一点红是我们留在这片荒原中的最后印记。

当晚入住萨嘎。

鵟野藏北、鹛丽麓南(九): <wbr>重回人间之萨嗄行       萨嘎宾馆是我们上路以来住的第一家星级宾馆,但住得并不舒服,因为夜间气温较低,被子很薄,但每张床都有电热毯。可我这身子骨偏偏与宾馆的设施不配套,因为开着电热毯太热,而关了电热毯却又太冷。但这个宾馆规模的确不小,而且南来北往的客人也很多,以致早晨的餐厅无法为没有预定的客人提供早餐。

       早餐后我们照例到县城的加油站加油,这次加油极其重要,因为我主副油箱的共150升油即将告罄。这时两辆开进加油站的陆巡吸引了我的目光。这两辆车昨晚也停在萨嘎宾馆,而且与我的车相邻。我当时就想找车上的主人交谈,因为《远方的家》是我喜欢的央视4套的一个节目,特别是《边疆行》和现在正播出的《北纬30°• 中国行》 

鵟野藏北、鹛丽麓南(九): <wbr>重回人间之萨嗄行        我直接跑到第一辆车前敲了敲车窗,并对后排看上去像女主持人的人说道:“我是你们节目的粉丝”,但女主持人身边的护花使者马上回应道:“她感冒了,前面的是我们的总编导。估计央视女主持人在外面被太多的外人熊抱,所以已经有了一套应急措施。但我其实对主持人真的没兴趣,只是主持人目标明显而已。此时总编导周朝永已经下车,我们在短暂的时间里聊了聊他们的节目和我们的旅行目的。算是这天一个不错的插曲。         

鵟野藏北、鹛丽麓南(九): <wbr>重回人间之萨嗄行       在阿里南线大多数人最热衷的地方我们却没过多停留。一个是神山冈仁波齐,另一个是圣湖玛旁雍错。我对任何宗教都充满敬意,但我们的确不是教徒。有些宗教只能崇拜自己的神,但中国人喜欢碰到任何一个圣物都去拜,而我是比较怕冒犯神灵的。

       也许神也看出了我的内心,因此冈仁波齐没露真容,但我们为寻找冈仁波齐时冒失地开上了一处极难走的山顶,恰逢大群藏民做完什么事下山,很多人用异样目光看着我们。其中一个看似首领的男子看到领导与我各持一个相机就对我们说,你们在这里照相别人会生气的。我们忽然意识到我们可能离所谓的“禁地”非常近了。 

鵟野藏北、鹛丽麓南(九): <wbr>重回人间之萨嗄行           而在玛旁雍错吸引我们眼球的也依然是藏野驴和水边的水鸟。 

鵟野藏北、鹛丽麓南(九): <wbr>重回人间之萨嗄行

今日动物记录:

明星物种:杀羊不眨眼的胡兀鹫

       按人类的标准这不算眨眼,因为胡兀鹫没有眼睑,但那个眼膜让胡兀鹫显得更加威猛还是更加阴险?我们此次西藏行遇见了好几次近距离的胡兀鹫,但始终没见到帮助藏民们完成人生最后仪式的秃鹫和高山兀鹫。可能我们过于尊重藏民的民俗了吧?

鵟野藏北、鹛丽麓南(九): <wbr>重回人间之萨嗄行

鵟野藏北、鹛丽麓南(九): <wbr>重回人间之萨嗄行

鵟野藏北、鹛丽麓南(九): <wbr>重回人间之萨嗄行

其它动物还有:

        藏野驴、藏原羚、猎隼、渔鸥、红脚鹬、黑翅长脚鹬及短趾百灵、赤麻鸭等。

鵟野藏北、鹛丽麓南(九): <wbr>重回人间之萨嗄行

鵟野藏北、鹛丽麓南(九): <wbr>重回人间之萨嗄行

鵟野藏北、鹛丽麓南(九): <wbr>重回人间之萨嗄行

鵟野藏北、鹛丽麓南(九): <wbr>重回人间之萨嗄行

鵟野藏北、鹛丽麓南(九): <wbr>重回人间之萨嗄行

鵟野藏北、鹛丽麓南(九): <wbr>重回人间之萨嗄行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