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鲁十四
鲁十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595
  • 关注人气:1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石松茂长篇官场小说《关系》出版

(2011-07-02 18:38:46)
标签:

江玉成

天津市

黑衣女人

长篇小说

桂玉

文化

分类: 消息

长篇小说《关系》出版

内容简介

  建筑业大亨江玉成的事业发展到顶峰后中标了一个利润丰厚的工程,但却因资金周转困难而无法运转。为了获得巨额贷款,他与银行行长周围的女人密切联系。

  行长的侄女黄晓依受行长的指使,想办法夺取江玉成的公司,但两人陷入情网,使关系变得复杂起来。

作者简介

   石佛:中国作协会员,已出版《拯救女人》、《拯救男人》、《致命的欲望》、《黑衣女人》等八部长篇小说。其中《黑衣女人》获天津市第十二届文化杯长篇小说创作一等奖。曾就读鲁院高研班。

    目录(略)

 

    精彩书摘  

 

一、初见黄晓依

  1.感觉幸福

  当一线阳光照进一幢小别墅的时候,江玉成从梦中醒来。他曾梦见自己被追杀,惊魂未定,然后猛地坐起来,一身热汗。意识到是梦,他下了床,抓过手巾擦了一把,抽出一支烟点上,然后静静地思索起来。

  江玉成望了望窗外,今天天气不错,他的心情相应地也不错。他属于情绪型的性格,也具有艺术气质。表面上很成功很顺利,但他的内心却是忧郁的,甚至感觉孤独。他在妻子桂玉的催促下走进洗手间,一边刮着脸,一边从镜子的一角观察着桂玉。洗手间的门敞开着,他看见她正坐在床上,身上穿着浅花睡衣,黑色的长发瀑布似的披在细嫩雪白的肩上。她热衷于保健,每周都去美容院,还打坐、练气功、打陈式太极,所以脸色白里透着红,人到中年却没有一根白发。生活富足,人就显得年轻,肤色滋润,满面红光,但她也有一种不轻易流露出来的淡淡的忧郁,那忧郁藏得很深很深,当她一个人在家里的时候她才感觉忧郁是无法宣泄的。尤其近几年来,丈夫经常夜不归宿,一句话,就是忙。他嘴上总挂着那么一句口头禅:“真累呀!”

  桂玉看上去仍像一个处在青春时期的女人。她身材苗条,肌肤细嫩,仍然穿着和江玉成当年结婚时尺寸相同的衣服。那双黑葡萄似的大眼依然是那么明亮有神。她的嘴唇柔润、温存,即使不涂口红,也是那么性感、多情、自然、迷人。她的两腮挂着笑靥,显得善良而温柔。她的日常生活很简单,她养了一只波斯猫,还有一条德国进口的爱犬,丈夫上班走了,读高三的女儿住校了,她打发寂寞的日子就是上网聊天,偶尔也去打牌,要是觉得没什么意思,她就守在家里。她与保姆小兰处得很融洽,两个人经常一起上街逛商店,这种生活表面上看清闲自在。其实,桂玉得一个人品尝孤独,付出极大的耐心和坚强的毅力。保姆小兰每天陪着她看电视,虽不是非常想看,但不得不看,借此消磨时光。美女争奇斗艳的画面,眼泪空垂的情节,疲倦无力的英雄气概,克隆般的情人归宿,调料似的肢体刺激,随时随地乱爱,那些俗艳的故事让浮躁的人更加浮躁。

  这时,江玉成看着桂玉下床,有条不紊地穿衣服。她是健康的,只是活力与当初相比略逊了一点儿,非要挑她的毛病,那就是娇气,凡事好唠叨,眼角细碎的皱纹渐多了。直到从镜子看不到她,江玉成才认认真真地刮起脸来。他用手指摸了摸下巴,还很粗糙。他又刮了两遍,这才使下巴光亮了许多。他莫名地兴奋起来,情不自禁地哼唱着:“手拿碟儿敲起来,哎,哎,小曲好唱口难开。声声唱不尽人间苦,先生老总听开怀。哎……”

  桂玉惊讶地看着江玉成,因为他平常在刮脸的时候是不会哼唱的。他五音不全,嗓音像破锣,今天是怎么了?在这种时候江玉成根本不会快乐,因为他讨厌刮那脸胡子。如果按江玉成的心思,他会留一脸的络腮胡子,像个绿林好汉。平时桂玉总是提醒他注意个人卫生,注意个人形象,曾骄傲地说:“是我把一个野性的建筑包工头儿培养成有素质的企业家的。如果没有我,你的才华能发展到什么程度,不敢想象。”

  每当江玉成为刮胡子的事儿叫苦连天时,桂玉总是微笑着注视他,她觉得他是她的骄傲,他也因有一个贤惠而温柔的妻子而自豪。

  江玉成长了一副冷峻而又智慧的面孔。他的脸显得略黑,但额头很宽阔,泛着光亮。长了一脸络腮胡子,刮得很干净,看上去两腮发青。

  江玉成兴味盎然地回到卧室,里面却没人。他的床上放着一件干净的衬衫,一条紫色领带,一双浅灰色袜子,一件花条内衣,还有一套笔挺的西装。他暗自笑了。在这一点上,桂玉从不迎合他的爱好。江玉成喜欢色调强烈的服装,但她说:“这与你的职业不相配,你得给人以庄重感。老总嘛,要有老总的气派,不能给人肤浅的印象。”

  江玉成在伟绩建筑有限公司任总经理,威风凛凛的。尽管生意一度陷入困境,但他仍有各种名目繁多的头衔,什么水城市政协委员、市级优秀企业家、市劳动模范等等。在临街的一幢大楼里有他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办公桌特别大,里间是他临时的起居室,他时常走进去欣赏一下自己。他穿起衣服,又照了照镜子,他不得不承认桂玉说得对。这身衣服帮了江玉成不少忙,它使他那粗糙的脸色得到某种缓和,显得挺精神,同时又使他看上去挺可靠。

  江玉成思索着,如今他是上有老下有小,害怕情人出现又渴望不期而至的艳遇。他很痛苦也很矛盾,很努力也很忧伤。想来想去,他粗鲁地骂了一句:“操,不管那么多了,还得脚踏实地地去干!”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