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文显堂
文显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6,317
  • 关注人气:1,5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想念远在天堂的妈妈

(2022-04-03 20:07:07)

 

去年底,妈妈病危,我于20211125日早晨4点钟起床,赶往首都机场乘座7点的飞机到襄阳,然后坐高铁到十堰,再坐汽车赶到竹山县,已经是下午4点多钟了,见到躺在床上的妈妈,已经不醒人事,呼吸急促。我急切地大声喊:“妈妈,你大儿子文显堂回来啦!”我连续喊着,妈妈眼角上淌出了一滴泪。

晚上,我坐在床头陪着妈妈,拉着妈妈的手,抚摸着妈妈的脸。没想到,午夜十二点钟,妈妈突然停止了呼吸,平平静静地去了天堂,享年八十四岁。

当时,我依然拉着妈妈的手,禁不住泪目了——妈妈是在等我回来才去天堂啊!

同妈妈生活在一起的时光并不多,也就十四、五年。我十四岁上初中时,因为家离学校比较远,就开始住在学校,只有周末才回家。读高中时,学校离家更远了,半个月才回家一次。高中毕业后应征入伍去了东北,离家近三千公里。后来,每次回乡探望父母离别时,妈妈总是挥泪相送。

小时候,我心目中的妈妈不是妈妈,而是伯娘。这是因为我出生以后,由奶奶抚养着,一直多病,四岁了还不会说话,周围的乡亲们都说:“这娃儿是哑吧。”我有几次见妈妈在背后抹眼泪。奶奶找郎中给我治病,但没有效果。后来,奶奶找了一位算命先生,给我算命。算命先生说,这娃儿不能把母亲叫妈妈,因为母子俩命里相克。刚满五周岁,我突然开口说话了,奶奶指着妈妈告诉我:“叫伯娘,叫伯娘。”妈妈也拄着我的手说:“我是你伯娘,叫吧!”于是,我开口叫了一声:“伯娘。”后来,我见别人家的小孩把母亲叫妈妈,而我却叫伯娘,心里疑问重重,不是滋味,自己好像是没有妈妈的孩子。我应征入伍后,给母亲写信时我断然改称妈妈,第一次回乡探亲见到母亲时,我很自然地拉长声调呼喊:————从那时起,自己就是有妈的孩子了,特别幸福!

小时候,我心目中的妈妈是一家之主,但不是那种嘴上功夫的一家之主,而是扛起一家生活重担的一家之主。因为父亲身体有病,不能参加劳动,只有妈妈一人参加生产队里的劳动,每天九工分,这是当时妇女劳动力的最高工分,就靠这九工分养着全家四口人,还要供我读书。但妈妈不仅承担着一家生活的重担,而且还积极追求进步,曾经荣获地区劳动模范称号,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还担任了生产队的妇联主任,俗称妇女队长。我一直为妈妈而自豪。

尽管妈妈没有文化,但她教育我的目标就两个字:勤奋。我小时候最烦的事就是推磨,那是很原始的石磨,家里的大部分粮食加工都要靠推磨来完成,一推就是半天,不仅单调乏味,而且还非常劳累。有时候我就不愿意推磨,妈妈就训道:你晓不晓得?懒汉找不到媳妇!有一次,妈妈重复着喊道:娃儿,你怎么就不明白,懒汉找不到媳妇啊!我赌气地摇着头说:我不找媳妇。”妈妈气得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竹条子抽我的屁股。后来,我问妈妈:您为什么不拿棒子教训我,而是用竹条子抽我的屁股。她笑了,说:竹条子伤皮不伤骨,抽屁股只痛不伤神。

这就是伟大的母爱。

后来,我从部队退役到地方工作后,有一次回老家探望父母,临别之时,妈妈嘱咐我:你是共产党员,要听党的话,别搞歪门邪道,别行贿受贿,贪污腐化。我点头应道:妈妈,您放心吧,儿子绝不会变坏。妈妈听着我的承诺,满意地笑了。

这同样是伟大的母爱。

妈妈,愿您老人家在天堂快乐!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