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isaakfvkampfer
isaakfvkampfer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2,186
  • 关注人气:5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Star Wars·同人翻译】We All Fall Down我们终将堕落12

(2016-11-05 12:58:12)
标签:

starwars

星球大战

分类: 星球大战/StarWars

【简介】

 

普雷格斯考察希林人的忠诚。西迪厄斯则得忍受这个过程。

 

章四·测验与考验

 

西迪厄斯已经贴着希林人的腿坐了一个钟头了。台上的表演精彩纷呈,共和国被如此消费大家都喜闻乐见。从腐朽至极的议长到虚伪的议员,想嘲笑什么就嘲笑什么。罗克摸了摸胯部,分开他花里胡哨的袍子。“服侍我,奴隶,”他慵懒地用颐指气使的口吻命令奴隶,惹得他的朋友们吃吃直笑。

 

西迪厄斯帮他解开裤子,用手满足他,罗克则在同时跟朋友们谈天。他的话匣子打开了,毫无顾忌地讲述他对自己娱乐公司的宏伟愿景。他们一边嘲笑台上的演员,一边对共和国大骂特骂,信誓旦旦地宣称共和国迟早要为侮辱他们付出代价。他们报起名字来毫无顾忌,被酒精松动的嘴巴源源不断地吐出各种数据与信息。

 

到最后,连罗克也变得毫无顾忌了。他开始发表自己的见解,抱怨达马斯克对待他的方式还有他自己的财务困境等等。他的声音很快压得更低,连普雷格斯用原力增强过的听力也无法捕捉,这点西斯尊主早已料到,也知道自己的弟子会收集所有的要点。

 

普雷格斯看着西迪厄斯用他教的方法一心二用,把信息在原力中归类。尽管他的手一直在希林人坚硬的柱体上来回撸动,他的大脑却在用黑暗面的力量检测每句话的真实性。他真是天生的,普雷格斯知道,欺瞒诈骗,一心多用,判定可信度,都是他的拿手好戏。

 

看到原力之中的年轻纳布弟子是这样一个矛盾的集合体,一种骄傲的感觉油然而生,普雷格斯的性致也起来了。没有人能阻挡的了西迪厄斯。原力早已告诉过他。有朝一日,他将无需掩藏自己天生的统治者身份。

 

罗克·纳罗斯觉得自己硬得差不多了,便推开西迪厄斯的手,欣赏地抚摸了一遍人类薄薄的嘴唇,声音又拔高到普雷格斯听得到的水准。“还没到时候,奴隶。我要你用嘴巴满足我。”

 

西迪厄斯看上去不太乐意,罗克重重弹了弹他的下巴。“看看你都能干什么。”

 

西迪厄斯点点头,跪在渗透了血污的泥土上,探出脑袋吞入希林人,但和往常一样,因为对这种行为深深厌恶,他精力不集中,动作也非常笨拙。普雷格斯看了很失望。

 

他得学会摒弃自身感情。所有人类都这么记仇吗?

 

其他人大呼小叫,嘲笑“奴隶”拙略的技术,还猥亵地给他提意见,作评论。慌乱外表之下的西迪厄斯更加愤怒了,结果就是,他的表现更加尴尬。

 

他能感觉到罗克的耐心因为西迪厄斯一屡次失误而在一点点丧失。“你从来没有给人口过咯,奴隶?”他问道,抓住西迪厄斯的头发直到年轻人类嘟囔了一声,放开软下来的柱体。

 

“抱歉,先生,”西迪厄斯看着地面,下巴还因为突然的动作而疼痛不已。“我尽力了。”

 

“别管了,”商人低吼道。“那我们就用另外一头好了,过来,站起来。”他拽了拽连着项圈的锁链,西迪厄斯只好犹犹豫豫地站起身。

 

普雷格斯终于下定了决心,他瞥了一眼贾巴,后者正在欣赏长桌上跳舞的那排舞女。“你知道我在哪里能弄到一个泽尔特罗斯人吗?”

 

大虫子看向他,又看了一眼因为无法满足罗克而被赶上桌子,不得不趴跪着的奴隶。在中庭正中央的篝火下,他苍白的身体几乎在发光。“啊,我碰巧有一个可以卖,如果你要的话。”贾巴的大眼睛满溢着贪婪。

 

普雷格斯随意地摆摆手。“你出个价,只要合理我就付。”

 

贾巴看了一眼楼下。“原来如此。你可抓牢这个咯,‘老师’,否则可有人会把他偷走啊。”

 

普雷格斯知道今晚的测验会推近弟子的底线,他坏笑道,“我们就看看他到底还有没有希望,贾巴。”

 

楼下,罗克还在挑逗年轻人类,致力于将他撩得因为欲望而颤抖不已。希林人用手指划过对方敏感的皮肤,调戏般地拉扯对方疲软的柱体。西迪厄斯咬紧牙关,迫使自己有所反应,发出一些不成字句的呻吟。

 

轻轻的,非常温驯,带着点小害怕的呜咽,让咄咄逼人的加害者再满意不过了。

 

一场完美的表演。在所有不知情的人看来,西迪厄斯只是一个被主人们用高超手段慢慢撩拨得屈服了的奴隶,因为所有奴隶都应该这样——既会僵硬地反抗,又会色情地屈服。罗克·纳罗斯放松下来,满脸自豪地看着“奴隶”在他持续的碰触下瑟缩着直喘粗气。“看看吧,我们都玩得很开心呢,”他告诉人类,用湿哒哒的长舌头舔了一遍对方的臀部。唾液在摇曳的篝火光亮中闪闪发光。西迪厄斯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是吧?”

 

“是的,先生……”西迪厄斯僵住了。

 

其中一个人类笑道,“看上去,好像你终于驯服他了。”

 

希林人笑道。“你说了什么来着,奴隶?我听不清。”他用手指绕着对方精致的阴茎游走,然后挤了一下,从西迪厄斯口中逼出一声低沉的喉音,人类匆忙咬住嘴唇,伸手想要调整罗克疼痛的碰触。希林人粗暴地打开对方的手。“受着吧,奴隶。”

 

西迪厄斯紧紧抓住桌子,低下头。但罗克不喜欢他那样。他伸手揪住对方短短的黑色发辫,把纳布人的脑袋往后掰,让他直视那些色眯眯地看着他的朋友,有好几个还在偷偷摸摸地手淫。

 

“看看他们,都在看你呢,”罗克嗤嗤笑道。西迪厄斯不得不在对方撸动自己的时候咬紧牙关。“你喜欢我对你做的事,对吧?放开点吗,奴隶。来嘛,让我们听听响儿?”

 

西迪厄斯环视了一圈中庭,发现其他奴隶的情况也和自己的没什么差别,但他惊讶地发现一个男性提列克舞者正在一个戴面具的大块头人类男子的老二上扭动,他自己浅修长的蓝色性器兴奋地贴在他精瘦的小腹上,蓝色的面庞因为疼痛与欲望而皱成一团。中庭里到处都是此起彼伏的纵欲呻吟,这些客人们已经领略到突破一切可能的社会条条框框的真谛。

 

放弃文明的假面其实是一件非常爽的事情,普雷格斯知道,他记得自己和西迪厄斯在一些偏远星球执行的任务。他们让心中的野兽统治自己。在这里,在这个集会上,黑暗用它耐钢般的手统治一切,人不能低估被快感的浪潮席卷的力量。但普雷格斯也知道,楼下的情形与他在楼上看到的并不一样。要更真实,更野性。

 

希林人还没放弃敦促自己的弟子。“来嘛。”

 

西迪厄斯点点头,咽了口唾沫,张嘴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他的观众淫笑着哄闹“大声一点!”还有“你可以做得更好!”

 

罗克在手指上吐了口口水,用折磨人的极慢速度从人类脊椎底部摸到入口,再从双球下绕过停在阴茎的基部,西迪厄斯挺直了腰杆叫得更响了。有人高兴地给他鼓掌。那个人类女性越过桌面,无情地吻他,但希林人不高兴地一挥手她又被拉了回去。

 

“你这个蠢货,噎住他了我还怎么听他为我尖叫?”

 

大家哄笑作一团。罗克又摸了他一下,这次比较快,西迪厄斯发出一声不成字句的尖叫,差点从桌子上滚下来,他这么一叫可不止他们这桌人听到了,附近桌的人也注意到了他们这里的状况。有些人还对人类遍布全身的红晕指指点点,兴趣盎然,似乎很想看看一个没有经验的害羞奴隶是怎么在欲望的撩拨下变得无法自拔。

 

罗克的手指按在精瘦双腿之间的地方,揉了揉,西迪厄斯在原力中的愤怒简直已经沸腾,但外表看来他的表现却无懈可击,连普雷格斯都看不出他有所掩藏。西迪厄斯看似真的想要希林人的手摸在自己身上,好像他无法自已地享受这种没完没了的调戏和嘲弄的碰触。

 

普雷格斯思考了一下他的演技到底有多好,就感受到了一股波动的不安全感。但西迪厄斯从没法对他掩藏这种本能反应,原力不会说谎。他到底还是师父,而西迪厄斯只是个弟子。

 

这下也到了考验希林人的关头。普雷格斯探了探身,把下巴支在指尖上。

 

当罗克·纳罗斯碰到他的入口而且不再前后移动,只是不断挑弄入口紧致的肌肉的时候,西迪厄斯僵住了。这可不是随意摸摸,背后有动机。“等等!大人……主人……达马斯克主人,”他气喘着说。“达马斯克主人不想要我被开苞,先生。您可以看,可以摸,但不能进去。”

 

罗克犹豫了。“达马斯克?你是黑戈·达马斯克的奴隶?”

 

西迪厄斯顿了一下。“是的……”

 

如果他也能在床上对我这样驯服就好了,普雷格斯想,但马上就把这点伤感抛在了脑后。他完美的弟子可不会这样。至少现在不会。也许有一天,等他们成为真正对等的个体……等这种示弱对他和自己的弟子都没有危险的时候。

 

罗克做出了决定。他亮出自己的尖牙。“真的?个人来讲,我又不喜欢他。那个老缪恩人是个蠢货。你到时候可以跟他说我很享受你紧紧的小身板,谢谢他给我送礼。很好用。”他探入了自己的手指,西迪厄斯想弹开,但其他人抓住他的四肢把他钉在桌上,让希林人探得更深。西迪厄斯在众人的压制下边哼边扭。

 

罗克笑着又加了一根手指。紧致的甬道在对方探查的手指周围痉挛。他慵懒地一进一出,一进一出。西迪厄斯开始发出其他奴隶发出的声音,那些已经被占有的奴隶的呻吟。每次罗克插入手指他都会抗拒地大声呜咽,臀部也会试图扭开,逃离观众们铁一般坚固的手。普雷格斯知道他不会在这种公共场合使用原力,那样会暴露他们两人的西斯身份。他会放任自己被操。

 

达马斯克满意地挥挥手示意自己穿着银甲的埃查尼太阳护卫过来。“护送我们太过热情的朋友们去私人房间,等我的命令,”他不高兴地说。“还有,把奴隶带到我这里。”

 

“是,先生!”他们马上行动,来到楼下。几秒钟以后,他们已经环绕在希林商人四周,把他从西迪厄斯身上拉下来,在最后一秒拯救了人类,没让他被罗克粗长的性器刺穿。

 

“怎么回事?”他怒气冲冲地质问道,其他人已经散开了,西迪厄斯也慌忙爬下桌子,四下寻找他的衣物,把布料系好,低着头,扮好他吓僵了的奴隶角色。其中一个太阳护卫伸手温柔但坚定地抓住他的胳膊,把他拉起来,带他远离了这些客人。

 

但他还是能听到身后失望的抱怨声。

 

等西迪厄斯在太阳护卫的陪伴下来到露台的时候,普雷格斯扫了他一眼。整形过后留着一头无趣黑发的西迪厄斯看上去既古怪又养眼,但他还是喜欢他那头闪亮的红发。“你没受伤吧,奴隶?”

 

西迪厄斯盯着地板。“没有,主人。”

 

贾巴兴致盎然地看着他,没放过纱状布料下勃起的阴茎。他粗野地对普雷格斯说,“你搞不好该利用一下他们的成果呢。”

 

普雷格斯配合地假装审视了一下弟子半勃的样子。“搞不好真是个好主意,”他在长脸上故意挂出一个色眯眯的假笑,装给贾巴看。他站起身,“走吧,奴隶。你来服侍我。”

 

贾巴雷鸣般的笑声一直伴着他们响彻堡垒深处。

 

【作者注】

1、至少PPT可以跟那些自鸣得意的混蛋们说再见了。

2、普雷格斯喜欢各种各样的测验。这疯狂科学家也是没谁了。

3、还有一章,我们亲爱的西斯尊主师徒要开始“任务简报”啦。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