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早春
早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03,420
  • 关注人气:3,9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老北京未曾消亡

(2018-02-26 06:00:00)
标签:

老北京

北京胡同

北京官话

北京的台面

胡同台阶

分类: 北京故事
老北京未曾消亡

老北京未曾消亡
若你我还活着,老北京就还在。若我们还有这样的后人,老北京就未亡。作为90后北京内城老旗人的后人小旗人,我认为单就老北京不老北京这个问题,我不一定比80年代前生人差。

老北京未曾消亡
我的幼年是辗转的。住过京郊农村的平房,单位宿舍大院儿,也住过胡同。我所住的胡同,可能和大多数人印象里的城里的北京胡同不同。我小时候住在姑姑家,那时姑姑住在圆明园里面。

老北京未曾消亡
没错,我小时候住在圆明园里的胡同。过去那一片儿是京郊外三营的地界儿,北大八大园、圆明园侍卫营、蓝靛厂火器营、香山健锐营、颐和园西苑……这一片儿都是旗人,而我,就是这么个长在
人堆儿里的小旗人。

老北京未曾消亡
后来我上了全寄宿制的幼儿园,之后回海淀市区的家里上小学。父母天天上班甚至周末,于是我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和爷爷度过的。爷爷爱听刘宝瑞郭启儒,爱听梅兰芳洛玉笙,说一口标准的北京官话(北平标准官话)。我的爷爷,是个地道的老北京,是个如今我眼中99%的人都不够格能称的上的那种,而这些不够格者中,自然包括了我和父亲。我的爷爷,生于上世纪二十年代,大我整整75岁。若怹还在世,今年虚岁应近百岁。

老北京未曾消亡
可惜他去世了,没能抵抗住时光的侵蚀。自他去后,再没人让我点烟敬茶。那些烟袋烟斗鼻烟壶成了装饰摆设,烟草干了枯了坏了扔了,茉莉花茶现在都买的袋装的,却再也不如那时候的高沫儿清香。自他走后,母亲再不会在我吃饭说话的时候来一句“食不言寝不语”,父亲渐渐的也不会在我犯错的时候让我下跪领家法。他走了,也是一代人走了。现在可能很少有90后知道长辈老家要敬茶,长辈聊天的时候要侍立一旁“伺候着”。人们知道怎么点一根香烟,可很多人已经不知道怎么点烟袋锅子怎么吸鼻烟了。

老北京未曾消亡
当我的姥姥因为母亲送了一双内联升高兴了好久的时候,现在的年轻人可能早已不屑一顾,欧美日韩的牌子数不胜数,他们即使攒了钱也不会去买一顶马聚缘或内联升。

老北京未曾消亡
老北京的确没落了,可它未亡。因为无数如我爷爷这样的老北京的后人里,还有一部分如我们这样。搬到了楼房,西装革履,空调间里喝着咖啡,可这又怎样。三四十块钱的咖啡我喝,五块钱一斤的高沫我照样喝。咱们上的了现代化国际化大都市北京的台面,也能坐在胡同台阶上侃大山。

老北京未曾消亡
这就是老北京,可雅可俗,这也就是为什么东来顺和张一元都是老字号,提笼架鸟的和天桥打把式的都是老北京。

老北京未曾消亡
老北京未亡,现在他的后人有你我,未来还会有像咱们这样的后人出现。只要这样的人还在,老北京就还在。哪怕这样的人只有一个,它也比那个人多存在一天。

老北京未曾消亡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