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辫子歪歪Doria
辫子歪歪Dori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9,022
  • 关注人气:5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丹麦女孩》,成全伟大的多半是爱情

(2016-02-29 22:15:15)
分类: 『小煮光影』
   《丹麦女孩》,成全伟大的多半是爱情 
全世界都在为小李子终于拿到了小金人而广炖鸡汤,
几乎无人注意到,丽西亚凭《丹麦女孩》获得今年奥斯卡的最佳女配。
女配?我第一反应是,她不是女主吗?
一旁的妹子说:女主男主都是小雀斑啊!
好的,我的确无力反驳。

丽西亚领奖时说,这是个关于权利的故事。
没错,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一个女性意识的男性艺术家史无前例地进行了变性手术,她的魅力与勇气,的确够燃的。
但看花时最爱满天星的我,却深深地被她身边的那个女人所吸引——丽西亚扮演的格尔达,世界上第一位变性人伊纳尔·维基纳的妻子。

《丹麦女孩》,成全伟大的多半是爱情(一)
丹麦的哥本哈根,第一个让人想到的当然是童话。
安徒生的所有童话里,我最喜欢的一支并不那么有名。小女孩格尔达和小男孩加伊两小无猜,在园中玩耍时,墨镜的碎片洒落人间,落进了加伊的眼睛和心里。从此加伊性情大变、冷酷无情,被白雪皇后带去了遥远的地方。格尔达一路寻找,途径了老奶奶的美丽花园,食人族的危险盛宴、王子公主的城堡,历尽艰险在冰冷的皇宫里找到了依然冷酷的加伊,最后她的眼泪冰释了加伊心中眼中的镜片。两个人坐着雪橇开心地往家乡开去。

这个童话故事叫《格尔达和加伊》。
没错,《丹麦女孩》里这位变性画家的妻子也叫格尔达,是巧合吗?她只是配角,但是却把这个故事变成了童话。

埃纳是个知名画家,清秀害羞,略带小受气质。
在妻子一次近乎调皮地提议后,他穿上丝袜,抚摸着纱裙,心中的莉莉开始苏醒。
穿起女装在宴会上体现到女性角色的慌张、兴奋和渴望,渐渐欲罢不能。
最后男性意识完全褪去,从生理到心理上统一成为一个女人。

他很勇敢,在那个远没有如今宽容的年代。他被当作同性恋当街殴打,差点被当作精神分裂而关押,前一个和他一样的男人在手术前逃跑了。虽然他最终因为手术死去,但他为争取自己权利的勇气和行动激励了很多人。

《丹麦女孩》,成全伟大的多半是爱情 

东野圭吾的小说《单恋》里描写了大量男女性别认同障碍者的生活。他们大多异装生活在人世,和从前的同学朋友断绝联系,或者在同性酒吧里寻找慰藉。书中说到男女就像男女就像麦比乌斯环的正反面,正面会不知不觉成了反面,正反面紧密相连,世上所有人都在这麦比乌斯环上,不存在完全的男人和完全的女人。每个人拥有的麦比乌斯环不止一条,某一部分是男性别的部分是女性,是一般人的情况。

简而言之,再淑女的妹子也藏着女汉的一面。
再刚强的直男也有他阴柔的时刻。
而除去一个人的皮囊,ta到底自我认同上是男是女,还真不好说。

金星在变性手术前做过一份心理测试单,1000多个问题,如果回答对有60%的正确,你就有女性的倾向,但不适合做手术;过了75分,偏向女性,可以通过治疗纠正过来;过了80分,基本上达到女性标准,可以做手术了。金星的分数是94分,医生认为她完全适合手术。

如果这个测试放在埃纳手中,我想会是一样的结果。尽管他曾经努力做一个“正常”的男人,像“正常"男人一样去娶妻,但他终究还是在小小的诱因下,发掘了自己的另一面,莉莉,那才是他真实的自己。

《丹麦女孩》,成全伟大的多半是爱情 
(二)
一个性别认同障碍的男人,如果不变性,就必须靠异装去展示自己想要的样子,也永远无法像一个真正女人一样去睡自己的爱人,有自己的孩子。我想这是性别认同障碍的人,最终不顾疼痛风险,也要去做变性手术的原因。

更别说埃纳这样,没有任何成功先例的,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更伟大的我觉得是他妻子,格尔达。

发现丈夫开始迷恋女装,羞于袒露,她没有责备与鄙夷,反复询问试探他内心。
当埃纳在自我的性别中矛盾无助时,她带着埃纳去看医生。
当医生觉得埃纳疯了时,她一次次抱紧了这个曾经是自己丈夫的莉莉,理解他的无助。
她不想失去自己丈夫,也不想让埃纳委屈求全,于是在试图找回丈夫过程中,她去寻找丈夫旧友,陪莉莉强颜欢笑。她是痛苦绝望的,因为枕边的人还是那一个,但却永远失去了他。

而当丈夫终于决定做一个女人时,她拉着他的手对医生说了yes。虽然很寂寞,却拒绝了汉斯的示爱,虽然阻止莉莉第二次手术的急促,却又一次陪伴到了她的床边。
《丹麦女孩》,成全伟大的多半是爱情

格尔达泪眼朦胧,绝望地说:”你能不能为了我努力一次的时候。“我觉得莉莉太自私了,可是想想,任何追求绝对自由的人,多少是要辜负一些人一些事的。成就他们伟大的,也正是他们背后被辜负了的这份感情与付出。

全世界都认为你向左的时候,我知道你是向右的。我以前以为这不过是一句轻浮的山盟海誓,可是格尔达对莉莉,明明就是这样。

莉莉在弥留时说:我怎么配拥有这样的爱。我泪崩,《丹麦女孩》里的格尔达,俨然就是安徒生笔下那个跋山涉水的小格尔达。

莉莉说他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是个婴儿,母亲对着襁褓里的她唤:莉莉。她作为一个完整女人的时间太短暂了,但她死而无憾。

格尔达最后在莉莉儿时成长的地方,飞走了她的纱巾。飞在瓦埃勒峡湾上空的,是一个用生命做自己的勇者的自由,也是另一个伟大女人的成全。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