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许立志LZ
许立志LZ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4,305
  • 关注人气:1,0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碎片2010

(2011-01-30 21:35:05)
标签:

太阳

挂历

人情世态

年轻的生命

路在脚下

文化

分类: 心情日记
    模糊不清 这是一直以来对世界以及未来的感受 很多时候 身体所处的环境 思想并不在那里 当思想终于伫立于某处 身体就却显得岌岌可危 像一张白纸 随时面临着风雨的袭卷 身体在岸上 思想在河里 于是一切都显得理所当然 似乎不会再有什么是可以永久害怕的

 

    有一年秋天的晚上 一个人走在陌生而熟悉的街道 两边是凌散的房屋 枯残的草木 身旁偶尔会有什么东西错身而过 那时候对外部世界的感知仅是知道世物的存在 而具体是何物 不得而知 天上冷月如伤 寒星似泪 月光或星光 都只能照到身体上 从来照不到心里去 就那样一直走 走到累了就在路旁找个空处坐下 坐到感觉可以继续走了 再站起来 继续中断的行走 至于走到哪里 并不重要 或者说 目的地并不存在 只知道要走下去 一直

 

    秋天的自己并不知道 接下来的冬天 会有几场大雪降落在年轻的生命里 更没有想到 走了整整一个秋天 冬天还不能停下来休息 只不过换了一种姿态  寒冷让皮肤换上了斑驳的一层 骨头有了钢筋的固执 于是一些人的离开就像身上少了一颗灰尘 一些曾经的话语也显得无足轻重 明白一些道理 看清一些人情世态 时间结构出新的世界 一切都有了重新开始的理由 过去与未来其实从来不存在 它们只是现在的借口 

  

    冬天有一个好处 就是眼睛可以直视太阳 早上十一点 下午四点 一个人站在树下 视线穿过层层扶疏的枝叶到达太阳表面 就像阳光穿过层层云雾到达瞳孔 直视太阳的时候 灵魂似已脱逃地面 周围的人与物都成了毫无实质感的光影 人的一生没有多少时间能与太阳脉脉相视 故而十分小心地珍惜这样的机会 这是一次不公平的对望 我不能知道挂在对面的太阳在与我对望的时候 心里会正想着什么 可太阳知道我当时的心境 眼神出卖了情绪 于是太阳知道了我的一切 而我对太阳一无所知 却心甘情愿 除了它 没有人能真正地知道你在想什么 除了它 没有谁能真正地倾听你的诉说 尽管你的诉说是无声的

 

    在车站 在红绿灯对面 在电影院 在很多很多陌生的地方 遇到的人和事错综复杂 它们是那样的千差万别 相同的是 在这样的地方人的命运都是一样的 就是等 等着列车进站 等着红灯幻化为绿灯 等着某部凌晨首映的贺岁片 等着一个陌生人走进自己接下来的生活里 等着一个笑容 或一滴眼泪 一份快乐 或一份孤独 没有人知道接下来等着自己的是什么 人面临的是变化 很多的事实都证明了 板上钉钉也有变动的时候

 

    无聊的时候 寂寞的时候 孤独的时候 空虚的时候 压抑的时候 委屈的时候 生气的时候 麻木的时候 失落的时候  很多很多这样的时候 会突然对无论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这样的时候看起来无所事事 其实有很多事可以做 比如拿起桌上的笔 在纸上写写画画 画画写写 戴上耳机单曲循环某一首歌 或者对这些都没兴趣 也可以站在树下默数纷纷扬扬的落叶 站在马路旁观望神色匆忙的行人 去电影院门口看看今天又有什么新的影片上映 到酒吧找个偏僻的角落坐下 然后发现 原来时间也并不是像想像中的那样慢长     

        

    记忆在什么时候开始 出现了问题 好几次 有人问起 某某和某某某现在在哪里哪里 又有人说 两年前的某个星期天我们说过如何如何 然后在记忆里苦苦寻觅 良久 抱歉地对对方说 某某和某某某 我认识么 我曾和你说过什么话 没有吧 对方连连说 你再想想 于是最后只能怀疑自己的记忆力正在下渐 甚至有很多次连昨天说过什么去过哪里都会记错 偶尔想起了某些过往点滴 会突然笑出声来 笑的成份说不清 只是惊讶于当时的自己怎会说出那么可笑的话 做出那么可笑的事 呈现在回忆里的自己竟是这样一个可笑的形象 于是就会想 几年后的自己应该也是这样吧 也会觉得现在的自己是多么可笑吧 时间的轮回里 谁也逃不掉

  

    路灯挂在电线杆上 看着路上的灰尘 行人 车辆 它知道的比谁都多 可它不说 就像家里墙上的挂历 家里这一年来发生的一切都逃不过它的双眼 它看到父亲的皱纹是在哪一月哪一天哪一分哪一秒又多了一道 它也看到镜子前站着的姐姐是为了谁而穿上新买的开衫小外套 它还知道妹妹吃着大白免奶糖时笑容的弧度 这一年来家里的一切它都看在眼里 可它同样不说 命运对它的安排是在元旦前夕让它离开那面纯白的墙 然后会有新的挂历走上它的位置 当又一个元旦到来时 又会有新的挂历将它取而代之 如此交接 家里一年又一年发生的事 都被一本本挂历带到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 或化为灰烬 或葬身尘土 任何一本挂历的死亡都是人的死亡 年年如此

        

    风在行走 路在脚下 当风走在路上的时候 你不能知道是风在走路 还是路在走风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梦游1990
后一篇:2011-1-2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