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傅蔚冈
傅蔚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7,016
  • 关注人气:3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小学雾霾天放假是错的

(2015-12-21 09:32:13)
标签:

杂谈

近日,北大附中校长成为互联网的热议人物。原因是这样,北大附中初中部因为225日雾霾天气放假一天后,校方并没有按照当地教委的要求在26日恢复初中部教学,而是选择让该校初中部学生继续在家自学。消息传开,很多人都认为该校校长是位能为学生着想、敢担当的好校长。

    随后的气象变化也似乎在证实这位校长举措的正确。26日下午,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宣布从27日凌晨零点解除重污染应急预警。从20日中午12点启动空气重污染黄色预警到21日中午12点升级至橙色预警开始,这意味着北京156个小时的空气重污染预警正式结束。

 但我还是忍不住替这位校长捏一把汗,假如27日北京的空气污染状况并未好转,继续是红色警报,那北大附中初中部该如何教学?如果这种污染空气会持续一周甚至一个月,那么校长会不会继续让学生在家自学?

    这种假设并非是空穴来风,历史上曾经在其他城市发生过。以洛杉矶为例,1977年这个城市共有120多天为一级污染警报(非常不健康),这个天数也就相当于中国的重度污染天数。难道洛杉矶市在这些重度污染的日子里都是学校停课、工厂停工?显然不是。

    尽管洛杉矶在1943年发生第一次雾霾的时候曾经出现过短暂的学校停课、工厂停工现象,但是后来发现雾霾并不是能立即消退,于是就改变了先前的应急机制:因为雾霾不再是偶然发生,而是日常生活的一个部分——1977年共有120多天也就是将近三分之一的天气都是雾霾。

    北京目前也遇到了这种情况:雾霾不再是偶发事件,而是常态。据中国气象局国家气候中心发布的数据,从201311日至410日这100天里,北京雾霾天数达46天,较常年同期偏多5.5倍,为近60年最多。而到了6月份,北京雾霾天数为18天,比同期多了6天。如果说一遇到这种天气学校就得停课、工厂就得停工,那社会将如何正常运转?事实上,北京这次连续156个小时超过7天的空气严重污染给我们一个重新审视《应急预案(试行)》的机会。

    根据《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试行)》,空气质量指数(AQI)201-300之间为重度污染;在301-500之间为严重污染。该预案依据空气质量预报,同时综合考虑空气污染程度和持续时间,将空气重污染分为4个预警级别,由轻到重顺序依次为预警四级、预警三级、预警二级、预警一级,分别用蓝、黄、橙、红颜色标示,预警一级(红色)为最高级别。

    我们不妨以涉及中小学生的措施来看这个应急预案。如果是空气黄色预警,政府就会建议中小学、幼儿园减少体育课等户外运动;如果是橙色预警,建议中小学、幼儿园停止体育课、课间操、运动会等户外运动;如果是红色预警,那么中小学、幼儿园停课。需要注意的是,在目前的应急预案中,所谓的红色预警只是预测未来持续3天出现严重污染,如果今年再出现像过去几天连续7天的严重污染,那中小学、幼儿园就该真的停课?

    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而这正是这个《应急预案》的缺陷。之所以是应急预案,前提就是说空气污染是属于非常态,因此才需要这种方案。假如说目前空气重污染已经是属于常态,那么还拿这种方案,那势必会导致正常的工作生活秩序受到冲击。更为重要的是,空气污染并不会因为中小学停课而消失。

    那我们该如何应对空气污染的常态化?在我看来,添置各种空气净化设备可能是应对空气污染常态化的当务之急。就在近日,有媒体报道了这样一则新闻,北京学生家长忧心雾霾凑钱为学校购空气净化器。说是北京市西城区马甸桥附近一所小学的家长在223日接孩子放学时,发现教室里有一扇窗开着,后来她就呼吁能不能集资给教室买空气净化器?空气净化器、插座和后期预期维护成本一共3080元,平摊下来每位家长共70元。

    在我看来,这位家长的举措可能是更加理性,而不是像北大附中校长那样一放了之。对于那些家里安装有空气净化器的家庭而言,在家自学当然是更好的选择;但是对于家境一般的家庭,可能家里并没有这样的装置,如果在家自学,孩子们还是得承受恶劣天气的影响。与其让学生在家遭受污染,还不如在教室里安装空气净化器让他们继续学习。事实上,随着技术的进步,空气净化器的成本也并非高不可攀,空气净化器终究会像闭路电视系统一样成为学校里每个教室的标配。

    曾经担任IMF首席经济学家、现为印度央行行长的拉詹在其最新力作《断层线》里讲了这样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有研究表明,在小学阶段,社会经济阶层较低的学生和社会经济背景较好的学生在数学和阅读考试成绩上所取得的进展是差不多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同社会阶层学生间的成绩差异也变得越来越大。而最主要的因素是低收入家庭的孩子的收获在暑期时间内是停止或下降的,而高收入家庭的孩子的智识在暑期则是不断增长的。因为高收入家庭的孩子可以在假期继续学习,而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在假期则是呈现放羊状态。也正是基于此,有经济学家建议延长学校教育时间,不至于让贫穷的孩子因为漫长假期而学业退步。

    这个研究表明,假如北京学校的校长真的像北京大学附中那样,那么最后的效果会很可怕,富裕家庭的学生会在家里接受课外辅导,而一般收入家庭只能在家里忍受空气污染。事实上,北京市《应急预案》中还存在着其他很多问题,针对中小学是否应该停课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比如说有研究证明,小汽车的燃油质量比公交车好,因此小汽车导致的污染比公交车更少。但是在这个预案中,一旦发生橙色预警,那么就要鼓励公交出行,而这事实上会导致更多的污染。

    最为关键的一点是,目前的《应急预案》是以空气污染严重这一偶发现象为前提而产生;事实上,在笔者个人看来,对于北京这样的城市,空气严重污染似乎是一种常态,空气晴好才是偶发。所幸的是,目前的《应急预案》只是试行,希望政府有关机构能够以此次7天空气污染为例对预案进行修改,使之与北京市的空气污染程度相匹配。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