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公元1874
公元1874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88,229
  • 关注人气:5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不吸毒的宋冬野,比我们想象的要纯洁

(2016-10-13 19:08:54)
标签:

杂谈

​今天宋冬野吸毒的新闻,让我着实震惊了一吧。

其实好像也没什么意外的,毕竟这个“圈子”,吸毒是“常态 ” 。

当一个不正常的事成为了常态,那一定是病态。

摇滚/民谣歌手一定要吸毒才有灵感?国外的确有很多牛逼的摇滚歌手带了个坏榜样,尤其是那些嗑药磕HIGH了死在床上的,20多岁挂了,更让后来的粉丝趋之若鹜,捧成神灵。

但我不这么觉得。虽然一直以来,都有一种“艺术家吸毒是为了灵感”的说法。关于这一点,我支持Beyond鼓手叶世荣:

不吸毒的宋冬野,比我们想象的要纯洁

​所以,对宋冬野表示很遗憾。

不过,就事论事,他的音乐确实很厉害,也很好听,虽然只出过一张唱片。黄伟文曾经盛赞他,说宋冬野的《安和桥北》,是那一年他听过最好的国语唱片。

​豆瓣依然保持着8.7的高分


也正是那时候,我受《时尚芭莎》的邀请,采访了他。整个采访持续了三个多小时,宋冬野很健谈,也很诚恳,能讲的不能讲的,全都讲了。

记得印象最深刻的,是他说自己做音乐最落魄时,一顿饭只能吃馒头,连榨菜都买不起,只能找小卖部老板赊。

吃过苦在底层挣扎过的人,怎么就不珍惜自己如今来之不易的成就呢?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何时何地保持初心,并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其实,值得大家引以为戒。

唉!

把那篇报道帖在下面,就当是重温吧。以后等他出来,找机会再采访他一次,补完这篇报道。

有机会的话。


宋冬野:我比你们想象的要纯洁

文/公元1874

不吸毒的宋冬野,比我们想象的要纯洁


穿着黑色卫衣、米黄色裤子和大头皮鞋,一身休闲装扮的宋冬野在北京东四环一个极其容易迷路的摄影棚里拍摄杂志照。

因为一首《董小姐》而红遍全国,商演不断,甚至到了“一天唱一次,连续唱一周”的地步,突然之间的蹿红,是否让他改变了?

宋冬野想了一下说,除了钱确实是多了,其他没什么变化。

说完,他又停下来,好好地想了一会儿,然后肯定了这个答案:没变化。

不吸毒的宋冬野,比我们想象的要纯洁


这位被他的乐迷亲切称为“宋胖子”的民谣歌手,依旧活得很自我。有乐迷希望他能减肥,他自己则摇头拒绝:“活自然一些,想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人活这辈子,你天天折磨自己干嘛?”

于是乎,不折磨自己的宋冬野,在网上搜自己穿的衣服时,都需要特地加上“超大码”的关键词。

“时尚离我真是一件挺远的事儿,我对穿什么衣服特别没要求,舒服就行。”

不吸毒的宋冬野,比我们想象的要纯洁


但宋冬野对音乐这件事,却是挺有要求的。在他去年推出的首张专辑《安和桥北》里,《莉莉安》《鸽子》等歌曲都采用了弦乐四重奏的编曲,这种较为复杂的制作模式,在民谣歌手里显得罕见。

宋冬野说他很喜欢管弦乐,并且认为这跟民谣不冲突,所以当有机会在自己的歌曲里尝试弦乐里,他就使用了。

问他有没有想过以后以弦乐的方式去开演唱会,宋冬野谦虚地说,没敢想。(公元注:2015年,他实现了这个目标,和谭盾指挥的交响乐团在人民大会堂里唱了《莉莉安》)

在多数人的眼里,宋冬野的人生,分为“董小姐前”与“董小姐后”。

不吸毒的宋冬野,比我们想象的要纯洁


2012年3月。那时的他和女朋友分手,跟自己住了三年的奶奶离开人世,他辞去工作,投身音乐,失掉稳定的经济来源,最穷的时候甚至只能吃馒头,连咸菜都得管小卖部的老板借。

那时候,他并不知道黎明就在前方,仅仅只是希望赶快有演出,好让自己有钱花。

宋冬野照顾了自己的奶奶很久。这一方面源于感情,因为奶奶从小带他长大,感情很深厚;而另一方面则是源于赌气。

小时候宋冬野的爸妈打架,他一着急就说:“你们再这样,我长大就不管你们了,只管奶奶。”宋冬野的父母说他照顾不了,但宋冬野是个特别拧的人,越说他不行,他就越要去干,于是真到了他奶奶需要照顾的时候,他就真的把奶奶接来跟自己一块儿住,直到她的离开。

今时今日回想起这段经历,宋冬野说,冷静地想这件事,小时候的想法特别幼稚、偏激;其实不赌气,也应该照顾她。

辞去工作,对宋冬野而言是人生一个重大的决定,这意味着自己将再也没有稳定的收入。但他其实已经厌烦了朝九晚五,循规蹈矩的生活,他喜欢音乐,爱写歌,规规矩矩的上班下班会令他没有灵感,丧失对生活的激情。

而之所以要做这份工作,也完全是因为有稳定的经济来源,可以照顾好奶奶。

他对自己说,若有一天奶奶不在了,他就不再去上班,去认真地做音乐。

不吸毒的宋冬野,比我们想象的要纯洁


于是,从2012年的4月开始,宋冬野真正全身心的投入音乐这一行,破釜沉舟,再难有回头之路。

幸好,他的默默耕耘与才华很快得到认可,咸菜就着馒头的日子没有过多久,就已经得到了歌迷的注意,进而得到了市场的认可。

简单点说,他出名了。

但是,也有歌迷对这种意外式的一夜成名表示了抗拒,尤其是当初他在“地下”时期就开始追随的人。

有他的老歌迷在网上表示成名后的他变了,不再听他的歌了,觉得他出名后的心境,也不可能写得出《董小姐》或者《莉莉安》。

不吸毒的宋冬野,比我们想象的要纯洁


面对这种看法,宋冬野说:“我完全理解他们。其实在创作上,我前段日子特别纠结。如果继续这么干,继续一直以来的套路,首先对不住自己,因为你生活变了,再写那些就是骗人;第二,你一直这样,有人就会说你没有大志向,你不会改变,拘泥于此,小情小爱。但你要是变化了,他们就会说你忘记了自我。你说我该怎么办呢?我其实不知道我将来会做出什么来。我现在写了几首新歌,感觉跟以前不一样,但也觉得有点一样。所以干脆什么都不想,生活变成什么样,就写什么样的歌,甭管谁说什么,就完了。”

但其实宋冬野还是在乎别人说他什么。成名后,有许多人聚集在豆瓣、微博等地,去扒宋冬野的情史,聊得兴高采烈不亦乐乎。

不吸毒的宋冬野,比我们想象的要纯洁


面对这些绯闻,宋冬野说:“我在干这个职业之前,也爱去看这些八卦,看我的偶像,我喜欢的歌手每天都在干嘛。真正进入到这个圈子之后,和万晓利、李志他们成为了朋友,发现其实这些都是扯蛋,绝大部分都是瞎编的。刚开始看到自己成为主角的时候气得要死,后来都当笑话看了。”

我问他,对这些流言蜚语有什么想澄清的吗?

他笑着说,“没什么可澄清的。澄清啥啊?这东西你说了他也不信。其实我们这帮人所有人过日子都特正常,不会有什么太多乱七八糟的。其实挺纯洁的,比他们想象的要纯洁的多。”

宋冬野和女朋友今年8月已经登记结婚


有很多圈内并不认识宋冬野的人,也对他的音乐赞不绝口。

香港填词人黄伟文前段时间在微博上对他的专辑盛赞无比,认为《安和桥北》是自己去年听过最好的国语唱片。

提及这件事,宋冬野特别不好意思:“其实我完全不知道黄伟文是谁,只知道是一个挺出名的前辈,大咖……后来才知道,原来大咖到这个程度!我跟他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称赞我,我感到受宠若惊。”

问及宋冬野,假设有一天跟他合作,让他来给自己写词,愿意否?宋冬野想了一下,认真地说:“应该愿意。说实话,我没怎么唱过别人写的东西,感觉像是命题作文。别人写的词我如果我不能明白,就没法唱。但是我挺愿意试一试。我写歌的方式很简单,在旁边弹着琴,然后哼着调儿,写词的人在旁边想着词,就这么顺其自然的出来了。”

顺其自然的宋冬野,在自己的歌曲里,流露出对北京这座城市的迷恋,他是典型的北京小伙儿,爱笑,爱唠嗑,说话爱带着把儿,通俗一点说,就是不装逼。

但是回想起自己这张专辑里的歌,他却觉得《安和桥北》有点装腔作势:“其实这些歌对我来说,都有感情,都很浓郁,都是特别深刻地去写它的每一句每一个词;但是写完了之后,总会有那种成长的感觉。成长了,回过头来看之前的东西,会觉得它会越来越幼稚。我对创作,处在一个一直反省和自我批判的过程。”

不吸毒的宋冬野,比我们想象的要纯洁


盛赞过他的黄伟文曾说过,流行音乐可以成为保育城市文化的一部分,他也因此身体力行的写出了《喜帖街》《下一站天后》等歌,去纪录了香港这座城市的时代变迁。宋冬野的《安和桥北》也纪录着北京城市的文化,当中有一种深深的苍凉感。

就像他执意要写成过去的“安和桥”,而不是用如今的“安河桥”一样,他对于北京的这种变化是不认同、抗拒的。

谈及对北京的情怀,宋冬野说:“对故乡的感情每个人都有,对故乡的感情,就是我对北京的感情。但是,是北京,而不是首都。”

为什么要如此强调北京和首都的区别?宋冬野说,这是因为,他对如今的北京很失望。

从崇文、宣武这么风雅的区名被合并到毫无特点的东城、西城里,再从不停拆迁胡同和四合院,变成大裤衩与千篇一律的钢筋水泥,宋冬野为什么会失望,原因显而易见:“我怀念过去那个充满人情味的北京。我对现在的首都失望。何勇在20年前他所写的《钟鼓楼》那首歌里已经表达过这种情绪,而现在比那个时候更加过分,甚至令何老师已经失望到完全、再也不去想这个事了。我还在想,所以我写了下来。”

不吸毒的宋冬野,比我们想象的要纯洁


“我还在想很多事。我也没法预知将来自己会想一些什么。我只能把我现在想到的,写下来,变成歌,唱给大家听。未来的事,就留给未来吧。”

谈到自己的创作,眼前的宋胖子流露着苍凉的眼神,他又变成了那个唱着“翠绿的衣裳在炉火中,化为灰烬,升起火焰,一直烧到黎明”的民谣诗人——宋冬野。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