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季承
季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91,795
  • 关注人气:5,7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母亲节谈母亲

(2010-05-05 22:10:57)
标签:

季羡林

母亲

父亲

婚姻

杂谈

 

                         母亲节答山东《半岛都市报》记者问

 

1. 您父亲出国时你和姐姐都小。你们是不是都是在母亲的培养下长大的?她是怎样培养你们的?

答: 应该说,我和姐姐都是在母亲的培育下长大的。母亲的培育主要是靠身体力行,言教甚少,因为她的文化水平太低了。就我的记忆,她只能对我们讲些24孝的故事。她对子女管束并不严格,这给了我们很大的自由度。所以说我们的成长,主要靠自己。我们看到母亲那样勤劳刻苦,操持家务,体恤公婆,无形中使我们约束自己,有向上的精神。母亲慈祥,我们也没有给母亲带来什么麻烦,亲友都夸奖我们两个孩子好,将来有出息。从这里,母亲得到很大安慰。

2. 母亲在你们面前,经常提到父亲吗?她都说些什么?

答:母亲在我们面前很少提到父亲,只是当我们问到我们有没有父亲的时候,她才说,你们也有父亲,他在德国留学。

3. 你们有没有试图了解母亲的感情世界?了解她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婚姻的?

答:母亲对婚姻当然也感到不满,但是她没有明确地对我们说过什么。对婚姻她是无怨的,因为她奉行“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旧道德信条。她当然感到孤独,但支撑她生活的是对孩子们的希望和信心,以及忠于婚姻和服务家庭的道德观。我不敢说她对父亲抱有信心,但是我相信即便父亲遗弃了她,她仍然会和我们家在一起,因为她相信我们这一家特别是孩子们不会遗弃她。后来父亲回来了,并没有带回金发蓝眼的女人,虽然没有她所期望的夫妻感情,维持家庭的义务和责任使她支撑着生活下来。

4. 您认为母亲一生中最幸福的一段时光是什么时候?

答:真的很难说,母亲一生有什么最幸福的时光。如果要说的话,也许是他和叔祖母于1962年来到北京以后到“文革”前的那段时间。这实在是太过于短暂的一段时光。老年时的母亲,生活虽然平静,但很难说是幸福的。说起来真是令我十分伤感。

5. 1962年您母亲来到北京,您陪伴她的时间多吗?对母亲,您有什么抱憾的事吗?

答: 自从叔祖母和母亲来到北京,我和姐姐几乎每个礼拜天都要去北大看望三位老人,带去食物,干家务活。应该说,我们是竭尽了全力来维护我们这个家庭,,让老人们感到慰藉,没有使他们失望。我们恪尽子女的义务,我们是孝顺的子女。我们在对待家庭上没有一点遗憾和抱愧。

6. 在感情上您是怎样对待父亲和母亲的?

答:一般说来,子女对母亲的感情都会深一些。我对父亲的意见,就是觉得他对母亲过于冷淡。现在看来,父母的结合的确是有先天的不足,这不能怪谁。他们都是旧式婚姻的受害者,都值得同情。我怜悯母亲,也同情父亲。就是如此,只能如此。

7. 您父母已经魂归故里,在这个母亲节即将到来的时候,您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怀念母亲?

答: 他们一同魂归故里,这是一个好的结局,但并不可能抹去生前的遗憾。对于我的母亲,我仍然抱有极大的同情。

                                                                       (2010.5.4)

           《我和父亲季羡林》一书已由新星出版社出版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