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季承
季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91,795
  • 关注人气:5,7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让季羡林抱憾终身的婚姻

(2010-04-27 12:23:00)
标签:

季羡林

婚姻

悲剧

意中人

荷姐

文化

选自《我和父亲季羡林》

 

                 让季羡林抱憾终身的婚姻

   

    把父亲接进城,叔祖父的一件大事就是给父亲成亲。那时,我们家住在佛山街上段柴火市的对面,租用的是马家的房子。整个院子呈长方形,前院由季家居住,后院由彭家居住。彭家的来源我不甚了解,据说源于南方的大姓。当时彭家有四位兄弟。二大爷和二大娘除了生下我的大舅、三舅、四舅,还生了三个女孩,就是我的大姨、二姨、四姨。四大爷也就是我的亲外公,生了一个男孩即我的二舅,以及一个女孩即我的母亲,排行第三。还和续弦的夫人生了一个男孩,就是我的五舅。因此,我有五个舅舅,三个姨。当时,我父亲和四位姑娘同院居住,虽然是前后院,交往仍然颇多。论美,父亲最为称赞的是叫做“小姐姐”的二姐,说她的形象“不同凡俗

(的)标致”,用什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来形容都嫌不恰当。即便在数十年后(2002 年),他还引用数首宋词进行描述,可见他对二姐的赞慕——

 

                       《江城子》

    腻红匀脸衬檀唇,晚妆新,暗伤春。手捻花枝,谁会两眉颦?

 

                                          《三部乐》

    美人如月,乍见掩暮云,更增妍绝。算应无恨,安用阴晴圆缺。

 

                       《鹧鸪天》

   罗带双垂画不成,人娇态最轻盈。酥胸斜抱天边月,玉手轻弹水面冰。

   无限事,许多情。四弦丝竹苦叮咛。 君拔尽相思调,待听梧桐叶落声。

  

    不过赞慕归赞慕,父亲可没有娶她的想法。因为父亲颇有自知之明,按他自己的说法,当时的他“语不惊人,貌不压众,只不过是寄人篱下的一只丑小鸭”,不敢有非分之想。那时,父亲尽管处于丑小鸭阶段,但和被称作“荷姐”的四姐关系非常好。四姐“虽然比不上她姐姐的花容月貌,但看上去也赏心悦目,伶俐,灵活,颇有些耐看的地方”。她经常到前院和父亲聊天说笑,恐怕心里也已经有意于父亲。那个年代,男女即便已经相互爱慕,也只能心照不宣。在父亲的心里,四姐就是他心里向往的理想夫人。在四姐的心里,至少也是喜欢父亲并愿意嫁给他的。但这种事情哪能由他们自己来决定!荷姐的母亲,也就是二大娘,看不上丑小鸭。当时叔祖父并不发达,父亲又刚从农村来,乡土气未消,貌不出众,她哪能把自己的亲女儿嫁给这么个农村娃。叔祖父母更不知道侄子已经有了意中人,当然不会去指婚、撮合。

       后来,两家议定将四大爷的女儿三姐彭德华嫁给父亲。其中原因,虽然不能摆在桌面上,但是从后来四姐嫁给殷实富户的子弟刘少言家的情形,便可以推测,那是二大娘偏心眼的结果。后来,父亲从德国留洋回来,成了博士、教授,而刘家渐行破落,那时便有人说,三姐命好,有福人不用忙,称赞母亲嫁得好。这是后话。这样,1929 年,父亲便与母亲结婚了。说起来,这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可是却影响了父亲和母亲的一生。这其实并不是什么“福”, 而是我们这一家的“隐患”,说它是“祸”也不为过。由此发生的具有悲剧色彩的故事,随着年月的逝去,便逐渐显现出来。

让季羡林抱憾终身的婚姻

《我和父亲季羡林》已经由新星出版社近日推出,敬请关注。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父亲的梦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