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笔山人
梦笔山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69,251
  • 关注人气:1,0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品中国文人·苏东坡(32)

(2024-03-02 20:53:06)
分类: 综合:戏外文萃
品中国文人·苏东坡(32)

        《后赤壁赋》与酒
        萨特名言:“严谨的工作之外,生活应该是一连串的赏心乐事。”
        元丰五年,苏东坡的赏心乐事多。十月十五日,他再游赤壁,先找好酒,几间屋子找了半天。游兴高时须美酒,却只有自家酿的蜜酒。这酒甜得不像酒,喝了还容易拉肚子。
        杨世昌与马梦得去临皋亭下弄船去了,苏轼忙着找酒,一面望东山,十五的月亮升起的样子最好看了,有山有树有嫦娥,有吴刚捧出桂花酒。闰之夫人立在薄暮中,抿了嘴儿笑。
        苏轼嘟哝:“本来雪堂义樽还有残酒,十六弟一气喝光了。今夜泛舟,喝江水罢了!”
        长头儿瞅着爹爹笑。老爹赌气的样子好可笑哦,长头儿绕着柱子笑……
        闰之夫人解释:“我叫弟弟喝的,免得你贪酒上火。”
        苏轼抱怨:“你明明晓得我约了客人夜游赤壁。”
        夫人偏了头,笑问:“那又怎么样呢?”
        苏轼有点冒火,忍忍也就罢了。夫妻二十年如何不忍?回头去看月亮,担心它冒出来。丫头拾翠却在一扇门前笑。这鬼丫头!苏轼冲着鬼丫头说:“快帮我找找啊!”
        拾翠偏不动,暮色中像个含笑的木头人。少顷,闰之夫人变戏法式地拿出两瓶鹿胎酒,驸马王诜送的。苏东坡大喜过望,亲了亲夫人的脸。夫人被他亲个冷不防,噘嘴嗔怪夫君:“老夫老妻的,你整啥子哟……”拾翠丫头想说啥又没有说。长头儿在柱子后头探头。
        苏东坡抱着两瓶好酒,冲向临皋亭。暮色尚未四合,三个男人已在江中。另有一妇人在船舱里备佳肴斟美酒,不是王闰之是谁?
        《后赤壁赋》:“江流有声,断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两个成语诞生在这个晚上。夜色中,苏东坡一人爬上陡而高的赤壁,抓紧树藤摆荡,长身子荡入了徐公洞,手脚利索如灵猴,“二客不能从焉。”赤壁断岸有千尺吗?这是一个问题,但不是一个学术问题。庐山瀑布有三千尺吗?白发有三千丈吗?轻舟过了万重山吗?燕山雪花大如席吗?
        诗人亢奋,读者兴奋,如此而已。不妨重温尼采:“艺术是生命的兴奋剂。”

        王十六拿走了东坡醉墨《念奴娇·赤壁怀古》
        苏东坡半醉,写了“大江东去”,甚得意。此后书写总不及。王羲之《兰亭序》也是这种情形,好书法偶然得。《年谱》云:“《东坡赤壁》谓坡仙亭石刻有此词,草书,书后有款识:‘久不作草书,适乘醉走笔,觉酒气拂拂,似指端出也。东坡醉笔。’”
        苏轼一般写行书。这一幅《念奴娇·赤壁怀古》是唯一流传下来的东坡草书,原作由王十六拿去,妥善保存下来。后来若干年,王十六为生计,在汴京和杭州卖了不少东坡字画。
        王闰之叮嘱弟弟:“十六啊,你得了你姐夫的宝贝,千万不要弄丢了啊。”
        王十六拍胸脯:“姐呀,弟弟识得好货,姐夫的这幅字,我压在箱子底下。”
        苏过要看父亲的得意之作,舅舅王十六说:“犹子啊,你已经看过两回了。”
        宋代人称侄子为犹子。未满十岁的苏过,一见书画眼睛就亮。平时苏过也贪玩,但只要父亲作画,他就不走开。外地画工们寄来的丹青,他嚷嚷着要先看……苏过看字的时候,手指头不停地比划。夜里,点灯再看,向空中再比划。
        他妈妈说:“一幅字你都看几天了,看几百遍了,又不是看戏——看戏都看腻了。”
        王十六纠正姐姐:“姐啊,你不懂,那个米元章,绰号米颠的,看一幅字画要看三天三夜。”
        闰之夫人承认:“姐是不懂。姐认得书,书认不得姐啊。”
        王十六笑:“姐啊,难怪你要烧书。姐夫写书出了名,我姐放火烧书,传遍东京西京南京……”
        夫人呵斥:“闭嘴,滚回你的屋子去,洗洗睡!”
        王十六说:“等犹子看完了《念奴娇·大江东去》,我就回去。”
        苏过抬起头来:“舅舅,我还想看。”
        王十六说:“慢慢看,舅舅等。”
        苏过笑了:“万一我看到天亮呢?”
        王十六说:“那你就是苏颠。”

        “皓齿蛾眉,命曰伐性之斧”
        栖霞楼是黄州最有名的一座楼,据说始建于中唐,临大江,观远山,仰流云。太守徐大受几番设宴于栖霞楼,款待苏东坡,似乎有赔不是的意思。他有四房姬妾,称侍人,二侍人叫做王胜之,原是官家的富贵女儿,家败,做了歌儿舞女。“掌上身轻意态妍”,二侍人生一副风流骨相,巧笑,恃宠,颇善于争风泼醋。她还牙尖舌怪,挑弄家庭是非,让徐大受不好受,夜累身子昼累心。大受硬撑,认为自己是在享受,“老大逢欢,昏眼犹能仔细看。”
        苏东坡戏谑:“大受,看你这名字起得哦,五房四妾轮番进攻,偏叫你大受。你弟弟叫大正,改邪归正,正了根本,六十多岁体健如牛。”
        徐大受哀叹:“唉,我是一年不如一年了,只怕不久于人世。”
        苏东坡委婉劝曰:“现在收敛还来得及,毕竟性命要紧。”
        徐大受翻眼皮举例子:“那个张先老儿活了九十岁啊,他一生风流,生前是你好朋友!”
        苏东坡摇头曰:“杭州张子野养生有术,游戏裙衩罢了。”
        徐大受愁眉苦脸:“子瞻啊,我也想‘笙歌丛里抽身出’,奈何抽不出啊。”
        王胜之才十七岁,脂粉堆中弄权,压倒大侍人幺侍人,团结三侍人妩卿。她赖着苏东坡填词给她唱,东坡只好提笔,《西江月》有云:“龙焙今年绝品,谷帘自古珍泉。雪芽双井散神仙……人间谁敢更争艳?斗取红窗粉面。”散神仙:醉茶貌,松散如神仙。红窗粉面是斗艳斗出来的。《西江月》小序:“送建溪双井茶、庐山谷帘泉与胜之。胜之,徐君猷家后房,甚丽,自叙本贵种也。”
        陆羽《茶经》,列天下佳泉二十种,谷帘泉第一。好茶好水,送了王胜之。
        东坡居士又有一首《减字木兰花》,称王胜之“海里猴儿奴子是”。海里猴儿是江南土语,犹言活泼好孩儿。殊不料这好孩儿越发来劲了,笑指苏东坡:海里猴儿主子是!
        海里猴儿往徐大受身上猴,娇滴滴说:“今日良辰美景,胜之加班啊。”
        大受愁眉苦脸。苏东坡走开了。王胜之冲着他的背影喊:“那个王朝云,敢不敢来与我斗双井茶?我王胜之胜之,胜之!”
        仅仅几个月以后,黄州太守徐大受卒。一次感冒人就走了,油尽灯枯。
        未久,王胜之改适张方平的儿子、性格柔弱的张恕。苏轼闻之,叹息至泣下。哀太守,复为恩公的儿子担忧:“张恕弄不过那个刁钻小妖女王胜之。”
        苏东坡在雪堂,手书一行大字:“皓齿蛾眉,命曰伐性之斧。”
        马梦得叹息说:“唉,我倒是缺那把温柔斧头。哦哦哦,温柔斧头。”
        大胡子秦少游视之良久,似有所悟。

        子瞻,子霞,栖霞楼
        四十年前,七岁的苏轼,在眉山听一个姓朱的九十岁老尼姑,讲她亲眼看见的花蕊夫人与蜀主孟昶的情事。当时的小男孩儿耳朵竖得高高,情色启蒙早。现在,四十年过去,犹不能释怀,写下名词《洞仙歌》:“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未寝,倚枕钗横鬓乱……”
        热恋中的苏东坡出此情色语,真不减柳永张先。
        柳永:“闲拈针线伴伊坐。”
        苏轼:“倚枕钗横鬓乱。”
        接下来的情状是:“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渡河汉……”
        这想象画面的细腻程度,不亚于白居易写《长恨歌》。
        元丰五年的苏东坡,创作如此之丰,词赋如此出色,名篇、名帖、名画、名著、名尺牍一大堆,其中一大因素是热恋。可惜教科书不谈这个。但是,我想总有一天会加入注释与解读的。理解人性,最需深入。唐诗宋词背后,显而易见有个“红颜贡献率”的问题,这个问题不应该回避—学者们避之唯恐不及,形成所谓“集体潜意识”。
        歌德:“永恒之女性,引领我们上升。”
        钱锺书《宋诗选注·序》:“据唐宋两代的诗词看来,也许可以说,爱情,尤其是在封建礼教眼开眼闭的监视之下那种公然走私的爱情,从古体诗里差不多全部撤退到近体诗里,又从近体诗里大部分迁移到词里。”钱先生讲“开眼闭眼”,甚形象。
        元丰五年,王朝云携同黄州佳山水,让苏东坡艺术受孕。
        同一年,爱情使王朝云怀孕。
        九百多年过去了,这种实事总得有人来讲。
        春日携手登楼,夏日红裙过江。每一朵浪花都是情浪。
        栖霞楼上王子霞,船房载酒苏子瞻。“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

        《蝶恋花·春景》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语调很轻快。这是它的基调。苏东坡有大量婉约词,这一首,庶几称最佳。
        “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后来,王朝云不辞万里跟随先生,到岭南的贬所惠州,唱《蝶恋花》,反复唱这两句,一唱双泪流。先前可不是这样。她喜欢唱全篇,可惜曲谱未能传下来。朝云总流泪,自伤身世也,此无疑焉。临终前她口诵《六如偈》……这两个现象要联系起来考查。顺便提一句,海德格尔再三强调:“文献史要变成问题史。”
        词牌饶有趣味的《蝶恋花》写于何时?很可能写于元丰五、六年。
        太轻快了,“墙内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惭悄,多情却被无情恼。”恋爱中的男人春三月到处游荡,隔墙听佳人荡秋千,听那一阵阵欢声笑语。
        这春景里徜徉的男人嘴上说恼,笔调哪里是恼?

        巅峰兴奋之时,却能敏感穷人
        好作家是什么人?是自寻烦恼的人,是自找苦吃的人。
        雪堂外面常见一些穷人,无家可归的光棍,打短工的农民,外地来的流浪汉。苏轼给他们饭吃。这些穷人并不伸手要,远远地站着,蹲着。严冬衣衫薄,身子不停地哆嗦。有个失去爹娘的小姑娘,从江对面的武昌过来,只因她听人讲,雪堂有好人。她来到黄州就不走了,雪堂前讨几口饭吃,然后,不知所踪。一日夜里,小女孩儿独自睡在梅花树下。那儿当江风,她小小的身子缩成了一团。问她,她说从小喜欢梅花,又听妈妈讲过,梅花不怕寒冷。
        小姑娘说:“我和梅花守在一起,我就不冷了。这是我妈妈说的。”
        王朝云一听就哭了。她也是个孤女啊。她拉着小姑娘进了她的房间。有邻居妇人来相劝,说黄州孤儿不少,收养不过来,再者,她有孕在身,万一流浪的小女孩有病呢?
        闰之夫人也犹豫了。朝云一听,顿时变了脸色,切齿说道:“今日谁来劝都不行!”
        进苏家十年,王朝云这是头一次当着夫人的面,不给人面子,间接驳了夫人的面子。
        苏迈夫妇、以及苏迨和苏过都在场,默默看在眼里。
        眉山有句老话:“屋檐水点点滴,点点滴滴在心头。”
        人在做,人在看。
        东坡居士一夜无眠。邻妇的话是有道理的,朝云的理由却也充足,不容半点商量。可是一拨又一拨的穷苦人闻雪堂之名而来,他苏轼应对不了。
        半夜披衣起徘徊,这个从小受妈妈教导的男儿,这个佛祖的崇拜者,忍不住要探究:黄州鄂州光州,为何有那么多的光棍?而徐大受妻妾成群,几间华屋藏娇……
        诗圣杜甫写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白居易写《卖炭翁》《上阳人》……
        《苏轼年谱》:“念及舍外无薪米者,亦为之耿耿不寐。”
        苏东坡一家的日子渐渐向好,他又处于艺术的巅峰兴奋期,却为穷人心情沉重。
        睡不着。要想办法。一定要想办法!

        (摘自刘小川著《品中国文人系列》)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