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川煤文艺
川煤文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5,401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写实性兼谈散文的情感、语言及个性

(2019-01-22 16:20:57)
习竹茶座·
写实性兼谈散文的情感、语言及个性
马晓燕

散文这个体裁,与小说、诗歌相比,无论读还是写,都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散文相比其它的文学形式,更受人们喜爱,因此,写作者甚众。
究其原因,是因为散文没有疆域,贴近人心,贴近生活,是一种日常性文体,生活性文体,写作者和阅读者都能在散文中,找到心灵的安慰。
我曾一度觉得散文是一个很自在随意且好把握的文体,如今看来,我那是无知者无畏。这些年,写了些散文,愈发觉得要想真正写出有品质、有硬度、有能量、凝思聚神的散文,实非易事。所以,有的文学爱好者认为散文是一种无难度的写作,这样的看法,实则是一种错觉。这就像布罗斯基所说的,这是一种“美学惰性”。也就是说,如果主题、题材、语言、修辞和技巧,只在难度线以下一再重复,这样的散文倒是不难写。
关于散文的写实性
作家王剑冰曾说:“散文从骨架到内容都必须真,真实的,真诚的,真情的。散文的真,它连着你的性情,你的品格特征、道德标准以及认识事物的价值观,说到底,散文是个人人格的展示,无法躲藏。不管你是叙述个人的还是他人的小事件,或是文化的、历史的、人生的大题材,和对应的叙述对象的情感全是相通的,和你的实践、观念、立场、知识、品性全是相通的。”
常写散文的作者都深谙散文有一个最重要的特点,那就是叙述主体的在场性,也就是说,写出的散文必须是真实的,写的是真人真事、真景真物、真情实感。不妨想想,我们所写的散文,是不是都是亲身经历的,有感而发的,这就是叙述主体的在场性。散文的写实,大体有三点:一是人物事件的真实;二是作者的真情实感;三是环境的真实。
真情实感是散文的灵魂。散文排斥虚构,但散文从来不拒斥想象。究总体而言,散文提倡写真人真事。即使有虚构,也要合情合理,不能过多,更不能在主干上用力,只能是在细支末节上些微着笔,但还不能露出破绽。
我很喜欢读《人民日报》副刊上的散文,有的散文着眼点其实很小,比如写村庄的、写故乡的、写亲情友情的、写各种花儿草儿的,当然,也有写名山大川和宏大题材的,但更多的文章是散发着人间烟火气息、贴着身边生活的。这些散文,融激情、思辨、叙事浑然一体,阔野苍茫或是静水深流,描摹真切、情感真实,淡定从容却让人为之动容。实则,这样的散文从另一个角度看,凸显的却是“家国情怀”,更能打动人。读这样的散文,时常有一种带入感,仿佛自己就是作者,作者经历的也是自己经历的,有一种精神体验和情感共鸣。生活的真实、情感的真实,这才是最美的,才能打动读者。这就是写实性——散文的魅力和生命力。
真正写实的散文,字里行间既不矫情、更不做作,读者能从中感受到作者一颗真诚、坦诚的心。
我曾写过一篇散文《一元钱的故事》,这篇散文是一个真实事件,它的发生出乎我的意料,甚至是猝不及防。我被那几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甚至让我平素不屑的小人物彻底感动了,现在想起来,还很温暖,这篇散文大约也就千把字,里面没有任何虚构的情节,写时更没用任何技巧,技巧这个东西我从来就掌握不好,就是事件本身,写起来也并不费力。这篇文章同时被好几家报刊采用,我记得《攀枝花日报》的编辑何桥君老师后来告诉我,她当时在编这篇散文时,感动得流泪了。这就是人世间的烟火气息,是有温度的,这种温度足以打动虽身处喧嚣但内心依然柔软、向善的人们。
关于散文的情感性
一篇好的散文,是一定能够看到作者情感脉络的。
我写了多年的散文,但多是写我所经历的、熟悉的人、事、物,绝不生搬硬套,而且也很少写抒情性的散文。偶尔倒是会写些哲理性的散文,这主要是源于读书看报过程中,某句话甚至某个词打动了我,继而引发我的思考,我会就此写写自己的认识,自己的感悟。我时常对自己讲,如果你写的文章都打动不了你自己,你怎么可能打动得了读者呢?
这里说的打动,不是指抒情类的打动,而是说散文的情是自然真情的流露,而不是刻意去抒发。情要自然流淌,于无声处胜有声。朱自清的《背影》,一个站台上的细节,就把父亲这个形象给生动地刻画出来了,作者把自己对父亲的感情隐藏得非常深,而它传达出来的情感力量却非常强大。真正的好散文是从作家内心流露出来的,一种很自然的流露。如果散文失去了自然,那就不是好散文了。
我今年写了篇散文《捡煤记》,近五千字的文章,抒情的句子极少,几乎都是细节和情节的描写和再现。这篇文章先后被《川煤文艺》《攀枝花日报》《攀枝花文学》《阳光》《西南作家》等报刊杂志采用。说实话,我在创作这篇散文的过程中,自己也经历了情感的煎熬,尤其是写到父母时,真是心情不能平静,几次流下了眼泪,这篇文章我也改了不下十次,是投入了我个人情感和心血较多的一篇散文。这篇文章是对一种已然逝去的情怀和氛围的缅怀,也算是致敬我的青少年时代。
散文就要写那些散发出生活光芒的,凝结着个人真挚情感的人、事或物,无论是欢乐或是痛苦的,都要敢于面对真实的自己,不能戴着面具去写作,更不要藏着掖着,要敢于直面自己的真心,这样的写作才是成熟的,这样的文章才能引起读者的共鸣。其实,在我们每个人的过往生活中,都或多或少地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迹,这些就是散文写作的素材。我经常读到一些细腻、真挚、深情,看似琐细,无关紧要,然平俗之事,皆能蕴籍真意的散文,时常被这样的散文打动。真正打动人内心的,往往是质朴的、贴着身边生活的,带有浓厚烟火气息的文章。
关于散文的语言
无论是散文的语言,还是小说、诗歌、纪实文学的语言,都是作者文学(字)功力水平的一个具体体现。同样的人物、事件、情景,有的作者写出来让人读到如身临其境,似一只无形的手牵引着你继续读下去的欲望,这就是语言文字的感染力。有的文章一看开头就感觉枯燥乏味,让人没有读下去的兴趣,即便是勉强读下去,读完了,也感觉浮皮潦草,不知所云。文字的魅力由此可见一斑。
说到语言,有的作者可能会把一篇好的文章与拥有浮词艳彩联系在一起。其实不然,好的散文,很多是朴实的语言,活色生香的语言,只是这朴实的语言必须要有一只灵动的笔驾驭,方能让人过目不忘。由这样的语言织就的文章,让人身临其境般进入作者布置的情景中,这样的文章可能看一遍并不过瘾。但这是一个长期修炼的过程,长期使用语言,优美生动的语言就会跃然纸上,成为身体的一个部分。语言不是天生的,是靠不断地学习、保持语言的敏感状态,从书本中学习语言,从日常生活对话中学习语言。有时与邻居同事聊天,甚至看人吵架,听他人闲扯,都能发现一些很生动的语言,这些语言很有意思,也许,当你某一天写作时,就能运用上这些活灵活现的语言。
好语言的三个评判标准:精确、自然、生动。这是刘庆邦老师说的。刘庆邦老师说:“当一个好作家,首先要当一个好读者。天赋是很脆弱的,要靠地赋支持。每一个汉字都是精灵,是活的东西,是中国人久久注视过的。作家要伺候好文字,怎么敢轻易说驾驭文字。好的作品不是抓人的,是放人的,看到好的作品,不是迫不及待看完,而是舍不得看完。最高级的艺术享受是让你走神,放飞心灵,灵魂出窍。”
我自己主张散文的语言要生动朴实、有色彩、有气味、有节奏,也就是生动细腻而形象。我们时常在谈论一篇好的文章时,会说这篇文章很有味儿,其实说的就是写出来的文章形象而生动。而形象生动的东西,绝不是华丽辞藻所能堆砌出来的,而是把生活化的语言转化为极富个性化的文学创作语言和风格。这样的文章自会生动起来,自会富有感染力。
有的作者写出的散文,语言苍白无力,甚至词不达意,这是一个驾驭语言能力的问题。也就是语言的基本功不够,很多作者写了很多年的文章,但文学功力并不见长,掌握的语言词汇也不多,这里的词汇不多,不是指语言的华丽与否,更不与前面提到的语言朴实相冲突。而是指我们的笔力不够,在语言的运用上就显得乏力,还有就是观察事物和体验、感悟生活的能力也不够。
“当你写不下去,你首先反思,你阅读没有,你基础打牢没有。首先要细读作品,甚至不一定博览作品。找特别适合你,你喜欢的书,一定要细读,怎么细读,做眉批,注释,然后寻找这本书的背景,评论,你把它研究透了。研究透了是什么概念,就是这本书化成你的了,榨干了,连渣子都吃了。这样读,有十部,最经典的,你又喜欢的,十部就够了,这样读下来,你身上就住着十个大师。”这是《十月》副主编宁肯先生在鲁迅文学院首届煤矿作家高研班讲课时说的,对我启发很大。
关于散文的个性
我最近看到一篇文章,说简约是散文创作的另一种美。大致讲写散文尽量要少抒情,因为抒情本身有一定的主观性,是在表明作者的主观态度,有一种先入为主的情绪,容易左右读者的思想。写散文应该像中国传统绘画构图那样,不需要说得过多,应该有一定的弦外之音、言外之意,“言有尽而意无穷”,意到笔不到,尽量少雕琢,给读者留下更多想象思考的空间,如果把所有的话都说尽了,读者的想象就没有发挥的机会了。这样的散文,反而会更具感染力,更能抓住读者的心。就如同我们讲话一样,话不能讲得太满,要留有余地。如果写得满而实,不含蓄,不留白,文章就少了些空灵。但也不能一概而论,有的文章还是要恰到好处的抒情,渲染烘托文章主题。
这恰是散文的个性。如果只是一味地模仿、抄袭、拿来主义、实用主义,千篇一律,程式化的脸谱,如加工厂成批生产出的产品一般,这样的写作,势必不会有大的进步,也不会有品质高的文章。试想,你写出的文章,都打动不了自己,又怎能打动读者。
余秋雨的文化散文,王宗仁的青藏线散文等,都是以自己的个性特色卓立于世。
我们生活在煤矿,那么煤矿题材的作品就是我们的个性,有着别的领域的作者无法替代的优势。刘庆邦先生写了一辈子,作品几乎都是农村和煤矿题材的,中年的农村生活经历和青年时期的煤矿工作经历,是他写作的两眼深井,泉源不断。王安忆曾说,中国作家像刘庆邦短篇小说写得那么好的,想不起来还有谁。但凡有所成就的作家,其作品都有其自身独特的个性和特色。
再有,语言风格也是一种个性,叙事方式、写作手法、形式、谋篇布局等等都是一种个性,但要形成有独特个性的散文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我很喜欢读那些具有浓郁方言(方言必须要读者能看得懂,且有情趣有味道,而不是生僻的只有作者自己看得懂的语言)、活色声香的散文,很多时候都反复去读那几句话,精妙绝伦,回复无穷。
沈从文先生的散文我特别喜欢,我读过他的《湘行散记》,内心时常被他的叙述所触动,这些优美清新传神的文字,将他那难以化解的乡愁倾注其间,读来令人动容,仿佛在听他讲述一个个美丽、哀婉而又忧愁的动人故事。他的这些文字融入了自己的赤子情怀和对民族命运的不倦叩问,充满了思辨和力量的艺术神韵。这就是沈从文的散文风格。我曾经写过一篇《湘行散记》的读后感,这篇文章先后被《中国煤炭报》《中国安全生产报》《精神文明报》采用过。
我们读成熟作家的作品,甚至不用看名字,就能分辨出是谁写的,判断标准就是他们的表达个性不一样。前面说的王宗仁、刘庆邦,还有一位女作家马金莲,她是一位回族作家,我经常在《小说选刊》上读到她的作品,极富个性。
文学从生活中来,散文同样是从生活中来。惟有真正地深入生活,切身地体验生活,敏锐地观察生活,用心地感悟生活,在生活中成长、在生活中磨砺,才能写出升华生活、超越生活,闪烁着人性光芒的好文章。
铁凝说过:“散文需要智慧、诚恳、真性情。作为一名写作者,散文是对我的情怀与文字的终身磨砺。”

作者单位:攀煤公司
责任编辑:星 桦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