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浩瀚星宇
浩瀚星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35,981
  • 关注人气:1,0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熟诗素评】如何理解“人生七十古来稀”?——唐·杜甫《曲江二首》鉴赏

(2024-02-22 13:31:03)
标签:

熟诗素评

如何理解

人生七十古来稀

曲江二首

分类: 读书笔记



【熟诗素评】
如何理解 “人生七十古来稀”?——唐·杜甫《曲江二首》鉴赏



【熟诗素评】如何理解“人生七十古来稀”?——唐·杜甫《曲江二首》鉴赏



【编者按】     

        三年疫情赋闲在家,重读《唐诗三百首》,提笔写下百来篇诗评。因评的都是耳熟能详的名篇,评论完全出于自我理解,心底原声,故称“熟诗素评”。后应邀先后在《海峡两岸》、《师生》杂志开设专栏,陆续发表,并为多处转载。


【熟诗素评】如何理解“人生七十古来稀”?——唐·杜甫《曲江二首》鉴赏

      唐代人均寿命50-55岁,是中国古代历朝历代中人均寿命比较长的朝代。杜甫的生卒年是712-770年,享年只有58周岁,略超平均。可是,他在《曲江二首》写道:“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这又怎么理解呢?很多名家解读对此都有些含糊其辞,不知所云。


       这是一组“联章诗”。“曲江”又名曲江池,是一个名胜,不是一条江。最早为汉武帝所造。唐玄宗开元年间曾大加整修,池水澄明,花卉环列。内有一些楼阁名胜,寺院圣地。《曲江二首》表面上看,触景生情,表露及时行乐的心态,似乎有些消极。实际上,感情很复杂,用意很深刻,表达也很委婉。需要我们细细体味。请读原诗:


其一

一片花飞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

且看欲尽花经眼,莫厌伤多酒入唇。

江上小堂巢翡翠,苑边高冢卧麒麟。

细推物理须行乐,何用浮荣绊此身。


 其二

朝回日日典春衣,每日江头尽醉归。

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

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

传语风光共流转,暂时相赏莫相违。


【熟诗素评】如何理解“人生七十古来稀”?——唐·杜甫《曲江二首》鉴赏

      其一首联“一片花飞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用了递进的句式,使写景之中注入了主观的感受。意谓:一片花瓣的飘落已让人感到春色有减,更何况如今风儿吹飞了成千上万的花瓣,正是愁煞人了。此联写景十分简练,只选“花飞”,不涉其他。上句虚写,用以铺垫下句实写。注意作者着笔的是花“飞”、花“飘”,都直接落笔外力“风”的催动,而不是一般季节一到的自然“落红”,使暮春之色有些眼花缭乱,使愁春之心有些动荡不宁,而且隐含深意。


【熟诗素评】如何理解“人生七十古来稀”?——唐·杜甫《曲江二首》鉴赏

      颔联“且看欲尽花经眼,莫厌伤多酒入唇”,紧接着写自己的心情,意谓:且看将尽的落花从眼前飞过,不会有谁会再嫌酒多伤身。这两句写心情,围绕一个“愁”字展开,“且看……莫厌……”的句式,不仅表明对眼前落花的无奈,而且表现了要想借酒浇愁的无助。


       颈联“江上小堂巢翡翠,苑边高冢卧麒麟”,意谓:如今看到曲江楼堂上有翡翠鸟作的巢,芙蓉苑坟冢前原来雄踞的石麒麟现今也倒卧在地上了。这首诗写于乾元元年(758年),可见安史战乱,把昔日的繁盛之地,摧毁得人丁凋落,破败不堪。颈联上承首联,也是写景,但由面上的自然之景,转到点上的人事之景。用意所指渐明。下引尾联,抒发人生感慨。


【熟诗素评】如何理解“人生七十古来稀”?——唐·杜甫《曲江二首》鉴赏

      尾联“细推物理须行乐,何用浮荣绊此身”,意谓:仔细推究事物盛衰变化的道理,那就是应该及时行乐,何必让虚浮的荣誉束缚自己呢?此联议论点题,直抒胸臆:仿佛从眼前的落寞衰败景象中,看破了功名,看透了人生,追求及时行乐。如果联系当时的创作背景,其实,所谓的“浮荣绊此身”,应该另有所指。当时杜甫官任“左拾遗”,是八品上的谏官。因为疏救房琯,触怒了肃宗而遭疏远,或免或贬灾的祸惩罚随时可能降临(同年六月,杜甫果然被贬为华州司功参军)。由此发出及时“行乐”之叹,其实是对朝廷的失望,对前途的灰心,对时运不济、报国无门的激愤。


【熟诗素评】如何理解“人生七十古来稀”?——唐·杜甫《曲江二首》鉴赏

      作为“联章诗”,上、下两首之间有内在的联系。下一首紧承上首未句“何用浮荣绊此身”而来。


       首联颔联四句,写自己的境况。“朝回日日典春衣,每日江头尽醉归。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意谓:如果人能够活到七十岁,自古以来是很少有的。所以,我们不必为了长寿而克制自己。“我”上朝回来,天天去典当春衣,每天来到江头换酒买醉,尽兴而归;如果没钱付,随处欠下一点酒债,也是寻常小事。这四句,以第四句“人生七十古来稀”为总假设前提,其它三句,极写上首诗尾联及时“行乐”的行为,仿佛到了即使贫穷潦倒也要“行乐”到底的地步。


【熟诗素评】如何理解“人生七十古来稀”?——唐·杜甫《曲江二首》鉴赏

      但是,有几点,值得我们关注:


       第一,如果真的信奉“及时行乐”的消极人生哲学,行为怎么会仅止于“喝酒”,而没有其他享乐花样呢?可见,关键还是借酒浇愁。“日日”、“每日”,并非表明“行乐”的强烈,而是表明“愁苦”之深切。第二,作者大小也是个朝廷命官,怎么会沦落到如此潦倒的境地呢?另外,时值春季,他怎么不去典卖“冬衣”,而要连“春衣”都得典卖呢?除了同样表明他愁苦之深外,也说明家境贫寒。在封建社会,随便做点小官,便会盘剥肥私,杜甫却依然两袖清风,也从侧面反映他严守清官底线,衬托他耿直善良正派性格。


       另外,作者自己年纪不到六十,却言“人生七十古来稀”,只有作假设理解,才合情理,只有作倒置总前题解释,才符合行文逻辑。否则,突然冒出这一句,会显得十分突兀,使人莫明其妙,不符合大诗人的惯例水准。


【熟诗素评】如何理解“人生七十古来稀”?——唐·杜甫《曲江二首》鉴赏

  接下来两句“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是写“行乐”心境、醉眼朦胧之下的景象。意谓:此时,我只看到蝴蝶在花丛深处穿梭往来,蜻蜓在明净水面款款而飞,不时点划水圈。“深深”,形容花丛之密。见,通“现”,出现,显露;“款款”,形容连续徐缓。这些用词,显得有点俏皮,有点可爱。这两句,把景物写得很美丽飘逸,仿佛故意照应前几句喝酒的效果,终于偶得舒心,同时也为下文托物“传语”作铺垫伏笔。


       “传语风光共流转,暂时相赏莫相违”两句,再以议论作结,意谓:请捎话给春光,让春光和我一起逗留吧,即使只是暂时可赏,也不要违逆我的心意啊!这两句用了拟人手法,与上两句承接紧密,而且,照应了上一首的尾联,落脚到及时“行乐”立意点上。


【熟诗素评】如何理解“人生七十古来稀”?——唐·杜甫《曲江二首》鉴赏

      上下两首诗,紧扣同一主线,但从不同侧面表现。其一,是从看到落寞衰败哀景所得感悟;其二,是从珍惜挽留偶得舒心美景切入。产生“行乐”思想的总根源,都是对期廷的不满,对仕途的担心。立意很深,表现却很曲折委婉。


【熟诗素评】如何理解“人生七十古来稀”?——唐·杜甫《曲江二首》鉴赏

      上下诗,都以写景、议论穿插布局。写景意象选择典型精要,特征鲜明;议论由写景引发,无缝对接,语言精辟,富有哲理。“细推物理须行乐,何用浮荣绊此身”、“人生七十古来稀”等,都为后人广为传诵。


【熟诗素评】如何理解“人生七十古来稀”?——唐·杜甫《曲江二首》鉴赏




(转自:一唱元声公众号    原创:一唱元声)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