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浩瀚星宇
浩瀚星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63,525
  • 关注人气:1,0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两谒云台山

(2024-01-17 23:46:38)
标签:

两谒云台山

游记创作

分类: 他山之石



两谒云台山



两谒云台山

       此云台非彼云台,而它们却有同样的名字。那座云台山矗立中原,享负盛名;而这座云台山面朝大海,在江浙不知名的小镇,年复一年守着东海出现的每一缕晨曦。

       世人往往恋他乡风光,殊不知单椒秀泽尽绕周身。早就听闻金乡有山曰“云台”,然一直无缘识荆。庆幸有了机会,终于在今年得以成行。对我来说,已有些晚了。可对山来说,一点都不晚。悠长岁月对山来说不过须臾,大山有这样的力量!

       第一次访谒,是盛夏的清晨,与家人同行。我们从金乡的小路进去,高山的路口是一条小巷,狭长的巷子通向高山远洋,这是多么梦幻的布设啊!谁能想得到?多么像爱丽丝钻过小兔子洞,来到那个神奇国度。

两谒云台山

       山路绵亘蜿蜒,我们的车子盘旋而上。一个弯又一个弯,渐渐地离陆地远了。在一个转角后,一片雾蒙蒙的苍茫映入眼帘。“看!那是海。”我定睛望去,拨开一层一层云雾,眸光飞回来告诉我胸膛中那颗跳动:那是海!

       在这海雾迷蒙的山间,我痴醉了。跳下车,不知哪里奔来一匹白马,马蹄朝我踏来,颈项铃铛晃荡。它对我嘶嘶,仿佛叹说五年十年在山中终于等到了我。我跃上马背,抓好辔头,不用皮鞭,随它信步。万一真若迷了途,也不必惊慌。随处能见着樵夫。问一句:老伯,借问一句山巅如何行走?多么可爱的山中问路。

两谒云台山

       忽而车笛作响,原来我依然妥妥的稳坐车中。我们继续环山撷云而上,不多时,父亲一声唤:到了。我们开了车门,迎面扑来的是如锦似缎的白棉絮。曾几何时,白云那样遥不可及,可在这,喊云,云真的会来!漫步云端,飘飘然实在难以掩住心中的欢喜。我多想找一个空瓶子,能装一片洁白回家。

       我也终于知道为什么赋予它“云台”之名,并非和中原那名山有何种千丝万缕的牵绊,也非借它之名以盛自身。实在是再没有更恰当的名字来描述它,那样伸手摘云,触眼即天的景象,不称“云台”更作何称?

       我们拾阶而上。以最虔诚的心来朝拜。朝拜这高耸入天的山,朝拜这相伴左右的云,朝拜一切所有的仰望。阶上下来一位青袍道长,我们互道问候。叹一声青山妩媚,赞一句海晏河清。

两谒云台山

       第二次访谒,是初秋的午后,与友人同游。秋阳如母亲温和的手掌,抚着我垂于腰间的长发。秋风带着枯草成灰的黍香,让人只愿吸气不忍呼气。我们一肚子的稻黍之香,没有一点点世俗浊气。虽是五谷杂粮,亦觉得有不食烟火的清灵之感。

       我们从这山石跳到那山石,从那山岫钻那山岫,每个人都如山中飞舞的花仙子。我们站在山巅,对着大海,唱那“蓝精灵”的歌谣,不时捧腹不时窃语。站着那块大石上,俯瞰,那是山脚下的石砰渔港。此时,我笃定,山的那边,确实是海。

两谒云台山

       下山的途中,我们在亭中小憩。忽然有一友人喊:“瞧那云!”--那是一片爱心形状的小云朵。我们都不禁感慨,与这样的小可爱邂逅在归途,那是件多么令人称快之事!我猜,兴许是哪处小山岫,没有关好门,让这样的小东西偷出屋子去天空找母亲吧!

       如此好山,两次来,都是人烟稀稀,不知是该叹惋还是庆幸?

       也许,这样的山也该像古时不得志的儒士吧。伯牙有幸识子期,而高山无言,该有怎样的怅惘能与谁诉呢?他只有山花野草,只有流云飞石,大概,他在等,等那识才之人。等那人把山花编成花冠戴于额顶,等那人把野草纳成香囊佩于腰间,等那人把流云织成锦缎罗裙,等那人把飞石凿成弦音素琴。

       伯牙在子期逝后,摔琴绝弦,不复鸣奏。可,这样的山,却不因你的不至而黯然,也不因你的多情而枯槁。他依然在苦涩单调的岁月里巍巍峨峨,呵护青峰,呵护云岫。亦如尾生抱柱苦候彼此的约定。如此衷情,你怎能不来?

       配文图片由夏正华先生提供,致谢!



(转自:甘溪头公众号    原创:王公子)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