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浩瀚星宇
浩瀚星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32,841
  • 关注人气:1,0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行走福德湾

(2024-01-15 17:30:31)
标签:

行走福德湾

分类: 他山之石



行走福德湾



行走福德湾

       福德湾古村位于“世界矾都”苍南县矾山镇南侧,是一座历史上因采矾,炼矾而生,而盛的村落,整个村落沿鸡笼山自然山体而建,坐南朝北。福德湾最早叫苦竹庵,相传在境内的石壁脚下的一座破落的庵,周围有一亩苦竹,当地居民便将庵堂所在地域称为“苦竹庵”,后因忌讳苦字,雅化为福德湾。


行走福德湾

       福德湾老街地处鸡笼山,当我们沿着青石板一直拾级而上来到福德湾古村时,只见这里有许多来回走动的游人,正用好奇的眼光看着这里的每一个人,每一座建筑。同样的我也是,我边走边拿着手机不停地拍照,这里的每一处风景我都想把它定格在里面永远保存。安静,这个已经存留了数百年的古村落如今只剩下安静。刚才在矾山的喧闹和这里的安静形成鲜明对比,恍如两个世界。行走在长长老街上,一个“古”字在我脑海中不停地跳跃,那斑驳的古墙,古老的街,古老的青石小屋,古井古树古石板,走着走着我仿佛觉得岁月倒转,自己走进了那几千年远久的古代。


行走福德湾

       昔日流离的过往,有多少村落淹没在藤蔓下成了一片荒芜,有多少家园就这样被遗忘成不知名的荒村,在岁月的尘土中归宁,村子没落,繁华不再。然而,所幸的是福德湾古村落不但没有堕落变成荒芜,它还遗留下矾矿遗址这一较完整的采炼生产、生活系统,也遗留下大量保存完好的矿硐、街巷等特色居民,和一些居民改造的民宿客栈和炼矾的旧址。被国务院列为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行走福德湾

       福德湾老街的街道依山而建,一条拾级而上的石筑山岭就是一条百年老街,也是村里唯一的街道。长100多米,宽3米,街道两旁是古香古色的村民住宅老屋和不同的店铺,稍加修整的古道将民居自然地连在一起。临街的店铺较多,方便人们买卖做生意。一间紧挨着一间,每间老屋大多是木构或是木石结构,多为一层或是两层建筑,有些是重新修葺过,纯木构建筑较少,砖石混合构居多。


行走福德湾

       以前这条老街非常热闹,挑明矾的人们从山上下来都经过这条街,这条老街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每天行人川流不息,是当时矾山最繁华的地方。穿行在老街上,踩着被磨光滑的石块,此刻,福德湾是宁静的、古朴的、优雅的。福德湾是一个有故事的湾,不仅仅是这老房子和这条古道老街,散落在老街四方的炼矾遗迹比如煅烧炉、车间、矿硐等才是整个福德湾最耐人寻味的部分。


        一路沿街走过来,看到沿路石头屋墙壁上总是写着“阿弥陀佛”的字样,感到好奇,我想这里的村里人定是和佛有缘吧,在这条街的尽头就是南山坪宫,于是我猜想到这原因。一,写“南无阿弥陀佛”这六个字是想告诉游客前方有个南山坪宫吧,二,对信仰佛教的人来说每次看到墙上的“南无阿弥陀佛”六个字都会在心里默念一遍,我曾听母亲说每天在心中默念一遍或几遍这六个字你今生就有修,来世就能积德,我不太明白母亲这话,但还是信一点,因为我时常听到师傅们念的梵音就有一种是重复无数次的“南无阿弥陀佛”。而且我也曾遇过,每次当我帮人指点什么,或是帮人做了点什么,那些信佛教的人都会在口中念道“南无阿弥陀佛”这六个字,是来表达对你的谢意。这只是我的猜测,也许墙上的“南无阿弥陀佛”只是写写而已,并无他意。

 

行走福德湾
朱为俊 


        福德湾是当年矾山采矿最集中的地方。当我们来到村后的鸡笼山上时,眼前几座高高耸立在山坡上的煅烧炉直撞我眼帘,自然知道这是矾矿冶炼遗址。它们像一座座塔,均建筑于民国时期,都由基座,炉室,投料室,烟窗四部分组成。炉身是用青石砌筑而成,炉基用花岗石砌筑,上小下大,呈圆锥形状。结构稳固,经受得住650度高温的煅烧。很多年过去了,曾经接受650度高温煅烧的矾炉再也看不到炉内熊熊的烈火,曾经热了又冷冷了又热的煅烧炉身上已密密麻麻地长满杂草,经历了无数个春夏秋冬,经历了风风雨雨,小草青了又黄,黄了又青。两根大烟囱一根已损坏,另一根保存完整,抬头看看那烟囱,我仿佛觉得炼矾炉的烟囱上还冒出一缕缕白烟。


行走福德湾

        跟我一起来的小侄子跳过墙壁爬到煅烧炉的身边,摸摸,然而又敲敲炉身,发不出一点声音。他突然蹲下身侧着身体爬到炉室里去了,在里面转了一周,探出头来向我笑笑。“感觉怎样?”我问,“感觉这里像是燃起熊熊烈火呢。”“哈哈哈”我笑了。他慢慢的钻出炉室,说“姑姑,一看这炉,我就想起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仿佛自己刚才变成了孙悟空,被太上老君的炼丹炉内用三昧真火焚烧,最后阴差阳错的在炼丹炉内练就火眼金睛。”听侄子这么一讲,我又一次开怀大笑,“但美中不足的是我刚出炉时缺少一根金箍棒了。”侄子又接着说。

        “哈,你想破坏这古炉?”我故意惊讶地说。“不是,说着玩的,手拿金箍棒不是更像孙悟空吗。”“手可以拿金箍棒,但不能打这古炉啊,否则有你好看。”,“姑姑说哪里话,我有这胆量吗?它是国家保护文物,哈哈哈。”

       是的,这里的一切都受保护。


行走福德湾

       从后山折回,我们又来到老街,重新沿石阶再一次的向上走,这里的住户大多都是本村的生意人,有食品杂货铺的,小摊较多,还有什么工作室,什么浙江分院,还有捕风楼,福德湾茶书院,福德湾农家乐体验馆等等很多。还有一个“爱心茶”供应点,我也拿出一个一次性茶杯,拧开茶水头盛了一杯,一口气就喝完舒服极了。喝完我又看了看这位好心人,一个充满爱心的人她正和蔼的慈祥的冲我笑着,我马上也冲着她笑笑。


行走福德湾

       古道两边绿树葱茏,鸟儿清脆的叫声一阵又一阵回荡在上空。再往上走,游客的身影渐显稀少。今天是个好天气,不热,而且山风习习,感觉惬意极了。

       行走福德湾风情老街,体验不一样的风情。福德湾,因矾而生,因矾而兴,也因矾而衰。矾山,注定不平“矾”。


       华夏雪,出生于七十年代,苍南蒲城人。喜欢阅读和写作。作品散见《温州日报》《温州晚报》等报刊及网络平台,出版散文集《重新拾起的日子》《小楼灯光又亮起》。(署名外)均为网络照片,图文无关。




(转自:柴桥头公众号   原创:华夏雪)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