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浩瀚星宇
浩瀚星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35,981
  • 关注人气:1,0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跨年版的“走南闯北”

(2024-01-12 22:15:19)
标签:

跨年版

走南闯北

分类: 他山之石



跨年版的“走南闯北”




   一不小心在中国版图上,走出的“上天入地”的南北大跨越,像做了一个时空梦。


跨年版的“走南闯北”


   20231216日在中国最北的北极村,体感零下四十四度的天寒地冻,到202412日抵达中国大陆最南端的南极村,沐浴冬日里的温暖如春,之间用时17天,跨纬度33度,温差六十七度,相距4894公里,这种极致的跨时空之旅是当年徐霞客想也不敢想的。


跨年版的“走南闯北”

跨年版的“走南闯北”

 

   九宫格里的大数据,可以说是解析了另类的“走南闯北”,另类的“天涯海角”。我发现,原来用脚步丈量“世界尽头”的快乐,并不比用眼睛打量世界的快活逊色。踟蹰在黑龙江的冰面上,尽是一条江留给国人凛冽的伤痕记忆。而徜徉在南极村的琼州海峡岸边,我仿佛看到千年前苏轼横渡茫茫海峡的绝望与哀叹,就像最后一抹余晖日薄西山。两处地理地貌上的巨大反差,两种情感的生生纠缠,让人止不住地感慨万千。

跨年版的“走南闯北”

跨年版的“走南闯北”

   是的,无论是江的蜿蜒还是海的汹涌总是和历史的走向息息相关。或许,这样的触景生情才算是旅行的意义所在吧。我不知道苏子瞻当年是如何惨淡完成跨越琼州海峡的“壮举”的。我想,东坡式的“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的“走南闯北”,或许只有上帝敢这么写。而我借助现代交通工具漫游至此,用几块文字碎片装模作样,实在有愧啊!

跨年版的“走南闯北”

跨年版的“走南闯北”

   有愧的还不止这些。当我穿越在东北雪国眉飞色舞的时段,我的温州同学夫妇竟翻转大半个地球,越过真正的世界尽头乌斯怀亚,最后登上如梦似幻的南极与企鹅共舞,在我看来就是壮举一枚。漠河和乔治王岛虽寒冷雪地相似,但那里的冰山不同,是人神共仰的地方,空间之遥远,环境之恶劣超乎想象。这种脚步的秒杀可谓诛心,以至于我的跨越沾沾小自喜瞬间支离破碎,自惭形秽。他发在朋友圈的图片、视频和诗文,我也时时呼应,却一次次让我自愧不如。

跨年版的“走南闯北”

   说实在话,在旅行达人面前,我的所谓的穿越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实属寒碜。今儿涂几个文字,权当记录些个地理发现上的消遣,无关旅行意义的轻与重。旅行,其实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深与浅,只有无止境的志向。

202415



         章小强,1962年出生,苍南藻溪人。从事教育工作,酷爱诗文,五十岁开始写作,作品散见于《文学港》,《海外文摘》,《温州文学》等 





(转自:柴桥头公众号    原创:章小强)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