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浩瀚星宇
浩瀚星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35,981
  • 关注人气:1,0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西域行之北疆

(2023-12-09 23:32:22)
标签:

西域行之北疆

人间净土

唐布拉

那拉提

巴音布鲁克

分类: 他山之石



西域行之北疆

林若苏


人间净土——喀纳斯 

   从乌鲁木齐出发,乘了八个多小时的车,晚上八点多钟终于到了进入禾木村的换乘中心。新疆和内地有两个多小时的时差,此时夕阳还在天边。


   坐上景区的电瓶车,随即蜿蜒在高山草甸中,草甸时不时有三两株或成片的桦树立于其中,让人视觉不会单调。突然山路两旁出现了花海,五颜六色的野花在即将西沉的夕阳下摇曳,白一片,黄一片,紫一片,多想在这神的后花园走一走,可惜天色将暗,只能作惊鸿一瞥。


   入住禾木小屋时天色已暗,一夜酣睡。


   晨曦微明,一间间用松木搭成的呈长方形的小屋已沐浴在晨光中,人字形的屋顶站着一只只鹰。小屋和小屋之间用木栈道连接,而地上则长满了野草和野花。


西域行之北疆

   走出小屋,顺着指示牌,跨过禾木桥,穿过白桦林,爬上了位于一小山的观景平台。站在最佳的观景平台上,俯瞰整个禾木村,只见丰茂的白桦林将小村簇拥,禾木小屋星罗棋布。据说秋时,晨雾似飘带萦绕在层林尽染的村子上,美轮美奂冬日,整个村庄银装素裹,乃滑雪爱好者的天堂。而夏日,就一个字:绿。


   小山在晨光中变幻出一层层不同的绿色,深绿,浅绿,黄绿,再和草地骏马一搭配,相机下的影像满满的西域风。


   下山了,禾木桥旁的一小片白桦林,也别具北疆特色。黑白相间的白桦树,再以晨曦中的青白色的禾木河为背景,镜头下的禾木村仿如雪后初晴。


   走在回屋的路上,此时天已大亮,发现每栋小屋各具特色,最喜欢的还是院子里开满紫色花儿的小屋,对美丽的花永远没有免疫力,又拍拍照照,乐在其中。


   距离禾木村西侧30公里处的为喀纳斯村落。“喀纳斯”蒙语为“美丽”之,其位于新疆最北端中俄边境,阿尔泰深山密林中。爬上了有1998级石阶,位于喀纳斯西岸骆驼峰的观鱼台,大部分的湖面尽收眼底。


   整个湖呈月牙形,最妙的为湖水的颜色,为我们内地少见的蓝绿色,湖面似乎凝结不动,醇醇的。四周雪峰耸峙,绿坡墨林,天上云卷云舒,姿态万千。站观鱼台上,游目骋怀,叹自然之妙,信可乐也。


西域行之北疆

   喀纳斯湖泊有著名三湾:卧龙湾,神仙湾,月亮湾。从钓鱼台下来,已是傍晚,只能择其一处——神仙湾至月亮湾徒步。其平均水深为120米,近观湖水为青白色,在夕阳下清澈明亮,枯木,湍流,倒影,颇有九寨之韵。虽走得心旷神怡,只是怕赶不上最后一班观光车回住宿地,只能走马观花,不敢稍作停留。可惜呀,看不到水中的一条冷水鱼,更不用说传说中的喀纳斯水怪了。


   喀纳斯村和禾木村同属于新疆最北端的阿勒泰地区。新疆的地名对我们内地人来说都有点绕口。最早记住的阿勒泰这个地名,是有一次在做八年级语文期中试卷时,阅读题出现的一篇作者为“李娟”的写阿勒泰地区生活的散文,笔调轻灵慧黠,笔墨浑然天成又治愈。不由被吸引了。于是在网络上查阅关于李娟的信息,才知此女子2010年时就出名了,被誉为“天才式的作家”。曾获得“人民文学奖”“鲁迅文学奖”等奖项。立即下单买了其散文《我的阿勒泰》《阿勒泰的角落》等阅读。其笔下的阿勒泰地理环境,自然景观,民情风俗等富有温度和情怀,土地,河流乃万物既平凡又生动,内蕴着她对阿勒泰哈萨克牧民生活的真实感受与多元理解。看着她的文字,“就觉得即便外面风雨飘零,自身身处破碎荒凉的境地,也能获得一份跟她笔下文字一般美妙的意境和存在。”这就是文字的魅力。曾记得读师范时,班主任老师是非常鄙视文学的:人类生活的进步又是哪一项得益于文科?我想一个人的幸福指数高低不仅仅看物质生活,还要看他精神生活。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追寻诗和远方,我们为什么会更怀念以前有人情味生活。文学虽式微,但仍有人执着的喜欢,此情只关风和月,与名利毫无关系。


  和文学同样有魅力还有音乐。阿勒泰的禾木村,喀纳斯村,白哈巴村为在中国总人口只有三千多人的图瓦人的所居地。传说图瓦人为成吉思汗西征时留下的遗民,乃蒙古族的支系。没有自己的文字,音乐应是他们与自然,与自己对话的最佳形式。在喀纳斯乔木村,司机巴叶为我们请来了图瓦人的乐队演奏。犹如天籁的《祝酒歌》把我们带入了图瓦人的“木刻楞”,有三个音孔的类似于笛子“楚尔”,为我们模仿了大自然的各种声音。尤其是蒙古族特有的呼麦让人沉醉其中。在各民族的音乐中,一直最喜欢蒙古族音乐,空旷,粗犷,深沉,忧郁。在喀纳斯,不仅欣赏到自然美景之妙,更有音乐所营造的独特人文之魅力。


  阿勒泰,我们注定只是一个过客。但走过了,就是拥有了。    



赛里木湖——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泪


   天气响晴,早上十点多钟进入赛湖。曾瞠目台湾野柳地质公园海水之墨绿,惊叹阿勒泰喀纳斯湖水之蓝绿,沉醉西藏纳木错湖水之湛蓝。想象中赛湖之水定是和纳木错一样湛蓝,湛蓝的。


西域行之北疆

   但赛湖的水是浅蓝的,似乎和我们在晴日海边看到的海水颜色差不多。导游小解说,这样的天气,清晨和傍晚的光线没有那么强烈,海水色彩才会浓。汪曾祺先生在两次经过赛湖时所看到赛湖之水色是截然不同的。雨中的赛湖是铁灰色的,而第二次远看赛湖就像一湖纯蓝墨水。看来同样的湖水,天时不同,水色也不一样。


   但赛湖无疑是美丽的。她被誉为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泪,只因来自大西洋的暖湿气流在经过漫长的航行后,无法越过天山,就会在这一段位于天山山脉西的区域盘旋,不得不变成雨水,最终汇聚成面积有450多平硕大的赛湖。她湖水洁净,湖面宽阔,湖边绿草如茵,马儿在悠闲吃着草,而各种野花竞相开放,在蓝色的湖水映衬下,尤为明艳。


   赛湖舒畅大气,令人神清气爽。游乌尔禾魔鬼城体验感和赛湖是截然不同的。


   据说夏日游览魔鬼城,即使是傍晚,也热得只想早点逃离此地。傍晚,我们坐景区的电瓶车进入了魔鬼城。天公作美,天气竟然没有那么热坐在电瓶车上,看到大大小小的黄色岩石风力和流水雕琢成了各种各样的形态,如城堡,船舰,楼阁,似人物,鸟兽,蘑菇,各具形态。景区也给每一处经典景观,都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如天外来客,孔雀迎宾,天下粮仓等,当然我们坐在车上可以对着这些景观进行天马行空的想象。


   景区有5个停靠点,可以下去和这些景观来个亲密接触,只是有时大风一起,尘土四扬,风声呼啸,让你真真切切体会到魔鬼之威力。最后一站为恐龙谷,此时夕阳即将西沉,往出口的大门走去,山谷有点灰暗,而不远处的地平线成橘色一线,强烈的光线反差,使魔鬼城显得神秘而又苍茫。人走在其中,成了最生动的风景。



唐布拉——百里画廊


   去新疆旅行,天时是非常重要的。汪曾祺先生在《天山形色》一文中曾提到两次去赛里木湖看到的不同景观。风雨天经过赛湖,湖水铁灰色,巨浪翻滚,给人以神秘甚至恐怖之感。而第二次去赛湖,赛湖蓝得奇怪,蓝得不近情理。那是非人间之美。巴音布鲁克草原,雨天到处灰蒙蒙,即使在盛夏,也冷得让人如跌冰窖,而晴天则是一种让人震撼的磅礴之美,让人心旷神怡。


   那天早上,车从八卦城出发,天灰蒙蒙。司机巴叶说,今天肯定会下雨。想想到新疆已经四五天了,一直都是好天气。遇上阴雨天也是正常的。


西域行之北疆


         唐布拉,乃伊犁五大最美草原之一。从乔尔玛沿着315省道向西,一直至唐布拉避暑山庄,约130公里,属于狭长的河谷草原,它就像一幅百里长卷,天然画廊一样,因此被誉为百里画廊


         车进入百里画卷,首先让我们惊艳的竟然是油菜花。油菜花在江南春天田野并不少见。但此处的油菜花是以天山起伏的草原为背景。远处一座座如绒布般的绿色草原变幻出一幅幅幕布,与一望无际的油菜花交相辉映,即使是阴天,仍明艳动人。连平时对花最无感的男士们也流连于花海中。


          下起雨来了,住进了如欧洲城堡似的庄园酒店。酒店房间窗外,草甸、云衫、红房,毡房、牛羊,随手一拍皆是画。百里画廊,本就是以如茵的草甸,笔直的云杉,流动的云彩等见长。


   雨下个不停,总不能被困在酒店里吧。走出酒店,此时,天更阴沉了,雾气在天地间游动,仿如许多画家在泼墨,把天地泼成了一幅幅流动的丹青。


   酒店对面为小华山景点,既叫小华山,此山险峻可见一斑。雨中登华山!虽在怕出危险要阻拦我们登山的领队前,自诩为登山好手,但每一步还是爬得小心翼翼,石阶太陡峭了。


   爬至半山腰,雨稍停,一幅奇景出现了。一阵阵云雾在空中流动,流过了红色的庄园,流过了青绿的草甸,流过了墨绿的云杉,它仿佛是一幅硕大的写意画,从天地间飘过,使草甸、云衫似隐似现。给人以清新感,给人以神秘感。


   爬了1998级石阶,终于到山顶了。可此时又下起了大雨。雾锁山头山锁雾,天与山与树,上下皆白。


   暂时下不了山了,那就坐在山上的亭子等雨停吧。一会儿雨又小了,奇景再次出现,云雾从山下升腾而上,缭绕山巅,一会儿天地又白茫茫一片,让人口瞪目呆。


   雨终于停了,下山至另一观景台。此时的百里画卷乃一幅油画。云雾织成的一条长长的白丝巾,就这样给雨后的草原披上了。


   回到酒店路上,牛羊正悠闲吃着草,而天空一角已被夕阳染成金黄了。  

          


那拉提——天山绿岛

        

   草原的六七月份,进入了最美的季节。


   位于伊犁河谷的那拉提草原,属于亚高山草甸草原,传说当年成吉思汗带着军队经过此地,被这儿美景所震撼,遂喊出“那拉提”,意为“太阳浮现”。


   那拉提区分为“空中草原”“河谷草原”和“盘龙谷道”。


   车顺着山路蜿蜒,草原之景尽收眼底。登上天界台,即可俯瞰整个空中草原。草原似一块块绿丝绒铺在起伏的群山上,伸向天边,壮阔磅礴。


西域行之北疆

      

   至“游牧人家”,由雪山之水融化而成的一条溪流曲折在草原上。一株,两株,一排,两排,塔松构成了草原之绿的立体景观,这也是伊犁河谷草原所特有的。毡房、牛,马,云朵,那是草原的标配。


   驱车于盘龙谷道,一株株高大苍劲的塔松宛如一根根定海神针,绿色之海和盘山公路无缝对接,五色野花点缀于其中,你可以漫步在花海中,也可以在公路上跑上一段。


   那拉提草原曾是“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乌孙国”辖地。


   乌孙族,也就是现在哈萨克族,他们曾生活在河西走廊,2000多年前,即汉时,被匈奴一族驱赶,最终选择了在天山腹地,伊犁河谷这片绝美的风水宝地,建立了自己的乌孙国。


   那拉提河谷草原上的“乌孙古迹”把我们带进了这个古老而又充满传奇色彩的部落。不远处流淌的巩乃斯河,耸立的石碑,奇特的图腾,壮硕的草原石人,似乎都在无言诉说着这块土地的历史风云。特别是解忧公主在这块土地成了传奇。


   解忧公主作为西汉的“和亲公主”,在这块土地曾生活了几十载,以其政治远略,使乌孙亲附,民众合辑,汉王朝修睦西域。“玉帛朝回望帝乡,乌孙回去不称王。天涯静处无征战,兵器销为白月光。”这段和亲故事就被唐人常健写成了《塞下曲》,也成了历史佳话。


   如今已远去了刀光剑影,唯有草原石人旁的两株千年胡杨树仍矗立着,似乎在诉说着和平的美好。

       

巴音布鲁克——九曲十八弯   


   为我们开车的司机巴叶乃巴音布鲁克人,为东归英雄——扈尔巴特人的后裔。18世纪,原生活在贝加尔湖的扈尔巴特人(蒙古族的一分支)为了反抗沙俄的压迫,毅然千里迢迢,历尽艰辛回到祖国怀抱,当时乾隆皇帝深受感动,把巴音布鲁克等地分封给了他们。


   他对我们去那拉提草原玩是很鄙视的:那是专给游人弄的,有什么好玩的,巴音布鲁克才算是真正的大草原。


   到了巴州,他把我们带到了他家族的牧场。我们终于开了眼界:来到了真正的草原牧场。


   随着汽车在没有路的草原上蹿下跳,左摆右动。我们终于来到了草原的腹地。


西域行之北疆

   “谁见过梦中的草原梦中的河,那长调悠悠滑落山岗。”降央卓玛的歌一直是最喜欢的。这就是梦中的草原:一望无际,河流弯曲,绿草如茵,牛羊成群,不远处的峰峦在阳光下变幻成不同的绿色,莫不是传说中的“人体草原”?


   我们在牧场吹蒲公英;我们快乐跳跃;我们跃过湿地去追看巴音布鲁克所特有的身体被染成各种不同颜色的黑头羊;我们和草原的骏马一一合影;我们自由自在呼喊……我们似乎又做回了自己梦中的少年。突然想起一句话;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亲爱的友人,爱人,同行路上有了你们相伴,有时真的可以当一回少年。


   蒙古包那边,好客的巴叶和他的兄弟早已为我们杀了一只黑头羊。一部分就直接在炭火中烤,真正好滋味的羊肉串!另外的一大半,直接用清水放点盐巴煮熟。开吃了,草原特有的丰盛羊肉宴,这是真正的吃着中草药,喝着泉水长大的黑头羊,没有一点膻味,“此肉只有草原有,江南哪得几回闻?”


   看九曲十八弯进到景区,坐区间车第一站去天鹅湖,巴音布鲁克被誉为“天鹅的故乡”。这个季节虽没有几只天鹅,却有不少的红嘴鸥,它们在天鹅湖上成群结队飞来飞去,抢吃食物,给湖面增添了很多生机,也给喂食的我们平添了几分悠闲。


   最后一站为九曲十八弯,我们骑马上去了,毕竟旅行要讲究体验感。在不同的景区曾骑过好几次马,骑马上山并不害怕。上山路上马儿成群,野花铺满了半个山坡,好浪漫的骑马之旅。骑到了观景台,只见通天河河道曲曲,绕了一个又一个湾,九曲十八弯呀。只可惜等了好一会儿,太阳仍羞羞答答躲在云层里半天不出来。据说看到九个太阳要具备各种天时条件,一般人是难以看到的,那就下山吧。


   骑马下山,仍骑上山时的那匹骏马,只是下山时多了几豪气。虽知道这些马是训练有素,不会听游客指挥的,但还是不断抓紧马缰绳,督促马快跑。跑着跑着,突然同骑的喊道:我们是七剑下天山。一看,我们骑马的正好是七人,不仅忍俊不禁。“七剑下天山”,得当“第一把剑”呀,又督促马儿快跑,它竟然颇懂人意,跑到了我们这马队的最前面。哈哈,一马当先呀!


   坐景区车回去的路上,虽已将近晚上十点钟,可天空竟然突然彩霞满天!不仅有点后悔:在山上等说不定能看到奇景。但转念一想:等到那么迟景区车就少了,毕竟我们明天还要坐车奔赴下一个景点呀。算了,留一点遗憾吧。


   巴音布鲁克,梦中的草原。


片来自网络




(转自:柴桥头公众号    原创:林若苏)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