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真光
真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7,191
  • 关注人气:2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朝发夕至万里行

(2024-02-17 20:03:54)
标签:

历史

文化


  

朝发夕至万里行

——东非纪行之一

(旧稿)

 

/王真光

                                   

 

从北京前往东非的飞机讲究要起飞了。

透过首都机场候机厅的大玻璃窗,可以望见一架架停在机坪上的银白色飞机,在六月的阳光下闪闪发光。

年年月月有多少人从这里飞往世界各地,通过“空中桥梁”加强中国人民同各国人民的联系,增进了团结和友谊。

 

今天,我也要“长空起舞”去进行友好访问了。

 

送我到机场的铁道部“援外办”的鹿大姐说:“你这回可是远走高飞了。”我笑了笑表示赞同。心想:用这四个字比喻倒是很贴切的。坐飞机去万里之遥的非洲,可不是远走高飞么?

到了机场候机大厅,那里有五个人和鹿大姐打招呼,鹿大姐对我说,都是和你同机去坦桑的,随即向我介绍:“这位是中央新闻电影厂的王瑜本同志。”我看了看这位王同志,身材高大,风度翩翩。鹿大姐姐又介绍另两位,一位叫俞乐观,一位叫卢长立,都是新影厂的,和王瑜本三人派驻坦桑的电影队,王是队长,但都是摄影师。。还有两人,鹿大姐介绍一位叫周国勇,是翻译,另一位叫李程基,是工程师。这五人都在坦桑工作,回国休假,现在都回坦桑。

 

听了鹿大姐的介绍,我很高兴,心想有这几位同行,我放心了,他们都是常出国的,有经验,我是头一次出国,什么也不懂。但没料到,我刚心宽喜悦,鹿大姐又说:“这次由你带队,你是队长。”我一听傻了,说了半句话:“这、这、这不行啊……”鹿大姐说领导定的,那五五个人齐声说:“赞成!”鹿大姐给我一张美钞,于是我就随大家登机了。

 

我们乘坐的飞机是巴基斯坦国际航空公司(PIA)的班机,波音707。那时,我国还没有民航,下午三时起飞。

 

去非洲访问,是一个使人振奋的时刻。但当飞机腾空而起时,心里却又不免有些异样的感觉。是告别祖国的离情,还是凌云翱翔的壮志?抑或是对非洲人民的思慕萦廻?也许兼而有之吧,我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情,踏上了万里行程。

 

飞机掠过北京的上空,我屏息静默,把脸贴在窗口,注视着机翼下瞬间消逝的景色,都想最后清清楚楚看上一眼,把祖国首都庄严美丽的面影深印在自己的心坎上。然而一霎时,飞机就升入高空,除了蓝天白云之外,什么也看不见了。我还是依依不舍地盯着窗外,似乎透过那朵朵白云,能够看见到天安门的金黄色瓦顶,能够看到中南海的碧树红墙,能够看到长城内外,大江南北的多娇河山和气象万千的社会主义建设的画卷……

 

是啊,此时此刻,怎能平静自己的心情呢?当离开祖国的前夕,我曾在宁静的夜晚流连在巍峨的天安门前,徜徉在灯火辉煌的长安街上,仰望着天安门城楼上的毛主席的巨幅画像,不能不缅怀中国革命漫长的战斗历程,不能不畅想“我们的朋友遍天下”的大好形势,不能不欢呼第三世界响彻着的斗争风雷。如今,我带着祖国人民的嘱托,远涉重洋,把中国人民的良好祝愿带给非洲人民,把友谊的种子播种在世界第二大洲的广阔的原野上。

 

机舱里充满温馨欢悦的气氛,从一登机就感觉到了,我发现那是机组人员营造出来的。巴航的“空中小姐”笑容可掬彬彬有礼,她们穿着淡黄色镶粉红阔边制服,带有浓重的阿拉伯色彩,更衬出阿拉伯妇女的婀娜多姿。从给每位乘客送饮料糖果,叮嘱系上安全带,到示范使用各种设备,无不表现出耐心和细致。其中有一位年纪最轻身材娇小的小姐,端着一个盘子站在我面前,用英语轻声问:“要咖啡还是要中国茶?”我说:“要茶。”她送来了茶。不过,那茶掺了牛奶和香料,实在难喝。这是在机上第一次和机组人员打交道。之后,我们了解到,这家巴基斯坦航空公司的班机,已经在这条国际航线上往来飞行几十次了,机组服务出色,我们报以掌声赞扬,从此,也和机组人员结下友谊。实际上,我们一登机进入机舱后,就感到一种温馨的气氛迎面扑来。那是什么呢?啊,想起来了,是一进机舱时,女服务员们笑容可掬的面孔,热情有礼的问候和殷勤周到的解待。当我们置身高空,远途飞行的疑虑,都被这温馨气氛一扫而空。机舱内也活跃起来,机组人员和我们开怀畅叙,谈笑风生,不时爆发阵阵欢呼。

 

但没过多久,我就感到冷了。我穿着短袖港衫,原先看同来的他们,都穿长袖衬衫,我还奇怪,大热天还穿长袖。其实人家都有经验。我的长袖衬衫,都装在行李箱里,没办法,忍着吧。

 

飞了四个多小时,机上广播说仍在中国上空。从舷窗下望,大地是一片红色,大概是新疆塔里木盆地吧?

 

机上提供晚餐,饮料和糖果。扩音器播放着轻音乐,不感到寂寞。飞机平稳地飞行着,除了从舷窗看到蓝天,什么也看不到。

 

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太阳还高高在上。音乐中止,机上扩音器播出声音,据说是机长在播音:“报告!现在正飞越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我转身往东望去,只见远处山峰连绵,峰顶白雪皑皑。最高的也许是珠穆朗玛峰吧?山是那样高,飞机似乎在半山腰里飞行。越过山,便进入了巴基斯坦领空。巴基斯坦和中国只是一山之隔呀。

 

飞机一直沿着这条山脉飞行,山是那样高,以致飞机显得飞低了,似乎只在半山腰飞行。这时忽然有了一个新感觉:我们从北京起飞时,是下午三点,那时太阳已经偏西,飞行了这么长的时间,太阳反而更高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机上预报:前面就是伊斯兰堡——拉瓦尔品第了。按北京时间,已士20点,但这里,太阳还高高挂在天上。所以当飞临市区上空时,可以在阳光照耀下清晰地看见那些纵横交织的街道,鳞次栉比的建筑物和葱绿茂密的树木。伊斯兰堡和拉瓦尔品第这两座新城市,几乎连成一片,规模很大。看到这个美丽的、生气勃勃的伊斯兰国家首都,我们不由忆及到巴基斯坦人民在维护民族独立、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所进行的英勇斗争。

 

这次班机的终点站是卡拉奇,卡拉奇是巴基斯坦最大的城市。到达时,已是晚上11点了。我环视这圆形的候机楼,虽然到处闪着指示灯、电视预告牌,

我国驻卡拉奇领事馆的同志到来,帮我们办了手续,由航空公司派车送到旅馆。


    
旅馆离机场不远,每人一个房间,设备不错。卡拉奇酷热,尤其是那热风吹在脸上,让人受不了,但房间里的空调却凉风习习。国外习惯喝凉水,我怕肚子受不了,让侍者送来热水,那“热水”却是温吞水,只得喝。不想喝了这水,夜里就泻肚子,加上空调太凉,又感冒发烧了。次日一早被请到餐厅用餐。那早餐也怪,一道西瓜接一道热煎鸡蛋,又一道冰激凌接一道热鸡腿,这样一冷一热吃下去,原来的泻肚子无异雪上加霜。饭后通知:飞机一小时后起飞。


    
我“带病”登上巴航另一架波音机,机组人员全换了,但都如昨天一样热情周到地服务,而且很快就“发现”了我这个病号,于是一路上从饮食到休息都受到特殊照顾。

 

巴航的波音飞机在内罗毕停留45分钟,继续南行。内罗毕是东非肯尼亚的首都,在内罗毕停机,是飞机加油,机组人员上物资,乘客也可下机到机场免税商店买东西。一小时后,机舱内扩音器传出播音声:“已进入坦桑尼亚领空!”不一会,坐在我前面的周国勇先生突然转身捅了我一下喊道:“快看!乞力马扎罗!”

 

 

我顺他所指,急忙从舷窗望去,看到机下不远处有一座山峰,峰顶是一个圆圆的洞口,四周呈白色,向外成斜坡状延伸下去。那样子很像中国北方土灶上的锅。其时飞机正从这个山口上方飞过,只不过半分钟就过去了,再看那山已没有踪影,但脑中却深深留下那个锅状的火山口……

乞力马扎罗山这个名字我倒知道。曾读过美国作家海明威的小说《乞力马扎罗的雪》,但小说并没有提供多少关于“山”的资料。于是便向周国勇先生请教。他曾留学坦桑尼亚,知识面寛。他说,乞力马扎罗山是斯瓦希里语“光辉的山”的意思,此山位于坦桑尼亚东北部,海拔5895米,是非洲第一高峰。山峰是平圆顶,终年积雪。因为白雪和黑色岩石交错,最高峰便叫:“基波”,是当地查加语”“白相间”的意思。山顶火山口直径有两千米,是一座死火山,但在坦桑人的心目中具有很重要的位置,视为“上帝的宝座”,神圣不可侵犯。因而流传着许多动人的神话。

 

飞越乞力马扎罗山,当天下午四时,飞机降落在达累斯萨拉姆机场。下机时,机组人员列队向乘客告别。

 

我想寻找看护过我的空中小姐表示谢意,但寻了一遍才发觉,这一排空中小姐每一个人都曾细心照料过我,我只好向她们全体道一声:“非常感谢!”


   
人的感情是相通的,中外皆然,经历过这次“异国情”,我更深信不疑。

 

机场候机大楼有一块牌子写着:“WELCOME  TO EAST AFRICA,机场内外一些男女黑人,看到这些,我确信已经到了我的目的地坦桑尼亚。坦赞铁路工作组派车在机场接我们,随即驱车进入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

 

1975612

写于达累斯萨拉姆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