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真光
真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6,341
  • 关注人气:2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北楼的钟声(17)

(2021-09-28 10:23:03)
标签:

文化

历史

情感



     
北楼的钟声(17)

  

北楼的钟声(17)

(小说)

 

/ David T. K.Wang

                                     


二十七

 

弘道院里的课余活动,有多种多样,大都是学生自发组织的。有“风琴组”、“书法组”、“英文角”、“文学组”、“读书会”、“查经班”、“灵修乐园”、“篮球队”等。王枫凯参加了“英文角”和“文学组”。

英文角在每周礼拜日晚上,聘有老师指导。文学组是由仇有基马新仁司斌甫组织的。司斌甫是江苏砀山人,长于王枫凯,与王枫凯结为兄弟,二人感情甚笃,常形影不离。文学组活动多是在礼拜天下午。内容是阅读中外文学名著并讨论;自由写作,还办了一个小刊物《谷风》。仇有基和马新仁都有作品在这个刊物上发表。仇有基有一篇题为《恋》,写道:“月华如练,柔情似水,在树影婆娑里,两棵心碰撞出最美的语言……”

这些课余活动一直持续到毕业。

英文角聘了胡敬武老师和谢友王老师,但不是每次都来,是在积累了一些问题,向他汇报后,他来辅导。第二学期英文课换了老师,由胡敬武老师执教,那时已学到《英文津逮》第五册,比较深了,要求也高,胡老师留给学生的作业是,用英文写一篇文章,或者翻译一篇文章。期末时还在大礼拜堂举行了一次英语演讲,演讲人自选题目。王枫凯的选的题目是《我在弘道院里成长》。

弘道院的学生从不外出,但在翌年却举办了一次远足旅游,去龙阳镇的龙山。出弘道院去龙山有十几里路,徒步去的。到了龙山,远看真像一条龙,近看山很高,大家都奋力爬山,看了摩崖石刻,乾隆写的“龙”“福”大字,看了巨龟石,茶壶石。爬山是很费力气的,女同学没经过锻炼,爬的上气不接下气,幸好山上树木很多,可以乘凉休息。男同学则爬到山顶,举目四望,云雾缭绕,似为仙境。大自然的美景征服了每一个人。有人惊叹滕县还有一这样好地方,不但外地的同学不知道,就是本县的同学也不知道。只有王诗徐一人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他看过县志。他说:“清代的刘墉就写过诗,‘南望微湖怀月夜,北瞻龙岭仰晴云。’这是说,登上顶峰,可以观东海看晴云,叫‘龙岭晴云’,那是很美的景色。”

龙山还有一些石碑,很可以研究研究。只可惜有一些地方没时间去,得在天黑以前回到学校。虽然是走马观花,总算去了外面,领略了大自然的美景,也不虚此行了。

 

二十八

 

转眼很快到了十二月,好像还等着过圣诞节呢,学生们无忧无虑地生活着。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八日这一天,同往常任何一个日子一样,早晨是安详的,幽静的校园里,阳光普照,有几个男学生在林荫道上跑步锻练。每天在七点四十分时,教学大楼上高耸的钟楼便会响起悠扬的钟声,远播四方,那是准备上课的预备钟声。可是那天,钟声却不响了,代之的是在学校大门口传来的一阵喧哗吵杂声,一大群全副武装的日本兵突然闯了进来。立刻,整个校园便出现了惊恐混乱的场面。
 
“日本兵怎么进了学校?发生了什么事?”学生们纷纷从校园后部的宿舍里跑了出来,互相探询。
 
这所教会学校,因为涉及他国人,日本人是从来不进入的,也不准他们进入,虽然日本兵几次来校交涉,要进校搜查,但都被校长何赓诗牧师挡了回去。而今天,这道紧闭的大门怎么被日本兵打开了呢?同学们纷纷猜测:一定是来搜查日军一直想抓的“中国兵”。一九三八年三月日军攻城,城陷,少数士兵突围逃到这所教会学校里,为学校收容。日军今天来是否搜捕中国兵呢?

不一会,一个穿军服没有领章的人和两个持枪的日本兵来到宿舍前。那个没有领章的人吹起哨子,然后用中国话喊道:“大家听着,全体都到操场集合!”这个人原来是个翻译。“到操场集合,快,一个也不许落下!”
  
所谓“操场”,实际是足球场。到了那里一看,四周架着机关枪,士兵端着上了刺刀的枪,遍布各个角落,看到这个情景,不由人心惊肉跳,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那个翻译命令学生“列队”,一个日本军官站在“队伍”前开始“训话”。他通过翻译传译说:“从今天开始,这个学校由日本军实施军管理。这里是敌国美国人把持的学校,日军不能允许这种现象存在下去。中日是友邦,日本有责任帮助中国收回这所学校。 虽然实施军管,但是你们可以照常上课……”
  
军官讲完一大篇“训话”之后,宣布解散。但他说的“照常上课”让大家半信半疑。不过,一小时之后,钟楼上的钟倒真的敲响了,依然像往常一样嘹亮,但没有一个学生一位老师走进教学大楼。
  
下午,那个翻译和十几个武装日本兵又来到宿舍 ,把所有的学生都赶到了教学楼地下室的大食堂里去。这一下大家心慌了,到那里去干什么?是不是把学生都关起来?到了食堂一看,门口并没有把守的士兵,食堂里只有一个日本军官和翻译。那军官站在中央,通过翻译让大家坐下,他笑容可掬,很和霭的样子,大家更摸不清是干什么。军官开头说“米那桑”,接下便叽哩咕噜讲了一大段话。然后翻译说:“诸位,下午好!我是大日本军宣抚班少佐池田,现在想和大家谈谈心。刚才钟声已经响了,为什么不去上课?中国有句话说,一寸光阴一寸金,你们求学不能荒废光阴呀,所以我劝你们赶快走进教室上课,快进教室吧!”
  
原来如此!大家全明白了。但没有人应声。
  
那个军官又说:“怎么样?快上课吧!有很好的教师教授日语,日语是最好的语言……”
  
还是没有人应声。
  
那军官突然大声说:“不去上课,就是对抗日本军的行为,那是不允许的!你们应该清楚后果是什么!”
  
这时,同学黄锦和站了起来,说:“我们都是中国人,不接受日本的奴化教育!”
  
那军官一愣,问翻译:他说什么?翻译译出黄锦和的话,军官一改和霭的笑容,拉下了脸,暴怒了,疾步走向黄锦和,用半吊子中国话吼道:“你的,什么的干活?”这时,同学们也都围了上去,军官看人多势众,便止步吼了几句,让翻译译出来。翻译说:“少佐说了,不去上课,那就统统滚蛋!”军官说完,又盯了黄锦和一眼,悻悻地走了。
  
食堂内顿时一片沉寂。过了好一阵才有人说话。有的说,黄锦和不该当面顶撞日本人;有的说,这下可惹大祸了。黄锦和说:“同学们不要怕,有什么事,我一个人担着!”但大家仍然觉得事情不妙。有的说:“既然叫我们滚蛋,那我们就走吧,回家去……”“对!回家去!”“回家去!”许多人响应。回家,就意味着永远离开这个学校;回家,就意味着朝夕相聚的同窗好友的离别,但是不回家又怎么办呢?看来大家是非分手不可了。顿时,一种难以言说的感情涌上心头,悲愤长叹,那一幕是那样凄然痛心。之后,大家在唏嘘中回到宿舍收拾行囊,并且劝说黄锦和尽早脱身,以免落到日军魔掌之中。晚上,同学们帮他翻越围墙走脱,后来他去了大后方。
  
学生们在依依惜别中,离开了学校,但谁也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日军突然占领了那座学校。直到以后,才知道在十二月八日那天发生了日军偷袭珍珠港事件。日军偷袭珍珠港是在一九四一年十二月美国时间七日六时,但到了中国时间则是八日八时,日军就进了学校。谁也没有料到,弘道院会与万里之外的夏威夷群岛上的珍珠港联系起来,但历史竟这样记载了下来。
  
这是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

 

(待续)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故乡的亲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